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剽悍的叶母(大章,求收藏,求推荐~)

    韩笑天作为华夏是大财团盛世集团的创始人,麾下产业无数,家资好几十亿,这住的地方自然也不会差,在郊区有一处超级豪宅,面积都快赶得上欧美地区那些富豪的庄园了,这样的豪宅,要想在京华市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置办下来,可不是光钱就能解决的问题了,没有一定的关系,圈这么一大块儿地建筑私宅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即便是叶无双在看到这处豪宅的时候,也是忍不住惊叹自己岳父的富有,这豪宅虽然比不得自己在暗黑议会的住所,但放在中国这地方,绝对是数一数二了,比之自己曾经杀入的京华四大世家之一的李家不遑多让!

    不过,对于韩家的宅子,叶无双也仅仅是扫了一眼而已,他的目光,很快就被别墅门口一名妇女吸引了。

    妇女看上去也就是四十多岁上下,满脸慈祥,穿着非常质朴,和中国大多数居家妇女一般,腰间还围着围裙,正站在别墅门口眺望,似乎在焦急等待着什么。

    可偏偏正是妇女的那份慈祥,让叶无双感动不已。

    “妈妈,你是在等我吗?!”

    叶无双低声呢喃,眼中闪过一丝伤感,自己这一走就是八年,母亲也老了许多。犹记得,八年前的母亲秀发如云,年轻而美丽,可如今却是鬓间染血,头发半白,苍老了何止一丝半点儿?

    这八年,是因为思念儿子而染白了您的满头青丝吗?

    叶无双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思念之情,快步冲到母亲面前,“噗通”一下跪倒在母亲身边,颤抖着声音喊出了那句八年间在他梦中徘徊了无数次的称呼:“妈!”

    片刻间,叶无双脸上已是泪痕斑驳,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一切……只因未到伤心处而已!

    望着跪倒在母亲身边的叶无双,韩歆瑶脸上除了震撼还是震撼,现在的孩子……都是在父母的庇护之下长大的,有的非但不感念父母的养育之恩,还因为父母的管教而怀恨在心,她何曾见过这种催人泪下的相见场面?到此时,韩歆瑶头一次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自己的这位丈夫了。一会儿嬉皮笑脸,一会儿好色如命,一会儿又重情重义,这一切……究竟哪个才是真的你?

    叶母一愣,待看清跪倒在自己脚下的年轻人的面容后,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八年了,无双,你终于长大了!

    叶母很快将叶无双扶了起来,眼中有泪光在闪动,不过脸上却是洋溢着笑容,那份带着笑的泪,是那么的震撼,一个劲儿的抚摸着叶无双的头,轻轻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

    “嗯,无双回来了,再也不走了!”

    叶无双点了点头,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拉开自己提着的旅行包,翻找了好长时间才摸出一个非常精美的小盒子递给叶母,道:“妈,我给您带了礼物!”

    “回来就回来吧,还带什么礼物。”

    叶母摇了摇头,不过还是没有辜负儿子的一片孝心,打开了盒子。

    很快,叶母就被盒子里的东西吸引了,这是一对极为璀璨的手镯,通体都是祖母绿制成,泛着迷人的光泽,上面雕刻着一朵小小的康乃馨花,外覆黄金,金色与祖母绿的颜色浑然天成。

    望着叶母脸上开心的笑容,叶无双感到了莫大的满足。母亲啊,您可知……这对名为康乃馨之思手镯,是儿当年掠夺的一块名为“dra”的世界上最大的祖母绿宝石雕琢而成的,倾尽世界最著名的大师整整雕琢了两年的时间才成形,儿戴在身上已经整整四年时间了,每当思念您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看看,为的……就是在见到您的时候亲手给您戴上啊!

    叶无双亲手为母亲将手镯戴上,望着这对号称全世界最昂贵的手镯,满意的点了点头,本来就是承载着他对母亲思念的手镯,戴在母亲手上自然是最为合适的了。

    此时,叶母也注意到了韩歆瑶的艳羡的眼光,很显然这对手镯实在是太漂亮了,是个女人就没办法阻挡其魅力,身为人母的她自然要提醒儿子照顾老婆的感受,当即拉了拉叶无双的手,笑道:“你这臭小子,居然忘记给自己媳妇带礼物了?!”

    一语点醒梦中人。

    不管怎么说,韩歆瑶现在都是自己的老婆了,叶无双自然不会厚此薄彼,从包中摸出一个同样精巧的首饰盒递到韩歆瑶面前,一脸贱笑的说道:“老婆,呶,这个就送给你了,全当是咱俩的定情信物吧!”

    “谁稀罕!”

    韩歆瑶白眼一翻,虽然她非常不爽叶无双,但她是个传统的女人,俩人红本都领了,叶无双是她丈夫已经是无可更改的了,也就没有制止叶无双那张仍然在犯贱的嘴。

    不过当叶无双打开首饰盒的时候,韩歆瑶的卫生眼瞬间来了一个大逆转,水汪汪的剪水眸里到处都是小星星,那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花痴……

    只见,呈现在叶无双手中的,是一条璀璨无比的项链,最是那上面的吊坠,简直精巧绚丽的让人窒息!

    吊坠呈心形,比两个鸽子蛋合在一起还要大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奢华却不显俗气,高贵中自有一分清雅。

    女人就像巨龙一样,天生对这些亮晶晶的东西没有免疫力,韩歆瑶自然也不例外,此刻,她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现!

    韩歆瑶出生富贵之家,名贵珠宝不是没有见过,可却从来没有一件像叶无双手中的这件般,能如此扣动她的心扉,情绪转变之下,就连和叶无双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柔和了不少:“这……真的是送给我的吗?!”

    “当然,我的老婆。”

    叶无双面色一整,刚才的嬉皮笑脸和吊儿郎当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棱角分明的脸庞虽然说不上英俊,但却自有一番刚毅的男儿英气,眸光柔和,漆黑深邃的眸子似乎有种吞噬人心神的力量,语气亦是温柔到了极点,凝望着韩歆瑶轻声道:“这条项链除了你再没有什么人能配得上了,它就像你一般美丽,让人着迷。但愿你我之间的爱意,流转千万年亦不磨灭,纵海枯石烂、时光变迁也永不变质。”

    “来,亲爱的,我来帮你带上。”

    刚毅的面容线条,温柔的目光,轻声细语……

    这一切,不正是韩歆瑶一直所期望的男人么?

    恍惚之间,韩歆瑶似乎看到自己的王子骑着白马正朝着自己缓缓而来,鬼使神差般的,她居然乖巧的点了点头,顺从了叶无双的意思。

    “吁,总算骗到了一个一亲芳泽的机会,不枉费那件绝世珠宝了!”

    叶无双心中松了口气,当然,这话他是打死也不会说出去的,嘴角挂着一抹懒散的笑容来到韩歆瑶身后。

    呈现在叶无双面前的,是一截白皙细腻的白皙细腻的玉颈,在阳光下泛着象牙般柔和的光芒,尤其是韩歆瑶身上那如兰似麝的香味,更是让人迷醉,叶无双自然能闻得出来,这芬芳,绝对不是化妆品的,而是少女身上纯天然的体香!

    叶无双轻轻帮韩歆瑶戴上了项链,随后,忍不住将嘴唇凑过去,在对方玉颈之上留下薄薄一吻。

    脖颈之间突遭袭击,韩歆瑶顿时一个激灵,很快清醒了过来,忍不住回头一看,顿时大失所望。

    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男人哪里是什么白马王子啊?分明就是一个想吃天鹅肉的色鬼癞蛤蟆,嗯……还是那种不会掩饰自己的目的,看见天鹅就流口水的没品癞蛤蟆!

    叶无双啊叶无双,你给我编制了一个美丽的梦境,可转眼之间,又残忍的将我弄醒,你难道真的是我韩歆瑶的克星么?

    韩歆瑶是又气又恼,眸子里含着泪花,恨恨瞪了叶无双一眼,随后跑进了别墅。

    而叶无双则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他可猜不透韩歆瑶的心思,当然,最重要的是,作为暗黑议会之主的他,何曾想过自己在老婆眼里居然是只癞蛤蟆般的存在?!

    韩笑天与叶震麟此时也说说笑笑的走了过来,叶无双拉着母亲跟在俩人后面进入了别墅。

    一进门,叶无双就看到韩歆瑶此刻正在自己的奶妈李姨怀里撒娇诉说委屈,精明如他怎么可能看不出韩歆瑶对这位李姨的眷恋?那是一种近乎孺慕之情的感情,毕竟,韩歆瑶幼年丧母,这位李姨将之抚养成人,她对李姨的感情怎么可能浅呢?!

    毕竟以后还要在这个家庭中生活的,叶无双当然要给自己这位不是岳母的岳母留个好印象喽,想了想,从包裹中再次摸出一个精巧的盒子来到李姨面前,非常恭敬的说道:“您就是李姨吧?呵呵,来的时候可没少听岳父说起您,这是给您准备的一点儿的小礼物,您可别嫌弃啊!”

    “你就是叶少吧?呵呵,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干嘛?!”

    李姨是一位看上去不到四十岁的美妇人,慈眉善目,一看就是那种非常好相处的人,笑着接过了叶无双送的礼物,不过,刚到手就被韩歆瑶夺了去。

    “啊!”

    突然一声尖叫吸引了所有人目光,只见韩歆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无双送给李姨的东西,一个劲儿的喃喃自语:“女神的温柔,居然是女神的温柔……”

    “什么女神的温柔?!”

    韩笑天皱了皱眉,对自己女儿大惊小怪的做法非常不满意,不过还是说道:“你倒是仔细说说啊,跟失了魂儿似的像个什么样?!”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这女神的温柔来历如何!”

    韩歆瑶不满的看了自己父亲一眼,缓缓道:“暗黑议会之主曾穷尽天下工匠,集世间最好的玉石,一共制造了九件绝世珠宝,件件价值连城,是世所公认的最名贵的九件珠宝,这九件珠宝被世人称之为恶魔的宠爱。据说这九件首饰全都寄托了暗黑议会之主对一种感情的渴望,或亲情,或爱情!而这女神的温柔,就是其中的一件,也是唯一一件暴露在世人面前的!”

    说着,韩歆瑶从盒子里拿出一支发夹,通体碧绿,一看就是极品翡翠,淡雅而不失温婉,非常适合东方女性,上面镶着一块儿纯天然极为纯净的紫水晶,整支发夹浑然天成,漂亮到了极点。

    “不就是一块儿特殊点的石头做的嘛,有什么了不起。”

    韩笑天根本不吃珠宝这一套,不过对于暗黑之主这个人,他倒是很感兴趣,当下问道:“歆瑶,你还知道些什么关于暗黑议会之主的秘闻?”

    只是韩歆瑶除了女神的温柔,对于其他的是一问三不知。

    李姨在听到这个小小的发夹的居然价值连城之后,却是直接将之包了起来,重新递给了叶无双:“无双,你的心意李姨心领了,不过这件首饰实在是太贵重了,李姨可不能要。”

    叶无双没有接,而是笑道:“您不是说咱们是一家人嘛!既然是一家人,又有什么贵重不贵重的呢?这个发夹适合您,您收了便是!”

    “就是,也让这个色狼好好出出血!”

    韩歆瑶瞟了叶无双一眼,连忙规劝李姨,虽然父亲在一旁盯着,不能给予这头色狼**上的打击报复,不过事先给这个混蛋放放血也是好的!

    韩笑天和叶母等人也是纷纷出来劝说,李姨无奈之下只能收下了这件礼物。而此时,李姨看着叶无双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柔和了,倒不是说她贪财,而是从这件事情上看出了叶无双的性格——不在乎价值几多,只因为一个合适就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了自己,这样的男人,歆瑶跟了,以后绝对不至于受苦!

    而韩歆瑶的兴趣很显然就不止这些了,饶有兴致的看了叶无双一眼,直接问道:“喂,我说大色狼,你是怎么得到的这件首饰啊?!”

    叶无双神秘一笑,贼兮兮的说道:“因为……我就是暗黑议会之主!”

    “戚……吹牛!”

    韩歆瑶皱了皱鼻子,道:“就你这只癞皮狗,长的跟史努比似的,怎么能跟人家暗黑议会之主那种绝世男人相媲美呢?!”

    不光韩歆瑶不信,就连韩笑天等人也都笑出了声,很显然是不信,不过现在他们算是看出来了,叶无双根本就不想说,他们也就不问了。

    人就是这样,有时候你越说实话,人家越是不信!

    叶无双与叶震麟对视一眼,非常默契笑了笑,在场众人又怎么会知道,暗黑议会之主就在他们面前呢?不过,这件事情还是不让人知道的好。暗黑议会之主虽然是世界上最尊贵的男人,凌驾众生之上,却也是一个引发暴风的中心,韩家父女包括叶无双的母亲,还是不知道的要好!

    此时,已经到了晚饭时分,叶母与李姨早就收拾好饭菜了,几人闲说了一会儿便来到了饭桌上。

    叶震麟和韩笑天本来就有过命的交情,曾经同是袍泽,在越战战场上出生入死,并肩作战,也是在那个时候,两人给叶无双个韩歆瑶定下了婚事。如今,两人结为亲家,亲上加亲,自然是非常高兴。

    因此,这个简单的“家庭婚礼”倒也热闹,一直吃喝到深夜众人才散去,韩笑天喝了个酩酊大醉,这才被司机带回了住所——韩笑天近些年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退隐二线,一直都在京华周边的一个小村庄里调养身体,因此,并没有住在这里。

    酒已喝罢,宴也散去,叶无双径自来到阳台,点燃一支烟,默默等自己的父亲,两人自从见面以后从未谈及其他,也是时候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了。

    果然,待叶无双一支烟抽完的时候,叶震麟就来了,精神抖擞,哪里还有刚才大醉的模样?

    父子两人相互对视,均是沉默不言,此时,他们不再是父子,一个是暗黑议会之主,另一个,则是共和国上将!

    沉默了良久,叶无双缓缓道:“说说吧,我想知道上面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上面?对于你来说,他们似乎说不成是上面吧?!”

    叶震麟苦笑一声,突然面容一整,道:“很简单,暗黑议会之主来到中国,本应以国宾之礼相待,不过碍于暗黑议会之主的目的,他们就不来打扰了,如果有什么需要之处,愿尽力协助!”

    “果然是很丰厚的条件!”

    叶无双冷笑一声,有些寂寥的望着天空中的冷月。

    曾经,他为了这个国家献出了少年和青春,只要国家和民族有需要,他愿撒尽一腔热血。

    如今,他站在世界之巅,命运居然让他和祖国站在了一个交易的位置上。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血仍未冷,仍愿为这个国家和民族撒尽最后第一热血,他仍然挚爱着自己的祖国,只可惜,若想报国,已是无门,身份不允啊!

    叶无双突然感到一阵意兴阑珊,蔚然一叹,缓缓道:“替我感谢上面,同时也帮我转达一个信息,若祖国有需要,黑暗议会当倾尽全力协助!”

    “很好,你果然没有让失望。”

    叶震麟眼中闪过一丝欣慰,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拂衣而去。说实话,他讨厌这种和自己儿子如同政客般谈话的气氛!

    叶震麟刚走,身后顿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叶无双回头一看,却见是自己的母亲,眼中闪过一丝柔情,和声道:“妈,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有休息?”

    “还不是拜你那个混帐父亲所赐?!”

    叶母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非要今天连夜回家,你刚回来,就把你留在了韩家,真是的……妈怎么能在走之前不来看你一眼啊!”

    叶无双心头一阵感动,轻声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反正都是在京华,只要您想我,我什么时候都能去看您啊!”

    “也对!”

    叶母点了点头,笑道:“洞房花烛夜的,你也别在这儿傻站着了,赶快去你媳妇那里啊,多大人了,难道还得让妈督促?!”

    随即将一个小瓶塞到了叶无双手中,道:“用点这个!呵呵……妈还指望着赶紧抱孙子呢,你可得加把劲儿啊!”

    言罢,转身就走了,只留下一连串有些龌龊的笑声。

    叶无双不解,拿出那个小瓶一看——靠,杜蕾斯pla!

    熟悉各种药物的叶无双自然知道这是一种春药,不过并不烈,属于夫妻间助兴的那种,用多了也无大碍。

    老妈居然指使自己给儿媳妇下春药?!

    叶无双摇头苦笑……还真是一个剽悍的老妈啊!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