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这就是缘分?

    下午三点,飞机终于如期抵达京华市。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叶无双嘴角噙着一丝懒散的笑意缓缓走出机场,这一路上,有那么个脾气暴躁的美女调戏,不得不说,实在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熟悉的建筑物,熟悉的人群,熟悉的语言……

    望着这阔别了足足八年的景象,叶无双终于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澎湃,振臂高呼:“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一声高呼,惹来四面八方一大片白眼,所有人几乎都在传达同一个讯息——妈的,刚下飞机就碰到个神经病,晦气!

    叶无双对路人的目光不管不顾,这么一发泄,心中的激动平息了不少,随后朝着一个方向走去,纵四周人山人海,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站在百米外的那位老人——叶震麟,中国陆军上将,也是他阔别了八年的父亲!

    在叶震麟身边站着一位同样鬓间染雪透幽,却气势不凡的老者,叶无双知道,这位应该就是韩笑天了,自己父亲的结拜兄弟,华夏十大财团之一的盛世集团的创始人,也是自己那为尚未谋面的便宜老婆他爹!

    两位在当今华夏权势滔天的老者被一大堆全副武装的士兵环绕,这么大的架势,就算是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望着那位虽然苍老,但却腰板从未弯曲过的老者,饶是叶无双心志坚定,也禁不住一阵酸楚。

    八年了,整整八年了!

    多少次辗转难眠,脑海中浮现的是你和母亲慈爱的面容?

    多少次生死挣扎,恍惚间看到的是你和母亲鼓励的微笑?

    儿不孝,不能一直侍奉在您身边!

    这些年……您一切可还安好?!

    叶无双强忍着心中的酸楚,缓缓走到叶震麟身旁,在一大群士兵戒备的眼神中,直直望着叶震麟头上多出许多的银丝,纵然已经竭力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可话到嘴边仍是变成了颤音:“爸爸!”

    叶震麟亦在凝视着叶无双,这一刻,父子之间虽有千言万语,最终化成淡淡两句:“你长大了,回来就好!”

    叶震麟面色看起来虽然平静,但眼中的欣慰却是如何都掩饰不住的,一下将叶无双拉到自己身旁,指着一旁的韩笑天,道:“这是你韩伯父,呵呵……他来咱家那会儿的时候,你才几岁,一转眼就将近二十多年了,你应该都不认识他了吧?”

    叶无双含蓄一笑,父亲的问题自己实在不好回答,索性也就避开了,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韩伯父好。”

    “好,好!哈哈,一转眼这小子都这么大了,健壮的跟个小牛犊子似的,有你父亲当年的风范啊!”

    韩笑天上下打量着叶无双,是越看越满意,一个劲儿的点着头,随即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叶震麟,笑道:“我说大哥,咱俩都快成亲家了,你怎么还让无双喊我伯父?!”

    叶无双翻了翻白眼,对这个自来熟的便宜岳父彻底无奈了,咱现在连你女儿是美是丑都不知道呢,就想让咱喊爹?门都没有!你女儿要是个丑八怪的话,这一声爹喊出去那可就连半点儿转还的余地都没有了!

    所幸,两位老人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较真,和叶无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过了约莫十分钟的时间,一名亭亭玉立的女子在几名穿着黑西服很明显是保镖的大汉带领下来到了叶震麟等人身旁……

    “歆瑶啊,你可算是到了!”

    叶震麟似乎女子很熟,热情的和女子打了一声招呼后,一把将正在和韩笑天聊天、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情况的叶无双拽了过来,一脸慈爱的介绍道:“无双,这是歆瑶,也是你的未婚妻,呵呵,今后你们两个可要好好相处啊!”

    韩歆瑶与叶无双此时也注意到了对方的存在,几乎在同一时间陷入雷击状态中……

    “怎么会是你这个*贼?!”

    “我靠,太巧了吧?!!”

    俩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惊叫出声,分贝之高,振聋发聩!

    叶无双惊愕的同时,心中却不由松了一口气,如果未婚妻是这女人的话,还总算没亏本……天知道,叶无双在回中国之前是多么的矛盾,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在内心深处对自己那位未婚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其实也难怪,人类在面对未知的时候,总是会下意识的将未知存在想象成是择人而噬的怪兽,叶无双也是个人,自然也有这个毛病。自从接到自己父亲的那张小纸条后,叶无双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梦到自己的那位未婚妻。当然,梦里的那位可没韩歆瑶这么倾国倾城,怎么说呢,嗯……就是如花的翻版!

    对于叶无双来说,这绝对是个可怕的噩梦,以至于最近几天内,脑海中总是有这么一幅画面挥之不去——自己那位如花款的未婚妻一边抠着鼻孔,一边抿着血盆大口,捏出一副娇滴滴的嗓音朝着自己喊“相公,来嘛……”。

    如果不是害怕自己那位狂暴父亲抄着大刀追杀到暗黑议会找自己的话,叶无双是打死也不想回这个国!如今,韩歆瑶比他梦中那位好看了何止千万倍啊?两相对比之下,叶无双居然产生这么一种心理——或许娶了这婆娘也不错,虽然暴力了点,脾气也不怎么好,但好歹也是个绝色美人啊!最起码比梦中出现的那位好多了,不用担心牵个手都粘一巴掌的鼻屎……

    而韩歆瑶就没有没有那么好了,惊讶过后,痛苦的捂上了自己光洁的额头。

    她是个非常传统的女人,从小到大,自己的父亲一直都在告诫自己已经有丈夫了,所以根本就没和其他男人接触过,整个人的脑子里面也只剩下了那位素未谋面的丈夫。完全可以这么说,自己青春期的悸动完全都是在对自己那位未婚夫的幻想中度过的!少女时期,她曾想过自己的丈夫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也曾经想过自己的丈夫会骑着白马来迎娶自己。虽然这些年经历了社会的艰难后,让她放弃了曾经的幻想,可再不济,自己的男人也总该是个正直的人吧?

    而眼前的叶无双,满足么?

    想象和现实的差距太大,让韩歆瑶俏脸有些发白。想到叶无双在飞机上调戏自己时候的贱笑,韩歆瑶就感觉像是吃了一只大大的绿头苍蝇,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别提多恶心了!

    望着一对青年男女脸上表情各异,叶震麟和韩笑天同时笑出了声,叶震麟更是一手拉起韩歆瑶,一手拉起叶无双,一脸慈爱的说道:“原来你们两个认识啊?这可真是缘分!呵呵,我还担心你们两个因为生疏放不开呢,这下可好了!”

    “放开,哪能放不开呢?!”

    叶无双嘿嘿一笑,看了韩歆瑶一眼,饶有深意的说道:“确实是很有缘分啊!”

    相比于叶无双的得意,韩歆瑶的态度就要低沉很多了,沉默了许久,似乎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贝齿轻咬红唇,缓缓抽出了被叶震麟拉着的手,默默走到的韩笑天身旁,突然道:“爸爸,我不嫁!”

    韩笑天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有些震惊的望了女儿一眼,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嫁!”

    韩歆瑶抬起了俏脸,与父亲对视着,缓缓道:“我不嫁这个色狼!”

    “放屁!”

    韩笑天剑眉倒竖,毫无征兆的就爆发了,指着女儿咆哮道:“婚姻之事,父母之言,岂是你说不嫁就不嫁的?今天,你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一会儿你就和无双去办理手续去,否则,老子不认你这个不肖的东西!”

    叶无双望着刚刚还和颜悦色如今却满脸怒意的岳父,有些同情的看了韩歆瑶一眼,很显然,自己这位岳父也是个炮仗脾气,一点就着,简直和自己那位狂暴老爸一个样!想当初,自己可没少因为一句错话就被老爹吊起来抽,所以,在这一刻,他突然有些理解韩歆瑶了。

    望着美人泫然若泣的模样,叶无双有些看不下去了,谁叫自己心软呢?拉了拉岳父的袖子,笑道:“岳父,您就别生气了,歆瑶她可能也是没准备好,所以才说了错话的,过会儿她自己会想明白的!”

    叶无双不说还好,他这么一往出站,韩歆瑶顿时就不痛快了,几乎是指着叶无双的鼻子骂道:“你少要给我假惺惺的……”

    “你说啥?!”

    韩歆瑶话还没说完呢,就被韩笑天一眼给瞪了回去,站在一旁满脸委屈的盯着叶无双,那眼神,要多渗人有多渗人……

    叶震麟这个时候也站了出来,拍了拍韩笑天的肩膀,道:“行了,二弟你就少说两句,人家年轻人闹矛盾,你激动个什么劲儿?!”

    韩笑天一生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是老爹都未必能管得住,可独独就佩服自己的这位大哥,叶震麟一开口,顿时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搓了搓手,笑道:“大哥,这丫头脾气倔,实在不好意思啊!对了,你看咱们今天就让俩年轻人去登记了吧?!反正咱们俩都是戎马出身,就不讲究那些俗礼了!”

    “我是无所谓。”

    叶震麟耸了耸肩膀,道:“还是看看两个孩子的意思吧!”

    “也好!”

    韩笑天直接将自己女儿无视了,将目光投向叶无双,笑着问道:“无双啊,这事你看怎么样?!”

    “啊?!”

    叶无双脸上那一副小人得志的贱笑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棱角分明的脸上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是挤出两团红晕,两根因为常年使用武器而指关节*的粗糙食指搅在一起,那模样,像极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害羞少年,弱弱的说道:“听凭岳父您的决定吧……”

    韩笑天一愣,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喉结急速滚动,显然老人家恶心的不轻,不过依然强笑道:“那么就这么定了,今天就先把这名分确定了吧!”

    望着叶无双的这副面孔,叶震麟微微皱起了眉头。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叶无双的刚烈,叶震麟深有体会,要不然,八年前叶无双就不会舍得一身剐,悍然冲入是京华四大豪门之一的李家大开杀戒。

    只是,如今的叶无双为什么变得如此吊儿郎当,喜欢胡闹?!

    无双啊无双,八年的时间,你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连性格都会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