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不落之城(六)

    “背对议会的万千英魂而死亡,魁,在您生命的最后一刻,究竟想到了什么啊……”

    墨龙苦笑,缓缓迈开步子,朝前走去。

    当他真正看到叶无双的脸的时候,顿时吓了一大跳。

    这哪里还是那个丰神如玉的叶无双啊?

    只见,叶无双双眼紧闭,眼眶身陷,就连脸颊上的肉都缩回去了,简直就是皮包骨头了,看上去和一具干尸没什么区别!

    就连墨龙都被吓了一大跳,如果不是从轮廓上还能依稀看出这个男子是叶无双的话,差点儿连他都认错了!

    “嘭!”

    墨龙狠狠将右拳砸到了自己胸口,对着叶无双深深鞠了一躬,献上了一个庄重的捶胸礼,这才缓缓退后,整个人默默回到了灌木丛的北极熊身边。

    “确定了?”

    北极熊轻声问了一句。

    “嗯……”

    墨龙这个时候反而平静了下来,不知道是一种寂灭如死灰后的沉默还是一种大悲,眼中带着复杂神色,轻声道:“只是没想到的是,最后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呵……从古至今,多少帝王将相以为自己可以风流一千年,可到最后,又有几个人真的做到了?还不是全泯灭在了岁月的风尘里。”

    北极熊闭上了眼睛,轻声道:“只是让我一直难以释怀的是魁在最后一刻时,浑身上下的生机飞快散去,最后的生机让他的头发疯长,转眼已是白发三千丈,背对议会的无数英魂而坐,太过悲凉,让我很难受。”

    墨龙垂首,叹了口气。

    林中,一时寂静,只有细雨打落在白桦树上的时候,发出了“沙沙”的响动。

    “咚……”

    忽然,一道细微到极致,甚至难以听清的响动传入墨龙耳中。

    墨龙陡然抬头,有些不敢相信看了叶无双一眼,然后“嗖”的一下就窜到了叶无双身边,死死盯着叶无双的脸,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连耳朵都一动一动的。

    一片死寂!

    十分钟后。

    “咚……”

    又是一下!

    然后,墨龙脸上的死灰渐渐变为狂喜!

    是的,这回他总算挺清楚了,是心跳声!

    叶无双的身体里,还有心跳,只不过每过十多分钟才会跳一下而已!

    明明已经没了生机,但却每隔十多分钟,心脏还会跳动一下!

    一种非常奇怪的生命现象!

    用现代的医学和科学根本无法解释的生命现象!但墨龙不准备探究下去,因为在狂战士的身上,发生什么都很正常!

    墨龙只知道,最起码在叶无双的体内还孕育着一点生机,叶无双还在坐死关,只不过是一场非常特别的死关而已。

    不过想到眼下的情况后,墨龙便也不敢继续在这里打扰叶无双了,当下几乎是一溜烟就冲进了小树林,一把拽住北极熊的衣领就叫道:“你他妈的诳老子,老大根本没死,他仍然在坐死关!”

    或许是从大悲到看到了一丝希望,总之,墨龙的心里似乎反而没有那么难受了!

    “不,他死了。”

    北极熊摇了摇头,道:“你也是异能者,对一个人的身体状态捕捉应该很敏感,你应该能感受得到,老大身体里的生机已经断绝了,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经死了!”

    墨龙张了张嘴,憋了半天才说道:“可是他明明……”

    “那只是老大的意志!”

    北极熊终于拔高了声音,事实上,这是自从他见到墨龙以后,第一次情绪上产生的波动,很难想象,平日间那个刚猛暴烈的北极熊竟然有这样的一样,抓住墨龙拽着自己衣领的手后,缓缓将之挪开了,看着墨龙的双眼,一字一顿的说道:“凡人,因为强烈的求生**,可以战胜死神、病魔,最终给自己冲杀开一条生路。意志这东西,是个很奇怪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的存在着,甚至对于一个人来说,有着决定性的作用!老大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他的求生意志究竟有多么强烈,已经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了,要不然,我们就不再是现在的我们,而是暗黑议会的魁首了!你应该早就知道,你所看到的,只不过是魁的意志,他的求生意志,一直不曾消散,给自己硬是留下了一点点的生机!”

    墨龙沉默了,过了很久才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魁的情况?”

    “嗯。”

    “为什么?”

    “……”

    “只是想让你离开这里。”

    北极熊轻轻闭上了眼睛,道:“你觉得老大有多大的可能醒来?说实话,在这里守得时间越长,越绝望!毕竟他留下的那点儿生机实在是太渺小了,有如狂风中的蜡烛,随时都会熄灭!这一次,他所遭遇的与从前相比起来,那真的是天差地别,便是我都没有信心了!”

    北极熊很认真的看着墨龙,脸上闪烁着的,是一种他从来都没有表现过认真,轻声道:“魁倒下了,但议会还在,我们还有铁甲几十万,还有无数需要守护的人,这是魁的信念和意志!我希望你能彻底死心,不必再挂念着这里,走上战场去为议会,为小太子和众位嫂子作战!说实话,我只是个莽夫,除了能打打杀杀以外,几乎再没什么用处了,但是你不一样,你有智慧!虽然我不知道你的智慧究竟表现在哪里,但魁以前在的时候很看得起你,能让魁这么看得起的人这个世界上不多,能做到不远万里深入敌巢去请你,唯独你一个!我一直相信魁的眼光,既然他这么看得起你,想来是有他的原因的!你是魁选中的人,这个时候,不该被这些牵绊的你整个人都废了,议会现在需要你这样的人!”

    墨龙垂下了头,过了良久,才轻声一笑,道:“好吧,我接受了你的建议,这就离开了,或许,若魁一直不出来的话,或许等扫平教会以后,我也会来这里陪着你守着!”

    北极熊点头,想了想,忽然道:“对了,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说吧,你堂堂铁卫北极熊说求就太矫情了。”

    “呵……”

    北极熊咧嘴苦笑,沉默了一下,道:“战争铁定会打响,怕是等枪声一响,俄罗斯大枭恰尔巴耶夫必反,到那时候,我怕我那妻子会被忽悠的做一些傻事,只希望你能给她留条生路。”

    “已经发生了。”

    墨龙摇了摇头,道:“恰尔巴耶夫已经叛乱,是我亲手斩杀他的,你的妻子……已经被擒拿,现在正在瑞士!”

    北极熊挑眉,不曾说话。

    墨龙再次道:“不过有一点我需要申明,当时,我欲杀她!”

    “可以理解。”

    北极熊道:“就算有人阻拦你,若没我的面子,谁也挡不住你,我还是要谢谢你。”

    墨龙摇头轻笑,不再多言,迈开步子离开了。

    见到了叶无双的状态,心里有了个飘渺的期望,反而踏实很多了,因此,走的时候很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