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圣战风云(二)【二更求花】

    午,十二点。

    “咚咚咚咚……”

    沉闷的钟声响起,一共十三声,声声浩大,或许是因为节奏的原因,总之,十三声钟鸣,带着一种深沉而悲壮的味道,如天穹中传下的神音,非常震撼!

    “唰”的一下,所有狂信徒全都停下了手中事情,在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圣城梵蒂冈最中央的圣彼得大教堂。

    十三声钟鸣,蕴含着一种悲壮的味道,在教会有着非凡的意义,许多信仰教会的人都觉得十三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因为在圣经当中,大贤耶稣遇难之日,他最后一顿晚餐时,参加的人就是十三个!

    也就是在那一次晚餐之后,耶稣被他的门徒犹大出卖,才开始了受苦受难的日子!

    所以,在教会的很多信徒看来,十三是个非常不吉利的数字,甚至带着一种死亡的味道,蒙上了一层黑色!

    教会的钟,从来不会敲十三下!

    因为这个数字是个让人厌烦的数字,可如今,最终还是敲响了,所有人都知道,圣战的号角已经吹响了!

    “神的光辉将与我们相伴!”

    一个有着典型东欧人的面部特征的中年汉子站了起来,亲亲在自己的妻子额头上轻轻一吻,道:“愿神保佑你,我真心的希望你能在这次战争中活下来。”

    “一切都是为了神的光辉!”

    他的妻子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笑容,仿佛自己即将面对的只不过是去菜市场买菜之类的小事一样。

    他们这一家子,如今全部来了!

    除了他和妻子,就连十八岁的儿子都已经来了!

    一家人全部都是狂信徒,当教会的圣战号召发出的时候,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赶到了这里,丈夫是一位工厂的工人,在当天丢下了手中的工具,选择拿起武器作战,妻子是个做销售的,当圣战爆发的时候,辞去了工作,随同丈夫作为第一批赴梵蒂冈的圣战者赶到了这里,儿子则是一个学生,今年刚刚高中毕业,已经接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只不过却丢掉了自己的一切光明前途,与父母来这里和一群刀口舔血的武士作战。

    只是,当炮火在他们身边炸响的时候,他们还能不能这么疯狂就不知道了,最起码,现在他们是心甘情愿的,几乎是抛弃了一切来到了这里。

    像他们这样的人,在整个梵蒂冈很多很多,带着整个家庭来参加圣战的人不在少数,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整个家庭前来参战的,很多很多。

    “让沉沦在黑暗中的人得到救赎,努力吧,我的兄弟。”

    一个五十多岁的白发老头子热烈的抱住了他身边的一个年轻人,献上了自己的鼓励,其实,那个年轻人和他素昧平生,这也不过是第一次见而已,但在教会内,所有的人都是兄弟姐妹,所以他们一直都是以此来称呼。最起码,这些狂信徒是吃这一套的,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被这个世界伤害过,所以总是对那些陌生人有这一种近乎痴傻的信任。

    龙飞冷着一张脸站在人群当中,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有人上来和他拥抱,他也不过是虚伪的应付两句而已,反正不外乎就是什么“神与你同在”之类的扯犊子的话,骗鬼罢了,虚伪客套急剧他还是会的,因此倒是表现的一切正常,不过心中却对这些人嘴里的那个什么狗屁的神不屑到了极点。

    神?

    那是个什么东西?

    嘿……老子的家人被害的时候,神怎么不来拯救老子?

    仁慈……那就更加扯犊子了,龙飞敢保证,如果自己的刀架在敌人的脖子上,但是却因为这个虚无缥缈的仁慈放过敌人的话,下一刻,敌人的刀子就会刺穿自己的心脏!

    那个时候,谁会对自己仁慈?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道残酷,以强者为律法,践踏弱者!

    这是这个社会教给龙飞的!

    相对于教会中和谐骗鬼的言论而言,他更加愿意相信叶无双!

    一世功名利禄,只能靠自己来博取!

    反正,这是龙飞的看法,也是社会教给他的生存之道,这一生多磨,想活着就得学会怎么去吃人,神只不过是个扯犊子的而已,如果这些傻比的神真的存在的话,龙飞只想对那位神说——我草你妈。

    就在此时,一列列的卫队终于从圣彼得大教堂里跑了出来,很快,就将圣彼得大教堂完全封锁保护了起来,毕竟人太杂了,谁也不能保证这三十万人力究竟有多少是好人,有多少是坏人,没人敢拿着格列高利十六世陛下的性命来开玩笑!

    “都安静一下!”

    一个教会自队男子喊了起来,声音通过扩音器朝四面八方辐射,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这个教会的武士这才开口喊道:“教宗陛下有话要对你们说!”

    语落,直通“轰隆”一下,一道白色光柱陡然从圣城梵蒂冈的上空升起,直冲天际,威势凛然。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个老者缓缓出现在圣彼得大教堂的最高建筑物上,穿着一身华贵到爆的特殊衣服,手里拿着权杖,头上带着一顶威势凛然的王冠,整个人贵不可言!

    此人,不是格列高利十六世又是谁?

    而这华丽到极点的出厂仪式,也是他精心设计出来的!

    反正,作为一个统治信仰卫冕皇帝来说,这种装神弄鬼的把戏是他们最擅长做的事情了,他们将这一切都称之为:“神迹!”

    也就是在格里高利登上最高建筑物俯瞰下方密密麻麻的狂信徒的时候,一道略微苍老的声音就响起:“神说,作为主宰,我允许黑暗的存在,但决不允许黑暗凌驾于光明之上,否则,必将招致我的净化!”

    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多人就已经伏倒在地,满脸虔诚的叩首膜拜,那种虔诚,让混迹在人群中龙飞根本理解不了。

    事实上,这种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神,就连自己的生活都不要了,直接来参加这么一场注定会有很多人死去的战争,让龙飞完全想不通!

    他妈的,爹妈老婆孩子都不要了,却愿意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神来打一场战争,这不是脑残是什么?

    狂信徒的世界理解不了啊!

    这是龙飞的感觉,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他也就恢复了正常,对眼前看到的一切给出了这样一个评价:“装神弄鬼的花样倒是不错,不过面对叶无双,还是嫩了点儿!”

    对于叶无双,不知道为什么,龙飞就是有这么一种感觉——这个世界上,没人能打败那个谜一样的男人!

    龙飞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胸膛,低声嘀咕道:“叶子哥,龙飞欠你的命,今天就给你还上,谢谢你为我,为了五哥和嫂子做的一切!现在,五哥和嫂子过的很好,我龙飞也可以了无牵挂的还上你这条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