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再见,我亲爱的朋友

    大殿之内的所有人,仍旧很平静!

    平静的让人发颤!

    似乎……就像叶震麟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感染力一样!

    到最后,就连薇薇安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是的,她不了解暗黑议会,她更不了解这些男人的想法,但她觉得,这个看上去已经有些苍老的男人是个真男人,真正的男人!

    男女之别,不在于肌肉和力量,也不在于裤裆里的那玩意儿的区别,而在与……勇敢、忠诚、担当、责任!

    真正的男人,敢用胸膛去承受这个世界的一切!

    最起码,薇薇安感觉自己的胸腔里面有一股火焰在熊熊燃烧,她想跟着这个老人走上战场,去那圣城梵蒂冈之下,狠狠战上一场,九死不悔!她想不通为什么这些暗黑议会的人会这么冷漠,为什么会毫无波动,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主帅身先士卒,敢做敢死队向敌人发起决死进攻来的更加有感染力吗?!

    当下,这个热血的女子就要冲出去怒斥,然而,还不等她开口,让他惊讶的一幕就发生了。

    冷箭、屠、虎牙三人缓缓站了起来,很平静的摘下了自己军装上的勋章,一个又一个将那些他们用鲜血换来的荣誉认可放到了桌上。

    虎牙在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八年了,老子用八年换来了这些东西,到了如今这地步才忽然发现,原来我一直都被名声所累而已!所以,我放下了,我放下了一切!魁被刺当日,我在场,没有尽到一个铁卫的职责,没有在魁受伤前倒下,这是我的耻辱和我一直以来追悔莫及的事情,所以,我愿摘下一切荣耀,为魁复仇!”

    然后,李天一、二愣子、霸气站了起来:“身为铁卫,我们责无旁贷。”

    又是一堆荣誉勋章被丢下!

    叶无双当初费尽心思打造的勋章,用来让每一个武士都有前进的动力,八年来一直如此。

    可是到了现在,这一切似乎又变得这么的微不足道了。

    索罗斯起身,从身上摸出一张丝绸,“哗啦”一下展开在会议桌上,人们这才看清,那上面全部都是血指印:“奇迹之城下的噩耗和魁的遭遇传开口,圣·瓦尔哈拉就已经在请战,这是请战书!我,索罗斯·门罗,议会美洲之主,摘下昔年荣耀,愿以耻辱之身入决死队,对圣城梵蒂冈发动最后的进攻!”

    “欧洲分部,吸血鬼德库拉、好战者斯巴达请战!我,凯恩·杰诺维斯,议会欧洲之主,愿入决死队!”

    “非洲分部,百名无敌死囚请战!我,阿丽莎·罗克斯勒,议会非洲之主,众王之王,愿入决死队!”

    “亚洲分部,九纹龙,墨龙请战!愿入决死队!”

    “议会狼刺全体成员立血誓,不斩格列高利十六世,绝不回还!”

    “……”

    “叮叮当当”整个大殿里,到处都是勋章砸在会议桌上是爆出的脆响,连成一片!

    薇薇安的嘴渐渐张大了,目瞪口呆看着眼前这一切……

    到最后,她的身子渐渐颤抖了起来!

    几乎所有个人战力不凡的议会大将几乎全部都已经表态了!

    然后……又是沉默!

    紧接着,在那铁王座旁边的一连串座位中,有一个女人轻轻一笑,站了出来。

    她是爱丽丝。

    很宁静,绝美的容颜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我,爱丽丝·潘德拉根·叶,愿入决死队!同时,我代表议会永远的盟友潘德拉跟家族作出决定,圣·梅林魔导团,全体进入决死队!”

    “竹叶青愿入!”

    “樱愿往!”

    “苏樱雪愿入!”

    “许平澜愿与所有人共存亡!”

    “……”

    一切,已经处于失控的地步!

    到最后,只听“叮当”一声,一道令牌的落地,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这枚令牌正面烈焰熊熊,背面铁王座浮浮沉沉,镇压一切!

    竟是……暗黑议会之主的身份象征,烈焰屠城令!

    “所有的异能者几乎全部都集齐了,怎么可以缺少最强异能者狂战士!”

    叶静天从铁王座上站了起来,小小年纪就已经头角峥嵘,颇具其父之风,负手而立,往那里一战,竟然带着一种属于帝王的威严:“议会由规矩,每战,级别最高者的长官必冲锋在前!这一次的进攻,关系着议会未来命运的战争,我怎么能错过?”

    这回,叶震麟才真的变色了!

    “胡闹!”

    叶震麟斥责一声,站了起来,怒道:“你是现在是整个议会的希望,怎能如此率性而为!?”

    “所有的高手,必须全部出动,毕其功于一役!”

    叶静天笑了,道:“难道,我不再此列吗爷爷?!不,我在!

    叶家的男儿,从来就没有畏战不前的!

    遥望当初,您年轻的时候,在中越战争里还不是和士兵一起在泥水窝里打滚?我听几位长辈和我说过,老山轮战里,因为食物短缺,每个人每天只能保证半份单兵口粮,而您,在那种情况下与每一个士兵一样,从来不肯多吃一口,没有因为位高权重给自己寻求半点特权的机会!

    再说我父亲,他征战一生,纵横半辈子,可曾因为贪生怕死而退缩半步!议会建立之初,欧洲大战时他与每一位士兵一样,都在引用河槽里的脏水,每战,他必冲锋在前,所以,他才被议会的武士尊敬,是议会武士心中的战神!

    而我呢?爷爷,我难道不是叶家的儿郎吗?难道就因为屁股坐在了铁王座上就打破我叶家的传统吗?”

    叶震麟久久无言!

    最后,叶静天将目光投向自己身边的秦歌:“姨,您也是我的母亲,我想拜托您一件事情!拜托您照顾好弟弟,若我们一去不回,请您让弟弟健康的长大成人,让他学习文韬武略,让他成为一代雄主,然后继续与教会战下去!我叶家男儿一天不死绝,就与他教会不死不休,就因为……我父亲的仇!”

    秦歌犹豫,良久后,竟然缓缓点头,轻声道:“我答应你,按照我们华夏人的传统,夫死从子,既然你父亲不在,你是长子,就是这个家的决策者,你说的,姨答应你!若你们真一去不回,姨会将你弟弟抚养到弱冠之龄,然后,去那圣城之下,将仇恨延续下去!”

    叶静天笑了,眉宇之间像极了他父亲,小脸清秀,小的很干净,竟然轻轻蹲下身子伏在了秦歌膝盖上,小脸轻轻摩挲着秦歌的膝盖,低声道:“姨,您是个伟大的母亲,我知道您这么做没有任何私心,静天知道的,所以,我走后,请照顾好这里的一切,这是父亲的基业和心血。若我们真的一去不回,请您每年在台伯河前低声告诉我这一年发生了什么,父亲有没有苏醒,我会听到。”

    然后,他站了起来,喝道:“这是我的命令,违抗我的命令,就是对铁王座的不忠!”

    “就这样吧……

    明日中午,十二点,圣城之下,我将与你们一起发起决死进攻!这一次,我们不为天下,不为信仰。放下曾经的一切荣耀,只为仇恨而战!”

    沉默!

    大殿之内,一片沉默。

    然后,所有人缓缓散开了,让开了一跳通道,任由叶静天大步离去!

    没有叹息,没有悲哀,一切就这么定下了,铁王座大于一切!

    所有决定参战的人再没有议论有关于此的半句,只是拥抱每一个在这场大战中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人,说一句:“再见,我亲爱的朋友……”

    战争很残酷,残酷到甚至不给人悲伤的机会,他们不知道真的到了那战场上,还有没有机会在与自己的兄弟道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