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千零九十一章 黄昏的挽歌

    奇迹之城。

    黄昏时分。

    城头,有几个女子正在一批武士的陪伴下,站在塔楼上无声的眺望远方大地。

    在下午时分,天空中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欧洲的雨是冷的,尤其是这个季节的雨,一下子把人浇透了,浑身上下直打哆嗦,难过的很。

    可就是在这样的鬼天气里,这几个女子从始至终都站在城头静静凝望着远方,从她们这个角度上来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在台伯河对岸,不断有各色彩光在交织,宛如神迹,但是“轰隆隆”的响声却没有一刻停下来。

    “咚咚咚!”

    战鼓的声音,仍旧不断在奇迹之城最中心地带响起。

    那是整个奇迹之城历最高的一座塔楼,上面安置着象征着战争与仇恨的大鼓,自从奇迹之城建立到现在,被擂响的次数非常有限,仅仅那么几次而已。

    从城头位置依稀可以看清,擂响战鼓的是一个女子,双臂抡动鼓槌狠狠敲击着巨大的牛皮鼓面。

    是她,在雨中狂舞,擂响了战鼓,与奇迹之城下议会武士齐齐吹响的战斗号角相互呼应。

    在大雨滂沱中,依稀能听见女子在风雨中哼唱着一首悲怆而深沉的古老战歌:“执戈堂堂,以向四方;挽天河之水,洗我刀枪。

    一鞭长扬,不再思量;看长风猎猎,吹我征裳。

    笑卧沙场风云吐,阎罗地狱也称雄!

    执戈堂堂,以战四方;穷碧落之泉,拭我铁衣。

    千军阵前,万里沙场。看天下攘攘,谁主浮沉!?

    一朝枭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

    她一遍又一遍的唱着,似乎要让这战歌跨越时光的界限,永远流传下去。

    战斗的号角,一刻不曾停下,这是为出征的议会高手奏响的进攻号角。

    城头,几个女子脸上皆带着不加掩饰的焦急!

    从战斗打响到现在,已经整整六个小时了。

    可是,那些出征的议会勇士,为什么迟迟没有报捷?

    难道……

    几个女子已经不敢想下去了,那支人马,是整个暗黑议会的巅峰战力,都是昔年曾经追随叶无双打天下的强者,如果连他们都打不下圣城,奈何不了圣城中的那个东西的话,那么……这一场战争就永远不会结束!

    这一战,双方的死伤根本已经不是一万、十万所能计算的了,是血海深仇,一方如果不灭亡,战争就一刻不会结束!

    难道,这场仇恨,真的要延续到子子孙孙吗?厮杀和诅咒,难道就永远伴随着暗黑议会吗?

    几个女子不敢想象那样的情况!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伴随着柳馨彤的一声叹息,沉默被打破了。

    柳馨彤有些呆滞的看着奇迹之城中那个擂响战鼓的女子,轻声道:“姬娜她……”

    “不要阻止她了,她心里苦!”

    秦歌轻轻摇头,叹息了一声:“仅仅迟回来了几个小时,就与攻打圣城的大军擦肩而过,她本来是有资格进入那支决死大队的,可惜……

    她是个极有荣耀感的武士,这对于她来说,简直比杀了她都难受!

    所以,就由得她去吧!“沉默!

    所有人都无言以对!

    该死的,为了这场战争,与暗黑议会有关的每一个人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每个人都会在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想念着死在战争中的朋友、亲人、兄弟!

    为了这场战争,每一个人都付出了太多太多!

    所以,姬娜此时的心态,她们似乎能够理解的了了。

    最起码,在这场战争中,她们知道了什么叫做武士。

    窒息的沉默中,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如果无双这个时候在的话,那该多好。”

    然后,惹得众女各个神色不一,酝酿着的是一种莫大的悲伤。

    “是啊,如果他在,那该多好。”

    秦歌垂下了臻首,脸上洋溢着的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如果……当初我不那么倔强的话,或许他也不会孤独的走上征途,更不会在悲凉中走入暗黑墓地坐死关。”

    韩歆瑶眼中闪烁着泪光,轻声道:“墨龙从坐化之地出来的时候我曾经听他说了,无双……他背对众生,背对墓地中的英魂而坐,白发三千丈,只是凝望远山……有时候,我甚至在想他在坐死关前究竟心里在想什么,可我又不敢想。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最后一刻,我陪在他身边的话,哪怕他就是战死,怕也是含笑而去的吧……“众女脸上神态各异,悲伤,似乎越发的厚重了起来。

    这个问题,让她们也曾在夜里百转千回的想过,只不过是让自己愈发的无法面对自己了而已!

    当真正经历了战争,当真正经历了血与火之后,蓦然回首,她们才真的发现自己从前那点儿看法是多么的可笑!

    也许下一刻就是死亡,为什么这一刻不恣意人生!?

    相对于死亡来说,她们那点儿矜持与骄傲,真的是可笑到了极点。

    也只有生活在和平中的人,才会永不知足的要求太多,那个时候的她们,真的不知道快乐的意义!更不知道,她们所追求的那些东西,对于常年趴在死人堆里的人,真的太高尚了!

    也就是在现在,她们才真正懂了叶无双的放纵——及时行乐,哪管明日生与死,要爱爱个轰轰烈烈,哪管它世俗伦理!反正他妈的活了今天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天,为什么不潇潇洒洒的在这人间走上一遭?

    可惜……一切都迟了!

    她们只能在这奇迹之城守望暗黑墓地,绝望的等待着那个男人走出来。

    或许,那个时候,他会给自己等人一个拥抱?

    众女也只有这点要求了,她们真的不奢望太多了!

    背对众生,含着悲凉离开,那个男人真的承受了太多的人世沧桑,谁知道他会不会在凄凉中扭曲当初的爱?

    一时间,众女都陷入了沉默,只是在城头苦苦遥望着远方。

    黄昏,渐渐已经走入尾声,黑沉沉的夜幕已经缓缓降临到了这里。

    就在最后一点光明即将消退的时候,黑黢黢的台伯河畔,终于出现了一些异动。

    一点淡淡的金芒出现在了河畔!

    这金芒,在黑夜中是那么刺眼!

    然后,秦歌叫了起来:“回来了,是他们回来了,快点,探照灯打过去!”

    “啪”的一下,灯光亮起!

    镁光灯射出很远,几乎直接将那金芒出现的位置照亮了。

    待得看清那边的景象时,众女刚刚出现的惊喜消失了,一个个面色转为苍白……

    甚至,就连城内的战鼓与城下的号角,都在同一时间,戛然而止!

    只有风声划过旷野!

    黑夜之中,似乎能听到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为什么……为什么就剩下了这么几个人?”

    柳馨彤面色渐渐苍白了起来。

    “败了……”

    秦歌一声轻叹,饱含无奈与担忧。

    然后,秦歌与众女不约而同的转身朝城下奔去。

    台伯河畔,一支只有几十人的小队,在蹒跚前行。

    出征时,集议会所有高手,千名武者跃马扬刀,直奔圣城梵蒂冈,军威如日出东海般赫赫煌煌!

    归来时,只剩下了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几十个人,衣衫褴褛,步态不稳,带着一身血迹,相互搀扶着行走在黑暗中。

    败得彻彻底底!

    大败而归!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个小小的……孩子!

    正是叶静天!

    只不过,叶静天的皮肤,已经呈现出一种赤金色!

    显然,在近乎极限的战斗中,他突破了……

    在他身后,全部都是身负重伤的武士!

    叶震麟、鹰翼等人……竟然是被抬在担架上抬回来,担架是由衣服链接起来的,显然是临时制作的,只不过这些人早就已经不省人事了,浑身是血。

    隔着老远,秦歌就注意到,担架上躺着的,几乎全部都是议会的重要人物,而且……是战斗力并不是最顶尖的那种。

    也就是说,这些人是被拼死救下来的!

    那么别的……

    那些对议会并没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的人呢?

    怕是全都死在圣城梵蒂冈下了!

    不过,担架上却有一人最为特殊!

    二愣子!

    二愣子居然也在担架上!

    浑身都是血,气息微弱,很显然命不久矣!

    这个议会新近崛起的悍将,千军万马都不曾打垮的男人,竟然倒在了这场战役之中。

    秦歌面色已然苍白,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走在最前面的爱丽丝、樱身上,失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变成这样了!”

    就算是淡定如秦歌,现在也真的有些无法面对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了!

    “姐姐,你就不要问了。”

    爱丽丝居然笑了,嘴角挂着一丝惨淡的笑容,轻叹道:“就让我……安静的走完这最后的一程吧,然后回归暗黑墓地,永远的沉睡在无双身边。”

    秦歌这才注意到,爱丽丝手中的石中剑,竟然断了!

    这些人……

    要去暗黑墓地?

    “姨,议会交给您了。”

    叶静天开口了,清秀的小脸上绽放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父亲……败得不冤,是神打败他的!如今,我们也走上了这条路,现在,体内生机几乎快磨灭了,只不过因为我们比较强大,所以才强撑着回到了这里。

    不久后,我们将回归暗黑墓地。

    这一世,暗黑议会的辉煌,都该归葬墓地啦!

    姨,我想请您记住,在我的弟弟没有强大到完全超越父亲之前,千万不要再去梵蒂冈了,因为……那里的东西,真的太可怕了!

    只是……或许弟弟一生都不可能超越父亲了。

    没有面对这股力量,永远不知道父亲究竟有多么强大,在被这种恐怖的意志侵蚀之下,我们片刻都难以支撑,可是那日叛乱爆发的时候,父亲竟然能压制住它,并且杀死了那么多强者,最后还为自己留下一线生机离去……

    能做到这一切,真的是太恐怖了,他已经无限接近于神,可惜,在面对教会的神时,还是略早了一些……“从叶静天断断续续的诉说中,秦歌捕捉到了太多的信息,看着眼前这些人的时候,目光也渐渐变了。

    他们……竟然和叶无双的状态一样?只不过因为实力不如叶无双,所以连坐死关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走进墓地为自己选择葬地!?

    一瞬间,秦歌的面色愈发苍白了,但还是强压着内心的悲伤和惊骇问道:“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神吗?”

    “天知道!”

    霸气咳出一口血,嘿嘿笑道:“大概,也只有二愣子知道了,因为只有他一个人打进去了,血祭了自己,从九天借来神力,然后冲杀了进去,可没过多久就被打的倒飞了出来,成了现在这样……应该也只有他知道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了!可惜……就他现在这样的状态,又怎能睁眼告诉我们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大概,也就是说了这些。

    然后,这些人就沉默着垂头开始前进。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的话不多,只留下了自己等人用生命得到的信息,然后就默默走入暗黑墓地,为自己寻找葬地。

    或许,他们会选择叶无双坐死关的地方,谁又知道?

    “恭送勇士!”

    一道带着颤抖的悦耳声音自城墙之下传来。

    是姬娜。

    这个女人站在城下,泪眼朦胧的看着这一支残军!

    然后,所有议会武士对着这些人敬上了一个捶胸礼!

    这个坚强的女人,没有懦弱的拉住自己的儿子,只是泪眼朦胧的看着这一切,用捶胸礼表达自己的内心。

    就在几个月前,她才刚刚目送着自己的丈夫这样走入暗黑墓地!

    可是现在,她又同样用这样的目光送自己的儿子走入暗黑墓地!

    这个伟大的妻子、坚强的母亲,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正在遭受着怎样的煎熬。

    直到穿过城门的时候,叶静天才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妈妈,我爱你。”

    一下子,似乎打垮了姬娜。

    然后,这个坚强的一塌糊涂的女人坐倒在地,对着自己儿子的背影近乎声嘶力竭的吼了起来:“儿子,你是妈妈此生最大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