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大高加索山的悲歌(三)

    一番炮轰,血鹰武士已经死伤惨重!

    不过,面对着暗黑议会亚洲分部的黑徒的疯狂进攻,还是举起手中的武器一瘸一拐的迎了上去,身上带着俄罗斯人特有的野蛮和硬骨头,悍然无惧!

    刀光起,血雨落,始一交锋,便有无数人倒下,双方各有损伤!

    “杀!”

    一声暴喝,于万军阵中最为突出!

    墨龙手执一把唐刀,冲杀的非常果决,剑眉入鬓,竟然仗刀二话不说就朝着人家阵中冲了进去,一身血勇之气非常惊人,所过之处,手起刀落就不知道砍翻多少人!

    耳畔,全部倒是刀子砍进人身体里爆发出来的刺耳的骨裂声!

    眼前,是一片血肉模糊的世界,被自己砍死的人血在狂喷,溅了他满脸,有的甚至直接洒进了眼睛里,刺激的眼睛生疼,但他根本不敢闭上眼睛,沙场之上,明刀暗箭接连不绝,他不想在自己闭上眼睛的瞬间就被几柄从背后刺来的长刀捅穿,所以,哪怕眼睛里再难受,也只能怒瞪双眼,疯狂与人厮杀!

    血肉横飞之中,墨龙的一腔怒火已经被完全点燃,一双眼睛绝不仅仅是因为溅了血而变红,更是因为愤怒,愤怒使一双眼睛变的赤红如血!

    他,含恨而战!

    一切,全都是因为叶无双!

    在矛盾刚刚显露端倪的时候,叶无双秘密将他们这一支人马调到了欧亚边境,为的就是防备血鹰这头北极熊!

    墨龙清晰的记得,那时候自己还挺不甘心,想跟着叶无双一起去欧洲,去面对那片更加浩瀚的战场!

    那时,叶无双只是在爽朗的大笑,然后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黑暗与光明之间的第一枪,由你来打响!我在奇迹之城等你,提着恰尔巴耶夫的狗头来见我!那时,你我兄弟便可安心与教会决战于欧洲,不用担心有人从背后捅咱们一刀,可以从容饮马台伯河,打进圣城,割下格列高利的头颅,对酒狂歌!到那时,我与你连干十八碗烈酒,以庆胜利!”

    那时候的叶无双,豪情万丈!

    可谁知,这才他妈的过了多久啊?一切都变了!

    就在几天前,一则消息忽然传到了他们这里——阵前易帅!

    议会挂帅的,竟然成了叶无双的父亲,华夏传奇上将叶震麟!

    而坐在铁王座上的人,也变成了叶无双的儿子,是现在整个议会的王权象征!

    一切都变了,那个以铁血征服一切的男人倒下了!

    铁卫叛乱!

    血手、隐杀、教士倒向教会,发动内乱,宫廷之中围攻叶无双,被叶无双亲手击杀,不过叶无双也遭了暗算,一身气血枯败,随时会陨落,最后背着重伤垂死的北极熊走入暗黑议会墓园,坐死关!

    并且,已经留下了遗言!

    当姬娜将这一个又一个的消息告诉墨龙的时候,说实话,饶是墨龙心志坚韧如铁,也跪地长嚎,凄凉的怒吼与悲呼在大高加索山脉的上空飘荡,经久不息!

    墨龙不敢想象,自己认下的老大在最后走入暗黑议会墓园那一刻,身上究竟承载着怎样的哀伤与悲凉!

    愤怒,在酝酿!

    怎敢忘,当自己被青帮所不容,遭全天下冷眼的时候,是谁自降身份,怀中抱着两坛子老酒在车站与自己痛饮,为自己送别?

    怎敢忘,当自己归隐山林,是谁宁可只身闯入敌巢,也要将自己请出山林?

    这一切,墨龙不敢忘,他不认为自己是匹千里马,但叶无双绝对是那个伯乐!

    这是知遇之恩啊!

    当年,就因为陈中正给了自己一碗饭,自己就能拿这条命还给对方!那么叶无双对他的恩呢?命都还不了!

    叶无双或许诡诈,或许残忍无情,但他对自己的兄弟,真的没话说!

    所以,当消息传到前线的时候,全军恸哭!

    哪怕,这些亚洲分部的武士才纳入暗黑议会没多久,叶无双的恩德却是给了所有人的!

    此刻,战斗忽然打响,亚洲分部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是如虎狼一般凶猛!

    刀断了,拳脚上,拳脚废了,牙咬,就算是脖子被割断了都要喷对方一脸血!

    而墨龙,更是完全疯了!

    无法想象,这么一个顶尖风系异能者在因为仇恨而彻底发疯以后会有多么恐怖!

    快刀墨龙,刀出无影,杀人无形!

    几乎所过之处,就像绞肉机碾压过去了一样,断臂残肢在满世界的飞舞!

    ……

    喊杀声,在大高加索山上回荡着。

    惨叫、怒吼、哀鸣……连成一片!

    威娜呆呆的看着这周围的一切,渐渐的,眼睛湿润了!

    昔日同为议会属下,难道真的要因为上位者的权利斗争而如此相残么?

    手足相残啊这是!

    她看到的,不是勇士沙场百战穿金甲的沧桑,而是一曲同根相煎的悲歌!

    可惜,没有人停手!

    当血鹰走出俄罗斯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的结局!悲愤交加的亚洲分部武士可不会认他们这样的兄弟,只会用手中的刀斩下其头颅,用鲜血和生命来向上天祈福,祈求叶无双能平安无事!

    而血鹰之人就更加简单了,他们从来都对暗黑议会没有归属感!

    大概,也就只有威娜这种被暗黑议会同化的人会这么想了!

    “我该做些什么!”

    威娜自问,看到杀人杀的最为凶狂的墨龙后,顿时眼睛就红了,怒吼道:“你这个疯子!”

    语落,一提刀,不要命的朝墨龙冲了上去。

    两人于乱阵中相遇,脚下,踩踏的是湿滑的鲜血!

    威娜二话不说,一刀就朝墨龙砍了过去。

    两刀交击,“铿”的一声脆响,当时就将墨龙击退了,看着满脸是血,就连脸型都有些扭曲的墨龙,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手足相残!你为什么这么狠,为什么可以杀昔日同门杀的这么狠!”

    “我去你麻痹的同门!”

    墨龙状若疯狂,浑身是血,对天而狂:“老子只知道,这漫山遍野的全是叛贼,叛贼!”

    语落,赤红的眼睛狠狠瞪着威娜:“叛贼,当诛!”

    言罢,在原地留下一连串残影,直接就杀了过去!

    一刀!

    很快的一刀,已经超越极限!

    这是动了杀意的一刀!

    威娜根本看不清出刀轨迹,完全是出于本能的伸手就是一挡,顿时,一股沛然大力传来,“轰”的就将她击飞了,一直滚落出十几米开外!

    墨龙一击得手,根本不会放弃,直接就朝着威娜冲了过去,显然是要直接毙掉于战场!

    一旁,九纹龙与张志浩二人被吓了一大跳!

    威娜,那可是北极熊的妻子啊!真要是被墨龙在战场上给一刀砍了,指不定又是一场内讧!

    他们算是看出来了,墨龙在得知叶无双的消息后就一直憋着一口怒气,现在一下子逮住机会爆发了出来,无人能挡!

    谁挡谁死啊!

    说白了,这个人已经疯了!

    见血而狂!

    ……

    (呃。。a100940505兄弟太狠了。。二话不说直接连掌门都给秒下来了,看来今天我要是不五更的话肯定就得挨鸡蛋了。。好吧,,,你们赢了!!!今天五更!!顺便,求鲜花!!不过……一下班我就回家码字来了,现在总算写出了一更,弱弱的说句,吃完饭回来写剩下的四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