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鼎之轻重,莫问

    “杀!杀!杀!”

    整个圣城梵蒂冈内,喊杀声连天!

    足足有三万议会武士冲杀了进来!

    全都是一身布衣,倒提一口妖刀,几乎是见人就砍!

    这一刻,他们心中没有任何怜悯可言,更不管圣城之内的人是不是穿着信徒的长袍,只要不是自己人,重要是出现在了这圣城梵蒂冈里,只要是被他们撞上,必杀之!

    原本,圣城梵蒂冈之内还是有一千教皇卫队的,可惜,面对着几十万敌人,这些教皇卫队里的士兵早就没有半点战斗的**了,几乎是在他们的神坦然承认自己不敌叶无双的时候,就已经放弃抵抗了,开始狼狈逃窜。

    一支曾经被教皇吹成花的部队,就这么缴械投降了!

    格列高利曾经当着全世界的人放出狂言——他们的教皇卫队,是这个世界上最精锐的部队,有着对神近乎狂热的信仰,随时可以为了神去面对死亡,作战意志坚定,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在人数相等的情况下,可以正面对抗世界上的各个军事强国的任何一支王牌部队!

    这就是格列高利曾经放出的狂言!

    然而,当议会的武士真正对上这支部队的时候,格列高利的叫嚣一瞬间破灭!

    简直就是一触即溃,简直就是沙子堆成的部队!

    这个时候,议会武士拿着的,只是自己的腰刀,可这些教皇卫队拿着的,是枪!

    但从始至终,教皇卫队的士兵甚至都没放一枪,掉头就跑!

    然后,就出现了非常可笑的一幕,一个手里拿着短刀的议会武士,竟然在兜着两个手拿自动步枪的教皇卫队士兵的屁股追杀!

    很可笑,但它就是这么发生了!

    这可笑的一幕,即便是在战争结束以后的好几十年里,人们的议论也从来没有停止过!

    最起码,好多军事学家在研读过这场战争后,竟然给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这场战争的失败,简直就是教会灭亡的缩影!

    这些后世的军事学家在经过研究之后,非常肯定如果战败的不是教会而是暗黑议会,哪怕最后教会的圣战军打进了奇迹之城,奇迹之城的卫队也断然不会放弃抵抗,一定会战斗到死,即便所有人阵亡,也会拉上十倍以上的敌人垫背!

    这就是教会和暗黑议会的区别!

    教会信徒的信仰,早就已经不再纯粹,或者说,教会的教义早就被这个现实的世界淘汰了,愿意为它战斗到死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或者说,自从那批最后的圣战者被杀死在圣城梵蒂冈之下后,整个教会,大概也只有那些异端裁判所的裁决者最忠诚了!

    可是没用,当这些裁决者冲出来以后,甚至还不曾发挥他们的力量,就被一大堆议会高手蜂拥而上直接斩杀。

    这些高手,可全都是在教会的神的攻击中幸存下来的高手,全都是万中无一的人,最起码也走到了异能者的巅峰!几乎是合力一击,就将那些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裁决者尽数击毙!

    整个圣城,在哭泣。

    兵戈百转,几乎所有人都被屠戮一空,足足有十一个红衣大主教被摁的跪倒在地,然后被斩掉了头颅。

    或许,唯一没有被兵祸所践踏的,也就只有圣彼得大教堂的主教堂了。

    就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一样,没有人靠近那里一步。

    直到,整个圣城里所有活物都变成尸体的时候,议会武士才终于停下了,一个个满脸是血,然后将目光投向了圣彼得大教堂。

    索罗斯·门罗,阿丽莎,九纹龙,凯恩!

    象征着铁王座下最强权利的四个人,同时踏出一步,然后拔出了战刀,直指圣彼得大教堂。

    “吼啊!”

    然后,欢呼声排山倒海!

    “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阿丽莎看着那金碧辉煌的大教堂,眼中闪烁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神色,轻声道:“从魁……不,应该是我们的王在欧洲树立起暗黑议会的大旗的时候,这场战争就开始了,我一直都在盼望着有一天能正大光明的走入这圣城梵蒂冈,做梦都想!如今,总算实现了。”

    “是啊……”

    凯恩点头,道:“我原以为,怕是我这一生都不可能有机会看到议会雄师平定教会的那一天了,没想到,终于还是等到了。”

    九纹龙和索罗斯两人很霸气,根本没有过多感慨,直接就迈开步子朝那教堂走了过去,在三万名将这里包围的议会武士的注视下,轰隆一脚就将门给踹开了。

    圣堂之中,空空荡荡的,巨大的耶稣受难像下,只有一个一身盛装的老人站着。

    这老者,不是格列高利十六世又是谁?

    一身白色长袍,头戴教皇冠,手里拿着权杖,说不出的雍容华贵!

    这一身装束,是他在当初加冕的时候穿的,一转眼,到如今已是二十个春秋。

    只是,打死他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是末代教皇!

    格列高利十六世就这么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脸上无喜无悲,就这么平和的看着眼前忽然闯进来的暴徒,轻声道:“你们来了?”

    “嗯。”

    九纹龙点头,用英语说道:“来取你首级,告慰在战争中死去的兄弟的在天英魂!”

    “可是,你们真的赢了吗?”

    格列高利睁开了眼睛,道:“我不信我们教会传承了这么多年,到最后真的会香火断绝,哪怕圣城不存在了,我们的教义已经传开了,我们一直都存在于无形的阴影中,永远不会灭亡。”

    “可怜虫!”

    九纹龙撇了撇嘴,道:“你们的教义已经不适合现在这个时代,你们的神拯救不了世人,你们……气数已尽!”

    语落,大步走过去就要抓教皇。

    却不料,格列高利竟然一闪身躲过去了,冷冷看着九纹龙,喝道:“教皇的威严不容你们亵渎,我自己会走!”

    一直都在冷眼看着这一切的索罗斯终于开口了,眉毛挑起,就说了俩字:“装比?”

    然后,手里的刀“嗖”的就朝格列高利射了过去,一道银光一闪而逝。

    “叮”一声,竟然直接打掉了教皇头上的皇冠,吓的格列高利出了一身冷汗!

    紧接着,索罗斯大步朝格列高利走了过去!

    “请尊重你们的敌人!”

    格列高利怒吼了起来:“我,桑巴特鲁姆·阿尔贝托·卡佩拉里,是教会的教宗,也是叶无双的敌人,作为一个伟大的武士,对我这个敌人的尊敬是最起码的品德!”

    话还没说完,就被索罗斯“嘭”的一拳打在腹腔上击倒在地。

    “你这样阴险卑鄙的敌人,不配得到我的尊敬!”

    索罗斯冷冷说了一句,然后一把扯住格列高利的头发就将之拖到了教堂门口,一轮胳膊,就将老头子抛到了下方的武士人群中,吼道:“给我打死他!”

    然后,所有武士一拥而上,你一拳,我一脚的狂揍了起来,只听得惨叫声在广场上飘荡着。

    九纹龙苦笑着看了索罗斯一眼,道:“你太粗鲁了,不该这么对待一个老人的。”

    “教会就像这个迟暮的老人一样,生命是时候结束了。”

    索罗斯耸了耸肩,再看圣城的时候时,那感觉……挺爽!

    因为,这里再没任何一个敌人了!

    (明天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