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挥剑问天,是黑是白!

    奇迹之城。

    主殿。

    今日,这里,庄严!

    原本偌大的广场,此时已经被人所占据,黑压压的,一眼望不到边际!

    全部都是暗黑议会的武士,披坚执锐,议会特有的作战服的色彩汇成一片的土黄色的大海!

    人员,已经超过四十万,直*五十万人!

    所有议会的武士,终于全部抵达!

    在阵列的最前面,是暗黑议会所有的精锐!

    六铁卫,立身阵前,拄刀而虎视四方!

    霸气、二愣子、李天一三人,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已经接手七杀阁、贪狼阁以及血堂!

    与他们并肩站在一起的,是冷箭、屠、虎牙!

    除了北极熊,铁卫齐聚!

    而北极熊麾下的忠义堂的人此刻却并未出现在这里,而是站在城头,遥遥目视着这一切!

    当铁卫叛乱时,北极熊是横在叶无双身前的最后一道屏障,而今,大军再次誓师,他们也将成为议会出征后防守奇迹之城的主要力量,是横在叶静天的身前的最后一道屏障!

    战争,全面爆发!

    甚至,除了还在大海上飘荡的铁浮屠索罗斯·门罗之外,所有的大洲之主,几乎已经全部抵达!

    就连澳洲战事还没有结束的红胡子菲列特都带着三万澳洲议会武士来了!

    所有人都清楚,欧洲,才是光明与黑暗决出胜负的地方!

    狂狮凯恩,黑曼巴阿丽莎,亚洲之王九纹龙。

    全部都站于阵前!

    在他们身后,是所有暗黑议会能拿得出手的武士了!

    一场,自从暗黑议会平掉美洲以来,从来未有的空前盛事!

    此刻,所有的武士全部都抬头望向那大殿门口!

    近五十万将士!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无法想象那究竟是怎样的壮观!

    五十万将士目光所视,是九十九重台阶上的一个孩子。

    一个,从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一生波澜壮阔,头角峥嵘的孩子!在议会武士的心目中,他秉承天命而生,身上流淌着狂战士的尊贵血液,未来必将君临天下!

    叶静天!

    今日,叶静天终于不再继续坐在铁王座上看着别人为他打理一切了,走下了铁王座,立身阵前!

    他穿着的,是父亲曾经穿过的征衣!

    姬娜说过,当初叶无双在裁定议会作战服的时候,给自己制作的第一件征衣就是这件!

    叶静天让裁缝将这件征衣拆开,最后按照他的体型的裁剪成了一件缩小版的,他说,哪怕父亲现在在暗黑墓地坐死关,不能陪他走上战场,他也要穿着自己父亲的征衣踏上征程,因为那样他能感觉到父亲在陪伴他!

    没有人制止,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孩子心里很苦!

    叶静天的腰间别着的,是龙牙,是他父亲的战刃!

    他就这么站在阵前,蔚蓝的眸子很干净,小脸清秀,眉宇之间像极了叶无双简直就是叶无双的翻版。穿上戎装的他,英气飞扬,身上酝酿着一种绝对不属于他现在这个年龄所应该由的气度!

    不错,就是气度!

    所以,他往那里一站,让五十万将士瞩目!

    因为这个少年至尊像极了他的父亲啊!

    叶震麟也是神色复杂,最终,轻声一叹,什么也没说,其实,就连他都差点儿认错了!

    “各位将士!”

    叶静天终于开始了,喉咙上安置的麦克风将他的声音收录,然后通过扬声器,在整个广场上蔓延。五十万人,每个人都能清晰的听到他的每一句话:“根据我们的情报,鹰翼叔叔,我父亲手下那个忠诚的男人,他已经在阿格利真托对黑手党家族的几个家主完成了斩首行动,虽然,他自己也被困在了西西里岛上,但他却用自己的生命为我们迎来了战机!

    黑手党家族,已经乱了!

    盘踞在他们据点里的圣战军,已经无法协同作战!

    现在,正是我们讨还血债的时候!”

    说到这里,叶静天已经在怒吼了,清秀的小脸上,涌现出的是一种完全不符合年龄的狰狞与杀机,豁然转身,陡然指向大殿:“教会,是我的仇敌!就是这群卑鄙的家伙,亲手挑起了我们内部的矛盾,害的我父亲走入墓地去坐死关!

    此仇不报,我,叶静天,枉为叶家儿郎!”

    “各位叔叔,你们都曾经是跟着我父亲打天下的长辈,虽然我坐在了铁王座上,但是我很清楚,我的年龄,以及我的资历,并没有资格来统领大家,所以,这不是命令,而是请求……”

    说此一顿,叶静天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陡然吼道:“我请求你们,我的各位叔叔伯伯,议会忠诚的武士,请求你们助我一臂之力,伴我走上战场,为我父亲报仇!”

    安静!

    下方,依然很安静!

    安静的令人窒息!

    片刻后,陡然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怒吼!

    “亚洲分部,十万血勇,与您同在!”

    “欧洲分部,十四万铁军,与您同在!”

    “非洲分部,十五万战士,与您同在!”

    “澳洲分部,三万精锐,与您同在!”

    “三阁四堂,在!”

    “……”

    高呼,排山倒海!

    轻轻一皱眉,千万人嘶吼,这就是王!

    待得高呼稍微平息时,阿丽莎缓缓从阵前走出,陡然抬头,喝道:“兄弟们,你们可曾忘记,就是五年前,就是在这里,你们对着大殿里的铁王座许下的誓言!”

    “哗啦!”

    所有人,忽然半跪在了地上,右手捶胸,“咚”的一下,闷响在广场上渐渐飘荡开来。

    很难想象,五十万人整齐划一的一个动作,会造成这样的声势!

    “入得此门,就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生又何欢,死又何妨;义字当头,退无可退;福祸与共,九死不悔!”

    低沉、有力的低吼,在广场上荡漾着。

    就在这里。

    在同一个地方,不同的时间段里,同样的誓言再一次响起!

    “哐啷!”

    而后,叶静天拔出了腰间的龙牙,直至天际,刀锋上有湛蓝的光华流转,欧洲常年阴暗的天穹之下,显得愈发的冰冷了!

    “既然教会要战,那边战吧!杀他的血流成河,斗他个天地颠倒!我,将与你们同在,暗黑议会有规矩,每战,级别最高者必冲锋在前,我父亲做到了,我,同样不会丢他的人!”

    叶静天怒吼了起来,厚重的缓冲军靴狠狠踏在了地上:“这光明,让人厌烦,所以,我要这天,崩碎,我要这地,塌陷,我要这人间颠倒,到最后,我要看看这天下究竟花落谁家,这世道究竟是黑是白!”

    “吼啊!”

    “为了铁王座的荣耀!”

    “……”

    暗黑议会与教会持续了五年的恩怨,在这一刻,在一个孩子的带领下,走上了你死我活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