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生与死,黑与白

    叶震麟轻轻抚摸着陪伴了自己一生的长刀,眼中有精芒在缓缓流转,脸上,已经不知道是喜是悲,轻言道:“这一次过来,我不为天下,也不为议会,我已经六十多岁了,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什么老当益壮,什么王图霸业全都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大半辈子都过来了,还有什么是看不透的?

    暮年之时,心所想,已经不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所能理解的了!

    曾经我也豪气干云,可惜全都被岁月磨灭了。

    曾经我也轻生死而种一诺,但全都消磨在了亲情和家庭里。““现在,我只是一个悲伤地父亲,我只是想为我的儿子报仇而已!我那苦命的孩子啊,医生峥嵘,一生要强,到最后却落得个众叛亲离的结果,我甚至不敢想象一个人的生命是如何承受那么多的悲伤的。

    我很心痛。

    或许,教会应该去体验尝试一下一个悲伤地父亲的愤怒!“语落,手中长刀缓缓指向不远处的圣城。

    刀锋,在阳光下有淡淡的金属光泽在跃动,冷冽,刺眼!

    “吼~!”

    然后,就是一阵排山倒海般的狂呼,炽烈的杀意,近乎实质化!

    “圣?梅林魔导团!”

    一道清脆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就从阵中响起。

    紧接着,一大批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神秘人一步跨出,身上带着极端恐怖的气机。

    爱丽丝就这么站在叶震麟身后不远处,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手中提着一柄似石非石,似铁非铁的大剑,上面古意盎然,荡漾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然后她轻轻举起了手中的大剑,轻喝道:“请将你们的力道借于我,就让我潘德拉根家族来打响这这一战吧!”

    “唰”

    许多人的木杖,高高举起。

    然后,红色的光,白色的光,黑色的光从这木杖上喷涌而出,如朝霞喷吐出的迷雾,又如日出东山般赫赫煌煌,几乎一下子就朝爱丽丝喷涌了过去!

    时空,在这一刻仿佛穿越回到了魔幻世纪!

    一切,是这么的绚烂!

    然而,绚烂之中,又带着毁灭的气息!

    但凡是神秘力量拥有者,必然能感觉到,那些喷吐的光华绝对不是如漫天烟火坠落后的灿烂,而是非常纯粹的能量!

    金、木、水、火、土、光明、黑暗……

    各种属性的能量!

    一般来说,这么多各种属性的能量一下子聚集到一个人身上,没有发生能量的碰撞而彻底爆发开来,简直就是一种奇迹了!

    不,应该是神迹!

    而这一切,全归功于爱丽丝手中那把剑!

    石中剑!

    一把让叶无双都无比忌惮的剑,就像雪女一样,是大自然的杰作,蕴含着无上威能!

    此时,石中剑上竟然酝酿着淡淡的、柔和的白色光华,愈演愈烈,竟然将爱丽丝整个人都包裹住了,形成了一片乳白色的光晕!

    那些能量在注入的时候,全都被这光晕给融化了!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近乎完美的融合!

    然后,那光幕变得实质化了起来!

    石中剑上,有白芒喷吐,宛如璀璨到极致的火花!

    圣城内,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面对着龟缩在里面,甚至都不敢冒头的敌人,爱丽丝的脸上没有轻蔑,只有一种近乎虔诚的神态,整个人笼罩在白色光晕之中,宛如神女,素手轻扬,大剑翻飞:“伟大的神剑,承载着亚瑟王的光辉,请引领潘德拉根家族……走上胜利!”

    “嗡”

    这石中剑似乎还真的有灵性一样,竟然轻轻颤抖了起来,发出一道清亮的颤鸣!

    “破!!”

    爱丽丝一声大喝,瞬息之间,脸上再无半点刚才的虔诚之色,柳眉倒竖,满头长发在白光之中乱舞,眸光也变得犀利了起来,犹如实质化,再无半点神圣的味道,变身为一尊强大的女武神,一步踏出,二话不说,举剑就朝着梵蒂冈的城墙狠狠劈了过去!

    “嗤!”

    剑尖喷出的白芒,陡然炽烈了起来,一道长达百丈的白光,轰然喷薄而出,犹如匹练横空!

    四周,已经被这光寒十里的可怕剑芒完全笼罩,整个世界,都仿佛只剩下了这一剑!

    真的是无敌的一剑!

    “轰隆!”

    巨响传来,因为视线可见度弱,所以,绝大多数人根本没看清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这绝世一剑,还是让很多人精神大振!

    如此一剑,不信破不掉它梵蒂冈的一座墙!

    然后,只有少数高手看到了本质,脸上大骇!

    他们清晰的看到,这一剑劈过去,那城墙之上,竟然有白光闪动,生生将这一道剑芒给挡住了!

    准确的说,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一样,只是使其凹陷了下去,然后化作一点近乎刺眼的白色光点闪烁!

    毁灭的气息在酝酿!

    当中,对这种能量最为敏感的樱盯着看了很久后,面色陡然大变,高声道:“后撤!全部后撤,赶紧散开!”

    “寒冰结界!”

    “烈焰屏障!”

    “木遁-绝对守护!”

    “……”

    处于异能巅峰的许多高手也察觉出了不对劲,一个个面色纷纷大变,几乎在同一时间使出了自己的防御绝招,一道道宛如梦幻般的屏障出现在千军阵前!

    有古树忽然拔地而起,一颗紧连一颗并排生长,中间毫无空隙,就像忠诚的守卫一样,用自己的身躯护持在所有人的前方。

    也有寒冰陡然从天而降,一块块足有几丈厚,晶莹剔透的冰块堵在前方。

    更有烈焰凭空燃烧,形成一面面烈焰护盾!

    “轰!”

    那光点在炽烈到一个极限后,终于发生了变化,一道白色光柱,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架势狠狠朝着所有议会高手冲了过来!

    “啪嚓啪嚓!”

    一道道的防御结界被击成粉碎!

    似乎,就像利剑刺入豆腐一样轻松!

    而且很明显,这能量的属性,几乎和爱丽丝是同根同源的!

    惨叫声,不绝于耳!

    仅仅这么一下子,就有十多个高手被击杀!

    霸气也是刚刚顶住一下,然后就怒吼道:“都不要攻击城墙,城墙能百分之百的反弹我们的攻击!以远程异能者直接打击内城和圣彼得大教堂!”

    其实,根本不用他吩咐,这群高手一个个全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了,在爱丽丝的攻击被反弹回来的时候,就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战友的鲜血就在眼前洒落,谁也不会去干重蹈覆辙的事情!

    而许多远程异能者已经开始对内城进行打击!

    尤其是樱,一双眼睛早就已经化成了水蓝色,深深凝望着那座千年以来从来都不曾被攻破的圣城,唇齿之间,只蹦出四字:“山神之怒!”

    然后,大地在晃动,厚土在皲裂!

    整个梵蒂冈,都在颤抖!

    显然,樱这一次是动了真怒了,要不然不会一上来就直接是这种断子绝孙的狠招,叶无双早就说过,无论是她的极寒领域还是山神之怒,全部都是不分敌我,灭杀一切的手段,一旦用出去,无论老弱妇孺,平凡还是无辜,全都杀死,实在是有干天和。

    武士,也应该有武士的守则,为了自己的利益不论妇孺老幼还是军士平民,全都杀无赦的是政客,不应该是一个伟大的武士的作为。

    所以,叶无双一直都在劝告她慎用自己的能力!

    樱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做的,这个世界上能降服她的男人,只有叶无双!

    可是,这一次,这个一直以来都缄默的隐藏在暗中静静看着叶无双的女人,彻底暴走了!

    生与死,黑与白,与她无关,她只是个想为丈夫报仇的女人而已。

    这人间恩与怨,是与非,与她无关,她只是富士山上的一块寒冰夺了造化而诞生的生命,本身就没有多少感情,仅有的感情给了叶无双,可叶无双却被人坑害至此。

    她,没有理由不去报仇!

    大地在颤抖,山河崩碎!

    可诡异的是,那处于风暴中心的圣城梵蒂冈,竟然根本没受到太大的影响,宫殿城池明明在跟随者大地的波动而来回起伏,看那样子已经不是**级地震所能出现的状态了,但就是没有坍圮!

    仿佛,梵蒂冈不是扎根在这圣城之中的,不会被大地所影响!有一层淡淡的白色光罩,将这一切全都保护了起来!

    伴随着樱的进攻,无数议会高手也发动了进攻!

    天空中有流星坠落,也有寒冰倾泻,更有恐怖的雷光不断劈下……

    宛如末世降临一样,几乎全都是冲着那圣城最中心地带的圣彼得大教堂落下去的!

    “轰轰轰轰!”

    巨响接连不绝,但那白色光罩虽然薄弱,可就是没有被攻破!

    “总有破坏的时候!”

    叶震麟冷笑连连,一字一顿道:“继续,我就不信里面那玩意儿就那么厉害,核弹攻不破,神秘力量都难以破坏!”

    可怕的打击,一刻不曾停下。

    不久后,一道充满嘲讽的声音忽然在天穹中飘荡开来:“幼稚,难道真的以为就这样就能破坏我们教会千年的积累吗?”

    声音,是格列高利十六世的,很多人都听清楚了,只不过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他的声音在天穹中荡漾开来!

    许多人都是一惊,格列高利十六世的话,似乎揭开了很多人心中重重迷雾中的一角!

    教会千年以来的积累?

    难道圣彼得大教堂里的东西,是教会穷尽一千年的时间捣鼓出来的么?

    就连叶震麟都是心中一沉,格列高利的话如果是真的的话,那这里面一定藏着惊天大秘!

    可是,根本不等他们细想,格列高利十六世的声音就再次响起了:“可悲的凡人,你们不过是天眷者罢了,所以才有了超乎人想象的能力,但说到底,也不过是神赐予你们的力量,你们竟然用它来天真的挑战……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