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今生两家姓,来世一个妈

    夜三点,韵律酒吧。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叶无双与李天一二人坐在吧台径自牛饮着,一别八年再相遇,两人都非常高兴,频频碰杯。

    正在兴头上的叶无双丝毫没注意到那位女调酒师目光中的怪异,方才……女调酒师可是亲眼看到这货抱着自己的顶头上司离开了,按道理这货现在应该正在床上和美女颠鸾倒凤呢,怎么又跑回来了?难道说……这个男人看上去挺壮实的,其实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压根儿就是一个沾边儿就放炮的货?然后自己的顶头上司不满意,欲求不满下,就给他一脚踹回来了?

    总之,一个本应该在床上风流的男人,结果却在酒吧呆着,究竟发生了什么,实在是太引人遐想了……

    女调酒师自以为是的觉得叶无双现在心情一定很郁闷,所谓借酒浇愁嘛……于是,她非常体贴的在给叶无双调酒的时候,专门把度数最高往叶无双面前堆,在加上了李天一也是那种千杯不倒的酒桶,碰杯的频率自然高,结果,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叶无双整个人都有些木了。

    两个男人都没少喝,渐渐的,那些藏在心中不为外人道的东西也说了出来。

    两人说起了很多,叶无双也终于明白,他的离去,对李天一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原来,在叶无双退伍后不久,李天一便没兴致继续在异能组待下去了,于是,直接转业,按照叶无双的意愿,进入警局工作,替叶无双完成守护人民的遗愿……

    而叶无双也说起了很多,无关权势,仅是人生的浮沉,情感的历程,在生死兄弟面前,没有什么是好隐瞒的。

    伴随着叶无双有些模糊的叙说,李天一看到了一段波澜壮阔的岁月,有浮沉,有豪情,但更多的则是寂寞和悲伤……

    没有怜悯,没有安慰,李天一仅仅是举杯与叶无双一口饮下烈酒,酒如男儿血,滚烫而热烈,足以烧毁一切难以言明的悲伤。

    李天一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了一下昏昏沉沉的感情,举杯一口干掉杯中的残酒,轻声低叹道:“也不知道九号这丫头究竟去哪儿去了?那年你一出事,她就一声不响的离开了,都没有和兄弟们告个别……唉,她虽然不说,可是我知道,她是在怨我们这些哥哥啊!怨我们没有在你出事的时候鼎力帮助,反而遍地追杀你!”

    “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还说那些干嘛?如今我们兄弟重逢,不还是情同手足么?!”

    叶无双拍了拍李天一的肩膀,当年的九号,可是他们整个小队的小公主,每个人都当成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拿在手里怕捏坏了,九号无声的责备,让本来就愧疚的李天一更是无地自容!

    不过,这个结他还真不好化解,只是笑着对李天一眨了眨眼睛,神秘兮兮的问道:“你想不想见9号?”

    一听这话,李天一的酒一下子醒了不少,反问道:“你知道9号在哪里?!”

    “当然知道!”

    招牌式贱笑浮现在叶无双嘴角,脑子里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了昨夜的疯狂,柔嫩的肌肤,摇曳的腰肢,上下抛飞的大白兔,再加上那温暖的桃园溪径……**之处,不足为外人道矣!嘿嘿笑道:“她现在就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呢!”

    家里……等着回去……

    这些字眼,很容易就让李天一想到了正在家中翘首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形象,不过在看到叶无双的贱笑后,这种美好的画面瞬间支离破碎,只剩下令他扼腕叹息的一幕——一坨黑乎乎的大便上有朵艳丽到极致的鲜花正在摇曳绽放……

    李天一满脸狐疑盯着叶无双瞧了半响,最终才轻声一笑,道:“也对,九妹当年对大哥你的心思可是人尽皆知的,如今你们两个走到一起也算是成全了一对有情人吧!”

    有情人?

    叶无双苦笑一声,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古典柔美的女子……

    当年,苏樱雪对他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呢?!之所以一直都在装傻充愣,还不都是因为他已经喜欢上了一个更似自己姐姐的女人?并且已经承诺人家,以后要迎娶人家!

    现在好了,命运无常,让他充分体会了一把被强暴的感觉……

    不过,八年的经历,已经让叶无双彻底明白了自己对苏樱雪的感情,生生死死之间,他最放不下的,还是那个小跟屁虫,那个在枪林弹雨中与他生死不离的清丽女子。

    叶无双嘴角浮现出一抹柔和的弧度,从兜里摸出手机,拨通了苏樱雪的号码。

    “喂?无双?!”

    不多时,电话就接起来了,一道略带清冷、但更多的却是浓浓痴缠味道的声音传了过来。

    虽然这丫头已经在竭力忍着,不过话语中那丝雀跃,还是被叶无双捕捉到了——这妞这么晚了还这么精神,很显然是在等自己回去啊!

    一时间,叶无双只觉心中暖暖的,有个女人在家里等着就是好啊!

    至于正牌夫人韩歆瑶……去你娘的,老子这辈子也不进那个暴力狂的房间了!没办法啊……那把鬼头大刀实在是太有威慑力了,到现在叶无双想起来都是心有余悸。

    叶无双的声音很柔和,带着浓浓的情意,佳人痴情的模样仿佛就在眼前,因此说话时也不由自主带着一丝宠溺的味道:“亲爱的,我现在在韵律酒吧,你过来陪我来吧?!”

    一句亲爱的,把苏樱雪整个人的骨头都叫的酥软了,女人总是能在恋爱中飞快的找准自己的位置,早在昨夜,她就已经不是那个喜欢当跟屁虫的9号了,而是1号的……女人。当下,一脸幸福轻轻嗯了一声。

    叶无双沉默了一下,突然道:“我和二弟在一起。”

    二弟?!

    叶无双的二弟只有一个,当年异能组的2号!也是她苏樱雪的二哥!

    苏樱雪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无双现在能和二哥坐在一起把酒言欢,那就说明,对于过去的事情,他并不介怀!

    还有什么是能比这更加令人高兴的事情呢?

    至于当年对二哥的恨和怨,伴随着叶无双的回归早已经烟消云散了,再大的气,也阻挡不了他们之间那在生死之间建立起来的兄妹情谊!

    当下,苏樱雪只是轻轻说了一声“等我,十分钟后到”,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刚刚放下手机,就见李天一一个劲儿的朝着叶无双挤眉弄眼,咧着一张大嘴捏着嗓子道:“亲爱的~~”

    叶无双没有反驳,而是满脸灿烂的朝着李天一身后昂了昂下巴……

    只见,李天一身后的站着一名容颜俏丽,看上去至多也就二十多岁的艳丽女子,双手叉腰,杏目圆瞪,一副老娘就是母老虎的样子,猛然伸手一下子便提住了李天一的耳朵,吼道:“喊谁亲爱的呢?喊的那么甜蜜?”

    叶无双摇头失笑,他早就注意到这名女子的存在了,只不过一直没有点醒李天一罢了,谁让这货从说起苏樱雪的时候就一直阴阳怪气的呢?也是时候让这傻x明白一个道理了——有时候,蹦跶的越嗨屁的人,往往是死的最快的那个!

    李天一一看到剽悍女子,顿时就蔫儿了,可怜巴巴的看了女子一眼,讪笑道:“老婆,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的话,怎么知道原来你居然在酒吧寻欢!?”

    女子狠狠瞪了李天一一眼,怒道:“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大哥的忌日吗?每年你都会在今天独自哀悼大哥,为什么今天却出来寻欢作乐来了?”

    大哥?!

    叶无双一震,叫自己大哥的,绝对是自己的故人,可他盯着这个女人看了好长时间,愣是记不起到底是谁!当下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位是?”

    李天一笑道:“大哥你难道连小娴都不认识了?!”

    “什么?小娴?!”

    叶无双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瞪出来,伴随着这个名字,很多尘封的往事渐渐浮现眼前……

    小娴……不就是副组长的女儿么?当叶无双离开的时候,还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儿,整天追在他屁股后面嚷嚷着要糖吃……

    叶无双狠狠揉了揉眼睛,怎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艳丽女子和当年那个小鼻涕虫牵扯到一块儿!

    再看李天一时,叶无双的眼神都变了。

    艹……禽兽啊!牲口啊!简直就是……我辈楷模啊!

    如果叶无双没记错的话,小娴十二岁那年,李天一这牲口可是二十一岁了!

    如今八年已过,也就是说……小娴今年才二十岁!

    老婆……尼玛的,这不是早婚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看俩人那模样,显然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叶无双确信,自己看到的绝对是小萝莉与怪叔叔之间那不得不说的故事的衍生版!何谓衍生版……当然是小萝莉已经长大,怪叔叔却已经垂垂老矣的版本喽!

    而李天一那副嘴脸,现在落在叶无双眼中,那是说不出的猥琐。

    恍惚之间,叶无双仿佛看到一个猥琐大叔笑眯眯的对着纯真小萝莉说道:“小宝贝儿,你妈妈呢?”

    小萝莉:“妈妈不在,没人陪人家玩。”

    怪大叔:“嗯,那叔叔陪你去看金鱼好不好呀?!”

    小萝莉欢呼雀跃,而怪大叔则一张大嘴笑的都咧到耳根子上了……

    于是,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愈走愈远,在夕阳中折射出了无限幸福的光芒……

    ……

    可能是叶无双的目光太过邪气,总之,愣是把小娴和李天一全都看得脸红了起来,似乎一切都被看透了一般。

    害羞之下,小娴也顾不得发飙了,含羞似怯的看了叶无双一眼,不过,这一看不要紧,她整个人顿时陷入呆滞中,眼中尽是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感觉这张脸说不出的熟悉。

    其实也难怪,叶无双离开的时候她才十二岁,如今八年已过,当年的小萝莉脑子里有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大哥的影子而已,虽然深刻,却是忘记了具体模样。

    想了很久,小娴才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是……大哥?!”

    叶无双含笑点头。

    “啊!”

    只见小娴突然蹦了起来,几步之间便窜到叶无双面前,拽着叶无双的胳膊,眼睛里尽是小星星:“大哥,我就知道不会那么容易就挂掉的!”

    叶无双苦笑着摇了摇头,八年已过,如今已为人妇的小娴在自己面前……还是个孩子啊!

    而此时,苏樱雪也到了,四个昔年故友聚在一起自然有说不尽的话题。

    往事如烟,回顾时,淡淡的凄迷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幸福味道。

    望着三张曾经无比熟悉的连,苏樱雪眸中含着泪,那是幸福的泪,这种重聚时的温馨场面在她梦中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如今总算是实现了,怎么能不高兴呢?略微哽咽的说道:“也不知道三哥、四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今天他们也能来的话,那可真就完美了。”

    此话一出,李天一脸上的笑容顿时凝滞了,眸中闪过一丝痛楚,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闷闷端起酒杯一口饮尽。

    叶无双与苏樱雪都注意到了李天一的异常,顿时,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苏樱雪更是不顾及其他,拉住李天一直接问道:“三哥和四哥他们怎么了?”

    李天一没有说话,抽出一支烟点燃径自默默抽着,过了良久才终于嘶哑着嗓子沉声道:“他们……怕是再也来不了了!除了老八,他们都战死在日本了,只有老八一个人回来了,不过很快也被异能组清理门户了!”

    一个沉痛的令人窒息的消息!

    八年前,兄弟九人并肩作战,同生共死,虽不是亲生手足,却情谊远胜手足!

    八年后,再聚首,只剩三人喝着凄凄凉凉的残酒……

    叶无双沉默了许久才终于问道:“怎么回事?”

    “是我和九妹退伍后的事情了。”

    李天一叹息了一声,道:“你走后,李家并没打算就此罢手,报复很快就到了异能组的头上,老三他们被派去日本执行任务,却被内部出卖,除了老八一人死里逃生回来以外,剩下的全战死在了日本,是雅库扎干的……老八回来以后,再也不堪忍受这种兄弟离去的离去,战死的战死的生活,刺杀了李家家主后,被异能组‘清理门户’,老八一路逃亡,后来找到了我,说让我活下去,一定要找到大哥,他说自己有种预感,大哥不会就那么轻易的死掉。随后,因为找我他暴露了行踪,被二十多个异能者围攻,战死在了警局门口!”

    “老八……是活生生战死在我眼前的啊!”

    说到最后,李天一再也忍受不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了,伏倒在吧台上痛哭了起来。

    叶无双虽然没有表现的很激烈,不过颤抖的双手依然暴露了此刻他内心的震动。

    李家,又是李家!

    叶无双眸子里爆发出一道杀芒,这个该死的家族,他迟早要将之全都钉死在自己的暗黑王座前!

    只不过……这些打算,他并不打算说出来,只因……他不想让苏樱雪知道自己的身份!在苏樱雪来之前,他就已经嘱咐过李天一不要泄露自己的身份,他不想让这个爱他至深的女子整日为他担惊受怕!

    发泄了良久,李天一终于平复了情绪,这才说道:“对了大哥,老八让我给你带句话。”

    “说!”

    “今生虽为两家姓,来生愿是一个妈!”

    “哐啷……”

    叶无双再也装不了平静了,手中酒杯悄然滑落,落地成碎片,一如他此时的心。

    苏樱雪亦是悄然泪落,六位哥哥,宛如至亲的哥哥,无尽的血仇!

    老八,我的好兄弟,大哥来生愿和你一个妈!你的仇,大哥记住了,雅库扎、李家是吧?不论迟早,大哥迟早要将这群杂碎全都屠个干净!

    叶无双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要来一杯酒后,突然将之倒在了地上,举起空空的酒杯,沉声道:“敬兄弟,敬曾经一起的岁月!”

    “敬兄弟,敬曾经一起的岁月!”

    “……”

    当四只空空如也的酒杯碰在一起时,曾经岁月被镌刻成不朽,刹那永恒!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