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那一年,鲜血染红双眸

    那一年,他十四岁,认识了一个比他大七岁的大姐姐。请使用访问本站。

    叶无双到现在依然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如血的黄昏,自己刚刚从东南亚的丛林里完成任务归来,虽然身负大小十余处伤,可还是完成了任务,冲出一条血路杀了回来,没有玷污异能组“獠牙”这个称号。

    像往常一样,叶无双来到了距离基地不是很远的一家花店——那是基地周围唯一的一家花店。这也是1号在见9号前的习惯了,每一次执行任务回来,总要买上一束洁白的白玫瑰送给9号,因为白玫瑰象征着纯洁和天真,就像他的九号一样,光是看上一眼就能涤净自己那沾满鲜血的双手和心灵。

    不过当他带着满身的血腥踏进那架花店的时候,迎接他的,不再是那位慈祥的老奶奶,而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那是一个如水般温柔的女孩子,虽然看上去只有20多岁,但却没有青涩,浑身上下带着春风一般和煦的气息,总能在不经意之间抚平人内心的所有负面情绪。

    叶无双也是如此,在看到这个年纪比自己要大不小的大姐姐后,那颗还没有从杀戮的狂暴中脱离出来的心瞬间就平静了下来……

    女孩子突然见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冲进来,被吓坏了,不过很快,她就平静了下来,因为她看清了叶无双那身早已经被鲜血染成暗红色的衣服是军装,而叶无双也被她定义成为了保护自己流血牺牲的军人,当然,事实本来就是如此。瞬间,她就不害怕了,反而热情的招待叶无双——她总是那么善良,认为每一个穿着制服的机构人员都是人民的公仆,值得信任,却不知,穿着制服的人里也有好人和坏人之分,有的是为了国家和民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英杰,有的却是一群披着人皮的禽兽!

    在闲聊中,女孩子告诉她,自己叫柳馨彤,刚刚从群山环绕的小县城来到了京华市,因为这家花店的老奶奶的在叶无双执行任务的三个月里病逝了,所以她就从老奶奶的儿子手里盘过了这家花点,挣点儿养家糊口的钱……

    在柳馨彤将叶无双要的白玫瑰包好之后,她望着叶无双身上那些没来得及处理尚在淌血的伤口微微皱了皱眉,随后,在叶无双震惊的目光中,直接将叶无双拉到了自己的房间中,要为叶无双包扎伤口。

    柳馨彤熟练的包扎手段让叶无双很震惊,而柳馨彤则笑着告诉叶无双,山里的孩子野,经常受伤什么的,她在家乡的时候经常要为自己邻居家的几个孩子包扎伤口,久而久之就练就了一手处理伤口的本事。

    令叶无双奇怪的是,自己的身体居然对这个刚刚见面没有多长时间的女孩子并不排斥,并没有在对方靠在自己的第一时间暴起发动进攻——作为华夏异能组里最强大的异能者,叶无双在战斗中练就了非常可怕的战斗本能,只要不是自己的熟悉的人靠近自己,很容易就会遭到自己的攻击,尤其是在自己受伤的时候,这种本能有时就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了!

    可偏偏,当柳馨彤靠近他的时候,他没有一丝半点儿的反感,心里非常宁静,宁静中有一丝温馨。

    那是一种让叶无双迷恋的味道,他八岁进入异能组接受最残酷的训练,根本没来得及体会母亲的爱,可是在这个仅仅比自己大七岁的女孩子身上,他找到了这种感觉,一种近乎母爱的温暖。

    尤其是柳馨彤在为自己包扎伤口时脸上的光辉,让叶无双差点儿没当场哭出来。

    后来,叶无双走了,不过没几天,他就再次出现在了柳馨彤面前,说是为了感谢对方给他包扎伤口,要请对方吃饭,柳馨彤无奈之下,只能提前打烊坐着他开的军车满世界乱窜。

    其实……只有叶无双自己知道,他根本不是感谢对方,而是迷恋女孩子身上那种让他温馨的气息,不由自主的想再次接近对方。

    再后来,两人渐渐熟稔,而柳馨彤,也成为叶无双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对这个如水般的女子,他总是孩子气的有一种占有**,希望对方能永远陪在自己身边,疼自己,为自己包扎伤口,含笑看着自己狼吞虎咽的大嚼食物。

    而柳馨彤的那家花店,也是叶无双少的可怜的休息时间里,除了陪苏樱雪以外,光顾的最多地方。

    不过这一切,一直到叶无双十七岁的时候,改变了!

    那时的柳馨彤已经二十四岁了,正是一个女人最美丽的年纪,而她倾国倾城的容颜,给她带来了灾难。

    那一年,柳馨彤第一次看到了这个世界的肮脏与黑暗。

    京华四大世家之一李家独子在一次意外中见过柳馨彤后,彻底喜欢上了这个如水般的女子,提出包养要求后,被恼怒的柳馨彤直接赶出了花店。

    那是柳馨彤这个如水般的女子第一次发火,难道自己是那种爱慕金钱的贱婊子么?恼羞成怒的她,简直恨透了那个亵渎了自己灵魂的公子哥儿。

    不过,吃了闭门羹的李家独子怎肯就此放弃?借着家族的滔天权势,他勾结了一群足以让柳馨彤在京华难以立足的机构人员发难。

    那一天,一群城管冲进了柳馨彤的店里,找了一堆接口后,将柳馨彤苦心经营了三年的花店打砸一空,随后,扬长而去,最后离开的那人威胁柳馨彤,如果不接受李家公子的爱意的话,那么就准备承受李家公子的恨意吧!

    至此,柳馨彤终于明白这无妄之灾从何而来!可是……她一介弱女子,除了以泪洗面,和结束自己的生命以外,还能用什么来反抗强权?!

    柳馨彤虽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叶无双,不过她的强颜欢笑又怎能瞒过了解她至深的叶无双呢?一番调查后,叶无双知道了前因后果。

    暴怒中的叶无双可没有太多理智可言,只身杀入城管局,以最残暴的手段让这群杂碎知道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他们只是最卑贱的蝼蚁!

    一桩桩黑暗的交易,一场场可耻的欺辱,在叶无双的酷刑面前,从那群肮脏的家伙嘴中吐了出来。

    那一天,叶无双第一次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产生了质疑——自己在前线拼死拼活,杀的外寇哭爹喊娘,可是人民……真的好过了吗?!

    驱得尽的外寇,杀不完的内贼!

    叶无双悲哀的发现,自己在前线浴血奋战,可是在自己的身后,依然有人在欺辱着自己所热爱的……族人!

    那一夜,叶无双第一次不需要勾动血液中的力量就自主进入狂化状态中,他没有使用任何武器,徒手将那群杂碎全都撕成了碎片,鲜血染红大地……

    从日落黄昏杀到夜半三更,三百多人,无一幸免,全被徒手生裂!

    随后,叶无双杀入李家,将那位李家独自全身骨骼捏碎后,拂衣而去,他没有扭断那个垃圾的脖子,让这种人在疼痛中死亡已经是最仁慈的方法,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的话,他绝对不介意将这个混蛋凌迟了!

    那一夜,鲜血染红了叶无双的眸子,除了杀,他不知道如何宣泄心中的愤怒。

    之后,叶无双陷入了无休无止的逃亡中。

    当狂战士的长刀指向自己人时,所有人都切身体会到了曾经属于狂战士的敌人的恐惧。

    后来,叶无双停了下来,在d市选择走上断崖,结束自己的生命。

    不是他逃不掉,而是他累了,他厌倦了这种与自己人战斗的感觉,所以,他故意让人将他堵住了。

    可命运无常,冥冥中似乎有一双大手在众生棋盘上尽情拨弄着那些“有趣的棋子”的人生轨迹,叶无双跳崖了,可从黑暗的意识空间醒来后,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死……

    于是,他离开了华夏,踏入非洲茫茫草原中。

    之后,平军阀,征欧洲,伐美洲……

    整个西方地下世界尽入他手!

    ……

    往事化成一张张碎片,浮光掠影般闪过叶无双心头,仅仅不过十多分钟的时间,叶无双感觉自己仿佛走过了一个轮回!顺着自己那条还算辉煌却崎岖无比的人生路,再次走了一遍!

    这是一种新生,叶无双突然觉得心情放松了很多……

    感受着身边佳人担忧的目光,叶无双轻笑着拍了拍对方的手,笑道:“我会抽个时间去看看彤姐的,很多年没见了,我也怪想她的。”

    苏樱雪脸上的担忧终于平复了许多,方才那十多分钟的时间,她感觉实在太漫长了,似乎心有灵犀一般,她能感觉得到叶无双的情绪,沧桑,悲哀,愤怒……她不知道叶无双在这八年中究竟经历了些什么,却不难猜出,那一定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一时间,苏樱雪突然有些后悔让叶无双去看柳馨彤了,她害怕叶无双沉浸在过去中不能自拔,从此……她永远的失去了1号!

    不过现在,苏樱雪放心了下来,朝着叶无双嫣然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温柔的目光凝望着这个夺走自己身心的男人。

    她知道,叶无双看开了过去,不会再逃避。

    (厚颜求一声票票……潜力榜上一天被连续爆菊三次,就快被挤出去了。。老楚受不了了啊……求兄弟们解救老楚脱离苦海~!)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