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忘不掉的情,黯然销魂

    下午,叶无双离开了佳苑小区,漫无目的的行走在人头攒动的街头,一双漆黑深邃的黑眸里尽是淡淡的迷惘。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虽然看开了,但并不代表他就能在短时间内坦然面对!

    往事不堪回首……

    尤其是那个如水般的女子,绝对是叶无双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地方。曾经,自己为国而战,纵然双手沾满鲜血,身上披着的也是血色的荣耀,和那个如水般的女子站在一起也是相得益彰。可是现在呢……说的难听点,自己的灵魂肮脏的和那下水道差不多!这些年征战地下世界,为了名,为了利,究竟有多少人死在了自己手上早已经数都数不清楚了,有自己人的,也有敌人的……

    手中大权在握,脚下白骨累累!

    踹着这样一个黑暗的灵魂,自己应当如何去面对那个善良而温柔如水的女子?如何去与那个一直都像个姐姐一样教导自己忠诚刚正的女子?!

    不知不觉间,叶无双就已经来到了郊区,此时,已是日落黄昏,金色的余晖笼罩大地,可能是因为此时是下班的点了,路上行人脚步匆匆,可却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一片祥和。

    曾经训练的基地已经不见了,偌大的基地被改建成了一片居民区,还有小学和各种娱乐设施,比之八年前的荒凉和肃杀,现在这里倒是热闹了许多,也显得有了人气儿了。

    很快,叶无双的目光就被一家花店吸引了,这是一家小小的花店,看那面积,估计最多也就是七八十平米的模样,不过生意却很火爆,就是到了现在这个马上就要打烊的点了,里面仍然是人来人往。

    望着招牌上那熟悉的两个字——“馨语”,叶无双嘴角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八年了,沧海桑田,周围的一切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甚至连他自己都有些不认识了。唯独这家花店,还是老样子,一点儿都没变,甚至就连橱窗里那些展示给人们看的一束束精巧的花都没变,还是八年前那几种,简单却不失温馨……

    “这样的花,大概也只有彤姐能扎出来了……看来,彤姐应该还在这里。”

    叶无双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可眸中深处却闪过一丝黯然,轻声自语道:“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吧,八年没见了,也不知道彤姐是不是变得更加漂亮了……”

    叶无双负手信步来到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四周空间泛起一阵水波般的波动,紧接着,他这么一个大活人,居然凭空消失!

    风遁术!

    日本忍者的秘术!

    曾经,叶无双在一次行动中意外抓到了一名当今世界非常罕见的忍者,施以酷刑,最终才从对方手中翘出了这门秘术,随后被他传给了七铁卫。

    现在这个世界上,会这门秘术的,大概除了日本忍者这个神秘而稀有的团体外,恐怕也就只剩下叶无双和他的七铁卫了。

    隐了身形,叶无双悄无声息的步入花店。

    一瞬间……叶无双的眸光就定格在了一个女子身上。

    女子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不过叶无双却知道,对方大自己七岁,今年已经足足三十二岁了!

    女子身形修长,一米七多点儿的身高再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让她看起来高挑而性感,虽然不施粉黛,身上的穿的也仅仅一身居家服饰,可却难掩那绝代风华。鹅蛋脸,眉如远山含黛,肤若桃花含笑,发如浮云,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尤其是那双黑宝石一般灵动眼眸,宛若星辰一般明亮而璀璨,让这个女子身上有了一丝灵动的味道!

    彷如画中人!

    女子是那种当今社会凤毛菱角般的古典美人,温婉如水而不失典雅,身上带着一种水的气息,举手投足,一颦一笑,总是能让人如沐春风一般……

    女子正在包扎着一束花,似乎和这里的客人每个都很熟悉一般,和谁都会浅笑着打招呼……

    望着这个女子,叶无双整个人都痴了,时隔八年,终于再次感受到了那种淡淡的温馨气息!

    彤姐……这些年,你过的可好?你知不知道……无双好想你啊!想你笑着看我狼吞虎咽时的宠溺,想你灯下为我缝补衣衫时的温婉,想你为我包扎伤口的时的疼爱眼神……

    思念……八年来从未断绝过。

    即便是躺在尸骨累累的战场中,命悬一线时,无双想到的,也是彤姐你啊!

    “妈妈……”

    就在此时,一声娇憨的轻呼将叶无双从往事的回忆中惊醒,只见一个约莫六岁左右小女孩儿蹦蹦跳跳的从花店隔壁卧室中跑出来,瞬间扑进了柳馨彤怀里……

    柳馨彤笑着摸了摸小女孩儿的脑袋,笑道:“你个鬼丫头,你好好睡觉怎么跑出来了?”

    “人家想妈妈了嘛……”

    小女孩儿一个劲儿的在柳馨彤怀里磨蹭着,脸上荡漾着天真而幸福的笑容……

    这温馨的场面,在叶无双眼中,是那样的刺眼!

    妈……妈妈?!

    叶无双如遭雷击,面如金纸,彤姐……居然结婚了?而且孩子也这么大了?!

    在这一刻,叶无双脑海中却不由浮现出十多年前的一幕。

    那一次,自己像往常一样,在执行完任务后,将染血的征衣塞给了彤姐。

    彤姐帮自己洗着衣服,而自己则在旁边看着。

    到现在为止,叶无双都清晰的记得,望着女子脸上的香汗,那一刹那,自己怦然心动,完全是不由自主的,说出了一句那时打死他也说不出的话:“像彤姐这么贤惠的女人现在可不好找了,看来我得提前预定一下,免得被别人抢了!嘿嘿……等过几年退伍了,就赶紧把你娶回家去……”

    当时,女子满是宠溺的伸出纤纤玉指在他脑门上轻轻一点,半是忧虑半是感慨的说道:“等你够年龄结婚了,彤姐早就成老女人了,你怎么可能还会要彤姐啊?!”

    “哪怕是变成老太婆了,彤姐也是最美的!”

    叶无双轻声一笑,旋即一脸冷然的说道:“所以啊,从现在开始,彤姐你就是叶家的媳妇了,没人能和我抢,谁抢我杀他全家!”

    彤姐深深看了自己身边的“小男人”一眼,轻笑道:“那好啊,彤姐就等着你来娶……”

    可命运女神那个老娘们似乎专门和叶无双过不去一般,总是将他的命运玩弄于鼓掌之中,把很多人生不能承受之重扣到他身上。

    八年一过,物是人非……曾经的承诺早已经在时光的中变成了笑谈,挚爱的女子已为人妇。

    当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深爱变成熊熊燃烧的妒火时,一股滔天杀意充斥在叶无双心中!

    “杀了她!杀了她!那个小女孩儿和她的父亲是你的拦路石,只要撕碎他们,彤姐就是你的了!”

    恍如有个恶魔在心中诱惑一般,叶无双缓缓向着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伸出了象征着死亡的右手,顿时,一股阴冷的杀机笼罩这个小小的花店!

    毫无来由的,花店中那些客人打了一个冷颤,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窗外,却见外面在夕阳余晖下仍是一片金黄,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只能将那股毫无来由的冷意归结于空调开得太大。

    而柳馨彤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一下子将小女孩儿抱的紧紧的,“倏”的站了起来,脸上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是扫视四周!

    很显然,这个感觉敏锐的女子感受到了什么!

    望着女子脸上的神情,叶无双心中一痛,无声一叹,缓缓收回了右手……他突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纵是自己权倾天下又如何?纵是捏死那个抢走彤姐的男人如捏死蚂蚁般简单又何如?到最后,得到的还不是一个行尸走肉般的彤姐……

    若不能看着彤姐开开心心的生活,那一切都已经没了意义!

    叶无双嘴角泛起了一丝苦涩,八年的时间……自己赢得了天下,可却输了挚爱的女人,这一切……值吗?!

    叶无双深深看了女子一眼,有爱,也又恨,仅仅一眼,恍似堪破了六道轮回……

    最终,叶无双拂衣怆然而去。

    彤姐……既不能娶你为妻,那无双宁可当生命中从未出现过你这个人,请恕无双不会祝你幸福,只因……对你的这段婚姻,无双只有驱不尽的滔天恨意!

    叶无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家小花店的,只觉意识空间一片空白,完全是下意识的来到一片无人之地,这才显露身形。

    此时,叶无双早已经面色如常,再无方才的半点儿脆弱,淡淡道:“隐杀!”

    空间一阵波动,一名浑身笼罩在黑袍中、气息极度阴冷的怪人出现在杨乐跟前,那双闪烁着幽幽寒芒的碧绿眼睛让人一阵心寒,不是七铁卫中的隐杀又是谁?!

    隐杀微微一躬身,道:“老大,叫我什么事?!”

    “刚才那架花店的老板你应该注意到了吧?她叫柳馨彤,从今天开始,你就暗中保护她!”

    叶无双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只有她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你才能现身,当然,除了她,她的家人就不在你的保护范围内了,哪怕是死了,你也给我在旁边看着!”

    “是!”

    隐杀望着叶无双离去的背影,那双似乎永远都充斥着冰冷的碧绿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方才花店中的一切他都是看在眼中的,叶无双的杀机,他自然也感觉到了……

    暗黑议会之主又能如何?权倾天下到最后还不是拿一个女人没办法?又爱又恨,爱恨之间,断肠如何说与外人听?

    情之一字,害人不浅……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