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不落之城(五)

    魁死了?

    那个几乎如战神一般,绝无人能打败的男人竟然死了?

    即便是过了很久,墨龙也仍然没能回过神来,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震撼了,因为,他潜意识里就认为叶无双最终还是能堪破死关而出,君临天下!

    这是一种在岁月中逐渐养成的无条件的信任!

    就像是秦歌她们一样,哪怕叶无双被迫坐死关以求新生,她们也依旧相信叶无双终究会平安无事。

    原因很简单,叶无双太强了!

    无论是岁月的沧桑还是人生的艰险,他都能一拳打破,无论身边的人发生什么,他都能轻易解决!

    就像叶无双说过的,神不是万能的,而他无所不能!

    这是在经过无数次突发事件后,叶无双在所有人的心里和潜意识里留下的一种无敌的印象,以至于无论发生什么,人们都潜意识的愿意相信叶无双一定能解决,因为他本身就是无所不能的!

    结果……

    所有人都算错了!

    就算他妈的是神话传说中的神邸,都有陨落的时候,更别说的叶无双了,他也有无可承受之重,他也有顶不住的时候,就算他无所不能,终究也是一具血肉之躯,不吃饭了会饿,不喝水了会渴,超脱不了这个世界,和普通人是一样的,当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生命也一样会走向终结,波澜壮阔的一生便也到此为止了。

    就是这样!

    直到这个时候,墨龙才忽然之间有了一种明悟,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太过信任叶无双了,殊不知,神仙尚有陨落时,奈何凡人怎逆天?

    北极熊也被墨龙的样子给吓了一跳,大手连忙在墨龙眼前摆了摆手,道:“喂,你小子没事吧!”

    一言,总算将墨龙给惊醒了。

    墨龙抬起眼皮看了北极熊一眼,忽然很认真的,一字一顿的说道:“带我去见魁,我绝不相信魁会死于教会的暗算!”

    “这……”

    北极熊脸上闪过一丝为难,道:“魁嘱咐过我的,说不要让人去打扰他,不能在怒吼中君临天下,他就要在安安静静中离开,不让人打扰他,哪怕是我也不行。所以,很多时候,就算是我去看他都偷偷摸摸的……”

    “我要见他!”

    墨龙开口打断了北极熊,低喝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我的信念,你要是有信心拦得住我,就尽管出手!”

    一句话,噎的北极熊没脾气了!

    风系异能者啊,最擅长的就是速度了,这个世界上恐怕要论远距离追击,恐怕没人能比得过墨龙了,近距离也或许只有竹叶青那个勘破了空间力量,能直接瞬移的空间系异能者才能做到了!如果墨龙真的要硬闯,就算是累死他都追不上!

    而且,北极熊看得出,墨龙这家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当下,也就犹豫了起来,过了良久才咬牙道:“你要去见魁,我拦不住,但我希望你看一眼得到了你想要的结果就立马离开,因为这是魁的意志,他希望安安静静的,不想让太多人的打扰他,要不然,他也不会选择这暗黑墓地的最深处了。”

    “好。”

    墨龙答应了:“我只看一眼,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就行了。”

    “那你跟我来吧。”

    北极熊叹了口气,摇着头迈步朝前走去。

    墨龙紧随其后,脸上带着思索的神色,看着北极熊高大的背影,忽然问道:“既然魁薨,你为什么还徘徊在这里不肯出去?”

    “我?”

    北极熊摇了摇头,轻笑道:“我欠了魁五六十条命没机会还,几乎这一生全都是魁赐给我的,魁没了,我出去还有什么用?难道继续去与人征战嘛?嘿……没了魁,就算打下了这天下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做一个守墓人,守着魁,守着我的信仰!所幸,这山林里能吃的东西倒是不少,在这里面倒是也饿不死。”

    说到这里,北极熊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缓缓道:“其实,魁这一生很苦的,他真的很孤独,有的时候,我看到魁一个人站在那里的时候,甚至都能感觉得到他身上带着的那种亘古的孤独。也就是在和各位嫂子和小太子、小公主在一块儿呆着的时候,他才是真的快乐。这个世界上羡慕他的人很多,可真正能看到他身后悲凉的人又有几个?他想安安静静的去,其实也不过是不想看到自己所爱的人悲伤而已,其实他真的很伟大!这样的魁,教我如何能放下他让他孤零零的在这里?有我在这儿为他守着,最起码也让他知道还有个兄弟一直陪着他!所以啊……我也不打算出去了,铁卫叛乱,兄弟刀兵相见,因为一个权利,大家斗的你死我活,这样的东西我真的不想看到了。”

    “魁死了,血手死了,隐杀死了,教士也死了……我所珍视的兄弟都他妈的快死绝了,所有的一切都葬在了那一场叛乱之中,再出去还有什么意思?”

    从始至终,北极熊都没有回头,只是一边走,一边就跟拉家常一样说着。

    只是,墨龙却从北极熊高大的背影里看到了一种叫做悲凉的东西,沉默良久后,忽然问道:“魁在最后的时刻,做了什么?”

    北极熊脚步一滞,沉默了好久,才缓缓说道:“不知道教士用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在侵入魁的体内后,不断在吞噬着他生机,到最后,魁的生机近乎绝灭,然后他一口气迫出最后还没被侵蚀的血给了我,将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等我醒来以后,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那是个早晨,风大,白桦树被吹得‘哗啦啦’响个不停,魁就是在风的哭声里离开的,在最后的一刻,他只是莫名其妙的嘀咕了几句话——‘浩大的意志,亿万生灵的信念,原来这就是我的敌人,嘿……罢了罢了,那便一战吧!’,之后,他告诉我不希望有人来打扰他,便轻轻闭上了眼。”

    墨龙沉默了,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人,在沉默中前进。

    一直走了约莫半个小时的路,北极熊才终于停下了脚步,站在灌木丛里,双眼带着哀伤看着前方,轻声道:“到了。”

    只见,在他们前方,有一个男子席地而坐,一身血迹斑驳的衣服,一头散乱的白发在萧瑟的风中乱舞,头发很长,几乎已经披到了背上,一动不动。

    叶无双,可一直是短发!

    要不是体型几乎一模一样,墨龙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竟然是叶无双!

    不过,他也只是看到了一个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叶无双竟是背对议会死去的众多生灵而坐。

    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墨龙的面色愈发苍白了起来,因为……他从叶无双体内不曾感觉到半点儿生机!

    坐在他们前方的……确实是一具尸体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