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决死的时刻【一更】

    大殿之内。

    所有暗黑议会的高层几乎已经全部齐聚!

    每个人,都带着一身血与火的气息,刚刚从战场上走下来,身上的戾气还没有完全散去。因此,整个大殿中飘荡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似乎是肃杀,又似乎不是,总之,人在走进来以后,只是感觉浑身上下遍体生寒。

    只有上过战场的人才知道,那是杀气!

    即便是已经处于非战争状态,这种杀气也是一时半会儿消失不了的,因为那是积淀下来的!就像很多老兵在战后很长时间内无法恢复正常生活一样,战争对一个人的精神造成的影响根本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化解的了的!

    沉默!

    整个大殿中,一片沉默!

    战争胜利了,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他们都已经胜利了,这是整个世界都知道的!

    教会召集起来的百万狂信徒大军已经被打的丢盔弃甲,除了美洲战场和澳洲战场还有薄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以外,其他战场几乎已经被全部扫平!

    这场战争,终究还是暗黑议会胜利了,光明与黑暗之间,黑暗取得了胜利!

    只不过,这样的胜利,实在没有达到他们所预料的效果!

    圣城梵蒂冈,就是扎在所有人心上的一颗钉子!

    这可是一场信仰的战争,说白了,根本上是一种文化和信念的战争!如果没有将教会的所有教义全都灭绝,如果不灭掉这座象征着教会的圣城梵蒂冈,那教会的精神寄托就在!

    假以时日,这个在无尽黑暗中笼罩着的一点光明,迟早还会再次死灰复燃的!十年或许不行,那么就二十年,三十年,甚至一百年,或者干脆几百年,反正,只要地球不毁灭,他们就一定会有机会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常胜无敌!也没有一个国度能够做到亘古长存!

    一切,都会有破灭的时候!

    所以,要嘛不杀,要杀,就赶尽杀绝!

    可问题是,一座小小的奇迹之城,里面教会卫队不过千人而已,愣是让几十万兵临城下的议会武士没辙!

    甚至被人家直接一口气干掉了十五万抵达城下的军队!

    打他妈的战争开始的时候,议会就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恐怖的伤亡!

    因此,即便是战争胜利了,也真的没什么值得开心的地方!

    ……

    气氛,压抑的有些可怕。

    当二愣子与鹰翼和索罗斯三人进来以后,也没有高声喧哗,这是对大殿门口那些议会武士留下的军牌最基本的尊敬!

    三人,只是对着坐在长桌最中间的叶震麟与铁王座上的叶静天敬了一个捶胸里,然后就默默坐下了,从始至终,什么话都没说。

    只有薇薇安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虽然她已经猜到了鹰翼在暗黑议会里的身份不低,但打死她也没想到,竟然能和这些大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这些议会的大佬,全部都他妈的是这一次战争中涌现出的名将啊!随便拿出去一个,那都是跺一跺脚都能让整片大地颤抖的存在!

    尤其是经过这一场战争的胜利以后,暗黑议会早已如日中天,这些人更是水涨船高,绝对当得起“贵人”两个字了!

    一个个都是活着的传奇!

    不过,她也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不敢相信当日自己在丛林里故意救下的那支人马的首领,竟然是这样一个级别的人物!

    “人都到齐了么?”

    忽然,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传来,竟是从始至终都在闭目养神的叶震麟开口了,苍白的鬓角很刺眼,然后,他缓缓站了起来,轻声道:“再开会之前,我想有一些话,我该说一说。这一次对圣城梵蒂冈的试探是我亲自下达的命令,也是我做出的决定,所以,十五万议会勇士的死,我有责任,我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然后,叶震麟做出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惊掉眼珠子的事情!

    只见,他竟然将手缓缓抚上了自己那套只有议会元帅才能穿的军服上,轻轻摩挲着,眼中有不舍,也有决然。

    然后,轻轻的,一个,又一个的将衣服上的勋章摘了下来。

    “叮当叮当”

    一个又一个的勋章被丢到了桌子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在空旷的大殿中是那样的清晰。

    到最后……叶震麟甚至将挂在衣领上的铁王座勋章都摘了下来!

    “叮当!”

    最后一声轻响后,一切戛然而止!

    从始至终,没有人阻止叶震麟的动作!这是暗黑议会的传统和规矩,当一个人摘掉自己身上挂着的所有荣耀的时候,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去复仇,这中间决不允许有人插手或者是阻止,就算是叶无双都没有那个权利,因为那是在亵渎一个武士的荣誉和自豪!

    然后,叶震麟抬起了头,目光很坦然,直视四方,轻声道:“这就是我的决定。”

    “十五万将士,因为我一个错误的决定而葬送了性命,这是我作为一个统帅的失误,也是我此生最大的耻辱!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我没有吃过一口饭,喝过一口水,因为我的脑子里面全都是那些战士在接受了我的命令出征前的笑容,他们有的人说,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我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的陪陪家人了。也有的人说,能参加这最后一场战役,是运气!可到最后呢?他们一个人都没回来,我亲手将他们送上了战场,也亲手将他们送进了地狱!

    我的灵魂,在接受着拷问!我的心,无时无刻不被谴责着!

    是啊……战争结束了,无论是哪个国家,无论是哪个人,都知道,这场战争结束了!

    而我,这个统帅的任务也完成了,所以,我决定辞掉我统帅的职务,去寻找我的心的安定!

    明天中午,十二点,我会准时向圣城梵蒂冈发动进攻,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仍然会发动决死进攻,因为我要给那十五万死去的将士复仇,对着他们的英灵,给他们一个交代!”

    叶震麟笑的很坦然,轻声道:“其实……现在才是进攻梵蒂冈的最好的时刻!教会的狂信徒被杀光了,再没有一个人愿意为他们作战,我们只需要击败圣彼得大教堂里藏着的那个东西就行了!这,注定是一场巅峰力量之间的对决,虽然我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但我很肯定,这绝对是彻底铲除教会的最好时刻,也是一千多年以来,教会最虚弱的时刻!”

    “此时不除它,再无机会!”

    言罢,叶震麟将那把他带着征战一生的大刀拍到了桌子上,拔高了声音:“堵上我这一生的荣耀,与教会决一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