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涌动的星辰之力【一更】

    沙场上,烈焰已经将从台伯河岸到奇迹之城下的距离完全变作火红的世界!

    台伯河上,教会的狂信徒在这一刻终于产生了恐惧,在他们瞳孔中跳跃的火焰,简直就是死亡的代名词!

    在这种最纯正的自然之怒面前,一切都是卑微而渺小的!

    也只有在濒临死亡的时候,这些加入圣战的狂信徒才终于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一丝怀疑!

    烈焰,就在不远处的河岸上跃动,火红的岩浆喷发出来的热量扑面而来,瞬间蒸干天空中落下的细雨,场面是恐怖的,似乎穿越了大地,进入了传说中的地狱一样,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硫燃烧后的味道,时时刻刻刺激着人们的神经。

    岩浆在涌动,火红火红的,如同正在奔涌的献血。

    台伯河上,所有的呐喊与怒吼在这一刻几乎同时安静了下来,没有狂信徒在像刚才一样那么狂热,在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都产生了一丝动摇。

    “该死的,这真的是一场能打赢的战争么?”

    “神不是万能的吗?为什么这个时候他还不出现,将这一切全都扫灭?”

    “教宗说,神的战士战无不胜,可是……真的是战无不胜的吗?刀子砍进我们的身体里面,会发出刺耳的骨裂声,子弹射穿的我们的身体时,我们同样会感到疼痛!血管破裂的时候,我们流出的鲜血会渐渐冷却,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我们也会……死亡!该死的,我们和正常人是一样的,并没有因为我们信仰神而变得多么强大,也并没有因为我们信仰神而永远不会死亡,我们会哭,会笑,会疼痛,也会死亡!那么……神的信徒,迟早会有死干净的一天的!是的,照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死干净的,可那个时候,这场战争的胜利是属于我们的吗?不!我们不是战无不胜的!甚至,面对这这么强大的敌人,我们该怎么打赢这场战争?异教徒里走出的一个武士……就能屠城灭地啊!我们在打一场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战争,我们来这里根本就是送死来的!”

    “……”

    在面对死亡的考验时,这些狂信徒的信仰终于受到了最残酷的考验!

    这种震撼,是一种来自于心的震撼!不管是刚才的大炮轰炸,还是飞机轰炸,所造成的杀伤虽然大,但那也是团队作战打出的力量而已,一切都在理解范围内,可是现在呢?一个人,一招,血屠万余人!

    这还是人么?他们在与神灵作战啊!

    这些狂信徒终于动摇了!

    是的,即便他们认为自己很强悍,很勇敢,对神很忠诚,这个时候也不禁开始了自我拷问!

    一切,全都是他们自己认为的罢了!

    这个世界上能对自己做出准确定位与评价的人真的是太少了,这种人,被称之为智者!

    没错,就是智者,每一个能认清楚自己内心和能力的人,全部都是智者!

    然而,绝大多数人所做的一切,都仅仅是他们认为自己的自己能行罢了,仅仅是他们自己认为的,仅此而已!

    可这个世界不会绕着一个人转,现实和自己所认为的,有着太大的差距!

    就像,很多人说自己不怕死,可当死亡真正降临的时候呢?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人……跪舔了!当死亡真正降临,那些平时咋咋呼呼,看上去就像这个世界放不下他一样的人,全都一个比一个哭的凄惨,一个比一个哀嚎的惨烈!

    这就是普通人!

    这些狂信徒也是,他们觉得自己的信仰很坚定,可当信仰和死亡发生碰撞的时候,百分之九十的人全都动摇了,对自己的一切都产生了怀疑!

    进攻,陡然停止了下来!

    奇迹之城遥遥在望,甚至一口气一个冲锋就能攻到城下,甚至他们的子弹都能打到奇迹之城了,可所有人就是不敢进攻了,在死亡的边缘挣扎徘徊,迷失了自我,踯躅不前,火红的岩浆在岸上奔腾涌动,这个世界都安静了。

    整个战场,处于一种近乎诡异的安静状态中。

    甚至就连奇迹之城内的炮击,在收到叶震麟的命令以后,都停止狂轰滥炸了,飞机在天空中一个仰冲也调转方向返回了奇迹之城了,经历了方才的一场大战后,战机所携带的弹药也全都倾倒完了,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回去飞快补充弹药。毕竟,战争可不会给他们的时间来做足够的准备,甚至,当同伴战死以后,连悲伤的时间都不会给人留下。

    这就是战争。

    没有温情,只是男人在鲜血和尸体之中用刀尖的对话!

    时间不等人!

    一分一秒在残酷的流淌,原本杀的难解难分的战场上,仍然在诡异的安静之中踯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死寂一般的战场上,忽然吹来几道非常诡异的声音!

    “咕嘟,咕嘟”

    虽然声音不高,但许多人都听到了,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

    很多目光投向那岩浆,只见,地上涌动的岩浆最中心部位,正不断有巨大的气泡冒出,然后……破裂!

    “唰!”

    一道赤红的光芒在暗夜之中绽放!

    然后,一团火焰飘出。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人,是浑身缭绕着烈焰的二愣子从岩浆中出现了!

    他就这么漂浮在岩浆中,浮浮沉沉,却不受半点儿伤害,冷漠的看着河对岸的人,忽然笑了,嘴角勾起的那道弧线有些残忍的味道。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进攻了?”

    二愣子负手而立,笑了,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很刺眼。

    然后,一声轻叹。

    “原来,你们是怕了啊?”

    “……”

    二愣子整个人似乎变了性格一样,与从前的憨厚完全不同,眼眶里都跳动着火焰,犹如鬼火,非常刻薄,冷冷直视对岸黑压压的圣战军,恨声道:“可是,你们害的我的大哥去坐死关,如今又打到这奇迹之城下,我又岂能容你们!今日,若让你们就这般退去,就算是我死了也是死不瞑目啊,因为我无法和我那一生凄凉可怜的老大交代!”

    语落,陡然一步踏出,人在烈火中浮沉,目视天穹,似乎在寻找答案,又似乎在怨恨:“大哥敬我,看得起我,把我这个山里娃当人看,除他之外,还有谁看得起我这个骨子里糙的粗人?大恩,便是穷尽我这一生都难以报答,他便是我的天啊!天妒英才,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让他的一生那样悲凉!?苍天无眼!”

    这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憨实汉子这一刻似乎疯了,又哭又笑:“我大哥不在了,坐死关,在生死中浮沉,我的天崩碎了……”

    “既如此,他妈的老子又要你这天下人的天何用?给老子崩碎!”

    “苏醒吧,沉睡在宇宙深处的星辰之力,将这群肮脏的杂碎都给老子葬在这里!”

    “今日,老子用三十万生魂,祭我大哥!”

    “……”

    怒吼,在四野回荡!

    而后,“轰隆”一声,天穹中便是一声炸响。

    高天之上,竟然崩开无数可怕的裂痕!

    有赤红的光,在那裂痕中涌动,蕴含着毁灭的力量。

    ……

    (出差去海拉尔,很远,是临时通知,所以也没时间通知大家,抱歉,昨天半夜四点才下车,下车后回去本来打算写点,结果坐车坐的腰困躺一下,一躺就睡着了。。所以断更了,抱歉。

    今天在车上用手机打字存了点稿子,今晚最少四更补欠,谢谢各位兄弟一直以来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