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绽放于暗夜的曼陀罗

    当叶无双再次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是夜幕笼罩大地时,霓虹灯在街头闪烁,人们纷纷走上街头,释放着一天工作后的压抑。请使用访问本站。

    想着柳馨彤,叶无双心中就是一阵刺痛,纵然这个世界再热闹,他也不过是喧嚣街头的过客罢了,失魂落魄的流连于繁华中,心中只剩下刺痛撩拨着神经。

    叶无双点上一支香烟,缭绕的烟雾让他放松了下来,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一家酒吧前。

    “韵律酒吧?呵呵……有意思,一个男女宣泄**的地方还能有什么韵律?!”

    叶无双嘴角掀起一抹不无嘲讽的笑意,抱着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信步走进了酒吧,随便在吧台前坐了下来,数也没数就扔出一沓看样子至少也得有好几千的红钞票,对着调酒师惜字如金道:“调你最拿手的烈酒,直到我喝醉,剩下的归你。”

    可能是心情不好的原因,完全是自然而然的,叶无双身上带上了非常危险的气息,那是一种阴冷而黑暗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的由内心深处升起一丝恐惧,给人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也正是因为如此,从他一屁股坐到吧台那一瞬间,他身边的人顿时消失一空——那种仿佛被一头野兽盯上的感觉,没有人会喜欢!

    性感的女调酒师嘴角掀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在这一刻,她突然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浓郁的兴趣,对于男人身上那种危险的气息直接无视,笑容嫣然的收起了钱,随后伴随着一系列花哨的动作,一杯鲜红如血的酒出现在叶无双面前。

    女调酒师变魔术般摸出一个精巧的打火机,在酒体上面轻轻一扫,顿时一道幽兰的火焰覆盖其上!随后,轻笑一声道:“烈焰红唇,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

    “烈焰红唇?!”

    叶无双低语一声,随后,嘴角掀起一抹苦涩,女人的红唇……可不就是世间最可怕的火焰么?虽然明知吻上去会被烧的体无完肤,可还是有数之不尽的人奋不顾身的扑上去,甚至就连暗黑议会之主都不能免俗,直到……被烧的体无完肤!

    叶无双眼中闪过一丝迷茫,抓起酒杯一饮而尽,滚烫的热流划入腹中,将他烫的不由一个哆嗦。

    “好酒!再来!”

    叶无双闭眼体会了一下那种滚烫的感觉,顿时赞赏似的轻呼一声,随后,不再看女调酒师那令人眼花缭乱的调酒动作,转身望着舞池里的红男绿女,眼中闪过一丝嘲讽……

    沉浸在心事里的叶无双仿佛没有丝毫察觉到,此时自己已经被一个好奇的女子盯上了。

    不知什么时候,酒吧门口出现了一个黑衣女子,在数名黑衣大汉的保护下静静扫视着全场,一双美眸时不时的闪过一丝丝精芒,不过很快,她就被一个男子吸引了目光。

    男子就那么静静坐在吧台前,与这喧嚣的酒吧格格不入,在他身旁,除了女调酒师,居然没有一个人靠近,以至于这这拥挤的酒吧里居然诡异的出现了那么一片真空区!

    “这是一个如野兽般的危险男人!”

    楚灵韵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心中给叶无双下了这样一个定义,一时间,对这个独坐一隅自饮自酌的男子产生了莫大的好奇。

    如今这个社会,什么样的男人都有,无赖的、野蛮的、娘娘腔的……但是像这种宛如一头野兽般危险的男人,还真是凤毛麟角呢!

    多年的识人经验,让楚灵韵拥有了一双锐利的眼睛,她只需要看上一眼,就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绝非善类,身上那种阴冷气息更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但凡这种家伙,要么是双手沾满血腥的恶魔,要么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

    女人的好奇心能杀死一只猫,这话一点儿没错,正是抱着这种一探究竟的好奇心,楚灵韵迈着猫步向叶无双走去,同时还不忘向身后几名保镖打一个手势,示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让几人靠近。

    “帅哥,我可以在这里坐下吗?!”

    一道极有磁性,有种独特魅力的女性嗓音自旁边传来,叶无双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果然还是过来了!

    作为暗黑议会之主,同时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战士,即便是睡觉的时候,叶无双也会睁着一只眼睛,如今身处这第一次来的酒吧,他怎么可能会不注意一下周围情况?

    这名黑衣女子与她那几名保镖那么大的阵仗,实在是太引人注意了,早在这波人刚进入酒吧的时候,叶无双就瞟到了,女子那聚焦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叶无双就是不看也能感觉得到!

    想不到……这妞还真敢过来啊!

    叶无双回头看了女子一眼,这一看不要紧,黑眸中顿时闪过一丝惊艳。

    好一个绝世妖娆的女子!

    只见女子身形欣长,凹凸有致,一身紧身黑皮衣贴在身上,为其平添几分性感,就像《生化危机》里的女主一般,黑皮衣紧缚身上,英武而性感,有一种桀骜不驯的美。不过,最让叶无双这头色狼大吞口水的,还是女子那一张脸,怎么说呢,嗯……这是一张典型的狐狸精的脸,任谁看见也绝对会给出这样一个定义。瓜子脸,樱桃小嘴,小琼鼻,最是那一双桃花眼,简直就是含媚而不发,就算没有任何感情波动看上去也是水汪汪的,右脸上有一个浅浅的梨涡,宛如画龙点睛之笔,让这个女子妖媚中又有点儿俏皮的感觉……

    总之,这就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小妖精!

    “难道哥们最近桃花运太旺,来个酒吧都能碰到个美女。”

    叶无双不无*荡的想到,方才距离远,而且酒吧的光线也昏暗,以至于他虽注意到了女子,却没有看清楚女子的相貌,想不到……竟然是这么个媚骨天生的极品!不过,他同样有一双慧眼,看到这个女人第一眼,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就像是一朵绽放于暗夜中的血色曼陀罗,妖娆,但却致命!想要采摘这朵明显带刺的话,没点儿本事的男人还真不行!

    不过……这样的女人,不正是我辈儿郎的最爱么?

    叶无双嘴角噙起一丝邪笑,瞟了女子一眼,轻声道:“现在……我需要女人,不过很显然,你不是来找男人的,所以……滚!”

    滚?!

    这个混蛋竟然让老娘滚?!

    多少年了,没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了?

    楚灵韵俏脸苍白了一下,美女历来都是很受欢迎的,打死她也没想到自己刚站到这个混蛋面前就碰了钉子,不过,她终究是个涵养很好的女人,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笑道:“你倒是直接,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来找男人的?”

    叶无双没有回答,瞟了女子一眼,反问了一句:“这么说,你是来找男人的喽?!”

    “找男人没错,不过找不找得到就不一定了。”

    楚灵韵拢了拢耳边的秀发,淡淡道:“毕竟,一般男人入不得我的眼!”

    “入得入不得,不试试怎么知道?!”

    叶无双微微眯起了眼睛,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笑容,楚灵韵心里升腾起一丝不妙的感觉,完全是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不过迟了。只见一双大手以比她更快的速度揽上她的腰肢,一股不可抗拒的磅礴大力猛然传来!

    下一刻,楚灵韵感觉自己身子一轻,随即扑入一个结实的怀抱中,一股浓郁的雄性气息冲击着她的大脑,让她都有些发懵……

    这个混蛋……居然强搂自己?

    楚灵韵狠狠瞪了叶无双一眼,嗤笑道:“这下你满意了?!”

    “我是来找女人发泄的,不是来给你当板凳的。”

    叶无双邪笑一声,道:“你说……我会满足么?”

    言罢,一双大手轻车熟路的从女子领口钻了进去,很快便摸索到了胸前柔软的*上,力度不大不小的揉捏着。

    楚灵韵浑身一震,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男子一眼——从来没有人攀上的处女峰,就这么被这个混蛋给亵渎了?

    直到现在,楚灵韵才真的后悔了,如果不是自己好奇的话,又怎么会落到这个明显不按套路出牌的混蛋手上?

    很快,楚灵韵就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不过她这份剧烈,在外人看来不过是女孩子象征性的轻轻扭动身子罢了,原因很简单,这个混蛋男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就像铁箍般勒的她动都不能动,那双在胸前作怪的大手上面更是犹如蕴含着电流一样,所抚过之处,皆如触电一般,又酥又麻。

    楚灵韵很明显的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无力,甚至有点儿不受控制的沉沦欲海的前兆。

    叶无双微微眯起了眼睛,颇为享受又似不满的说道:“嗯……虽然不大,只有,可是手感还行,能将就。”

    仅仅是……能将就?!

    楚灵韵想死的心都有了,啥人嘛……便宜占尽还不说一句好话,真是个没节*的东西,要不是自己被弄得浑身无力的话,绝对会暴起给他来一套组合拳。

    恨恨瞪了叶无双一眼,楚灵韵心中却是忆起了自己接近这个男人的目的,忍不住娇哼道:“便宜占尽你就别说风凉话了,我叫楚灵韵,你呢?!”

    “萍水相逢,名字很重要吗?!”

    叶无双咧了咧嘴,轻笑道:“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很简单,直接去开个房,然后往床单上一滚,关灯干炮,懂么?”

    说罢,一口饮尽杯中酒,将女子横抱而起,大步离去。

    女调酒师呆呆的望着男子离去的背影,狠狠揉了揉自己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以后,顿时一声尖叫……

    叶无双不认识怀中的女子,但她怎么可能不认识呢?楚灵韵……可不就是她的顶头上司,这家酒吧的实际拥有者,在整个京华市都极有身份的上流社会的贵妇么?

    当下,女调酒师正欲上前阻止,却被楚灵韵不留痕迹的制止了,包括那几名保镖在内,几乎全都接到了楚灵韵的暗示。

    就这样,叶无双抱着楚灵韵,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酒吧。

    谁都没有注意到,楚灵韵嘴角掀起的笑意——混蛋,你真以为就这么简单就能把老娘丢床上么?哼哼,老娘倒是看看你的包天色胆能持续到什么时候!

    谁都没有注意到,叶无双离去后不久,酒吧里的三名身着西服的壮汉对视一眼后,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