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引子:暗黑帝国的崛起

    2005年秋,九月,中国,d市,南部一处断崖。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断崖下警笛长鸣,整个d市的警员几乎全部出动了,此刻正在这里控制着现场。而京华军区出动的整整一个整编师团则将这座断崖包围了个水泄不通,到处可见全副武装的士兵,杀气四溢的架势让人隔着老远就遍体生寒!

    师长此刻虽然看起来非常镇定,可心里却是一点儿底都没有,而这一切,全部都因为他们所包围的那个人。

    没错,就是一个人,一个仅仅十七岁的少年郎,愣是让他这个周围有过万雄兵保护的师长感觉到不安!

    耐心等待之中,师长脑海中不断回放着七个小时前自己看到的关于这个少年的资料,如果非要他说什么的话,那他只能说——这是一个传奇人物!

    叶无双,代号1号,现年十七岁,服役于中国异能组,满门忠烈,一家老小全部都是在役军人,各个身兼要职,是个不折不扣的红三代。因为是千古难得一见的狂战士体质,在八岁时被选入中国异能组,十岁开始执行任务,迄今为止,身经大小百余战,杀敌过千,死在他手上的国外异能者数不胜数,是整个异能组的种子。

    就是这样一个少年英雄,在三个月前悍然叛国,因不明原因狂性大发,一夜之间不光将整个京华市的城管局屠戮一空,更是倒提长锋杀入京华四大世家之一的李家,将李家的三位公子全部斩首后从容而去,背着叛国罪逃亡三个月后,最终被堵在了这里!

    师长想着这个少年郎的经历,就不由感到一阵头疼!他怎么说现在也算是身居高位了,对于很多隐秘已经有一些了解了,对于异能者这个游离在社会之外,却有着强大破坏力的神秘团体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尤其是大名鼎鼎的狂战士,更是了解甚多!

    这个肉身可怕到极致,就是现代的子弹大炮也不能伤到的独特血脉,纵观古今中外,算上叶无双,也不过仅仅有三个而已,几乎各个都有万夫不当之勇!说个大家耳熟能详的人吧——李元霸,那个隋唐乱世中最可怕的蛮牛,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狂战士,现在知道狂战士有多么可怕了吧?

    而李元霸不过是一个血脉还没有在战斗中激活的狂战士,和血脉已经沸腾的叶无双相比,那简直就是天上地下之别,就算是十个李元霸都未必能赶得上叶无双!

    面对着这样一个敌人,你说师长可能不头疼么?!纵然身边有雄兵过万,他还真没足够的信心能留下叶无双!

    “希望那群异能组的人能‘清理门户’吧!”

    师长心中默默叹息一声,说实话,还真为那个少年英雄可惜,别的不说,光是对方身上背着的那些赫赫战功就足以赢得他这个军人的敬意!

    ……

    断崖上,此时却是剑拔弩张!

    一共八名年轻人呈半圆形将一个少年包围在一起,少年已经被*的退无可退了,在他身后不足两步的地方,就是万丈深渊!

    少年看起来最多也不过十七八岁,一米七的身高和他身边的同伴比起来显得是那样的瘦弱,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少年居然就是杀的整个京华震动的狂战士叶无双!

    此时的叶无双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身上的白色唐装上血迹斑驳,碎发微微遮住的眸子红光四射——那是一双如血的眸子,恍如倒映出了修罗地狱,光是看上一眼就让人胆寒!

    “停下吧,1号,你已经杀了够多的人了,难道那么多人的生命还不能平息你的怒火吗?!”

    八名年轻人中走出了一个女子,看上去也就是十**岁,身材修长,鹅蛋脸,柳叶眉,美的让人窒息,不过此刻她却俏脸苍白,两行清泪宛如断了线的珠子不断滚落。

    叶无双缓缓抬起了脑袋,静静凝视着这名女子,可怕的眸光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温柔了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不过却没有回答对方,而是缓缓扫视了周围八人一眼,嘴角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意,嘶哑着声音问道:“昔日战友,难道真的要刀兵相见吗?!”

    “无双,你知道我们的规矩的!”

    一名高大的年轻人走了出来,剑眉英挺,国字脸,说不出的英武,缓缓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坏了规矩,纵然我们是兄弟,也要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

    叶无双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突然仰天狂笑了起来,笑声说不出的悲凉,宛如夜枭的哭泣,待得笑罢,面色转冷,轻声问道:“2号,你觉得凭你们八个能留得下我吗?!”

    “留不下!”

    高大的年轻人面无表情的耸了耸肩膀说道:“可这是规矩,留不下也得上,死在你手里对我们这种人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叶无双没有说什么,垂下了脑袋。夜色朦胧,谁也看不清他的面色,更加无从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过了足足将近十分钟的时间,他的声音才从黑暗的角落传了过来,言语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2号,你觉得……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对吗?”

    2号想都没想就直接答道:“当然是对的,我们为国而战,是大丈夫的作为!”

    “可是我们的守护有用吗?!”

    叶无双的语调突然拔高,一个劲儿的摇头:“没有人民的国家,哪能称之为国家?我们与其守护国家,还不如去守护人民!”

    2号挠了挠头,有些迷糊的说道:“那不都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

    叶无双笑了,笑的有些苦涩,轻轻说道:“这些年,我们南征北战,驱逐外敌,可百姓真的好过了吗?以前,我也和你一样觉得守护了国家就等于守护了人民,没有外患百姓一定过的很安宁、很幸福,可自从我亲眼目睹了那群垃圾是如何欺负百姓后,我才发现,这些年老子的血他妈白流了!”

    说到最后,叶无双甚至已经是近乎咆哮了,怒瞪双眸,一双血红的眸子里杀机盎然,单薄的身躯居然爆发出了可怕的气势:“驱得尽的外寇,杀不完的内贼!我空有一身本事,却不能为百姓讨个公道,这样的本事,要之何用?!”

    言罢,叶无双轻轻闭上了眼睛,眸中滑落两行泪,那是对过去的一种告别,从今日起,自己就不再是共和国的战士了,有些意兴阑珊的叹道:“只恨没能杀光那群杂种……”

    驱得尽的外寇,杀不完的内贼!

    一番话,振聋发聩!

    周围八人从小到大何曾听过这种理论?一个个目瞪口呆,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在这一刻,他们突然有些佩服起叶无双的所作所为来了,最起码,叶无双敢怒而拔剑,为公道而战,他们却不敢!

    就在众人被叶无双的话所震撼之际,谁也没有注意到,叶无双再次轻轻向后退了一小步,只差一步,便会坠落深渊!

    叶无双站稳后,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将目光投向先前那名女子,在对方错愕中轻轻说道:“九号,你性格柔弱,并不适合干这一行,我走后,你退伍去求一份安稳的生活吧!”

    九号本能的感到了一丝不妙,不过从10岁起,她就开始听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男孩儿的话,习惯性的点了点头。

    叶无双这才露出了笑容,再次将目光转移到2号的脸上,笑道:“你是我的兄弟,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过,以前是,现在也是!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会将战刀指向自己的兄弟,所以……我是不会和你动手的!再见了,我的兄弟!”

    直到此时,最懂叶无双的九号才终于明白叶无双要干什么,不要命的冲向叶无双。

    “不要!”

    只可惜,数十步距离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人间与黄泉的间隔!任由她如何努力的去追赶,仍然没有在叶无双纵身跃下断崖那一刻抓住叶无双的手,临别一眼,她只看到了叶无双脸上那无怨无悔的笑容,以及那双已经回复清明,充满怜惜的眸子……

    一瞬间,九号似乎被抽干了身体中的所有力量,一下子软到在了地上,任由断崖上的冷风吹散满头青丝,整个人憔悴的可怕,喃喃自语道:“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爱你!”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等二号反应过来的时候,断崖上已经是空荡荡的了,下一刻,他的眼就红了,睚眦欲裂,多少次生死间徘徊时都没有颤抖的他在这一刻终于躺落两行男儿泪!

    周围其他人也是心有戚戚,没有太多的交流,几乎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默默抬起手对着叶无双跃下断崖的地方敬了一个军礼!无论叶无双的做法是对是错,对于他们来说,比他们早入伍的叶无双都是他们的老大哥,对他们照顾有加,他们当中的每个人都曾经在战场上被叶无双救过,他们都欠着叶无双一条命,叶无双当得起他们这个军礼!

    ……

    三个月后,一个代号“猎杀者”的东方少年突然在非洲崛起,能力搏雄狮,生裂虎豹,很快以勇武征服了非洲当地的土著部落,被近百个大小土著部落尊为“百族勇士”,百族所属矿产等皆为其私人财产。随后“猎杀者”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一举平定了非洲的诸多军阀,坐拥近十万精锐之军,庞大的军事力量在非洲首屈一指。

    200年,刚刚称霸非洲的“猎杀者”在奥运会举行期间建立暗黑议会,并挺进欧洲。

    2010年,以杰诺维斯为首的意大利五大黑手党组织率先归附“猎杀者”,随后,猎杀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统欧洲地下世界。

    2011年,“猎杀者”的铁蹄并没有因为征服欧洲地下世界而停止,在休养生息一年后,进军美洲。

    2012年,仅仅用了将近一年时间,“猎杀者”就将美洲地下世界完全置于其统治之下。

    至此,西方地下世界落入暗黑议会的统治下,“猎杀者”终于在这个时候停下了征伐的脚步,持续了数年的动乱终于结束,而“猎杀者”本人更是成为世界上最尊贵的男人,外界多有传言——猎杀者的势力绝不仅仅止步于地下世界,很有可能已经从幕后掌控了数个国家!

    对于“猎杀者”的议论,在近几年的国际上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而让人们无奈的是,所有人都体会到了“猎杀者”极其麾下暗黑议会的恐怖,却对于“猎杀者”本人一无所知,只知道这是一个来自于古老而神秘的中国的男人,同时也是一位传奇狂战士,当然,后一点只有一些国家和政府才知道。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