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被劫持了

    苏樱雪虽然已经发现端倪,不过却没有当场点破,待帮叶无双把衣服收拾好时,整个人已经面色如常,看不出喜,也没有怒,一双美眸迷离的都快滴出水来了,俨然一个醉婆娘的模样,伸出纤长的葱葱玉指在鬓间揉了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呵呵,有点儿喝多了,实在不好意思啊叶助理,看来得麻烦你送我回去了!”

    叶无双此时早就喝的舌头都有点儿大了,哪里发现了苏樱雪的异样?不疑有他,胸脯拍得砰砰作响,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愿为佳人效劳。请使用访问本站。”

    说罢,微微一躬身子,非常绅士的向苏樱雪伸出右手做了一个邀请动作。

    已经知道眼前这装模作样的混蛋身份了,苏樱雪怎么还可能以对待平日间那些苍蝇的手段对待叶无双?嫣然一笑,加上那双媚的都快滴出水来的眸子,端的是风情万种,轻轻将纤手交给了对方,感受着对方那双粗糙却温暖的大手上的力感,一种八年来从来都没有过的温馨萦绕在心头……

    1号,你可知,这一天我盼望多久了吗?哪怕是能和你在梦中相见,对我来说也是一件最美好的事情!

    可是……你这混蛋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来见我?!

    渐渐地,苏樱雪眼中的柔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眸光,嘴角亦是不由自主的掀起一抹恶魔般的笑容——1号,要不是老娘足够聪明,恐怕还真的被你蒙骗了过去,从此相知相遇却宛如陌路人!哼哼,这件事情,今天你要是不给老娘个交代,咱没完!

    想及此处,苏樱雪非常乖巧的跟着已经结了帐的叶无双晃晃悠悠的出了餐厅。

    两人都喝成这样了,车是开不成了,叶无双也就直接把他那辆“超级豪车”丢在了这里,反正有七铁卫给他料理烂摊子,他也用不着多*心,扶着苏樱雪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苏樱雪给出的住址而去。

    佳苑小区,距离盛世集团直线距离不过五公里的一片居民小区,因为安保工作极为出色,再加上距离几条商业街非常近,为很多单身女性所青睐,因此,价格也是奇高,没有一定的收入保证还真住不起这里。

    叶无双脑海里一一闪过有关于苏樱雪居住地的信息,在回中国之前,整个京华市的所有信息早已经全部装入他脑海中,因此,对这佳苑小区熟悉很正常。

    “看来这丫头这些年还过的不错。”

    叶无双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看着已经靠着自己肩膀进入梦乡的苏樱雪,眸中闪过一丝柔情……9号,虽不能与你相认,但对你的宠爱和思念却从来没有减弱过半分,八年来,一直如此!

    很快,出租车就到地儿了,给司机付了车钱后,叶无双只能扶着苏樱雪向苏樱雪之前给出的地址走去。

    幢,6层。

    此时已经深夜了,楼里的人大多已经入睡,因此楼道里也是一片黑暗,叶无双扶着苏樱雪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缓缓前行,鼻息之间尽是苏樱雪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女儿香,再加上对方玲珑有致的身体紧紧贴在身上,一时间,叶无双竟然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

    “酒为色媒,这话还真是不假啊!”

    叶无双苦笑一声,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对9号这个喜欢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黄毛丫头产生兴趣……不过,这妞这几年发育的还真的很不错呢,越来越……嗯,有味道了!

    心猿意马之际,一股寒气突然侵入了叶无双的身体,仅仅一瞬间,叶无双就感觉自己的四肢被彻底冻结!

    而这寒气……居然是发自始终都放在自己腰间的苏樱雪手上!?

    “苏经理,你这是什么意思?!”

    略微错愕之后,叶无双冷冷问道,不过寒气已经冻结他全身,脖颈已经不能转动,难以看清苏樱雪此时的面容。

    嘴上在说话,不过叶无双的动作可是一点儿都没慢下来,气息在瞬间变的平稳,尽量勾动流淌在自己血液中的力量。不过尝试了好几次后,他悲哀的发现,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从自己脊椎骨上传进去寒气在瞬间将他的血液温度降到了一个根本无法激活的程度……他无法让自己的血液沸腾,进入狂化状态!

    “不用尝试了,叶无双,你无法进入狂化状态的!”

    苏樱雪略微幽冷的声音自叶无双耳畔传来,明明悦耳动听,可话中的冷意却让叶无双一个劲儿的冒着寒气,下一刻,苏樱雪将丰润的红唇凑到叶无双耳朵旁,轻轻说道:“亲爱的,你难道忘记了么?这个小秘密还是你告诉我的呢,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的9号知道——狂战士并非如想象中那么强悍,每一个狂战士身上都会有一处致命点,而你的致命点,就在五块腰椎骨的第二块和第三块之间!”

    “9号,之所以告诉你我的致命点,就是因为你我身为异能组的人,即便我们是队友,也有刀兵相见的可能!如有有一天……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我刀兵相见,我希望你能杀了我!在我的生命中,伤害你是最不可承受之痛!”

    苏樱雪轻轻抚摸着叶无双的脸颊,柔柔的目光中分明有寒芒在闪动:“1号,这些话不正是你当初告诉我你的致命点时说的么?难道你已经忘了么?!呵呵……可是,这八年,你又做了些什么?!你不正是在伤害我吗!”

    说到最后,苏樱雪甚至都有些歇斯底里了,眸中清泪一个劲儿的滑落,八年的等待,八年的思念,全都拜眼前这个混蛋所赐,可这个混蛋明明活着,却没有来找自己,让自己在绝望中整整煎熬了八年!如今与自己在人海中突然相遇,却还是不愿与自己相认,这……安的究竟是个什么心?

    难道……你的9号与你度过的那段岁月就那么不堪回首吗?以至于,你根本都不愿意来见她!

    叶无双这个时候终于没了脾气了,和9号说过的那些话,怎么可能忘记呢?只不过,这些年一直都在生死间挣扎,即便成功站在暗黑世界的巅峰,身份也实在不适合回到政治气氛异常紧张的华夏!

    这一切……从何说起?!

    叶无双嘴角掀起一道勉强能称之为是笑容的弧度,涩声道:“9号,有些事情,我没办法给你一个交代,今天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绝无半句怨言。这辈子……是我叶无双欠你的!”

    这辈子……是我叶无双欠你的!

    一句话,更是让苏樱雪积压在心中八年的委屈彻底倾泻了出来,抽噎着发疯般的捶打着叶无双,似乎光用手还不够,最后连小脚丫子都加入了进来,以飞快的速度狠踹着叶无双的小腿。那模样……哪里还是那个盛世集团的带刺玫瑰、冰山美人?!分明就是一个生气中的小女人!

    叶无双无声苦笑,这丫头……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身体都被冻麻木了么?这么拼命……疼的可是你的小手!

    打也打累了,哭也苦累了,心中对1号的怨似乎也全都发泄了出去,剩下的,只有刻进骨子里的爱意!

    苏樱雪轻轻抽噎着,伸出颤抖着的小手摩挲着叶无双棱角分明的脸颊,似乎害怕碰坏一般,小心翼翼的,随即,将臻首埋进叶无双怀里,轻声道:“你这个混蛋终于肯承认自己就是我的1号了么?!”

    “现在不承认还有用么?!”

    叶无双无奈一笑,突然发现自己很蠢,竟然试图欺骗一个将自己刻进骨子里的女人……恐怕,对于9号来说,对1号的了解已经超过了自己,即便1号化成灰,也能认出!当下苦笑道:“好了,小女人,该撤掉寒气了吧?!”

    “我不!”

    一句充满宠溺意味的小女人,彻底将苏樱雪融化了,脸蛋红扑扑的,可眸光却是坚定不已,直视叶无双那双让自己沉醉不已的深邃黑眸,低声说出一句差点儿没让叶无双眼珠子滚地上的话:“今夜,你是我的!不,不止今夜,今生,你都是我的,你别想再跑了!”

    叶无双翻了翻白眼……这,还是那个善良的9号吗?突然,他感觉身子一轻,向下一看,直接无语——自己居然被苏樱雪直接扛到了肩膀上,就像被山大王强抢了要入洞房的民女一般……

    想不到,我叶无双,堂堂暗黑议会之主,居然也有被人劫持的一天……

    ……

    漆黑的楼道渐渐平静了下来,此时,周围空间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波动,下一刻,七名怪人出现在了叶无双与苏樱雪方才停留的地方。

    这七人,不是一直隐于叶无双身边的七铁卫,又是谁?!

    屠恶狠狠的瞪了虎牙一眼,沉声道:“混蛋,你刚才为什么要阻止我出手?!难道你没看到老大让那女人劫持了吗?!”

    “2b……整天就知道老大老大的……”

    虎牙翻了翻白眼,道:“你难道没看老大和那女人早就认识吗?要不是老子拦着你,你个愣头青冲出来不是诚心坏老大和他老相好久别重逢时的浪漫么?!”

    “浪漫个求!”

    屠冷着一张脸说道:“你难道没看出那女人也是个异能者吗?这样危险的人物制住了老大,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根本无法预估!我告诉你虎牙,如果老大今天出了什么事的话,老子一定会宰了你给老大陪葬!”

    虎牙无奈一笑,对这个死忠的家伙彻底无语了,负手转过了身子,显然是不想和屠多说了。

    倒是对叶无双有着极端狂热的崇拜的冷箭在此时开口:“以老大的身手,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女人制住呢?依我看啊,老大肯定是故意的,毕竟现在喜欢**的人那么多,没准儿老大也好挨虐那一口呢?!”

    “嘿嘿嘿嘿……”

    其余几人全都极其龌龊的笑了起来,只有屠黑着一张脸站到了一旁,看他那架势,估计是要彻夜听房保护叶无双了……

    “老大和大嫂的见面倒是挺感人的……”

    北极熊挠了挠头,一脸憨厚的说道:“不过大嫂长的也太丑了吧?瘦的跟个麻杆儿似的,能有什么感觉?!”

    所有人直接无视了这审美有问题的“熊瞎子”,尼玛的,大嫂不算美女难道你家那威娜算啊?跟个肉球似的,往身上一坐,除了你这身板,换成别人还不得直接被压断腰啊?!

    在此时,一直都冷冰冰的隐杀突然开口道:“对了,你们刚才听到了没有,老大和大嫂之间说什么缺点什么的,而老大那时候面色当即就变了……”

    “闭嘴!”

    隐杀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教士一声呵斥打断了,教士瞪了隐杀一眼,沉声道:“有些话是会要人命的,懂吗?!以后,再不要说这个话题了,明白吗?否则,会遭来杀身之祸!”

    包括隐杀在内,其余六人面色齐齐大变,对于教士的话,他们可是深信不疑!心中惊悸的同时,却是更加好奇了,能让教士这个冷血的怪物如此噤若寒蝉的东西,是怎样的惊天大秘?!

    教士一看六人的脸色,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些家伙心里在想些什么?为了避免这些愚蠢的家伙去打听,最终招来杀身之祸,只能叹息一声,说道:“是狂战士的缺点……世间有传言,狂战士是最强大的异能者的同时,也是最脆弱的异能者,全都因为每个狂战士身上有一个致命点,位置各不相同,具体在哪里,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大嫂知道老大的致命点……只能说明,他是老大最爱的女人,爱到……甚至愿意将生命交给对方!”

    六人面色齐齐大变,这确实是一个能招来杀身之祸的秘密啊!

    打听暗黑议会之主的致命点,意欲何为?!

    至此,六人对此彻底失去了兴致,今天他们之间的对话,注定会被他们藏到记忆的最深处,彻底忘记!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