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不落之城(七)

    四个小时后,就在墨龙仍然在哪无尽的墓地之中穿行的时候……战争,爆发了!

    一场有史以来,双方之间爆发的最大动乱!

    当下午六点钟的时候,天空中的雨还不曾停下,然后,守卫着渡过台伯河的武士忽然发现,茫茫大江,忽然冷了下来。

    并不是气温的下降而带给人的一种感官上的直接感受,而是一种发自于内心中的冷!

    “不好,有敌人!”

    因为大雾,视线被阻隔,根本看不清对岸的情况,不过守卫着这里的长官还是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妥!

    这他妈的哪里是因为天气的变冷啊?而是杀意!

    非常恐怖的杀意!

    就像蚂蚁在感觉到蜘蛛潜伏到自己窝前时的本能反应是逃跑一样,是一种天性上的反应,人类虽然已经脱离了自然界,但那种祖先在自然界中锤炼出来的那种本能还是保留了下来,挤出在瞬间就感悟到了这种潜在的变化!

    负责台伯河大桥防卫工作的一名小队长一边狂奔一边疾呼道:“准备战斗!准备战斗!黑暗与光明之间的战斗打响了!”

    其实,早在大高加索山时,这场战斗就已经打响了,只不过那是一场属于背叛者的战争!

    “咔咔咔咔咔咔……”

    子弹上膛声响成一片。

    所有的武士都渐渐握紧了手中的枪,虽然这一切来得很突兀,但每个人其实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战争,早就已经无可避免!

    “轰轰轰……”

    整齐的脚步,终于从迷雾中传来。

    当一切映人眼帘的时候,那负责守卫这个地方的议会武士终于发现,原来敌人的数目,竟然是如此庞大!

    只见,那大桥之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全是敌人!

    非常特殊的阵型!

    准确的说,在现代战争中,士兵能在战场上保全自己就是最好的福音,可惜,眼下敌人的进攻完全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愉快,几乎是不要命的往上堆啊!

    没有可怕的武士冲锋在前,只有一群刚刚拿起步枪的士兵在向前冲,就像一组用人肉组成的肉盾一样,根本无所畏惧,因为,在他们的信念里,每一个被神邸所眷顾的武士,都是无敌的。信仰若是狂热,人已疯狂。

    议会的武士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仍然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当下吼道:“保持住队形,射击!”

    语落,“拍啪啪啪”的枪声就已经响起,当时就有无数教会所谓的圣战武士被掀翻了,鲜血洒满了大桥,到最后,整个人都落入了台伯河。

    双方的交火,从刚刚爆发的时候,就已经进入白热化!

    血与骨洒满了嫁接在两岸的大桥,教会的这群狂信徒已经彻底疯狂。

    也不知道格列高利究竟用了怎样的方法,总之,确实让这群被龙飞一颗人体炸弹吓的魂飞魄散的狂信徒收拾起了再战的勇气!

    “为了神的光辉!”

    有人在狂呼,几乎是淌着同伴的尸体在往前堆!

    战争的残酷,在这一刻演绎的淋漓尽致!

    鲜血,碎骨在迷雾中绽放,惨叫者倒地的时候就被后面冲上来的人群覆盖。

    说实话,教会的这群狂信徒的军事素养差劲儿的一塌糊涂,除了会装子弹,然后本能的扣动扳机以外,几乎是什么都不会了!

    可问题是,他们人多啊!

    呼啦一下涌上来,几乎占满了整个大桥,冲在最前方的人哪怕是随意开枪,子弹也是铺天盖地的往过扫,给河对岸设立起防线的议会武士造成了严重的创伤!

    战斗打响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最少都有好几十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虽然教会的人倒下的更多,但那股前赴后继的气势还是非常可怕的,最起码,他们一直都在向前推进!

    ……

    “队长,这么下去我们顶不住的!”

    一名*控着火神炮在疯狂扫射的议会武士对着不远处的首领吼道:“他妈的,狗日的教会疯了,一下堆了好几千人上桥,完全是当成血肉之墙往前推进啊!他们能把人命不当人命,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我们跟他们耗不起!”

    “我知道!”

    那队长冷笑了起来,轻声道:“教会的武器装备差劲儿的几乎全部都是黑手党家族给他们的残次品,毕竟一下子武装这么多人可不是闹着玩的,跟我们拼这个,累死他也拼不起,格列高利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他才想用这种人海战术把我们淹没,一旦近距离爆发战斗,十个平民可以轻松将一个强悍的武士围攻至死,对他们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可是,请不要忘记,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斗,有效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才是取胜之道!乘着现在我们的武器还有用武之地,尽可能的消耗他们吧!”

    说到这里,他径自为自己点燃一颗烟,烟雾从口中飘出,在空气中洒下一片淡蓝色的烟幕,微微眯起了眼睛,耸动鼻头轻轻嗅着空气中散不开的硝烟味道,似乎很陶醉的轻叹道:“多么美妙的味道啊,自从美洲平定以后,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这种味道了,嘿……这是战争的味道!请不要忘记,我们的命令,是钳制在这里一个小时!”

    “尽情享受鲜血和死亡的盛宴吧,或许,当这场战争打完以后,我们再也没机会如此尽情的杀戮了呢,因为……教会一灭,这天下,再无敌人!”

    语落,疯狂的大笑了起来,一种病态的疯狂!

    枪声更急。

    这一夜,其实所有人都已经疯了!

    就连教会聚集起的第一批所有圣战者全部都已经疯了!

    除了已经疯了,否则,没有人会愿意发动一场己方损失是敌方一百倍的战争!

    100:1!

    这就是现在这大桥上教会的圣战者和议会武士的死亡比例!

    甚至,这个差距还将更大!

    也就是说,每死亡一百个开外的圣战者,才至少能换来一个议会武士的死亡!

    非常恐怖的数字,除非在二战那个因为战争而狂热、因为战争而病态的年代,大概也只有在这台伯河的大桥上才能出现如此夸张的死亡对比了!

    议会武士对这些圣战者绝对是碾压式的优势!

    可问题是……人家在人数上也是碾压式的优势!

    最起码,叶震麟舍不得让议会精锐的武士像大白菜一样放到大桥上打一场血肉模糊的战争,有效进攻才是他崇尚的!

    种种原因造成……教会愣是用尸体堆出了一条路!

    转眼,这些圣战者已经无线接近奇迹之城这边了,甚至,议会的武士都能看到他们冲在最前面的人狰狞的脸和赤红的眼!

    这个时候,那个淡定的不像话的小队长终于摁下了自己喉咙上的麦克风:“请求执行第二步作战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