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战争所带来的

    夜色,静谧的有些过分。

    但是整个奇迹之城中,却是热闹的可怕。

    可以说是自从战争爆发到结束这段时间以来,最为热闹的一天了。

    就算是教会彻底收缩防线于梵蒂冈,战争胜利的那一天,都没有现在这么热闹。

    战争给人带来了,只有伤感和悲痛,议会的每一个人在这场战争中都失去了朋友或者是兄弟或者干脆是亲人,总之,就算是胜利,那也是愁云惨淡的胜利。

    没有人会忘记在战争中死去的那些人!

    所以,哪怕是当战争胜利的时候,也没人会欢,因为那根本是一场他们不想要的胜利,相比于胜利,他们更希望那些死去的人还活着。

    可是,没办法,战争从来不会给人选择的机会。

    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战争根本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他们不去杀死教会的每一个信徒,那么教会就会来杀死他们!

    战是不战,只要不是个傻子就能做出选择! 然而,这一次不一样。

    他们的信仰,他们最伟大的王,暗黑议会之主破死关而出,每一个人都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这种高兴,甚至将战争的哀伤都多多少少冲淡了一些。

    今夜,叶无双给他们的命令很简单:“放开心去吃,放开心去喝,一醉方休,待得明日酒醒,与他同去圣城梵蒂冈,看他如何斩神!”

    所以,广场上燃起了篝火,就在主殿前的广场上,就在这片被誉为面积是世界之最的广场上,几十万议会信徒开始了他们的狂欢。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邀月同醉!

    叶无双出来了,教会的神,已经死到临头!

    今朝,放眼天下,他们再无一个敌人!

    在最靠近大殿的一堆篝火前。

    叶无双与秦歌并肩而坐,静静看着下方的火海。

    就在刚才,几个女人忽然之间全都跑去上厕所去了,弄的叶无双挺莫名其妙的,不过最终他也只能无语苦笑而已,将一切归结为众女不习惯。

    是啊,确实挺不习惯的,就连他自己都有些不习惯!

    十五个倾国倾城的女人第一次融洽的呆在一起,几乎全都是围着他转的,让叶无双骨头都酥了,不过却也挺不习惯的,毕竟,这是他从来都不曾享受过的待遇。

    倾国倾城的女子……旁人若是得了一个,怕是就得乐翻天了,可他却有十几个围着,也难怪叶无双连骨头都酸软了。

    篝火,在瞳孔中跃动。

    忽然,沉默中的秦歌回过了头,明眸皓齿,典雅的宛如行走在人间的女神,饶有兴致的看了叶无双一眼,嘴角忽然掀起了一道弧线,轻声道:“我们的孩子,你还没有见过的罢!?”

    “孩子!”

    叶无双一惊,随即大喜:“对啊,我们的孩子!他现在怎么样了,叫什么名字,像不像我?”

    “不像你难道还能像了别人去?”

    秦歌似笑非笑的看了叶无双一眼,见男人脸都快绿了,才轻声道:“他像极了你,虽然现在也只是能大概的看出一个雏形,但也能看出,他的五官眉目简直就是和你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长大以后怕是得像极了你,现在我也只能祈祷,他长大以后脾气可别像了你这驴脾气!

    至于名字……还没有,那时候你已经走入墓地,所以我便没有给他取名字,孩子的名总该是父亲来取得,所以我等你出来……““我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叶无双苦笑了起来,双眼看着天空,道:“最后一场战争了,等我征服了这最后的敌人,也就能清闲下来了,到那时候,我也就能过几天清闲日子了,嘿……”

    “好啦,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秦歌忽然笑了起来,眼中罕见的掠过一丝顽皮,二话不说,拉起叶无双就走。

    “我们这是干什么去?”

    “当然是看我们的儿子呀!”

    “……”

    一路上,两个人几乎是笑笑闹闹的走过来的。

    今夜,她不再是曾经与天下诸多政界巨擘角力的大汉女王,他也不再是权倾天下的暗黑议会之主,他们只是一对久别重逢后的爱人。

    秦歌的儿子是在奇迹之城深处的一幢城堡里的,原本是威娜照顾的,不过今夜叶无双出来以后,赦了威娜的罪吗,让她与北极熊团圆去了,所以,只是几个佣人在看着。

    在城堡顶层的房间里,叶无双终于见到了熟睡中的儿子,真的如秦歌所说,像极了他。

    叶无双双手捧着自己的儿子,久久无语!

    秦歌依偎在其肩上,低声道:“给他起个名字吧,这是你作为父亲的权利。”

    叶无双点了点头,想了想便道:“他生于战火之中,尚在襁褓就承受了太多的苦难,我也不希望他能做个权倾天下的大人物,只希望他们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战争打了这么久,什么雄心壮志也该消磨掉了,其实平安才是最好的,这是战争给我的领悟。所以……他就叫叶凡吧,我希望他像个普通人一样能平平凡凡,快快乐乐的度过自己的一生。”

    “叶凡……”

    秦歌仔细品味了一下,道:“那就叫叶凡吧,战争打了这么久,还有什么是看不开的呢?普普通通,平平安安,健康,快乐就是最好的,希望他能承载着我们的意志开开心心的度过自己的一生。”

    说完后,秦歌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紧接着问道:“对了,你在坐关的时候究竟碰到了什么,为什么耽搁了那么久?

    对于秦歌,叶无双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当下就坦然道:“教会用来对付我的东西很不简单,是信仰的力量,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收集起这种东西的,但那绝对是众生意志没错!那是所有信仰教会的信徒的意志!

    你永远不会明白,当那么多人的意志融合在一起的时候,究竟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那些信徒……他们希望我死!

    所以,当那股力量在侵入我体内之后,就不断吞噬着我的精气神!

    这些,当我被暗算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所以我选择走入暗黑墓地,背对众生而坐,吸收暗黑墓地中信仰我之人的意志来对抗那种意志!

    奇迹之城下的大战爆发时,我更是一口气吸收了三十万死者的怨念,这些人在死亡的时候,已经不再爱教会了,对教会只是有着无尽的恨……

    也正是因为他们,让我看到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在吸收着整个欧洲战场上痛恨教会的意志,可惜总差点什么,无法苏醒。

    直到今日你们在暗黑墓地前的时候,种种变化才终于唤醒了我!“秦歌一愣:“可是教会那个东西说你……是魔!““魔,带着恨走上巅峰,保留了凡人的感情,却拥有着可怕的力量,随时可能被情绪控制,荼毒天下,所以被称之为魔!而神则不一样,他们没有感情!“叶无双冷笑了起来:“而且教会的那个东西也未必是神!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但可以肯定,教会那千千万万的信徒的信仰之力与这个家伙的出现必然有关系!不过,一切终究还是无法确定,只等明日中午,方可见真章!“说到这里,叶无双笑着拉起了秦歌的手,道:“放心吧,那家伙就算是个神,也是有缺的,而我则是无缺的人,要杀他,不难!“秦歌这才松了口气,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居然红了,忽然凑到叶无双耳边,吐气如兰道:“我们……已经很久没有……那样了,我……想要……““嘎?!“叶无双不敢置信的看着秦歌,完全没想到秦歌居然会这么……奔放!

    可惜,还不等他有所反应,就被秦歌拉着离开了房间。

    穿过走廊,最终,他们来到了一间大屋!

    当叶无双进去以后,才彻底呆住了!

    所有的女人,全都在!

    而且……穿的太他妈暴露了!

    简直就是……红果果的诱惑啊!

    该死的,她们不是上厕所去了么?怎么在这里!!!

    叶无双满脑子疑问,不禁回头看向秦歌,问道:“这是……““为你明天壮行!“秦歌笑了笑,脸很红,显然她是被推出来的代表,苦笑道:“反正,你不是早就盼着这么一天吗?““这……“叶无双目瞪口呆,最后憋出了一句话:“这怎么好意思啊……“可惜,众女没有搭理他,直接将他淹没在了粉臂**里……

    恍惚之间,叶无双在胭脂香味里似乎听到姬娜与秦歌在后面的轻声叹息:“战争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悲伤和死亡,其实还有……觉悟!人的一生太过残酷,残酷到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自己会失去什么,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抓住现在……及时行乐?“叶无双就听到了这么多,然后就再顾不上听了,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当兄弟们看到这章的时候,我已经在去哈尔滨的路上了,这是昨晚通宵存下的稿子,今天就只有这一更了,等去了哈尔滨在两到三天之内,一口气写完剩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