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章 大高加索山的悲歌(五)

    这一场激战,爆发的很突然,结束的也很快。

    仅仅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而已!

    整个大高加索山上早已经是尸横遍野,到处都是鲜血,一副凄凄惨惨的模样!

    最后还站着的,全部都是议会亚洲分部的人!

    血鹰成员,全部阵亡!

    只剩下了威娜与恰尔巴耶夫是整个血鹰最后还活着的人了。

    漫山遍野,腥风阵阵,似乎是死者的冤魂依然逡巡于这里,不肯离去。

    恰尔巴耶夫拄着拐杖,站在原地,先是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威娜,又看了一眼将自己重重围住的满身是血的亚洲分部的武士,忽然桀桀怪笑了起来:“到最后,还是难逃一死!”

    语落,倒是又开始径自嘀咕了起来:“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斯特洛加诺夫,我亲爱的教子,对不起,教父最终还是没能为你复仇,亲手割下叶无双的头颅,不过,别着急,交付很快就会下去找你了,咱们在天堂或者是地狱,再战一世!”

    ……

    在包围他与姬娜的亚洲分部武士外围,此刻,九纹龙依旧在与墨龙对峙着。

    两人,早就已经全身都是汗水,“哼哧哼哧”喘着粗气相互对视着。

    “还打么?”

    九纹龙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浸透,显然在高强度的拼斗中已经体力渐渐消耗干净了,很仔细的观察着墨龙脸上的任何一个细节,缓缓道:“还是那句话,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却不能就这么放任你将愤怒宣泄到所有人身上,这个女人与叛贼一起出现在大高加索山确实很可疑,但因为这个就判她死刑未免多少有些说不过去!毕竟,她可是北极熊的妻子啊!她来到这里,即便意味着她的刀已经指向了议会,但手上毕竟还没有沾上议会武士的鲜血!一句话,总有个人情世故在,你就这么斩杀她,有朝一日若北极熊与魁一起活着归来,那会是怎样的局面?很有可能,又是一场叛乱!所以,我建议,将她收押,等待魁的审判!”

    “就算是她真的判了,那也不该由你来杀死!她的丈夫,曾经在议会的大殿之上死保魁,到最后差点战死,勉强保住了最后一线生机,无奈才跟着魁走入了暗黑议会的墓园!这一切,最起码也该给她争取到一个给自己辩驳的机会了!”

    “……”

    九纹龙的话刚落,一直都因为负伤而坐在地上的威娜陡然抬头,失声尖叫道:“你说什么?你说北极熊他……”

    说着,挣扎着就要站起来!

    “给我拿下!”

    张志浩一声断喝,当时就有四五个亚洲分部的武士直接就将威娜擒拿,摁倒在地。

    “你们放开我!”

    威娜悲呼起来:“求你们了,告诉我,在奇迹之城究竟发生了什么?魁怎么了?还有……我的丈夫现在怎么样了?”

    张志浩看着这个女人的样子也是觉得多多少少有些不忍心,毕竟,曾经都在铁王座下效忠,相互间是认识的,因此不禁轻声一叹,道:“铁卫中有人叛乱,击伤魁于大殿之上,最后被魁全部杀死。你的丈夫北极熊选择死保魁,被他曾经的兄弟暗算,到现在生死不知,魁背着他走入暗黑议会的墓园中坐死关去了,到现在都不知道究竟怎么样了,因为魁的命令,谁也不敢进入墓园深处的去找他们,只能在外面耐心等耐。这些天以来,墓园里一直都保持着死一样的寂静,两人与黑黢黢的槐树和议会战死英魂一望无尽的墓碑作伴,可能没事,可能已经……”

    “不!”

    威娜惊呼了起来,这个女人虽然丑陋,但看得出,她有一颗真爱北极熊的心。

    “说实话,你出现在这里真的让我很意外,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恰尔巴耶夫西出大高加索山脉是去干什么!我原以为,你会选择远远离开这潭子浑水,就算是两不相帮我都能理解你!可结果……嘿……你居然来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张志浩叹了口气,轻轻摇头,然后指着周围的议会武士,一字一顿道:“现在,你应该知道这些人为什么那么恨你了吧?甚至,恨不得拔刀杀了你!一切,全都是因为你和反贼混在一起,身上已经打上了不忠不义的烙印啊!不过,出于对你丈夫的尊敬,我会尽量给你一个公平公正的审判,给你一个去铁王座前接受审判、为自己辩解的过程!不过这一切都是秘密的,你应该清楚,你现在如果光明正大的出现的话,估计会有很多议会武士前来杀你!哪怕是你丈夫的功绩都难以抹消兄弟们因为魁的事情而对你的仇恨,好自为之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威娜张了张嘴,很想解释一下,其实自己来这里,也是稀里糊涂的就来了,完全是出于一种武士服从命令的本能!根本没想着将刀指向议会,甚至就在刚才都在琢磨着怎么逃离这个圈子呢?可看到周围之人那充满仇恨的眼神后,最终选择了沉默!

    一切,留在铁王座下再为自己辩解吧,现在整个议会的人,都已经疯了!

    “……”

    对于着一切,墨龙一直都无动于衷,只不过眼中的血红倒是渐渐褪去了,从那危险的边缘里恢复了过来,手里紧紧握着刀,沉默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墨龙才终于动了,提刀朝恰尔巴耶夫走去。

    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张志浩上去就欲阻挡,谁知,却被九纹龙拦下了。

    “放心吧,他已经冷静了很多了,这件事情该怎么做,他自己只知道。他只是去完成在魁面前立下的军令状——亲手割下恰尔巴耶夫的头颅!”

    九纹龙如是说!

    然后,张志浩让开了。

    墨龙一直走到恰尔巴耶夫面前才终于停下了脚步,上下打量着这个老头子。

    “要动手就快点,今天,老子认栽!”

    恰尔巴耶夫倒是硬气,昂起了头!

    可话刚说完,就被墨龙拖着头发一把扯倒在地,然后,冰冷的刀子就搁在了他脖子上,顿时就是狠狠一切!

    鲜血,狂喷!

    可入肉,只有不到两公分!

    然后又是一割,又切入一些!

    恰尔巴耶夫感觉脖子上冷冰冰的,虽然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但这种被人慢慢割去头颅的滋味还没体会过!一种莫名的恐惧充斥在心里,虽然感觉不到疼痛,但却仍然惨叫了起来!

    意志,崩溃了!

    可墨龙根本一动不动,割得很慢,刺耳的骨裂声夹杂着惨叫,令人毛骨悚然,鲜血更是喷了他满脸!

    这一刀,是慢慢切到底的。

    当无头的尸体倒下的时候,墨龙终于停下了,提着血淋淋的头颅就迈步朝西方走去,只留下一道声音在山谷中回响:“去西方吧,我已经完成了对魁的承诺,还差第二个,就是打进圣城!”

    “……”

    (这章写的比较卡,写了删,删了写,一直磨叽到现在,其实对于这个结果,老楚也有些犹豫,不过想了想,最后还是觉得这个比较合理些,就这样吧!还有两更,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