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美洲分兵【一更求花】

    美洲战场,早已经是如火如荼。

    欧美欧美,历来,美洲与欧洲都是有着极大的关联,虽然风土人情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但美洲的许多国家在生活习性上,其实就是从欧洲人的生活习性上演变而来的。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来,十六世纪开始欧洲人就在这里扎根,对这里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在移民风暴当中,向来都秉承将神的光辉洒向世界每一个角落的教会怎么可能会落伍呢?几乎是伴随着移民风暴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它的信仰和文化入侵,到现在,美洲已经成为几个大洲中信徒数量仅次于欧洲的地方!

    所以,当格列高利十六世的圣战命令下达的时候,美洲亦有将近三十万的狂信徒提刀走上战场,在一个叫凯勒的红衣大主教的领导下,在哥伦比亚一带边境上不断对抗着暗黑议会,反抗非常激烈。

    不过因为暗黑议会在美洲势大,所以这支圣战军一直处于被压制的状态,尤其是议会的铁浮屠索罗斯·门罗一直秉承着铁血肃清的高压手腕,以至于这支圣战军被压制的连气儿都喘不过来,在姬娜到来后,更是组织了好几场铁壁合围式的围剿,让这支圣战军处于危险中,紧接着又是两场大规模战役,将这支圣战军推上了近乎崩溃的地步!

    先是索罗斯在连接南北美洲的安第斯山脉一下子击败了十万圣战军,降者无数,不过都在索罗斯一声令下后被处死了,十万人近乎死绝,只逃走百十来个参军躲入安第斯山脉后没有被搜出来。

    紧接着又是姬娜令六万议会在美洲的武士,于亚马逊河流域全歼了八万多圣战军,直杀的整个亚马逊河上全都漂浮着尸体,惨不忍睹。

    经过这么两场战役后,这支人数约在三十万人左右的圣战军已经再没有反抗的余力了,辗转逃到了哥伦比亚一带,拆散大部队以后,活动在这片非法活动历来猖獗的土地上进行着游击战,准备进行长期抵抗。

    整个美洲,教会的力量达到了有史以来最低迷的时期!

    教堂被暗黑议会的人公然焚毁,耶稣受难像被推倒,十字架溅上了污血,传承了几千年的教会经典被一把把火焚毁,各大藏书馆里的藏着的有关于教会所有的书籍全都被一口气的烧毁!

    在南北美洲的大地上,教会的处境陷入了永恒的黑暗,圣徒的鲜血和惨叫弥漫在这片大地上,每天都有被抓获的狂信徒被处死。

    这,就是教会发动战争的下场!

    完全可以这么说,叶无双可能是继成吉思汗后,唯一一个单纯的用武力就让这个世界妥协与噤声的人!

    有教会的信徒更是不怀好意的将这一场战争称为当代“黄祸”,一切都因为叶无双的特征,就说这场战争是黄祸!!

    黄祸论,说白了就是一些欧美帝国在古时为了霸权,将黄种人视为威胁的一种言论!

    从西汉武帝横击匈奴,将匈奴打垮后,北匈奴西迁进而对半个欧洲造成威胁开始,黄祸论其实就开始了。

    紧接着,突厥人对欧洲的侵犯。

    然后,是蒙古帝国在成吉思汗的带领下对欧洲发动的可怕侵略战争。

    这些,全都被西方人称之为黄祸!

    这是种族的冲突!

    他们认为华夏这个曾经统治了世界二十个世纪的古老国度太过可怕了,一直认为这是威胁!以至于当叶无双崛起后,因为他是个华夏子孙的原因,这场战端被打上了黄祸的烙印!

    说白了,就是为了挑起种族的矛盾,让暗黑议会走上与所有白种人对抗的道路!

    然而,那些造谣的教会教徒没想到的是,这种说法,给他们引来了更大的灾难!

    当这种说法开始流传的时候,就直接引起了姬娜的注意,在进一步查证后,认定这是美国边境地区一个全民信教的小镇在当地教父的诱导下,对暗黑议会进行的恶意诋毁!

    其心可诛!

    当言论刚刚开始散播的时候,索罗斯就直接去了华盛顿,发出了暗黑议会的质问:“美国人是要加入这场战争吗?”

    就是华夏都站出来在质问。

    美国政府面对这种形势,好悬没憋死在那里!掌控他们国家命脉的几个家族几乎全都是站在暗黑议会那边的,外面更有一个足以称之为劲敌的国度在质问,他们凭什么来加入战争?

    再说了,去面对暗黑议会这样一个敢拉着整个世界陪葬的疯狂组织,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百姓是不会同意打这样一场战争的!

    无奈之下,只能宣布,那个在边境的小镇,不归他们统辖,一切作为,全都是教会有意唆使。

    在这种宣布发出的第二天,暗黑一会将那个全民信教的小镇屠戮一空!

    至此,整个教会在美洲的声望达到了最低点,被肃清已经是时间上的问题。

    ……

    哥伦比亚,加勒比海畔。

    这片地区,原来还是一片颇为繁华的地区。

    然而,现在已经是赤地千里。

    暗黑议会对美洲三十万圣战军的清扫终于抵达了这里。

    白色的沙滩已经被炮弹炸的漆黑,几乎被翻了一遍,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

    一千余名全副武装的议会武士现在已经控制了在这里。

    海岸边,一对身穿议会军服,身上带着硝烟气息的男女正在海边,瞭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

    这对男女,正是整个美洲议会现在的最高首领姬娜和索罗斯。

    姬娜蹲下身子,撩起海边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海水清洗着脸上漆黑的污痕,一边清洗一边看似不经意的说道:“又有四千多游击队被杀死了,美洲大局已定,索罗斯,明天你就带上十五万美洲武士去欧洲战场吧!”

    “啊!”

    索罗斯被姬娜忽然说出的话吓了一大跳,道:“我走了美洲怎么办?”

    “自然由我来负责,现在这里的形势一片大好,那个凯勒手里只剩下了几万残军败将,他坚持不了多久的,美洲分部的兄弟们继续待下去是资源的浪费。”

    姬娜细致的用海水洗着手,轻声道:“现在的欧洲形势很糟糕,至少有百万圣战军被聚集到了黑手党家族的据点里,形成了对咱们的包围,虽然亚欧非三洲的兄弟们都在欧洲战场,但人数还是嫌少了些,敌人是咱们的三倍啊,战争打的很艰难!自从包围完成后,已经爆发了好几场大规模战役,咱们虽然占了大便宜,但仍旧处于劣势!所以,你去支援欧洲吧,你杀心重,那里才是你的战场!”

    “那我带十万人去!”

    索罗斯咬了咬牙,道:“美洲分部虽然是所有分部中武士最庞大的,但也不过二十万人罢了,我若一下子带走那么多人,您手里的力量就太薄弱了!”

    “五万人在我手里,可顶五十万大军!”

    姬娜轻笑一声,站了起来拍了拍索罗斯的肩膀,轻声道:“就这么决定了,欧洲才是决战之地,那片战场才是你的舞台!估计用不了多久,可能我也会去那里!我发誓,最多一月,我就能肃清美洲!”

    索罗斯苦笑,最终点头。心道,只怕自己这一去欧洲,整个欧洲决战的帷幕也就被拉开了,怕是就热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