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不落之城(三)

    因为有了叶震麟的默许,所以,墨龙在永恒之城里几乎是一路通行无阻,穿过了数道防御线后,终于来到了一处脾经之处。

    群山巍巍,细雨滂沱。

    这里寂静的让人心中发寒。

    放眼四周,只有数不尽白桦树,几乎汇聚成了一片树林,就像卫士一样忠诚的守卫在群山之外。

    墨龙凝身立于细雨之中,雨水朦胧了视线,良久无语。

    他知道,这里就是暗黑议会的墓园了。

    是整个奇迹之城中,最神圣的地方!

    如果说,战火降临奇迹之城,这座不落之城已经到了相当危险的时候,或许会有百分之八十的议会武士抱着**包冲上去和敌人同归于尽,但如果战火降临到这座墓园的话,相信所有议会武士全都会抱着炸弹冲上去的!

    因为,这里是议会武士灵魂的归宿!

    据说,这里葬着所有为了议会而战死沙场的人,是这些人的尸骨堆积起了现在铁王座的威严!

    叶无双曾经下过命令,每一位为议会战死沙场的勇士,都有资格进入议会的墓园,哪怕是尸体被炸的连快血肉都不曾留下,议会也会收集其生前的重要物品,做一个衣冠冢葬下!

    铁卫叛乱之前,整个暗黑议会从来没有出现过不忠之人,因此,几乎每一个死去的战士全都在这里了。

    从议会建立至今,唯有血手、隐杀、教士三人不曾获得葬入这里的资格,铁卫号称是铁王座下最忠诚的捍卫者,结果死去的三个铁卫却连葬入这里的资格都没有,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不过墨龙也听说了,似乎在处理被叶无双击杀三个铁卫的尸体时,就连暗黑议会的高层都爆发了一些矛盾。

    据说,姬娜因为念及旧情,曾建议将三人葬入暗黑墓地,认为三人跟着叶无双南征北战八年有余,即便是到最后走上了叶无双的对立面,那也是因为在议会未来发展方向上和叶无双意见不同,属于公事,不是什么十恶不赦,应该将三人葬入墓地。

    剩下的四个铁卫本来还很心动,不过想想现在整个议会的状态,最终还是没有明确表态支持。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自从血手三人叛乱后,整个暗黑议会内部都对于铁卫的新来是急剧下降,这个节骨眼儿上他们要是再跳出来的话,难免会遭人诟病。

    姬娜的看法,其实还是挺的人认可的。

    可惜,第一个跳出来反驳这一切的,竟然是她的儿子——叶静天!

    那个幼年就坐到铁王座上的孩子,在面对自己的母亲时,第一次流露出了自己的峥嵘头角,然后说出了一番让人震惊的时代:“三个叛徒而已,因为一时间的仁慈就放过,难以服众!父亲曾经告诉过我,杀一而儆百,方为王者之道。如果作为一个领袖却做不到公正的话,到最后迟早会带领整个议会走上一条无法控制,无法预估的道路!这是父亲给我留下的话,我会恪守。我这三个人叛变,早就已经是亵渎了作为一个勇士的荣耀,他们不配进入暗黑墓园,因为那是对于死去之人的亵渎和侮辱,他们奉献出了生命最后才换得了在暗黑墓地的一席之地,如果这三个叛徒的待遇和他们一样,那就是*裸的亵渎,我们的武士的信念将会崩塌!所以,就将他们火化后投入台伯河吧,他们的一世枯荣,便是就此结束随波而去!相信,这也是他们的想法吧。”

    很难想象,一个年级仅有五岁的孩子,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让人震撼的话!

    这就是叶静天,一个头角峥嵘,颇有乃父之风的孩子,刚毅而果决,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一种旁人不可撼动的态势!

    姬娜还有些不敢,可无奈,最后自己的儿子拿出了烈焰屠城,那是父亲留给他的,是议会之主身份的象征!

    即便姬娜有那个心,最后也没有勇气直接对抗烈焰屠城的威严,只是苦笑着选择了接受!

    最后,曾经的铁卫,化作骨灰,随着台伯河流而逝去!

    “魁,你有一个好儿子,相信,就算是没有我墨龙的辅佐,他也一定能顺顺利利的度过这一次难关,最终成长为一个像您一样的大好男儿!”

    墨龙终于开口了,脸上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然后……

    这个七尺男儿,这个仗剑在万军阵里穿梭的时候都没有皱一下眉头的大汉,竟然“噗通”一下跪倒在地,膝盖撞击地面的时候,溅起的泥水向四方撒去,然后……

    “哇”的一声,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大哭了起来。

    哭的很凄厉,在群山之间回响,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很难想象,他这么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儿,竟然也会有这样一面!

    泥水满脸,已经分不清究竟是泪水还是雨水,群山之间,回响出的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说明的哀伤。

    不知道为什么,当真正来了这里的时候,墨龙的脑子里全是魁首背着北极熊一身悲凉走入墓地的样子,更是悲愤几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雨是稍微小了一些了,墨龙忽觉身后传来一连串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正要回头,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张纸巾已经递到了他面前,下意识的拧头看了一眼,顿时愣了。

    在他身后,是叶无双的诸多女人!

    秦歌带着微笑,并没有收回递给他的纸巾,低声道:“无双又未死,你有什么好哭的,反正,我相信他能闯过来的,大风大浪经历了那么多,我就不相信这么一点小小的磨难就能打垮他,否则,他就不是叶无双!”

    似乎是被秦歌的坚定所影响,墨龙终于缓缓点了点头,挣扎着站了起来,问道:“嫂子,您怎么来这里了?”

    “战争就要开始了,教会组织的三十万圣战大军马上就要兵临奇迹之城下,讨伐我们,这个时候,我们几个女人反倒是闲了下来。”

    秦歌摇头一笑,道:“反正我们几个手无寸铁,根本不可能拿着武器走上战场,正是在这刀兵相见的时候,反而只能在这里安安静静的等待了。”

    墨龙沉默,看了眼秦歌,又看了眼她身后的韩歆瑶几个女人,她们都很宁静,似乎在坚信叶无双会破死关而出一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有种别样滋味,过了良久方才垂头问道:“对了,嫂子,听说您为魁生了个男孩儿?”

    “是男儿。”

    说起自己的孩子,秦歌眼中闪过一丝柔情,轻声道:“很像他,像我的地方反倒是少了,即便还是个孩子,但眉宇之间英气很重。”

    说此一顿,看向墨龙问道:“你现在还要进去么?”

    “要!”

    墨龙道:“这是我和魁的约定!”

    语落,迈开脚步踏入了群山之间!

    (我去。。有点事情耽误了、、所以。。呃。。。五更稍微推迟一下中不?今天两更,明天三更,等周五或者周六了五更一次、、要不今晚又得熬夜了、、明天各种状态差劲、、实在抱歉、、失言一次。。。兄弟们想打就打吧。。别打脸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