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清场之后的盛况

    彩衣得了叶舟的提示,立刻起身对恭敬地站在自己身边李震山道:“感谢李族长盛情款待,我们不再打扰,就此告辞。”

    要走?这怎么可以!李震山慌忙下拜,“野人招待不周,怠慢了仙人,还望恕罪。”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自己了。“难道给仙人倒茶太频繁,让他看出了自己别有用心?”李震山慌了。一个劲地磕头认错。他可是一族之长,百岁老人。叶舟看得很揪心,这地方绝计不能再呆下去。

    “李族长招待得很周到,只是我们二人习惯无拘无束,还望李族长见谅。后天我们会准时到达古迹。”彩衣见李震山不是下拜就是磕头,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决定以后再也不暴露自己的仙人身份。修为高还有这麻烦,她哭笑不得。

    仙人要走谁敢阻拦?“好在她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眼看这人是留不住了,不过她答应进入古迹这已经是莫大恩泽。祈求太多往往会什么也得不到。活了这么些年,这道理他懂。于是缓缓起身,准备恭送他们离开。“先祖你怎么还不出现,洗个澡需要半个时辰吗?”

    半个时辰?李贤洗了一遍又一遍,对于一个千年没洗澡的人来说,洗上两个时候都不为过。李贤感受着重回人间的喜悦。接待仙人不把自己身上的污垢洗尽能行吗?留一点都是对仙人的不敬。先前那是没办法,现在他可不敢再衣冠不整地去见叶舟和彩衣。可他没想到等他精心梳洗后人家已经走了。他后悔莫及,“仙人会在乎自己的仪容吗,人家可都是忘物之人!”他大骂自己无知。这机缘错过就不会再有。李家陷入巨大的失落之中。

    李震山送叶舟二人出门,本打算亲自驾车送他们回客栈,可是叶舟和彩衣宛然拒绝。让一个百岁老人给自己驾车,这种事他不忍干第二回。李震山唯有目送这他们离去,久久不忍转身,这离去的可不是两个人,这离去的是李家的未来啊!心酸,心痛,心悲。

    叶舟和彩衣回到款仙阁,偌大的客栈除了伙计外没有一个人。早晨走的时候还人满为患,怎么回来连一个人影都没了?叶舟很郁闷,他希望被认同,希望被重视。可现在呢?人人对自己都恭敬有嘉,甚至是敬畏。这让他很不舒服。这感觉太不好,他开始怀念被鄙视的时光。那时候至少还有人和自己说话,虽然对方很不屑。做大侠的感觉爽,做大爷也还可以,可是如今呢?太没意思。

    款仙阁这次款到真仙了,掌柜的很兴奋,自从叶舟他们走后,他打听出原委立刻以赔偿陪三倍住金的条件请走了其他客人并承诺他们以后来款仙阁消费一律八折。这可谓是下血本了。当然他不后悔,仙人住的地方能有别人呆着吗?别人有资格和仙人同住吗?没有,绝对没有,这些人必须走,一个不留。就算伙计也不能多留,他留下最漂亮的丫鬟,最好的火夫,最勤快的伙计。其余人一律双倍酬劳休假三天。清场这是第一要做的事!

    款待过仙人!这荣誉,这档次,绝对是高上加高。以后还会愁没钱赚吗?八折,就算五折也比现在贵很多。掌柜的想着美好的前程,心里美的无法表露。他,将是伊山县唯一一位留住仙人的人。这是一个chuán qí!

    伊山县所有人都因叶舟和彩衣的出现而疯狂。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挥之不去的笑容。笑道嘴抽筋的到处都是。

    相比他们,叶舟的日子就可怜多了,出门他是绝对不敢。被女妖围攻的场面让他永生难忘,他可不想再被女修和寻常女人围攻一次。对于这盛况他只有看着的份。望着款仙阁外从未间断过的人群他就胆寒。这什么世道,都怪彩衣太高调!他没少咒骂彩衣。要不是她弄出个什么霞光,自己早在大街上晃悠了。也用不着憋在小小款仙阁里这么窝囊。

    一天的时间到底有多长,他算是深刻体会了。太阳行走之慢让他很抓狂。左盼不天黑,右盼不日落。什么叫煎熬,坐等天黑就是煎熬。吃,我吃,叶舟不记得这一天他吃了多少东西,不过他觉得十天不吃饭他都不会难受。鸡鸭鱼鹅,点心,但凡款仙阁能做出来的他都吃了个遍。

    “原来不是所有仙人都不食五谷的。仙人的饭量大到无边啊!”这可忙苦了留下来的火夫!从日出到日落他们一刻也没停过。他们忙,门口守卫的伙计更忙,起初他们还站在门外阻挡观众,后来直接关shàng mén,封锁款仙阁的所有出口,包括窗户都被他们封掉,可是噼里啪啦的敲击之声从没有断过。要不是这门窗结实还不知被敲坏多少呢!

    人气,这人气!掌柜的心里更开花!以后这天字一号房就是我们款仙阁的圣地,任何人都无权居住。就算李震山也不行!这就是棵摇钱树。

    他们热闹,他们急切,这对彩衣没有半点影响,就算叶舟在她眼前来回晃动。虽然外界影响不了她,可她内心也不平静。这后果是她不曾想到的,加上之前神游时遇到各种目光。她担心自己已经被盯上。天下这么大,自己的这点修为算什么?何况还有一个身怀巨宝的叶舟。她有些焦虑。以后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她无法估计。但是她可以肯定,以后的路不好走。

    再难熬的日子总有到头的那一刻,当月亮爬上窗的时候,叶舟长叹一声,对着月亮伸了个懒腰。哈气连天的他知道自己需要休息了。任谁吃了一天都会很疲惫。他运行“清神咒”几个周天后和彩衣打了声招呼倒床就睡。

    彩衣看着入睡的叶舟不禁莞尔,“有他这样的修行之人吗?能力都可以对抗仙人了,却依旧一副凡人特质。这‘斩妖诀’真是一套神奇的功法!”她仔细观察着叶舟的睡姿,相处这么久她还没这么认真地看过叶舟,每次都是叶舟一说要睡,自己便进入修炼状态,她没有睡床的习惯。因此他们从来都是共处一室。一个鼾声不断,一个静若止水。

    彩衣看着看着觉得自己心境不能稳定。似乎有一种火焰在身体里燃烧,她忙闭目不再看叶舟。眼睛随时能闭上,可心却不能立刻安静。叶舟这个无忧无虑的少年,这个和自己朝夕相处的男子,这个将自己一颗心牵住的人,此刻正躺在自己的面前入睡,这让她如何静心。平时不想也就罢了,可是情感的闸口一旦开启,那么所有的情愫都会随之倾泻。

    彩衣满含羞涩地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而叶舟则不知道又梦到什么地方去了,对于身边这个人他隐藏了许多,尤其是对她的感情。因为小香的身影时刻提醒他要控制自己。

    彩衣就这么胡乱想了一夜,想到很多,想到和他相遇,想到那震慑心灵的第一次拥抱,虽然那时候他们还是敌人,可那感觉是那么的清晰,羞涩,震惊却又温暖。正是这感觉才使她对眼前的人充满了依恋。她还想到以后,想到离别,想到没有他的日子自己失魂落魄的样子。甚至还想到和他长相思守。

    对于彩衣来说这一夜是多么短暂,她还没来得及想更多天已经亮了,沉睡的人儿已经醒来。

    饱餐之后美美地睡上一觉,这日子太舒服啦。叶舟完全忘记了自己昨天是如何焦急,如何不安。昨天的事发生了吗?他没有明确的概念。今天才是最重要的,今天要进入古迹!他充满了期待。至于危险?从来不在他的思考范围内。有彩衣这样一个管家婆在还有什么需要自己*心的呢?有人保护的日子最自在。对于如今的生活他很满意。精彩又富裕!他这么一个曾经只是想考取功名然后和ài rén幸福地过一生的人,如今的生活他想不满意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