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弹剑作歌,披挂上阵

    一夜缠绵,无话。

    第二日,日上三竿时,叶无双终于起床,挣扎着从粉臂**之间站了起来,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女人们,唇角渐渐泛起一丝浅浅的微笑,然后,不动声色的走向旁边的衣架,拿起衣衫为自己的轻轻套上。

    是一套华夏古典练功服,白色内衫,黑色外套,一字扣!

    作为一个武者,一个八极拳集大成者,一个将武学演绎到淋漓尽致的大宗师,没有人比叶无双更加清楚华夏的这种传统服饰对于武者的好处。

    华夏的武学是内敛的,很含蓄,发源于战争,却把杀机藏起来了,动如绷弓,发若炸雷!

    而这种衣服,简直天生就是为武者量身打造的。

    所以,即便是样子难看了些,叶无双也还是喜欢穿这样的衣服,对于他来说,征战了一生,生活中的一切几乎时时刻刻都为杀伐准备着!

    扣子,一道道扣上!

    从始至终,叶无双的面色都很平静。

    那是因为……没人知道他心中的恨!

    一觉初醒,当他冲破桎梏,再上一层的时候,睁眼时,看到的是自己的因果!

    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战争爆发了!

    议会的信徒在流血,忠诚于他的武士在惨叫……

    然后,战争胜利了。

    可是,教会的神却出手了!

    一口气,杀死十几万议会武士!

    再然后,议会的高手喋血而战……

    当看到自己的父亲提着刀身染鲜血冲向圣城的城门……

    当看到自己的儿子一次次噬怒而狂,一次次攀向狂化的巅峰……

    当看到二愣子点燃生命的潜力,不断召唤星辰之力轰击梵蒂冈的时候……

    没有人知道那个时候叶无双心中的滋味!

    然后……他在自己的精神世界斩了自己一刀,切断了走向神的道路,堕落成魔!

    成神,可接受四方朝拜,成魔,注定会使用力量为非作歹,背负一身骂名。

    但他还是保留下了自己的感情,只想记住这仇恨!

    忽然,两双细腻的手轻轻抚上了叶无双的肩膀。

    叶无双回头,看到的是两张带着柔和笑容的倾城容颜!

    赫然是……秦歌和姬娜,两个女人一左一右,几乎同时悄无声息的就出现在了他身边。

    她们,什么也不说,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叶无双,眸光很柔和。

    至此,叶无双却发现,众女竟然全都已经起床了,都在看着他。

    沉默良久,叶无双脸上终于挤出一丝笑容,道:“昨晚睡的那么晚,不再睡会儿了?”

    “知道你会悄无声息的走,所以睡不着。”

    秦歌轻声一叹,抚摸着叶无双的头发,过了很久,忽然轻声一笑:“你总是这样,就像你回欧洲的时候,从来不肯告诉我们你的难处。”

    叶无双一时无言以对!

    “让我们替你穿衣吧。”

    姬娜叹了口气,转过身子,轻轻为叶无双扣着胸前的纽扣。

    众女也全都围了上来,擦脸,刷牙,为叶无双梳理头发……

    她们都做的很仔细,也很细心,一直帮着叶无双打点好后,才轻轻退开了。

    此时的叶无双,器宇轩昂,最起码,这一刻他的精神状态,是他这辈子最饱满的时候!

    后然,毫无征兆的,众女流下了眼泪。

    爱丽丝昂首:“请让我跟你去吧,石中剑修复了,我还能战!”

    “这是我一个人的战争,神战,你们无法插手。”

    叶无双笑了笑,一个个的为女人们轻轻擦拭眼泪:“你们就在这奇迹之城大殿等我就好,等我凯旋归来,这人间再没敌人,大概咱们就能过几天安稳日子了。”

    韩歆瑶忽然紧紧抱住了叶无双,虽然男人已经在为她擦拭眼泪,可就是怎么都止不住,转眼间泪水就已经打湿了男人的衣襟:“你有把握吗?如果没有的话就算了吧,这天下咱们不要了,反正只要你在,那教会的神邸也没法在继续迫害咱们,这天下咱们不去争了难道还不行吗?安安稳稳的过日子难道不好吗?”

    其实,这话说出口以后,几乎所有女人都是一阵心动,满脸希冀的看着叶无双。

    教会的神……真的是太强大了!

    这些天她们几乎是有目共睹的!

    暗黑议会集结所有高手前去攻打,最后落得个丢盔弃甲的结局,只逃回了一些巅峰异能者!

    一直都在损失、流血!

    她们真的是怕了!

    如果叶无双也战死了,她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人生了!

    叶无双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双眼出神的望着窗外,缓缓吐出了五个词:“忠诚、责任、荣耀、勇气!”

    不多,只有四个词。

    众女无言!

    这是一个男人最基本应该具有的素质!

    这是叶无双对他兄弟的忠诚,对那些战死者的责任,还有对议会荣耀的维护以及对困难的勇气!

    然后,韩歆瑶轻轻放开了手,摇头涩声道:“战争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太多,最起码,改变了太多,我没法再像以前一样用眼泪留下你。好吧……你去,我不拦着!”

    叶无双嘴角掀起了笑容,轻声道:“放心吧,我早已无敌于天下。”

    然后,他拥抱了每一个女人,并且,轻轻摘下了每一个女人头上一缕青丝,并将之拧在一起,轻轻绑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叶无双的扬起了手,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千丝结在这里绑着我,我不会离开你们,它就是你们,你们始终与我同在!”

    然后,叶无双转身离开了。

    走的很痛快。甚至都没有回头。

    这一次,叶无双没有带刀,走到他这个地步,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是最尖锐的杀伐武器。龙牙已经是他留给儿子的礼物,那蕴含着他快刀一样的意志和对儿子的期盼!

    一步踏出,天穹中,云卷云舒,而后,竟然化作一道大龙盘旋在叶无双的头顶。

    更加诡异的是,他浑身上下竟然缭绕着黑气!

    不错,就是黑色的气雾!

    怨气、怒气、恨意!

    总之,一切的负面情绪都加在其身,可叶无双却带着一抹诡异的灿烂笑容。

    下刻,一闪身,等再出现的时候,人已经在大殿前。

    广场里,议会的武士一个个东倒西歪,昨夜饮酒后,竟然席地而眠。

    “议会的勇士们,与我去讨债!”

    叶无双一声怒吼,宛如九天炸雷,天穹中那条大龙更是呈现出一种咆哮状!

    “嗖”的一下,几乎所有武士瞬间就从地上弹了起来。

    反应很快,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一个个就笔挺的跟一杆立着的标枪,哪里有半点酒后初醒的样子?

    这就是议会武士的素质!

    叶无双不再多言,率先迈开步子就朝前走去,只留下一道声音在天穹中飘荡:“只带上你们的腰刀杀人就行,其他什么也别管!”

    很奇怪的命令,上战场,竟然只带一把刀?

    要是换了别的地方,八成得造反,没人会干的,武器就是战士的生命!

    可问题是,这些议会的武士还就是这么做了,别说只带刀,就算叶无双指着悬崖让他们跳下去,他们都干!

    一路西行!

    几十万人,浩浩荡荡,前头已过台伯河,后续部队却仍旧在奇迹城中!

    旌旗漫卷,杀意在四野激荡!

    这次,议会是以一种胜利者来取战果的姿态来的!

    午时,如期抵达!

    兵临圣城之下!

    黑压压的武士,已经将整个梵蒂冈都包围了起来!

    最恐怖的是,此时,议会的武士竟然还没有全部抵达,而是形成一片人海,以一种绝对整齐的队列蜿蜒在从圣城梵蒂冈到奇迹之城的每一寸土地上……

    所有人,在守望着奇迹之城,在等待着己方先头部队爆发出的欢呼!

    叶无双凝立在大阵前,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败落的圣城,缓缓开口道:“叶某人来此讨债!”

    “叶某人来此讨债!”

    “叶某人来此讨债!”

    “……”

    叶无双几乎是一连说了三遍!

    滚滚声波,在四方席卷!

    可圣城里却安静的可怕,没有任何回应!

    叶无双没有过多废话,直接探出了手!

    这一手不断放大伸长,竟然直接朝着三四里开外的圣城探了过去,到最后,遮天蔽日,直接拍在了梵蒂冈的城墙上。

    能反弹攻击的城墙这一次没有办法反弹这超越了一切的力量了,“轰隆”一下,就被拍的四分五裂!

    之后,一切恢复平静!

    叶无双负手而立,身上缭绕着魔气,脸上却挂着淡定而永恒的笑容,只说了一句话:“屠城!老弱妇孺,一个不放过!”

    “吼啊!”

    铺天盖地的战吼从其身后爆出!

    而后,一个个赤红着双眼的议会武士冲杀了出去,他们等待这一刻真的太久了!

    “为了死去的兄弟!”

    “为了铁王座的荣耀!hoo~啊!”

    (刚到大庆,调任期间,太忙啦、、、明天在大庆休整一天,多更些,争取在这一两天之内把这本书给兄弟们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