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暗黑传教士【一更】

    接下来的几天里,就在西西里半岛的卡塔尼亚平原上,出现了这么一支奇怪的传教士。

    他们,一共有九个人,行走于每一处农场当中,宣扬着他们的教义。

    他们不像大多数的宗教主义组织一样,信仰虚无缥缈的神,只是在一味的宣扬个人的力量,宣扬着回归真我,宣扬勇气和奉献。

    其实,他们所宣扬的东西……说的难听点就是——挺大逆不道的!

    因为,他们竟然在号召普通的平民找回属于自己的权利,认为如果法律和命运不能给自己公正的话,那么就用手中的刀来为自己找回正义!

    在他们的意识形态中,所有的法律只不过是当权者用来维护自己统治的工具而已,说什么人权至上,怕什么铁律清规,说到底,真正把权利交给普通老百姓的又有多少?

    这些东西,被他们带到了每一寸土地上,但凡是有阴暗的地方,就会有他们的身影。

    他们就这样执拗的在西西里半岛的土地上行走着,说着自己的理念。

    刚开始,没人听,也没有人愿意相信他们,可他们依旧在坚持,渐渐的,有一部分人终于停下手中的活儿认真的思考起了他们的教义,然后,这一部分人再没做其他事情,很认真的在原地听他们讲解更多的理念,甚至,这些人在回到家中以后,都忍不住和自己的妻子家人说起了这些东西。

    再然后,更多的人聚集在了他们身边。

    就像是黑死病蔓延一样,速度快的不可思议,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卡塔尼亚平原上的许多人家都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忠实信徒。

    人们在每天结束工作以后,哪怕是再疲惫,也会赶到这批人在前一天约定好的地点,聆听教义!

    没有洗脑,也不会再人的脑子里种植奴化思维!

    他们只是宣扬着自己的理念。

    每当他们说起议会一直都在崇尚的世界时,这些被生活欺压的连腰都直不起来的人眼中总会流露出向往!

    那是对那个完美世界的向往!

    没有强权,没有不公正,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呼吸空气。那些手捏强权者再也没资格霸占更多的资源,再也没资格毫无根据的就去欺压弱小良善。

    为恶者,会付出代价。

    有仇者,可以亲手为自己讨要公道!

    真的是一片非常非常完美的世界!这人间太肮脏,这世道太混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人人心中有恨!

    所以,几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有一大批人选择信仰他们的教义!

    这九个宛如苦行僧一样的传教士,正是鹰翼和他那八个刚刚从战场上死里逃生撤下来的兄弟!

    他们被困在了西西里半岛上难以逃走,便开始在这里传播暗黑议会的意志和信念!

    本来,也仅仅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谁知道,结果竟然出乎意料的好!

    于是,他们成为了第一批在精神上尝试着征服西西里人的暗黑议会武士!

    就是这样!

    ……

    半个月后的一天清晨,就在鹰翼准备去与平原上的农户宣讲教义的时候,刚刚走出自己的居所时,就发现在门口有一个清秀少女双手抱胸而立。

    “你……”

    鹰翼皱了皱眉,有些狐疑的看着这个目的一直都不明了的女人,似乎,自从自己刚刚苏醒时这个女人曾和自己谈过一会儿以外,这些天以来就再没找过自己,甚至早就不见了踪影,行踪诡异的很,就连鹰翼都有些摸不透了。

    此刻,这女孩儿忽然出现,让他倒是多少有些惊讶?

    “我叫薇薇安。”

    女孩儿笑了,轻轻昂起下巴,忽然道:“你来这里已经半个月了,难道就一点儿都不记挂外面的战况吗?”

    “记挂,很记挂。”

    鹰翼道:“可是记挂又有什么用?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但是黑手党家族仍然封闭着整个西西里岛,这里已经被弄成了铁板一块,哪怕我归心似箭,也无法逾越黑手党家族建立起来的封锁线,所以,还不如在这里做点对我、对议会有意义的事情,我坚信,议会迟早有一天会打进西西里岛的,我迟早会冲开这牢笼!”

    “是么?”

    薇薇安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道:“带着一百多人就敢对五千人保护中的黑手党家族党魁执行斩首计划的暗黑议会英雄,想不到如今也被黑手党家族给吓破了胆!呵……现在黑手党家族确实是没有接触对西西里岛的封锁,可事实上,对于他们在这座岛上的实际力量,你又知道多少?”

    一句话,让鹰翼扬起了眉毛,微微眯着眼睛问道:“什么意思?”

    薇薇安一笑:“难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鹰翼微微眯起了眼睛,不过没多说什么,缓缓侧开了身子。

    薇薇安也很坦然,迈步就走了进去。

    屋中,安安静静的,很简单,也很干净。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相互凝视了很久。

    最终,鹰翼道:“你……不,薇薇安,我相信你并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现在,我已经开始逐渐对你产生信任了,最起码,在这里居住的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很安全。所以,有什么事情我想你应该也可以和我仔细说说了!毕竟,我是个军人,不喜欢,也不习惯你的这种含蓄方式,有什么直接说出来就好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

    薇薇安轻声一笑,道:“不要着急,我会一个一个回答的,今天咱们之间都有的是时间,难道不是么?”

    鹰翼没有继续和这个女人兜圈子,直接问道:“我想知道外面现在怎么样了?”

    “如果让我说的话,一句话……”

    薇薇安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一字一顿道:“血流成河!”

    鹰翼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似乎是看透了鹰翼心中的想法,薇薇安轻轻摇头道:“圣徒的鲜血染红大地,教会被打的很惨。不过暗黑议会伤亡也挺惨重的,迄今为止已经有五万人被撤下了火线,不是重伤就是变成了尸体。尤其是在十天前,在阿尔卑斯山下双方更是爆发了一场战役,是暗黑议会一支将近一千人的队伍被教会两万人给包围了,然后你猜怎么着?这支队伍里竟然有现在三阁四堂里的一个巨头,叫二愣子还是什么的!最后,此人暴怒之下以神秘力量一口气烧了三座山头,不知道让多少教会的武士变成了灰烬!非常恐怖!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被誉为‘怒焰’,和你一样,成为了暗黑议会对外公布的议会战争英雄里的一个!”

    听着薇薇安所说,鹰翼眼中出现了什么。

    随后,薇薇安话锋陡然一转,变得诡异了起来,看着鹰翼的时候也有种说不出的味道:“怒焰你应该是认识的吧?不要否认,我在说起这个人的时候,从你脸上的表情就看出来了,你肯定认识他,而且还和他很熟很熟!怎么样?看着自己所熟识的人在战场上大放异彩,而你却只能在一旁观看的滋味不好受吧?”

    鹰翼无言。

    薇薇安脸上的笑容愈发的诡异了,轻声道:“人困在西西里半岛,可是你的心却早就飞到了战场之上,这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无力,也很无奈,甚至是有一种悲愤的感觉?不过,你不用着急,你的机会马上就要到来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能重新回到战场上!”

    鹰翼顿时精神一震,虽然已经在死死克制,但是身体仍然不可避免的在轻微颤抖着:“你这话……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