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信仰(下)【二更】

    最后,是那小女孩儿扶着鹰翼出去的,鹰翼没有拒绝。

    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女孩儿打的主意虽然很诡异,但他却从对方身上没有感觉到威胁,所以,也就任由对方搀扶着走了出去。

    也就是直到出去以后,鹰翼才知道,原来他藏身的地方竟然是一处种植园。

    人很多,到处都是在劳作的工人!

    鹰翼被吓了一跳,人多眼杂,自己等人又是被黑手党家族通缉的人,就这么走出来,太容易暴露了!

    “放心吧,都是自己人!”

    那女孩儿似乎看透了鹰翼的想法一样,轻轻一笑,道:“在这里的,全部都是自己人!而且,你昏迷已经整整三天三夜了,早在两天前你的敌人就已经搜索到这里了,不过被我们给搪塞过去了,毕竟,黑手党家族虽然是影子政府,但也不会乱来的,不可能直接搜捕。所以,短时间内你们应该是安全的。”

    鹰翼这才松了口气,最后在人群中捕捉到了自己的几个兄弟,他们全都换下了作战服,正与几个种植园的工人在一起谈笑风生,看上去相处的倒是颇为融洽。

    不过,鹰翼并不打算过去打招呼,现在这里的形势还在迷雾之中,让他有些看不清,因此,在没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之前,还是让自己的兄弟继续这么轻松的生活几天吧,谁知道现在如果挑明以后,会对他们造成怎样的影响!

    或许……会把这里的所有人都杀光?

    八成就是这样了,这些士兵是叶无双亲手训练出来的,几乎完全继承了叶无双残酷的生存法则,叶无双当初逃亡非洲的时候,会因为吃饱饭去抢劫当地军阀一个连队的驻地,到最后为了不走漏风声可以杀死一百多人!

    相信这些士兵也一定能做到!

    这是叶无双告诉他们必须遵守的法则!

    很残酷,但这是必须遵循的残酷,没得选!

    所以,在冲突没有激烈到一定程度之前,鹰翼不打算将这一切告诉这些士兵。

    最终,在那女孩儿的搀扶下,两人来到一片绿茵地坐下。

    鹰翼很仔细的看着女孩儿那张有些清秀的脸,沉默良久才问道:“说吧,你怎么知道我是暗黑议会的人的?不要说是我的兄弟们说的,那不可能,我敢保证,就算是你拿刀割掉他们的头颅,他们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你太紧张了。”

    女孩儿笑了起来,那日被枪对着的时候她虽然紧张,却仍然有理智,如今更加淡定了,面对着鹰翼这个杀人无数的战士,仍旧带着淡定而从容的笑容,不过看到鹰翼脸上亘古不化的严肃后,只能摇头,轻声道:“好吧,看来我不回答你的问题的话,你今天是不会多和我说话的了。”

    “首先,你的枪,在弹夹底部,都有一个铁王座的样子。这种标志,全世界范围内都没人敢使用,谁用,大概就会遭到一个霸道到极点的巨无霸打压了,因为这个标志,独属于暗黑议会!”

    “第二,你的作战服,虽然已经被献血染的看不出样子了,但是我还是很用心的洗了你的作战服,最终还是多多少少看出了一些轮廓,很显然,这样的作战服,全世界也只有暗黑议会有。”

    “第三,现在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战争打响了,大战之下,西西里岛反而平静了下来,最起码,在暗黑议会来到这里之前,这里很平静!大战之下,原本的所有恩恩怨怨都被放下了,所以,这段时间西西里岛处于一种非常诡异的状态,在这片黑帮纵横的土地上,这段时间以来几乎没有什么黑帮仇杀发生!而你们,穿着认不出的作战服而穿越在丛林里的外来者,很显然是处于逃亡状态里!在西西里岛,所有逃亡的人全部都是在躲避黑手党家族的追杀,而现在能被黑手党家族追杀的人,大概也只有暗黑议会了!”

    说完后,女孩儿耸了耸肩膀,道:“这么多的信息,如果我还推测不出你们来自于哪里的话,那我该不是很笨吗?”

    鹰翼沉默了,过了很久才抬起了头,没对女孩儿的推论做出任何评价,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道:“无论是暗黑议会还是黑手党家族,似乎对于你们这些人来说都很遥远吧?我很好奇,你这个平凡人家的女孩儿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东西?”

    “你错了,暗黑议会或许离我们很远,但是黑手党……却离我们很近,时刻在威胁着我们!”

    女孩儿轻轻说了一句,毫无征兆的说道:“你可以给我说说你们暗黑议会的主张吗?”

    “暗黑议会的主张?”

    鹰翼一愣,坐在草地上,背靠大树,眼睛里流淌着怀念,道:“教会一直都在打着幌子说什么神爱世人,说什么人人平等,可是……真的平等吗?神,真的爱这个世界的人吗?我想,根本没那么回事吧……就像华夏一句老话说的——天道无情,以众生为刍狗!

    每天,都有不公正发生!

    对于错,只是看政客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

    公平与人权,只是看当权者的脸色!

    这……其实是个混沌的世道!

    哪里又有什么黑?哪里又有什么白?

    好人总是得不到好报,恶人总是得不到惩罚,因为,有个恶心的法律制裁着!

    哪怕心中有恨,若没有一个强力的撑腰者,谁能讨还血债!?

    这,就是现在这个所谓的公平与公正的世界!

    说白了,不过是一个强权镇压一切的世界!

    魁其实是个伟大的人,他的一生,承受了无数不公!大概,没有人比他更加深刻的体会到这个世界的本质了!

    所以,他想扭转这一切!

    不是强权镇压一切吗?那么好,老子就建立这个世界最大的强权,只不过,老子的强权不是用来为非作歹,而是给那些受了不公的人提供保护伞!

    当法律不在公正,当背着血仇却无法讨要,那么……议会为其提供保护伞,让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为自己寻找公正!

    我们践踏一切法律,凡入我议会者,必将超脱法律的制裁,遇到不公与血仇,议会就是其最大的保护伞,让他可以放心去找自己的正义!

    这是魁的意志,他想让议会成为每一个被生活欺压之人的靠山!”

    “如果说,议会的理念是什么,我想,这大概就是议会的理念吧!我们不相信从来没有为人主持公道的神,只信仰黑暗和武力,我们不相信被强权玩弄的法律,只信仰我们自己手中的刀!”

    “这,是我们的信仰……”

    “……”

    “多么美好的世界……”

    小姑娘轻轻闭上了眼睛,轻声道:“每一个人,都不用惧怕权贵,每一个人,在遭遇不公的时候,都可以去为自己讨要公道……多么美好的理念……”

    过了很久,她终于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轻声道:“或许,你应该抽个时间和这里的人说说你们暗黑议会的理念,说一说你们的信仰,说一说你们想打造的完美世界……因为,在此之前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这些,我们从来不知道,原来黑暗,竟然比这混沌的光明好。”

    说完后,她笑了,笑的很干净:“今天就说这么多吧,我该走了。体型你一下,在西西里岛,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听黑手党家族的,所以,你可以放心养伤。事实上,你除了在这里,别的地方也去不了了,现在西西里到处都是黑手党家族的人。”

    鹰翼一愣,深深看了女孩儿一眼,心里怪怪的。

    这算是……暗示?

    不过,小女孩儿已经转身走了,一直走出了十多米才忽然回头:“哦,对了,忘了提醒你一件事情了,你的伤是我爸爸为你处理的,他救了你,你该抽个时间去谢谢他!”

    鹰翼一愣,问道:“你爸爸是个医生?”

    “不,是兽医,附近几个农场里的牲口都是他照料的呢。”

    女孩儿笑的很干净:“你的伤太重了,我们来不及找医生了,所以是我爸爸帮你看的。”

    然后……鹰翼脸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