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大高加索山的悲歌(四)

    刀出!

    距离威娜的喉咙已经不足一米的距离!

    就在墨龙即将得手的时候,毫无征兆的,一只带着铁砂手套的手竟然直接攥住了那刀,只听“铿”的一声,先是爆出一声刺耳到极点的金属颤音,紧接着,就是一阵让人头皮都发麻金属摩擦声了!

    那柄唐刀,竟然被人一把握住了!

    墨龙抬起头,双眸赤红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喝道:“九纹龙,难道你也要反吗?为什么要阻止我诛杀逆贼!”

    不错,忽然出手挡下墨龙的,正是九纹龙!

    事实上,也只有他这种外家功夫的大宗师才能做到这种地步了,能在那电光石火之间挡下墨龙的含恨一刀!

    九纹龙没说话,面沉如水,感受着手上的灼热,一时无言!

    手上戴着的铁砂手套,此时散发的惊人热量,就算是九纹龙都能清晰的感觉到那种入肉的疼痛!

    这得多高的温度?

    要知道,九纹龙横练出的这一身功夫可不是闹着玩的,外练铁布衫,内练硬气功,肉身可以说是无坚不摧,若不是温度相当变态,怎么可能会让他都觉得疼痛?

    由此可见,墨龙这一刀究竟用了多大的力道!

    九纹龙话不多,只是抬头道:“够了?够了就收起刀,你不该对她动手。”

    “够了?这就够了?对于老大所承受的苦难来说,远远不够!”

    墨龙赤红着一双眼睛,死死瞪着九纹龙,道:“本是兄弟,我不想与你为难,但如果你执意要阻挡我的道路,那你就是我的敌人!”

    墨龙咬碎了一口钢牙,看着九纹龙时的眼神很冷:“今天,话给你撂在这里,谁敢阻挡我诛杀逆贼,我杀谁!”

    “你……”

    九纹龙咬了咬牙,心中也有些火气了,不过想想眼下的情况以后,最后又硬生生的将到嘴边的话吞进了肚子里,扫了墨龙一眼,缓缓道:“清醒点吧,不要被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你难道忘记魁曾经提醒过你的话了么?成也义气,败也义气!说的,就是你太过重义的性子!难道你忘记老大说的了么?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在私下里告诫过你,说你其实骨子里是个写满忠义礼智信的书生,虽然很忠诚,容易讨人喜欢,但也容易因为你的重情重义而迷失自己,最终害了你自己!所以老大希望你以后在做事的时候,不妨先为自己考虑考虑,哪怕只有一丁点儿的私心,最起码也能在地下世界这片人吃人的世界里活下去,不至于被人家吞的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可是,你现在就已经迷失了!”

    “哈,迷失么?迷失了又何妨?不外乎一死罢了!”

    墨龙笑了,道:“昔年有太宗李世民,胡服骑射,深得属下爱戴,死后有武士自动割面削耳以示悲痛。今有叶无双,以武勋立世,他若亡,自有墨龙一人在平定天下、为他复仇后,自刎于其坟前陪葬!”

    “知遇之恩,大于天!”

    墨龙大笑了起来,冷冷盯着九纹龙,道:“你从前也不过是一个在京华街头混的都快混不下去的小小黑帮头目吗?如果没有魁,怎么可能有现在的亚洲之王九纹龙!?这一切,难道你已经忘了吗?你的心,被狗吃了吗?”

    “我没忘!魁若真有事,不光你墨龙一人敢自刎于魁的坟前,老子也敢!反正没家没口的,这条命没了就没了,大不了挂了以后跟着魁继续征战阴曹地府!”

    九纹龙瞪起了眼睛,终于拔高了声音:“可问题是,在此之前,我要为整个议会负责!这个女人,纵然是血鹰中人,但她从始至终都和我们暗黑议会的人没什么区别,因为她是北极熊的妻子啊!你若杀她,议会会乱!”

    “没错,龙哥说的对!”

    这个时候,张志浩也总算赶过来了,手里的一把刀到现在还在滴着鲜血,道:“威娜确实是北极熊的老婆,我和她共事许多年,可以给你保证,她绝对不会是议会的敌人!”

    “绝对?你敢保证是绝对不会走上议会的对立面?嘿……我可不信!我看到的是,她在逆贼的阵营里!”

    墨龙吼了起来:“人们都说铁卫是铁王座下最忠诚的武士,对铁王座有着最狂热的热爱和信仰,可结果呢?他们是第一批背叛魁的人!讽刺吗?这究竟是一个多冷的冷笑话啊!”

    其实,与其说是在质问,还不如说是在问自己!

    就连墨龙都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人心会这么的让人……恶心!

    忠诚,义气,这些东西都哪里去了!

    张志浩一时语塞!

    此时,威娜也渐渐反应过来了,从三人的话里推测出了很多,当时就坐起来问道:“魁?魁究竟怎么了?还有北极熊呢?究竟发生了什么!?”

    “臭娘们!”

    墨龙立起了眉毛,喝道:“你的丈夫可以为一个义字去死,你他妈的却与叛贼混在一起,老子杀了你!”

    语落,一横刀,再次朝威娜冲了过去!

    不过,却被九纹龙给挡下了!

    “我说过,谁挡我,我杀谁!”

    墨龙怒吼,竟然朝九纹龙发动了进攻!

    对此,九纹龙只能一叹,无奈之下,只能与墨龙交手!

    但是……他真的很理解墨龙现在的心态!

    不要说什么青帮第一战将,也不要说什么天才的年轻高手!说到底,墨龙还是个人,是人就有感情!

    当一个人无法承受的巨大悲伤出现时,就算是智者也要痴狂!

    墨龙现在就是这种状态,心中一口悲伤与愤怒憋了这么久,碰到叛贼出现,哪里还呢该继续保持理智啊!

    现在的墨龙,已经痴了、狂了!

    九纹龙也只能指望墨龙在发泄完以后,能彻彻底底的冷静下来!

    一时间,两人“乒乒乓乓”的竟然在这血杀场上拼斗了起来!

    ……

    另一边,在几名浑身是血的血鹰武士保护之下恰尔巴耶夫竟然诡异的笑了。

    那绝对不是什么有所图谋的额笑容,而是无奈的笑容!

    是的,恰尔巴耶夫已经完全绝望了!

    被人家都埋伏了,而且面对着的还是数倍于己的敌人,谁能扛得住?

    距离全军覆没,已经仅仅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恰尔巴耶夫这个时候甚至都已经不去看战场了,只是呆呆看着天空,鼻息间全部都是硝烟和血腥混杂在一起的味道,心情很复杂!

    “一世霸业,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就被人灭掉了吗?

    这个一手创建了血鹰,在整个地下世界都无人不知、无人不小的老者一瞬间仿佛再次苍老了十岁,看上去都有些颤巍巍的了,低声苦笑道:”叶无双,这一次你又赢了!而我,输的一干二净!嘿……但愿下辈子不再碰到你这样的敌人吧!“说着,恰尔巴耶夫苦笑了起来!

    这一回,他是真的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