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坚冰融化时

    盛世大厦,盛世集团总公司所在。请使用访问本站。

    当叶无双与韩歆瑶并肩走进盛世的时候,顿时成为无数目光的聚焦点,而叶无双,自然是众多盛世集团员工所注意的对象。韩歆瑶这些年对男人可从来都是不假以颜色的,哪怕是商业性质的握手礼节都拒绝,如今突然亲自陪同着一个男人来到盛世集团,貌似很亲密的样子,由不得这些员工不好奇啊!纷纷猜测叶无双究竟是个什么来头,居然能让冷傲的女总裁摆出如此一副姿态。

    而叶无双此刻也发现了韩歆瑶的变化,从韩歆瑶踏入盛世大厦那一刻起,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可不仅仅是一个表情,一个笑容上的变化,而是气质上的根本变化!如果不是面孔依旧的话,恐怕叶无双都要以为眼前这位女子和自己老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了!

    冰冷,骄傲,自信,仿佛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一般!

    如果非要形容现在的韩歆瑶的话,那么就只能用这些词语来描述了,现在的韩歆瑶,已经不再是那个喜欢和叶无双斗气、新婚之夜枕下藏刀的小辣椒了,而是摇身一变,成为以为手握大权的公司决策者,智慧与美貌同在,气势与英气并存,一副典型的女强人形象!

    “还真是个极品女人呢!”

    叶无双饶有兴致的看了自己老婆一眼,突然发现自己的这位老婆还真是一个极品呢,一会儿妖娆妩媚,一会儿大胆泼辣,一会儿又清清冷冷,目空一切,这种女人,可不是很多见啊,简直就是诸多制服控的最爱啊!

    恍惚之间,叶无双发现眼前的景象变了,周围的一切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韩歆瑶站在自己面前,一套套不同的服装不断在韩歆瑶身上转换着,而韩歆瑶也总是能发出与服装身份相应和的气质。

    兔女郎,白领,护士,空姐……

    “嘿嘿嘿嘿……”

    想及某些血脉喷张的画面时,叶无双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毛骨悚然的龌龊笑声,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大色狼,龌龊男,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恶心东西了!”

    韩歆瑶俏脸更加寒冷了,对自己这位活宝老公有了一个更深层次认识——这位爷,龌龊起来还真是不分场合啊!也不管周围有多少人,心里想什么脸上直接就表现出来了,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笑声已经吸引了很多人围观吗?还嫌丢人丢的不够……

    完全是下意识的,韩歆瑶远离了叶无双一点儿,如果不是自己实在甩不脱这傻x的话,她绝对会摆出一副我不认识这2b的样子。

    此时,韩歆瑶哪里还有带着叶无双参观一下公司的心情啊?当下拉着叶无双钻进电梯,直奔十三楼自己的办公室。

    “叮咚。”

    电梯门开了,顿时,一张在叶无双看来极度欠扁的笑脸出现在两人面前。

    笑脸的主人是一位非常帅气的年轻男子,身上穿着一套裁剪的非常合体迪奥西服,腕带一块江诗丹顿顶级名表,西装革履,光是一身的行头至少也得上百万,端的是鲜衣怒马,典型的衣服富家公子哥儿的打扮,手拿一束玫瑰花,再配上灿烂的笑容,对小女孩儿的杀伤力可不一般。

    不过叶无双仅仅看了对方一眼,就知道这位公子哥儿是那种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家伙。印堂发黑,脚步虚浮,一看就是纵欲过度,一个都不知道节制**的家伙,能有什么本事?

    瞬间,公子哥儿就被叶无双定位成了小白脸,嗯,就是小白脸,只要是比自己帅的,就一定是小白脸!

    电梯门打开的第一时间,公子哥儿就一个箭步蹿了上来单膝跪在韩歆瑶身前,举止颇有绅士之风的将玫瑰花递给韩歆瑶,同时,变魔术般从怀里掏出一颗极为璀璨的钻戒,满脸深情的说道:“歆瑶,我爱你,嫁给我吧!”

    如果到现在为止,叶无双还不知道这位公子哥儿是个什么东西的话,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蛋了!

    敢情……自己还有情敌啊!

    叶无双双手抱胸,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不过他并不打算插手——对于暗黑议会之主来说,没有人配当他的情敌,惹毛了他,屠了便是,不存在任何竞争关系!

    韩歆瑶很显然也没有预料到这一幕,美眸中先是充满了惊愕,不过很快,这份惊愕就转变成了屈辱!没错,就是屈辱!她终究是个非常传统的女人,几乎将所有女性的忠诚全都献给了那段父亲为自己定下的婚姻,昨天,自己刚刚结婚,今天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就有男人跪下向自己求婚,那叶无双该怎么看自己?!

    仅仅一瞬间,韩歆瑶俏脸就变得一片煞白,有些无助的将目光投向了叶无双,而叶无双没有让她失望,对她露出了一个温醇的笑容。

    淡淡一笑中,却有种让人心安的味道。

    韩歆瑶读懂了叶无双的笑容,心里也有底了,当目光转向跪在自己身前的公子哥儿身上的时候,眸中闪过深深的厌恶,淡淡道:“曾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早就告诉过你,我已经有丈夫了,所以,请您别再纠缠我了。”

    “丈夫?!”

    公子哥儿根本不在意韩歆瑶的拒绝,笑容里说不出的笃定,缓缓道:“歆瑶,从高中到现在,你我已经认识整整九年了!九年之中,每次你都是用这个荒唐的借口来敷衍那些追求你的人,可你口中那位丈夫到现在为止却从来没有出现过!所以,你就不要骗我了,你口中的那个什么丈夫根本就不存在,答应我吧,我是真心爱你的!”

    “很抱歉,我没有骗你!”

    韩歆瑶轻轻摇了摇头,语气说不出的漠然:“我完全没有任何必要骗您,所以,请您自重。”

    说罢,拉起叶无双就走,只留给公子哥儿一个渐渐远去的背影。

    公子哥儿被韩歆瑶的态度也弄的有些愕然,不是因为拒绝,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已经至少被拒绝了一百次了,让他错愕的是,韩歆瑶居然会拉着一个男人走?诚如他所说,他认识韩歆瑶已经整整九年了,在这九年中,何曾见过韩歆瑶和一个男人走得如此之近过?!

    公子哥儿眼中闪过一丝郁闷,求爱不成,只能悻悻离去……

    ……

    从电梯口到自己的办公室不过短短三四十米的距离,可韩歆瑶却觉得,这是她人生中走的最漫长的路……

    公子哥儿的一番话,彻底打开了韩歆瑶这二十多年来的记忆,心中是五味杂陈。

    这段荒唐的婚姻,束缚了自己整整二十五年的时间啊!从小到大,自己都为那个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男人恪守着身为女人应当恪守的一切准则,以至于生活都开始变得扭曲了,没有朋友,没有知己,只有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徘徊……

    恨过么?恨过!恨韩笑天的狠心,为了一个和兄弟间的约定,就狠心的为自己划下一个圈子,让自己只能在这个小圈子里无助的挣扎。

    怨过么?怨过!怨韩笑天的自私,为了一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兑现的儿女婚姻,一手毁掉了自己的一生,难道,在他心里,自己这个女儿的幸福就不如和兄弟的一个承诺来的重要吗?

    反抗过么?反抗过!可是……有用吗?青春悸动时,自己也曾经尝试着踏出父亲为自己划下的那个圈子,可刚刚有所动作,就引来了韩笑天的滔天之怒,甚至将自己囚在家中反省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而这一切的起因,不过都是因为自己上课时和一个男孩子传了一张纸条罢了。

    后来,当韩歆瑶回到学校的时候,那个男孩子已经在收到韩笑天的钱和威胁后,默然转学了。

    其实……自己和那个男孩子真的没什么的,仅仅是谈得来而已,可就是这样,都遭到了韩笑天的无情打压。

    事后,韩歆瑶没有解释,因为她知道,解释根本没有任何用,偏执成性的父亲根本不会相信,而且韩笑天也习惯了让别人为了自己的一个承诺付出一生,即便这个人是他的女儿!

    渐渐的,这段荒唐的婚姻已经不光是韩笑天在维护了,就连韩歆瑶自己都开始维护这段荒唐的婚姻。习惯是种很可怕的东西,在二十多年的时光里,她已经习惯了将自己当成人妇来看待。

    从埋怨,到抵抗,在孤独中疯狂过,可在疯狂中却渐渐绝望,在这段荒唐的婚姻里,韩歆瑶仿佛历经了一个漫长的轮回!最终……她无奈的认命了。

    蓦然回首之际,韩歆瑶发现自己为了身边这个男人,已经付出了整整二十五年的时光,而且,这并不是尽头,自己这一生,也算是彻底搭在了这个男人身上!

    想通了这些,韩歆瑶突然停下了脚步,一下子拉住了叶无双,一脸认真的说道:“刚刚那个男的叫曾乐,是我高中的同学,已经纠缠我很多年了,不过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因为他是京华四大世家之一的曾家的独子,我也不好采取什么过激手段,只能听之任之!”

    虽然在电梯口的时候,叶无双已经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可韩歆瑶觉得自己有必要再次解释一番,为自己二十多年甚至一生的坚持多辩护几句,不算多此一举!

    望着眼前这个一脸倔强的女子,叶无双心中不禁轻轻叹息了一声,有对这个女子的佩服,亦有对这个可怜女子的怜悯以及一丝……淡淡的心疼。

    叶无双摸着自己的心口,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苦涩,已经记不清究竟有多长时间自己没有这种感觉了?!一年,两年,还是……五年,六年?作为暗黑议会之主,只能冷硬的活着,他甚至都不敢让自己有一丝半点儿属于人类的感情,因为有人类的感情,就代表着有致命之处!

    直到此时,叶无双才真正发现,自己这位老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自己根本就是一种人,都是那种为了自己的坚持能拼上一生的人。只不过,韩歆瑶的坚持最起码有盼出头的时候,而自己的那份坚持……似乎永远都不可能实现了!曾经年少轻狂的认为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人不能做到的,直到现实残酷的告诉自己,这个社会,有时候,黑白是分不清楚的才黯然无语!

    第一次,叶无双朝着韩歆瑶露出一个真挚的笑容,摸了摸对方的脑袋,笑道:“我知道!”

    我知道……短短三个字,信任之意显而易见!

    韩歆瑶感觉到了叶无双的信任,没有因为叶无双摸自己的头而生气,朝着叶无双嫣然一笑,没有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两人都没有察觉到,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坚冰,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消融了许多。

    经过了这么一档子事,韩歆瑶也没心情整叶无双了,不过几次欲开口,最终无奈的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一个好的理由给叶无双调换工作岗位,总不能直接告诉叶无双——在此之前,老娘真的很想把你弄成一个太监,所以把你安排到了那位暴力跟前,可是现在我又突然不想让你变成个太监了,所以你就不要去那个虎狼窝了吧?

    无奈之下,韩歆瑶选择了让自己的秘书陪叶无双去那位狂暴那里报到——叶无双啊叶无双,是我的秘书害你的,可不是我啊!

    韩歆瑶的秘书名叫王娜,是个刚刚走出校门,尚且非常单纯的小女孩儿,苏州人,身上带着南方女人特有的温婉和柔顺,当然,最让叶无双这头色狼感兴趣的,还是这妞胸前那对爆乳,叶无双目测了一下,至少都是f罩杯啊,再加上王娜的身材是那种江南女子娇小玲珑型的,不过一米六出头点儿罢了,典型的身材娇小爆乳娘啊……

    这款的,可是叶无双这种老色狼最喜欢的类型!

    于是,这一路上叶无双倒也不觉得无趣,极尽猥亵之能事的调戏这小妞,单纯的王娜哪里是叶无双这种老油子的对手?这不,还没几分钟呢,就左一句“叶大哥”,又一句“无双哥哥”的叫上了。

    而叶无双,自然是借着这个机会大吃豆腐。

    当然,吃豆腐也是分层次了,境界高深者,那是吃豆腐却不留痕迹,明明在占人家便宜,可还得让人家心甘情愿的。而勉强入流的,则是手法的问题了,以奇快的速度,刁钻而精准的角度突然发难,占到便宜以后一击即撤,随后面色如常,即便受害者仔细观察也丝毫不能察觉到半分不妥。至于那些拼着挨一耳光也要占占手头便宜的家伙,自然是一群不入流的家伙,鄙视之!

    而我们的叶老狼,自然是深喑此道,一路上是上下其手的揩油,可王娜小妹妹愣是没觉得有半分不脱,反而留下一长串银铃般的笑声。

    不多时,两人就到目的地了。

    而此时,叶无双也终于问出了那个自己担心了很久的问题:“娜娜啊,叶大哥问你个事呗?那个……我的那位上司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上司?”

    王娜皱眉想了想,突然道:“你是说苏经理吧!?”

    在得到叶无双肯定的答复后,王娜瞬间就来了精神,捂着嘴咯咯直笑:“苏经理可不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呢,平日间冷冰冰的,对抱着不轨目的靠近她的人更是从来不客气,动辄就大打出手,咱们公司已经有好几个男性员工被踢坏那里了呢……”

    我靠!

    叶无双当场就脸绿了,敢情韩歆瑶那妞就是打这主意啊!

    叶无双真的很怀疑自己的小弟弟究竟哪里得罪那婆娘了,先是新婚之夜枕下藏刀,差点儿给自己直接“斩首”了,而现在,又是把自己安排到这么个有数次太监人的案底的妞跟前,是何居心?!

    可偏偏,王娜是个直肠子,脑子不转弯,看叶无双面色数变,居然高兴的一个劲儿的拍手:“叶大哥,你的脸居然能变绿耶!好好玩!”

    叶无双顿时满脑门子黑线,看着小妞儿大眼中尽是幸灾乐祸的笑意,他很怀疑这妞是不是故意来气自己的……当下,在王娜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弹,随后敲响了门。

    “请进。”

    一道悦耳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虽然好听,可就是太冷了,即便站在门外的叶无双也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冷意,可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声音说不出的熟悉……

    推门而入,只见一名妙龄女郎正坐在窗前静静眺望这外面的明媚风光,虽是半个侧脸,却自有一番惊心动魄的美……

    只见女子纤手轻轻托着香腮,眼中流露出无限眷恋,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快乐的事情,嘴角掀起一条好看的弧线,淡着妆容,玉容白皙的没有一丝瑕疵,在阳光下泛着象牙般的柔和光晕,好看的杏眸里宛如有水波在荡漾一般,再加上一身白色连衣裙,更是将之衬托的恍如九天神女下凡一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这,就是一朵盛开在雪山上的雪莲,不染一丝尘埃,明媚,纯净!

    而叶无双,在看到女子的第一时间,就愣在了原地……

    9…9号?!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