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谁主浮沉!?

    一日后。

    圣城之下!

    中午时分,阳光正是浓烈时,可天穹中,却忽然被滚滚黑云占据!

    有雷光在交织,空中酝酿着的是一种带着毁灭味道的雷光!

    无法想象,那是怎样一种恐怖!

    就这么,这片天穹黑暗了下来,光明不再降临到大地上。

    “永远的驱逐光明!”

    一声怒吼从远方传来,还带着一点点稚嫩的味道,但是语气中的杀意,已经近乎炽烈!

    一种很复杂的感觉!

    明明声音稚嫩,但是那杀意,非是心中有大恨者不能有!

    低沉嘶吼从黑暗之中缓缓传来,仔细听才发现,那竟然是在哼唱,哼唱着一首低沉而嘶哑的战歌!

    很粗犷,调子也很平,没有那种高低音交接的完美无瑕的流行歌曲动听,悲亢、深沉、却蕴含着可怕的意志,对人的灵魂有一种天然的穿透力!

    就像是从亘古飘来的不朽战歌,在乌云垂落下来的时候,终于在这片大地上缓缓响起了。

    “执戈堂堂,以向四方。挽天河之水,洗我刀枪。

    一鞭长扬,不再思量。看长风猎猎,吹我征裳。

    执戈堂堂,以战四方。穷碧落之泉,拭我甲衣。

    千军阵前,万里沙场。看天下攘攘,谁主浮沉。

    ……”

    低沉的战歌在四野回响,渐渐的,那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猛兽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来者,清一色的黑衣,胸口刺着铁王座的印章,从洗面八方朝着圣城梵蒂冈涌了过来。

    暗黑议会,终于来了!

    他们如期而至!

    带着所有高手,擦亮了自己的马刀,换上了自己的征衣,放下曾经的荣耀,职位复仇而来!

    根本无法想象这是怎样一种情形,或者说,这是怎样一种恐怖的氛围……

    人数,或许不多,没有成千上万的人,准确的说,包围圣城梵蒂冈的,只有不过几千人而已!

    但这几千人,摆到哪里都是一种非常恐怖的战力了,没有人敢小觑这些人!

    因为,这是暗黑议会的所有巅峰战力!其中,至少有超过百分之六十的人是神秘力量拥有者,剩下的也全部都是个人武力机器出色的存在,这当中,光能与曾经的叶无双战成平手的,就有三个!

    “呜呜呜呜呜……”

    凄厉的号角,从台伯河另一岸传来!

    所有人都能听得到从奇迹之城传来的号角声,他们知道,那是曾经的同僚在为他们送行!

    万把号角,齐齐在奇迹之城的城头吹响,即便是远在圣城梵蒂冈都能听到这凄厉的号角声。

    似乎是……苍天的悲呼!

    ……

    这样一支人马,无论抵达哪里,带来的都是恐惧!

    最起码,教会里弥漫着一股恐惧!

    那些一支都在守卫者圣彼得大教堂的卫队士兵们脸色早已经苍白了,暗黑议会高手如云,如今集结所有巅峰力量来攻打,没有谁能保证奇迹之城的城墙足够坚硬,能抗住这群人的攻击!甚至,没人能保证,当圣城被攻破的时候,自己能不能平静的死去!

    该死的,为了攻破这座圣城,议会可是有十五万战士死在了这城下啊!

    以暗黑议会之人那睚眦必报的性格,城破之日,就是血流成河之时!

    他们一定会屠城的!

    一个人都别想活着!

    哪怕是一岁的孩童,怕是都得被暗黑议会的铁蹄踏成一堆烂肉!

    一定会是这样的结果!

    而且,恐怕被俘的没有一个能得好死的!

    说的不,暗黑议会就会把他们钉在十字架上,让他们留着献血对天祈祷、惨叫三天三夜才能死去!

    整个圣城之内,一片愁云惨淡,无人有战心,所有人都知道,教会完蛋了,千年的光辉被暗黑泯灭了!

    圣彼得大教堂内的教士在来回奔逃,比八国联军打进紫禁城时的皇宫都要乱!

    大教堂的广场上,格列高利与一大群红衣大主教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不同的是,这些红衣大主教脸上有恐惧,但是格列高利十六世却很宁静,只是淡淡问道:“异端裁判所的裁决者都还在吗?”

    “在。”

    一个红衣大主教哆哆嗦嗦的低头回答道:“时刻都在准备着战斗!”

    “只有他们还准备继续为了神作战到底吗?”

    格列高利长叹一声,两只手插在袖子里,看上去有些瑟缩,轻声道:“辉煌了千年的教会啊,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让一个叶无双欺压到如此地步?我教会历代出过那么多的大贤,那么多的人杰,难道这么多人外加一千年的积淀合起来都不如他叶无双八年的发展来的更加厉害吗?叶无双……嘿,你就算是死了都不让我安心啊,难道你还是固执的要完成你的霸业才肯闭上眼睛吗?”

    这一声轻叹,让他身后的许多红衣大主教神色各异。

    最后,一人实在按捺不住,不禁有些恐惧的问道:“您说……这一次,神会降下天罚来惩罚恶人,保护我们这些忠实的信徒吗?”

    “谁知道呢?”

    格列高利耸了耸肩膀,说了一句让人很不解的话:“或许会,或许不会,光明与黑暗的纷争,最终还是得看天意!”

    说完,摇头笑了笑,转身就走了,留下一地若有所思的人。

    ……

    城外。

    千军阵前。

    叶震麟与叶静天并肩而立,静静看着这座圣城!

    叶静天轻轻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感应着什么,过了好久才轻叹一声,道:“这里面……确实有古怪,藏着一股我理解不了,而且感应的很模糊的力量,我只是隐约觉得,那是一股能轻易杀死我的力量,这是异能者的直觉!难怪,当初父亲在来到这里以后,什么也没做就被惊退了,这里面真的藏着一个非常恐怖的东西,不,或者说不应该是一个东西,我也不知道里面藏着的究竟是个什么!我现在站在这里都觉得心惊肉跳的,就像在大草原上被雄狮盯上了一样!”

    霸气歪着头皱眉道:“准确的说,不应该是一种力量。”

    “确实。”

    二愣子歪着头,想了很久才说道:“没有属性,没有澎湃的能量波动,但是却很浩大,让人生不起反抗的勇气,似乎……似乎更像是一股意志!”

    樱也是垂头低语:“我也是同样的感觉,难道……真的是神吗?!人的意志,不可能会是这样的!这种……很抱歉我无法形容这种不知道该是叫做力量还是意志的东西,总之,它让我很不安,一种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压迫,就像是……一个人孤独的面对众生一样的感觉!”

    “谁知道呢!”

    叶震麟轻笑一声,道:“最重要的是,我们来到了这里。”

    然后,他轻轻拔出了刀,不动声色的对准了圣城梵蒂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