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獠牙

    苏樱雪没有说话,呆呆望着这家餐厅,美眸中闪烁着的……是一种近乎虔诚的光芒!

    没错,就是虔诚!

    似乎这家餐厅是她心中最神圣、最不可侵犯的地方一般!

    在凝望着这家餐厅良久后,苏樱雪终于从自己的情绪中脱离了出来,招呼了叶无双一声后,驾轻就熟的进入餐厅,随后坐到了靠窗第二个座位上。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连坐的地方都是一模一样。”

    叶无双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跟着坐到了苏樱雪对面。

    一名侍应生拿着菜单来到两人身旁,将菜单递给苏樱雪后,笑道:“苏小姐,您的那份还是照旧吗?!”

    看模样,似乎与苏樱雪极为熟识一般,很显然,即便是叶无双走了,苏樱雪也仍然是这里的常客。

    “不错。”

    苏樱雪轻轻一笑,身上已经没有了在公司时候那股子冷意,脸上洋溢着动人的笑容,恍如一个邻家小妹一般,似乎在这个地方找到了心灵的归宿一般,轻声道:“至于这位先生的,就由我来点吧!”

    说罢,扫了叶无双一眼,笑问道:“叶助理,你不介意吧?!”

    “你现在才知道问我啊!?”

    叶无双心里愤愤不平的嘀咕了一句,不过他也明白,今天不弄出个所以然,苏樱雪是绝对不会放弃的,索性就任由对方折腾吧,只要自己把持住自己的感情,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想必过了今天,这丫头也就折腾够了吧?当下笑道:“那就麻烦苏经理了!”

    苏樱雪点了点头,连菜单都没有看,直接报出了一长串名字:“一份肥鹅肝,一份焗蜗牛,再来一份蚝,嗯,要生的!还有十份牛排,全熟,不要分开了放,就放一个盘子里面就好了!”

    一长串的菜点出来以后,侍应生已经完全愣了,这可是足足好几人份的食物啊!不过这位苏小姐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他非常熟悉对方的脾气,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记录了下来,只不过有些怜悯的看了叶无双一眼,这么个点法,简直就是要撑死这位先生啊!

    “连这些都记得清清楚楚……”

    叶无双心中无声叹息,这些菜,全都是他们从前来这里时候,自己必点的!当初苏樱雪还笑话自己没绅士风度,来这里丢人来了呢,不过后来在自己的带领下,也加入了胡吃海喝的大军中……想不到,这些细节苏樱雪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叶无双眸中闪过一丝温馨,不过也就是一闪而过,被他很好的掩饰住了,苏樱雪根本没有注意到。

    点完菜后,苏樱雪微笑着嘱咐了侍应生一句:“当然,还有我的二锅头,可不能少哟!今天我有客人,比平时多来点儿,就上一箱吧!”

    一箱?!

    叶无双傻眼儿了,一箱二锅头下肚,还不得直接喝死到那儿去啊?!自己虽然酒量惊人,可也架不住这种场面吧!当然,吃西餐喝二锅头这种奇葩的行为,自然也是他叶无双教给苏樱雪的。以前他们两人来这里的时候,都是一身戎装,喝着二锅头,狂吃法式大餐,与周围的绅士淑女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不过对于周围之人奇怪的目光,两人总是相视一笑,直接无视!对于他们这种整天刀口舔血的军人来说,红酒怎能应和他们征战沙场笑傲人生的豪情?唯有二锅头这种火辣辣的烈酒入腹,方才能让他们大呼快意!

    这种情怀,何必与那些生活在和平中的人诉说?况且,人家也根本理解不了!

    侍应生对此却是见怪不怪了,很显然,以前苏樱雪在这里就没少这么狂吃海喝,当下笑道:“苏小姐请稍等,酒一会儿就到,这些二锅头可是我们专门为您准备的呢,是上好的原浆酒!”

    苏樱雪微微颔首,表示感谢,而侍应生也没有继续说什么,直接下去准备酒菜去了。

    这家法式餐厅上餐的速度很快,不过仅仅十几分钟的光景,餐桌上就已经摆满了食物。

    苏樱雪从箱子里取出两瓶二锅头,打开后递给叶无双一瓶,笑道:“叶助理,你刚来公司,这顿饭是我为你接风洗尘,如此,我就先干为敬了,你自便!”

    说罢,直接抄着酒瓶仰头“咕咚咕咚”狂灌了起来,不消一会儿,一瓶酒就见底了!

    这可是一瓶足足五十多度的烈酒啊,估计最起码也有一斤的量,一般人有这么一瓶就放倒了,可这妞居然一口闷?可到放下酒瓶的时候,也过是面色微微发红而已。

    什么时候,我那温婉的9号有如此酒量了?!

    叶无双苦笑一声,无奈之下,也只能抄着酒瓶灌了起来……

    什么我先干为敬,你自便……

    老子一个大老爷们的,能在这事上输给一个女人么?

    说的好听,还不是激我喝酒?!

    叶无双心中忿忿不平,不过嘴上却是一点儿都没落下,仰头一口将一瓶白酒干了!

    军中兄弟喝酒,向来是兄弟情深一口闷,叶无双戎马出身,自然也练就了这喝快酒的本事,一瓶而已,小意思!

    见叶无双干的这么爽快,苏樱雪眸中闪过一丝笑意,紧接着又取出了两瓶,递给叶无双一瓶后,道:“叶助理,今天是你我第一次相识,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你难道不觉得这是缘分么?呵呵……敬缘分,来,干!”

    “还干?!”

    叶无双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道:“我先吃两口菜咱再干,成不?”

    苏樱雪脸一板,冷声道:“你难道是看不起我不成?算了,既然如此,我先干了,你随意!”

    说罢,仰头又干掉了一瓶……

    叶无双无奈一笑,只能忍着腹中火辣辣的感觉,再干一瓶,此时,他的牙都木了。

    “叶助理,以后咱们可就在一起工作了,一定要同舟共济,来,这瓶,敬未来!”

    “还来?!”

    “当然,如此快意,当饮三大瓶!”

    “呃……我能吃点东西再喝吗?!”

    “我说你一个大老爷们的,怎么婆婆妈妈的,得了,我先干为敬,你随意!”

    又是这句话……

    眼看着苏樱雪咕咚咕咚又清空了一瓶,叶无双差点儿没哭出来,无奈之下,只能再次举起了酒瓶,没办法,总不能跟一个女人认怂吧?!

    三瓶酒下肚,叶无双已经彻底没感觉了,瘫坐在椅子上一个劲儿的翻白眼,空腹连干三瓶……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此时的苏樱雪,哪里还有半分冷美人的模样?酒场之上,比男儿更豪爽三分!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俏脸红扑扑的,媚眼如丝,当真是比花更娇,举手投足间绽放出的女人味让人迷醉。

    眼看着苏樱雪低头又要去去酒,叶无双已经顾不得身体上的难受了,饿死鬼投胎一样扑向了桌子上的食物,根本都不带用餐具的,空手抓起一块牛排就往嘴里塞……

    虽然咱是狂战士体质,酒精是断然不可能把胃折腾到狂吐不止的地步的,可晕晕乎乎的还是不可避免的啊……叶无双甚至都有些怀疑再这么被灌下去的话,自己还究竟能不能继续装下去……

    苏樱雪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了,在这一刻,她就是一个嗜酒如命的狂徒,拉着叶无双一瓶接着一瓶的喝,一箱不够,再来一箱!

    这一顿饭,两人一直吃到了晚上11点多才结束,菜几乎都没有动,只余一桌子空酒瓶。

    叶无双此时已经完全瘫软成了一滩烂泥,醉眼朦胧,看着苏樱雪的时候都觉得有些朦胧了。

    而苏樱雪,看上去亦是有些脚步虚浮,起身就要结账,却不料脚下不稳,顿时将桌上的一盆汤给打翻了。

    说来也奇怪,这盆汤居然直直朝着叶无双右臂扣了过去,精准无比!

    叶无双这个时候已经喝的人都木了,哪里能躲得过去,顿时被扣了个结实!

    “哎呀!对不起……喝多了,手都有点儿不受控制了。”

    苏樱雪顿时一声惊呼,随即扑到叶无双身边,手忙脚乱的为叶无双擦拭了起来。

    此时的叶无双已经脱掉了西服,身上只穿着一条白衬衫,夏天的衬衫本来就轻薄,一撒汤,衣服顿时贴在了肉上,隐约可见其右臂上居然有一副刺青。

    这是一个非常古怪的刺青,仅仅是一颗染血的利齿,似是某种猛兽的獠牙一般,极为生动,虽然是一副刺青,却硬是让人感到一丝彻骨的寒意,仿佛呈现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一副刺青,而是一颗正散发着寒光的獠牙!

    望着这副刺青,苏樱雪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眼神清明,哪里还有刚才半分的醉意?!

    叶无双啊叶无双,你以为你真的能骗得过我吗?呵呵……还说你不是我的1号?倘若你不是1号,又哪来的这獠牙刺青!

    苏樱雪出身中国异能组,对这獠牙刺青自然是非常了解,因为这是华夏异能者最大的荣耀,只有被国家承认的最强异能者才有资格刺在身上!从共和国建国到现在,有资格获得这獠牙刺青的,不过区区三人而已,现在除了她的1号,其余两人都已经战死了。

    也就是说,刺此纹身者,全世界唯有1号一人而已!

    直到此刻,苏樱雪心中的那丝半信半疑彻底消失了,眼前这个醉成一滩烂泥的混账,可不就是自己牵挂了整整八年的1号吗?!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