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章 不落之城(四)

    群山巍巍。

    里面寂静无比,只有雨落在树林里时发出的沙沙响动。

    也就是在走入这里之后,墨龙才真的被震撼。

    放眼四周,那一颗颗白桦树中间所夹杂的空地里,全部都是一座座墓碑,比乱葬岗整齐,但是坟茔的数目,已经很难做出一个大体的估计了,因为整片林子里全部都是墓碑,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一眼望不到尽头,只见那墓群伴随着群山的绵延起伏而无限向院方延伸,似乎要直接铺向天际一样!

    触目惊心!

    饶是墨龙见惯了尸堆如山、血流成河的景象也被这一幕给惊呆了,因为那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震撼,难怪很多议会的武士也仅仅是在外面拜祭自己死去的兄弟,很少会走入这墓地之中,因为这里的一切,实在是太过惊人了,自己一个和这里葬下的人没多少关系的人在看到以后都觉得触目惊心,更别说那些议会的武士了,毕竟这里葬着的可全部都是他们的兄弟啊,曾经一个大锅里吃饭、一个战壕里翻滚的比亲兄弟还亲的同伴,他们若看到这一切,恐怕已经不仅仅是震惊了,而是悲伤!

    一种大悲!

    绵延不绝的墓碑之海里,究竟葬下了多少暗黑之殇?

    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墨龙才终于明白那铁王座为什么对议会的武士那么重要,因为那是白骨铺就的无敌路啊!是这死去的无数人共同的信念,也承载着生者的寄托,所以它才成为了整个议会的精神信仰!

    “从未想过,向来都是风光无限的暗黑议会背后,竟然是如此触目惊心的悲歌。”

    墨龙一声轻叹,没有在这里过多停留,大步朝前走去!

    一座山头后,又是一座山头。

    从外面看来,这些山绿色植被覆盖面很高,可直到进来了才会发现,除了白桦树,地上没有任何植被,全部都是整齐的排列着的坟墓!

    坟墓,似乎没有尽头,永远也数不清一样。

    转眼之间,墨龙已经接连走过七八座山头,每一座山头都不是终点,依旧是那走不出、看不穿的坟墓之海,到现在,墨龙所看到的坟墓,怕是最少都已经超过二十万座了,很难想象,暗黑议会的崛起路上,究竟倒下了多少人!

    路,似乎没有尽头!

    迷蒙细雨之中,墨龙在这没有止境的路上整整走了四个小时的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攀上了最后一座山。

    这是尽头,最起码,现在是尽头,未来还会有多少坟墓铺向远方就不知道了,最起码,从前死去的战士的坟墓,到此为止了。

    山中,总算看到了灌木丛,而不再是坟墓。

    就在墨龙细细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毫无征兆的,他感觉自己的背后陡然生出一丝寒意,当下暗叫不好!

    多年的作战经验告诉他,在他的背后,必有刺客!

    “哐啷”

    唐刀出鞘,看都没看,回头就朝身后斩了过去!

    紧接着,只听“铿”的一声脆响,唐刀之上有一股沛然大力传来,震得墨龙手腕一麻,当下也不敢继续停留了,飞快朝前方冲去,几乎化作了流光,在第一时间脱离了袭击者的攻击范围。

    至此,一道带着揶揄、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不错,反应挺快的,可惜,既然走进了这暗黑墓地,就别想出去了。”

    很熟悉的声音!

    是北极熊的!

    墨龙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顿时大喜,连忙回头……

    可不,只见一个衣衫褴褛,身高在两米开外,宛如一尊巨人般的强壮大汉正站在他身后,不是北极熊又是谁?!

    “墨龙!?”

    北极熊也很惊讶,完全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会见到墨龙!不过很快也就反应过来了,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啊,只是看到一个背影就发动了袭击,没想到居然是你。”

    “可不就是我么?”

    墨龙摸了摸鼻子,看到活蹦乱跳的北极熊后,自然是不由自主的就往好的方面想了,顿时大喜,心情也好了很多,看着北极熊的时候不禁开了个玩笑:“也幸亏老子伸手还不错,要不然他妈的还不得被你一拳给打成肉饼啊?”

    “都说了是不好意思了……”

    北极熊瞪了墨龙一眼,道:“下雨了,这林子里的雾气大,白茫茫的一片,再加上你小子鬼鬼祟祟的,只留下个背影给老子,你又不是老子的媳妇,老子可做不到那种只看背影就能认出你的地步,光瞅你那贼眉鼠眼的样子,不进攻你进攻谁?”

    一说起北极熊的老婆,墨龙也有些尴尬,前不久,自己还差点儿将之斩于刀下,一时间也有些尴尬。

    北极熊这个时候似乎才终于想到了什么一样,不禁问道:“对了,你怎么跑来这里了?这里可是历来议会的英魂沉睡的地方,魁早有命令,除非是到了拜祭的时候,或者是得到他的允许,否则决不允许擅自踏入这里,打扰沉睡的英魂!”

    “是圣父允许我进来的,我和魁之间曾经有一个约定,现在我完成了我承诺的事情,所以来见他,无论他怎样,我都要见他才行!”

    墨龙笑着说了一句,语气很轻松,既然北极熊都平安无事的出现在这里了,那叶无双自然也没什么问题了,恐怕早就已经堪破死关,获得了新生,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一直都没有破关而出罢了。

    “原来是圣父啊……”

    北极熊摇了摇头,道:“想不到他竟然也来欧洲了,想来现在一定很乱了吧?”

    说到此处,北极熊眼中闪过一丝哀伤。

    打死他也想不到,动乱的起点,竟然是铁卫!

    当他意识消失的那一刻,血手、隐杀、教士已经全部被诛杀,虽然道不同,但终究兄弟一场,哪怕他再无情也有点儿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觉得心里难受的慌。

    这些天,北极熊虽然人在这暗黑墓地,其实心里也猜测出了,八成战争已经爆发了,铁卫的叛变只是一切动乱的序幕罢了!

    “还好。”

    墨龙不想在这个上面继续纠缠下去了,直接道:“魁现在怎么样了?可以带我去见见他吗?”

    魁?

    北极熊愣了,陷入了良久的沉默当中,看那样子,似乎是在思考什么让他想不通的问题一样,过了很久才终于道:“大概……死了吧!”

    墨龙一愣,随即摇头失笑,死便是死,活便是活,北极熊就和叶无双在一起,一举一动都了解,怎么可能会在死活上说大概之类的话?笑道:“你是开玩笑的吧?”

    “没有!”

    北极熊回过了神,很认真的、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魁,确实死了!”

    “轰”的一下,墨龙面色陡然苍白了起来,感觉天崩了一般,一下子没了力气,一屁股便坐倒在地,两眼无神的看着四周,如木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