正文 第二十五章 京华最有名的寡妇

    韵律会所。请使用访问本站。

    京华郊区的一家高档会所,据说的这家会所拥有者的背景极其深厚,在整个京华市乃至整个中国上流社会都有着庞大的人脉,所以,这家会所成为了很多名流举办酒会的理想地点,不光在安保、档次方面不需要的担忧,而且还能卖这家会所的主人一个面子,一箭双雕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将车停到停车场后,韩歆瑶挽着叶无双的手臂径直来到了会所,望着上面偌大的“韵律”两字,叶无双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昨晚自己才去的“韵律”酒吧,难不成……这两家会所有什么关系不成?

    不过,叶无双这种大色狼对这种土木瓦石可没什么兴趣,之所以能这么清晰的记得那么酒吧,完完全全是因为那个身上带着无尽神秘气息的妖娆小妖精……

    这个世界上,敢耍暗黑议会之主的,恐怕也就只有那个小妖精了吧?自己为了她打生打死的,结果警察一来那女人就立马跑路了,实在是太他妈不仗义了!

    想着自己昨天干的糗事,叶无双就恨得牙痒痒,就差抽自己俩大耳刮子了——让你他妈的好色,让你他妈的充什么英雄玩救美游戏!让人耍了吧?

    要是早知道那个小妖精是那么不仗义的一个人的话,叶无双绝对不介意在酒吧就把该占得便宜都占尽,随后提起裤子闪人……

    魂游九天之际,韩歆瑶就已经挽着叶无双进入了会所,今晚的会所很已经被举办方给全包了,大厅内四处都是端着酒杯满地游曳的成功人士,不论男女,穿着打扮都是极尽奢侈之能事。

    望着这些自诩为“贵族”的成功人士,叶无双嘴角撇出一道不屑的弧度,严格意义上来说,中国哪里有什么贵族?准确的说,贵族这种生物根本就不可能诞生在建国才几十年的华夏国土上!要说古代吧,或许还有,要说现在,说白了全都是一群捏着大把钞票的肥佬!

    始终都在观察着身边男人韩歆瑶自然注意到了叶无双嘴角那抹不屑,恨恨拿胳膊肘戳了戳叶无双,低声道:“你能不能正经点儿?今天晚上来这里的人可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存在,别显得自己跟多有地位一般!”

    说到最后,还不忘愤愤补充上一句:“吊儿郎当的,跟个傻比似的!”

    叶无双无谓的耸了耸肩膀,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人现在是喊傻比喊上瘾了,自己再憋屈也没用,争还不如不争呢!当下立马转移了话题:“这个酒会究竟是为谁举办的?”

    韩歆瑶道:“夫人从香港来京华市来了,这个就会就是京华名流为迎接夫人而举办的!”

    “夫人?!”

    叶无双撇了撇嘴,嘀咕道:“果然老女人都是有钱的主儿!”

    “你说啥?!”

    韩歆瑶挑了挑眉毛,道:“你个白痴,不懂就别开口,连夫人是谁都不知道就大放厥词,你自己不嫌丢人我还替你害臊呢!”

    韩歆瑶一脸鄙夷的看了叶无双一眼,道:“夫人可一点儿都不老呢,相反,还很漂亮,被誉为华夏商界第一美人,据说每一个第一次见到她的男人都会陷入呆滞中!”

    “哦?有这么漂亮?仔细说说,快!”

    完全是下意识的,叶老狼当时就感兴趣了,不过在反应过来后,饶是他脸皮厚也有点儿承受不了韩歆瑶那揶揄的眼神——敢情这妞是玩老子啊?知道老子一听美女就眼睛发亮……

    望着叶无双那张子弹都打不穿的脸难得的浮现出一抹红晕,韩歆瑶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有时候,戏耍一下这个混蛋也是一件非常令人开心的事情的,嘴上却是一点儿都慢的说道:“知道华夏第一财团至尊集团么?这位夫人,就是至尊财团的掌门人,因为商业手段极其凌厉,而且睿智非常,所以被人们冠以‘至尊女皇’的美称!”

    韩歆瑶眼里直冒小星星,似乎对这位夫人非常崇拜,连说话时的声音都有带着神往意味:“夫人的来历非常神秘,神秘到华夏无数对其感兴趣的大家族倾尽全力都没能查清楚的地步,但夫人却是一位非常有本事的女人,她的影响力决不止于商界,不管是什么事情落到她头上,总能被轻而易举的解决,所以,商界对其身份也有了许多猜测,其中最为靠谱的一种就是——夫人上面有人,捏着极其庞大的关系网,是能上达天听的那种!”

    韩歆瑶伸出食指朝上面指了指,一脸神秘兮兮的说道:“而且夫人还和欧洲的许多王室有着极其亲密的关系,虽然这种关系具体是什么没人知道,不过欧洲那些王室却很给夫人面子,只要夫人的至尊财团扩张到哪个国家,那个国家的王室就一定会跳出来大开方便之门,这种帮助已经达到了鼎力相助的级别!所以啊,夫人被人们认为是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之一”

    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之一?!

    望着韩歆瑶那张神秘兮兮的小脸,叶无双不由失笑出声……这女人啊,不管你是十八还是八十,都有着八卦的潜质!至于什么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之一,叶无双却是嗤之以鼻,他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尊贵的男人,没有之一!对那些什么最尊贵的女人自然是了解到了极点,说到底,都不过是几个借着色相,无所不用其极才怕爬到高位的婊子而已,只不过贞洁牌坊立的比较成功罢了,根本不值得称道!

    想着想着,一道身影突然闯入叶无双脑海,那是一个浑身上下无处不精致的女人,风华绝代。虽然与叶无双仅仅相处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却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以至于数年之后,都对其念念不忘!

    若是没有那个神秘女子,怕也没有暗黑议会之主今天的强大!

    如果要说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或许也只有那个女人能配得上!

    只可惜,天涯茫茫,佳人已是芳踪飘渺。

    叶无双甩了甩脑袋,重新将视线放到了会场,顿时,被一名黑衣女郎给吸引了……

    这是一朵宛如盛开在暗夜中的曼陀罗一般的女子,美丽,却致命,一袭黑色长裙将其美好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的同时,亦为其平添几分神秘!

    叶无双笑了,望着黑裙女郎的目光也不禁变得有些邪——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呢!有时候,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很小……长着一张*脸的小妖精啊,看来咱俩还真不是一般的有缘分呢!

    这妞……可不就是那个耍了叶无双,不仗义到极点的妖精么?

    叶无双指了指黑裙女郎,问道:“歆瑶,那个女人又是什么身份?”

    循着叶无双所指方向望去,韩歆瑶先是一愣,不过旋即“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道:“你还真的是很有眼光呢,一下子就在人群中发现了这么‘瞩目’的存在!”

    感受到了韩歆瑶话中不无揶揄味道的意思,叶无双更是兴趣大增,眨了眨眼,笑道:“这话怎么说?!”

    “呵呵……这可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女人呢!”

    韩歆瑶嘴角掀起一道好看的弧线,轻声道:“她叫楚灵韵,嗯,也就是这家会所的幕后老板,如果要概括这个女人的话,简而言之就一句话——京华最有名的寡妇,克夫命震惊天下!”

    “噗……”

    叶无双刚刚含到嘴里的红酒一口气喷了个干干净净,不敢置信的望着韩歆瑶,道:“克夫命?!”

    “没错,就是克夫命!灵韵可是我的大学同学呢,也是我唯一的好朋友,她的事情我实在是太清楚了!”

    韩歆瑶笑道:“灵韵曾经一共和三个身价不菲的男人有过故事,其中一个还走到了订婚的地步,可三个男人均没有等到洞房花烛夜就惨遭横祸……”

    “第一个,是京华四大家族之一萧家家主的长子,灵韵的同学,从初中开始就已经追求灵韵了,始终没被接受,不过后来萧家向楚家施压,灵韵无奈之下接受韩大少,这位韩大少一时高兴,在下楼的时候一脚踩空,从四楼滚下三楼,直接摔死。”

    “第二位,也是京城的一位阔少,是灵韵她父亲给她张罗的一门婚事,在去与灵韵订婚的路上出车祸横死。”

    “第三位,这个就更加有戏剧性了,嘿嘿……”

    韩歆瑶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道:“经过前两次婚姻,灵韵的克夫命在京华市上流社会这个圈子里就已经出名了,当时灵韵的母亲意识到,让这样的流言继续流传下去对楚家绝对没好处,索性就给灵韵找了一位来华投资的意大利人。这位意大利英雄的命比较硬,居然挺过了和歆瑶订婚的环节,不过……在订婚当晚的筵席上,可能是吃着中国菜太好吃的缘故,这位意大利英雄吃的难免快了点儿、大口了点儿,然后就……”

    叶无双满脑门子黑线的问道:“噎死了?!”

    韩歆瑶无力的点了点头……

    叶无双瞬间就被征服了,克夫克到这地步,还真不是一般的牛*!

    只不过……真的是克夫吗?这可是个非常危险的妞!

    不过很快,叶无双就把这种疑虑打消了,因为他想到了自己和这妞相识的那个晚上——如果不是自己身手好的话,还不得被那位某黑帮的双花红棍给活活打死啊?!

    事实证明,楚灵韵这妞可不只是克夫,而是一个天生的灾星、扫把星!不仅仅克丈夫,只要是个男人挨上去就得倒八辈子的大血霉!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