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世间,真有神?【二更】

    在地中海的血战结束后,之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叶震麟就抓住战机,再一次发动了第二场大战役——对整个欧洲大地上所有龟缩在黑手党据点中的教会残军进行扫荡!

    铁血大扫荡!

    几乎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战争了。

    经过连续几场大战后,教会已经元气大伤了,处于绝对劣势,现在所谓的圣战军几乎已经溃不成军,几乎已经到了草木皆兵,闻风丧胆的地步!

    教皇格列高利在整个圣战军处于混乱、群龙无首的状态下,无奈只能走出圣彼得大教堂,带了一支精锐准备亲自指挥。

    可惜……还不等他走过台伯河,就发现,整整十万人几乎已经在不动声色之间将整个圣城梵蒂冈给包围了起来!

    也就是他带着圣城自卫队刚刚踏出梵蒂冈的瞬间,就被暗黑议会的飞机大炮给炸了回去!

    于是,可笑的一幕出现了,教皇格列高利苦哈哈的坐在圣城梵蒂冈,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最后的那点儿家当被人家暗黑议会在兜着屁股屠杀!

    整个欧洲,尸横遍野!

    想通过通信设备联系到各个据点,可根本没用,因为议会已经从电子方面将整个梵蒂冈的信号给屏蔽了!

    这些教会的狂信徒,面对着暗黑暗黑议会的屠杀,只能本能的朝着圣城梵蒂冈靠近。

    最后,勉勉强强才终于有两万人活着逃到了那里,全都跪地不起,对着圣城无助的祷告支,似乎希望他们的神来救他们!

    然后……暗黑议会的人来了!

    十五万议会武士,将整个圣城梵蒂冈包围了个水泄不通。

    对此,叶震麟给出的命令是——围而不攻,给我将这些教会的狂信徒全都杀死在圣城梵蒂冈前,老子要让圣徒的鲜血染红梵蒂冈圣洁的白墙。这些信徒,应该在恐惧中惨叫,在恐惧中绝望!

    这就是叶震麟的命令!

    然后议会的武士对这些已经放下武器、懦弱的就跟绵阳一样的教会狂信徒举起了屠刀!

    梵蒂冈内,没有走出任何一支前来支援的小队!虽然,那里面也根本没多少军队,但最起码派出个一两百人表明一下教会的态度还是能做到的!

    可是,教会什么都没做,他们只是在沉默,甚至,就连格列高利都没敢站在圣彼得城堡的钟楼上怒斥几句,因为兵临城下的议会武士中有很多优秀的狙击手,隔着一两公里的超远距完全可以精准的打爆一个人的头颅!

    种种所作所为,让人心寒!

    那些为了教会拿起武器的圣徒在这种时候,只能在含着类虔诚的祷告了!

    前所未有的虔诚!

    于是,这梵蒂冈城下,就出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两万名衣衫褴褛、看上去落魄到极点的狂信徒跪在地上,整个人呈一种五体投地的姿势完全伏在地上,含着泪,用一种无助而绝望的眼神看着圣彼得大教堂的塔楼,嘴里念念有词。

    然后,会有一名议会的武士过去砍下他们的头颅!

    没有惨叫,没有挣扎和反抗,两万人就这么拜着他们的神灵,坦然的让议会武士砍下自己的头颅!

    一种根本无法想象的场面!

    或许是这些人的虔诚打动了他们的神邸,或许……是其他!

    总之,一道可怕的白色光柱从圣彼得大教堂里升起了!

    犹如流星坠落般,狠狠朝着大地坠落了下来!

    然后,十五万议会武士全部都被这白光笼罩到了里面。

    就是“轰”的一下,然后一切就平静了!

    十五万议会武士,全部凭空消失!

    不错,就是凭空消失了,与那些还没有被杀死的狂信徒一起消失了!

    没有血肉横飞的场面,也没有残肢碎体!

    一切,就这么消失了!

    一具暗黑议会武士的尸体都没有留下来,只是在奇迹之城的广场里,多了十五万个身份牌,那些,全都是这些武士在出征前留在奇迹之城的,与他们身上的军牌和编号一模一样,一旦本人死亡,身份牌将会被送到他们的亲人手中……

    暗黑议会武士的家属,持有这个身份牌,将会得到议会的帮助!老有所依,幼有所养。这是叶无双曾经在铁王座上承诺过的,每一位为议会战死的武士,绝对不会亏待!

    一场原本被整个世界关注的战争,就这么结束了!

    带着所有人的惊惧结束了!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不是这场战争的终结,吃了大亏的暗黑议会是绝对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教会输掉了这场战争,只剩下一座孤城梵蒂冈,若暗黑议会真的会放过这里,那才真的有鬼了呢!

    ……

    果不其然,不久后,一条紧急命令从奇迹之城里传达了出来!

    叶静天与叶震麟以及秦歌联名召集议会所有大将迅速返回奇迹之城!

    战争的风暴,在酝酿。

    ……

    一日后,奇迹之城的广场!

    暗黑议会最后的两员大将返回奇迹之城!

    主殿前的广场上,鹰翼与索罗斯·门罗带着几人大步前行。

    广场上,安安静静的,一大牌木架子几乎横贯整个广场,木架子上挂着的是议会武士的身份牌。

    每一个身份牌,都意味着……有一名议会武士死在了这场战争中!

    只有萧瑟的风吹过的时候,这些木牌才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响动,似乎是战死者的英魂的呼吸声!

    面对着这一幕,鹰翼与索罗斯都久久无言!

    战争胜利了,可是,议会也损失很惨重!

    有太多的大好男儿死在了这场战争中!

    朱红色的门前,有一个男子已经在负手静静等候。

    这男子,两鬓斑白,脸上带着一种宛如寒冰般的杀气!

    鹰翼在看到这男子以后,盯着看了很久,才终于认出——原来这男子是二愣子啊!

    只是,一场战争之后,那个曾经青涩的山里娃,苍老了太多太多!

    两人相见,久久无言。两个曾经一起在武昌拳馆里训练、走出人生第一步的好兄弟,这个时候竟然不知道该死说什么好了。

    过了很久,几乎是同时说出了一句一模一样的话:“能见到活着的你,真好。”

    然后,两人又无言一笑,满是苦涩。

    “对不起。”

    鹰翼轻声道:“一百多个兄弟,我只带回来九个!”

    “你做的很好了,战争嘛,总是死人的。”

    二愣子摇了摇头,话中带着悲凉,没有经历过战争,怎会知道面对那一具具死士变得麻木后的悲哀?过了很久,才终于轻声道:“或许,曾经的岁月会是我们此生最美好的回忆。”

    鹰翼沉默。

    只有薇薇安满脸好奇的看着二愣子,她自然认得出,这个男人就是怒焰,这场光明与黑暗的战争里最耀眼的那一颗璀璨的将星,不,不应该说是将星,而是一个可怕的杀神,被他斩杀的人,已经不计其数!沉默了一下才问道:“你们……认识!?鹰翼,为什么你没有告诉过我?”

    “我们当然认识。”

    鹰翼垂下了头,似乎想起了去日本保护柳馨彤时的情形,那日,他们对着叶无双说出了自己的理想,一切距离现在很近,又似乎很遥远。说话的时候也带上了一丝飘渺,轻声道:“我和他,算是师兄弟吧,我们都是魁教出来的人,只不过魁叫我军略,让我做一个万人敌,教他杀人,让他做一个千人斩……”

    然后,薇薇安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似乎……一切都已经实现了!只是下意识的呢喃道:“暗黑议会之主么?一个千古雄才……好像见一见他啊!”

    “或许……会有机会吧。”

    鹰翼笑了笑,没多说,只是看着二愣子,问道:“你说教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难道真的有神吗?”

    “可能有吧!”

    二愣子轻笑一声,到:“不过,就算真有神灵,我也会杀了他!就在……不久之后!”

    然后,拉起鹰翼和索罗斯,大步朝主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