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韩家别墅。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此时,已是深更半夜,可李家别墅里,有两个女人注定无眠。

    韩歆瑶穿着一条真丝睡裙,柔软的面料将其玲珑的身材曲线完美的勾勒了出来,*着一双近乎完美的脚丫子站在客厅窗前,双手抱肩的眺望着远方黑暗,清冷的月光洒下一片银辉,落在其肩头上,更是将之衬托的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寒仙子一般。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美的不似人间所有的女子,此刻身上却透着一股沉沉的落寞味道,一双美眸中各种情绪变幻,竟是生出一种让人心疼的感觉。

    李姨望着韩歆瑶的背影,脸上写满了浓浓的无奈,知女莫若母啊!她虽不是韩歆瑶的亲生母亲,却是看着韩歆瑶长大的,虽非亲生,更胜亲生!对于这个女子此刻的心思,她又怎能不知道呢?轻声一叹,道:“歆瑶,奶妈知道你心里苦,可你也不能这样折磨自己啊!听奶妈的话,快去睡觉吧,乖!”

    一句话,打碎了韩歆瑶所有的坚强。

    再回头时,这个宛如精灵般的女子已是泪流满面,像只受伤的小鸟归巢一般,一下子扑进李姨怀里,颤声道:“混蛋……混蛋!他就是个混蛋!”

    李姨苦笑,这个傻孩子的性格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一纸婚约……将这个看似外表光鲜实则可怜的孩子禁锢的人生一点儿回还的余地都没有了,只能沉浸在对自己丈夫的幻想中度日,以她对韩歆瑶的了解,怎能看不出歆瑶对自己那位丈夫其实不满意到了极点啊?!

    可是不满意又能如何?韩歆瑶没得选择!

    这个骨子里传统到极点的女孩儿绝对是那种认定了死理不放松的主,叶无双一天是她的丈夫,这一生就是她的丈夫。如今,刚刚结婚自己的丈夫就一连两天没回家,是个女人就受不了,韩歆瑶心里不委屈才有鬼了呢!

    一个男人彻夜不归在干嘛?就算是用屁股想都能想出来!

    韩歆瑶这两天可是非常不好过,叶无双没回来的第一个晚上,韩歆瑶就在这大厅里面整整发了一个晚上的呆,第二天也没有去上班,更是一整天都没有吃饭,李姨是看在眼中,疼在心里,早就将叶无双批了个遍——无双啊无双,阿姨知道你心里不舒服,新婚之夜,自己的老婆来上那么一出,弄的自己还得睡沙发,这事儿摊谁身上谁都不舒服!可是……你就是不舒服也不用反抗的这么激烈吧,干脆就不回来了,你还当不当这是个家啊!歆瑶终究是个女孩子,难道你就不能让着她点儿么?

    李姨轻轻抚摸着韩歆瑶的满头青丝,望着怀里哭成个泪人儿的女孩,有些心疼,但却一脸凝重的问道:“歆瑶,你实话告诉奶妈,你还想不想和他过下去了?你要是受不了,告诉奶妈,奶妈就算是拼着挨一耳光也和你爸爸说道说到去!”

    “奶妈,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爸那性格么?这事儿谁说都没用,弄不好还会弄的更乱呢!”

    韩歆瑶轻轻摇了摇头,一脸坚定的说道:“再说了,叶无双既然成了我的丈夫,那就是我一辈子的丈夫!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侍二夫,这婚姻大事,怎么是说分就分的呢?分了,我韩歆瑶成什么人了?人尽可夫的婊子么?不!我不想被别人戳脊梁骨!哪怕是他叶无双有一天不要我了,我也不会找别的男人,这份婚姻,我就要守到进坟墓的时候!看看这辈子究竟是谁没有遵守约定!”

    果然是这样……

    对于这个结果,李姨是早有预料了,这个孩子的性子,她是了解透了!此时,饶是她脾气好,心中也是有些气了,但更多的,还是对韩歆瑶的心疼!

    本来吧,像叶无双和韩歆瑶这种婚姻在现代社会中也是屡见不鲜的,尤其是在那些豪门中,更是多如牛毛。可问题是,人家那些被强行绑在一起的男女能看得开啊,大不了挂着个关系各过各的呗!但这事儿放到韩歆瑶这种传统女人身上,可就是一种灾难了!顺从吧,没感情,不甘心……放开吧,认死理的性子又注定了放不开,简直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折磨!

    这样的情感纠结,何苦来哉呢?!

    罢了罢了,尊重孩子的决定吧!

    李姨抚摸着韩歆瑶那张足以令天下任何男人为之着迷、为之疯狂的倾城脸蛋儿,轻声道:“既然你放不开,那么为什么不试着去改善呢?这男人啊,就像是一个孩子,需要照顾,需要关心,你只要给上他一颗糖,他尝到甜头了,就会整天黏在你后面舍不得放开,这感情也就慢慢好起来了,到那时候,夫妻间的感情生活怎样,还不是任你揉捏么?你大可以去打造一个你想要的婚姻!可是如果他从你这里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不去找别人才怪了呢,毕竟孩子贪嘴儿啊,谁给他糖他就粘着谁!当然……你也不能无休无止的给予,给予的太多了,他反而不稀罕了,也就把他宠坏了,他就会像个孩子一样,去寻觅更加好吃的糖!这当中啊,智慧可大着呢,说是一门学问那是一点儿都不假,当中这个度,还得靠你自己掌握啊……这就是属于咱们女人的智慧!”

    李姨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那是一种莫名的自信,一时间,这个美妇人身上散发出了难以言明的魅力,缓缓道:“男人通过热血和手中的马刀征服世界,而女人呢,只需要通过女人的智慧征服了男人就等于征服了世界!这女人的智慧啊,就是咱们女人手中最好的武器,你要善于运用!就像那个什么埃及艳后,她本人漂亮么?漂亮!但却绝对没有达到那种倾国倾城的程度,依我看啊,这个女人可是差咱们歆瑶很多呢!可是她凭什么名传千古?说到底,还不是那一手玩的出神入化的女人的智慧么?所以啊,闺女,如何对待无双,这事儿你还得好好琢磨!”

    韩歆瑶满脸震惊的望着李姨,整个人已经彻底被李姨此刻身上的气度给折服了,好一套女人的智慧啊!以前咋就没发现,自己的奶妈是这么有智慧的一个人捏?韩歆瑶眸子里尽是浓浓的思索之色,不过眸子却是越来越亮……

    金玉良言啊这是!

    于是……一个在今后的时光中让叶无双这头色狼欲罢不能的限量版极品女人就这么诞生了,这绝对是一堂伟大的情感启蒙课,当然,这都已经是后话了。

    此刻,韩歆瑶脑海里却浮现出了那天在公司里看到的场景……

    苏樱雪这个公司里公认的冰美人居然和叶无双走在一起,没有如她预料中那样直接踢爆叶无双的小弟弟!

    那天晚上,叶无双没回家……

    韩歆瑶那时候差点儿没有气爆了,一种深深的耻辱油然而生!没错,就是耻辱!自己的丈夫和另外一个女人的关系居然比和自己的好,虽然自己对这个丈夫没什么好感,可这也是她这个做妻子的耻辱啊!

    如今,一切想通了,似乎也就没那么气了,气什么?归根到底,还不是自己不行,管不住自己的丈夫?

    可是现在呢,韩歆瑶想通了,以自己的本事,难道还不能把叶无双那头色狼迷得晕头转向的?如水娇媚的勾魂眼那么一抛,白皙修长的**指那么轻轻一勾,那头色狼还不得当场魂飞九天,飘飘欲仙,一柱擎天啊?!

    啊呸!什么一柱擎天……真是的,想什么呢?

    韩歆瑶暗啐一口,脸蛋红扑扑的,突然抬头娇声道:“奶妈,我饿了,你给我弄点儿吃的吧,吃了我想睡觉!”

    李姨一听这话,顿时开心了,一番口舌总算没白费啊!当下一脸喜意的答应了下来,径自去忙活去了,根本没注意到韩歆瑶脸上那一丝令人心惊胆战的笑容——是时候振振妻纲了,叶无双啊叶无双,老娘要是不让你明白什么叫做妻纲大如天的话,就用那把鬼头大刀阉了我自己!

    ……

    馨语花店。

    这间看起来不过七八十平米的小花店后面却是别有洞天,一套一百五十多平米的居所干净整洁,处处都透露着一种精致女人特有的味道。

    卧房内,一名身着雪白睡裙女子倚窗而坐,细长峨眉下的宛如黑宝石般的美眸中泛着淡淡迷离,凝视着窗外的黑暗,竟是痴了。

    这是一名恍若从画中走出的古典丽人般的灵动女子,身上带着如水般的温柔气息,配上脸上那幽婉和悲伤,就像是一个倚栏盼夫归的古代女子般,让人心疼柳馨彤轻轻摩挲着床上已经睡着的女儿,不由自主想起了今天下午店中那突然泛起的一丝冰寒之意。

    虽然阴冷,虽然让人打心里觉得不舒服,可是……这种感觉她竟是那样的熟悉!

    十一年前,她孤零零的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也正是在那一年,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突然冲进她店里,那时的少年,身上带着的就是这种阴冷的气息!少年是一名伟大的战士,是一个不屈的勇者,犹记得,当为少年包扎的时候,那颗少女芳心不由悸动,少年虽小,却有一种让她迷恋的味道,叫做安全感……

    后来,每次少年执行完任务后,都会第一个来见她,每次,少年身上都带着那种让她感觉不舒服的气息!

    相识一年多,她和少年很熟了,曾经问少年,为什么每次执行完任务以后身上都会有那种气息?少年很骄傲的告诉她,那是杀气,是每一个伟大的战士在身经百战后才能锤炼出来的气场,是属于勇者的荣耀!只是可惜自己还不能收放自如,每次执行任务后,总是带着血腥和未溃散的杀气而归。

    少年还承诺,以后自己一定会控制好的,绝对不会让这种气息吓到他的彤姐了!

    少年果然做到了,从那以后,她在没有感受那种阴冷的气息、直到有一天,那个混蛋破坏了她的平静生活后,少年来见了她一面……她清晰的记得,那天的少年,身上那种阴冷的气息浓郁的可怕,浓郁到靠近以后她不由自主的会颤抖的地步!

    是的,那一刻,她害怕了,她有点儿害怕眼前这个变的有些陌生的少年了!

    可是少年却不介意她的疏远,只是摩挲着她的脸告诉她,自己就算杀尽天下人,也不会伤害她!

    然后,少年走了。

    再后来,少年的战友告诉她,少年出事了,一切都是为了她。据少年的战友说,少年彻底发狂了,将那些欺负她的人全杀了,杀的一夜之间京华流血漂橹,杀的整个共和国震动!

    随后,少年拂衣而去,亡命天涯。

    柳馨彤清晰的记得,当得知事情真相的那一刻,她是多么的恨自己,恨到狠狠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后都没感到疼。她恨自己的懦弱,居然会害怕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守护者!她不敢想象,自己那一个害怕的眼神,让那个为了自己走上绝路的少年受到了怎样的伤害!

    那一刻,他的心……肯定在滴血吧?

    诚如他所说,他就是杀尽天下人,负尽天下人,又怎么会伤害自己呢?怒目,只为自己狂,横刀,只为自己战!

    可一切都迟了,那一次的告别,成了他们的永别,少年死了,跳崖身亡!

    而柳馨彤的心,在那一刻也死了……

    可是就在今天下午,她居然再次感到了那种阴冷的感觉,那种她熟悉到极点的感觉!

    “无双,是你么?若是在,又为什么不现身出来找彤姐来呢?你知不知道……彤姐真的好想你啊!”

    柳馨彤单手托腮,两行清泪滑落,像是两颗晶莹的珍珠,落地瞬间,碎成道不完的伤心。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泪,为谁落……

    红颜,为谁伤……

    ……

    京华郊区,一幢豪华的别墅,这是属于京华豪门楚家的产业,也是楚家人的住地!

    刚刚洗完澡的楚灵韵裹着浴巾哼着小曲子扭着纤腰走了出来,不管怎么说,不光脸蛋美的不像话,就连身材都是那种让男人看了就硬的级别,*、纤腰、大腿,无一不细腻,无一不精致,总之,这就是一个上帝倾尽全力打造的绝世小妖精。

    楚灵韵翘着小嘴儿,看样子非常高兴,是啊……怎么能不高兴呢?今晚,可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夜晚,碰到了那么一会有意思的男人,她怎么能不开心呢?

    当然……自己全身被亵渎的事情就不怎么令人愉快了。

    “总得来说,还是一个不错的夜晚。”

    楚灵韵嘴角浮现出一抹充满魅惑的笑容,她已经记不得自己究竟有多长时间没有这么一个美丽的心情了,想到那头大色狼最后的表情,心情更是美丽几分!

    当下,楚灵韵从桌上拿起一个非常精巧的手机,很快便拨通了一个号码,晃着两条白生生的大腿道:“李智,那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在警察局喝咖啡?!”

    “小姐,似乎事情和您所料的有些不一样。”

    电话对面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不过这个名叫李智的男人语气中总是带着一种怪怪的味道:“事实上,那个人现在确实在喝东西,不过却不是在警察局喝咖啡,而是在您旗下的‘韵律’酒吧里喝酒,身边带着一个美女不说,还是警察局局长作陪。”

    “什么?!”

    楚灵韵眼珠子差点儿没瞪出来,道:“不可能吧?那家伙可是足足干掉了三个人啊,怎么可能不在警察局吃牢饭?该死的……这还是法治社会么?”

    “他是怎么出来的我就不知道了。”

    李智也有些无奈,缓缓道:“不过根据我们在局子里的眼线说,似乎那个人身份很了不起,而且警察局的局长也和他是好友,上面亲自下达的命令,不干涉此人在中国的一切所作所为!”

    “s!”

    楚灵韵小脸黑了下来,想到今天晚上的总总遭遇就不爽到了极点,本来自己还打算招揽这个男人的,结果这家伙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妖孽,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那从未被人亵渎的身子也被猥亵了个遍!这样的亏,她楚大小姐什么时候吃过?恨声道:“一定要给我查出这个混蛋是什么身份!同时,告诉‘韵律’酒吧的负责人,那家伙今夜的消费十倍的算,不,百倍的算!那混蛋要不服气,就告他,说某个让他欺负了的女人让收的,看他给不给!”

    说罢,直接挂掉了电话。

    哼哼……臭色狼,当老娘的豆腐是那么好吃的么?多收你点儿钱不算过分吧?不管怎么样,先弄点儿成本回来再说!

    不过很快,这只妖媚的狐狸精小脸上就重新绽放除了笑容。

    自己似乎也不是很亏,反正最后找回了点儿场子,想想自己跑路时那家伙的脸色就觉得开心,绿绿的……好好玩!

    ……

    今夜,注定是个无眠的夜……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