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湖心冰雕(三更 求收藏)

    新年新气象,开始总是那么让人神醉,叶舟的豪情随着脚步不断增加。三日后他们来到洞庭湖边。叶舟游兴顿起,他想游湖。云梦泽!这里有太多传说,太多故事。叶舟舍不得就这样离开,他想游湖。可是没人愿意载他们,人家都忙着过年。他们自己又不会划船,更出不起让人绝对心动的价钱。这可怎么办?叶舟心都焦了。见自己这么烦躁,他隐约觉得自己忽视了什么!究竟是什么呢?

    “你很想到湖中去?”彩衣问道。

    “嗯”,叶舟此时可没好口气。

    “那我们就走吧。”彩衣拉着叶舟向湖走去。

    “我们没船怎么去,我又不会游泳。”叶舟郁闷道。

    彩衣被他茫然的表情逗乐了。“别忘了我们是什么人”,对啊,我们是谁啊?大神烛青的徒弟!叶舟被点醒。他自从出了结界来到世间一直以为自己还是五年前的自己。把在大山中叱咤风云的自我忘得一干二净。他心中有一丝顿悟的感觉,于是立刻盘膝而坐领悟“斩妖诀”,一年前他已经领悟出二十种变化。第二十一种变化始终摸不到边,没想到在自己完全忘记修行两个月后会出现顿悟。第二十一种变化其实是融合五种基本招式中的三招而成新招。

    经过两个时辰的尝试他终于成功融合“弑妖斩”,“诛妖斩”和“灭妖斩”凝聚出一个钟形气团。“这一招威力如何?”,他心神一动,气团砸向湖面,“轰”,一声巨响,水幕天华,平静的湖面激起十几丈高的水帘。哗哗水流振聋发聩。叶舟轻喝一声“乾冰盾”,水帘瞬间凝结成巨大的冰块。叶舟对这两下很满意,“要是再厚点就好了!”见识过烛青那巨大冰盾的叶舟对自己水系功法很不以为然。何时才能像师父那样?这是他从未停止过的疑问和追求。

    “我们快走,你闹出这么大动静很快就会有人来。”彩衣道。

    “好,我们到湖中看看。”叶舟将真气运至脚底,踏上河面。他勉强能行走,却很吃力。但见彩衣衣袂飘飞,如履平地。他很受伤,差距啊差距!不对,彩衣脚根本没沾水面!她在虚空而行?他在飞?叶舟很不淡定。“姐姐你已经会飞了?”他惊讶地问。

    “嗯,我早就能飞行的。”彩衣的话更让他受不了!不是已经会飞,人家早就会飞!这差距是相当大。

    叶舟心里很不服气,什么都比她差,这太不合理。他静心思索着,怎么能在她面前显摆一次呢?这必须有强过她的地方啊!“斩妖诀”,不行,她不知道修炼到什么程度了呢!拿这么绝对是丢人现眼。湖水,越往里面波动越发,他前行越困难。很快他站不稳了。如果跌倒那就惨不忍睹啦。如何能让水面平静下来?让水平静的办法只有一种那就是让他结冰。“我都习惯用手发动‘乾冰盾’,按师父留下的感悟来说理论上全身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发动法术。我为什么不试着用脚发动。”

    说干就干,叶舟运用“玄冰诀”将水灵气聚集在脚底,不断加压试图将脚下的水凝结成冰。彩衣见叶舟闭目,知道他又在领悟。这样都能领悟!太打击人了。彩衣羡慕的同时满怀欣喜。

    一个时辰后叶舟脚下的湖水开始结冰,但是很薄。有了这个开始叶舟信心倍增。这难不倒我!两个时辰后,他勉强可以站在造出的浮冰上。他还不满足,他要造出更大更厚的冰。三个时辰,四个,五个,这活实在太累人,连续五个时辰释放灵力让他疲惫不堪。

    “为什么别人可以连续不断释放法术?”他之前从来不用考虑怎么修行,用什么方法修行。烛青直接告诉他最好的方法,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修炼。可是现在不同了,没有烛青的现场指导,他很不适应。也正是这样激发了他的求胜欲。

    “体内的灵气是不断积累来的,其中有着一段炼化的过程。如何将吸收,炼化,聚积,释放压缩到一起?”他翻阅师父留下的资料。果然有这一类修炼方法。但是按他所说这样的修炼需要千年甚至万年时间才能略有所成。叶舟泄气道:“修仙人的时间当真比我的钱还不值钱!动则千年,万年!”

    这功法学不了,还是自己想办法吧!黑夜已经悄悄降临,叶舟凝视着脚下,风有点刺骨。刺骨!叶舟心神一闪。此时水灵气本身就是极其寒冷,我可以直接把天地间的寒气通过身体直接输送到湖中。这样省去炼化,聚积两步。自己作天地寒气的导体。叶舟吸收水灵气后直接让寒冷的水气进入筋脉,然后强行运至脚下释放出去。

    冷,很冷,寒气不断涌入他体内,每一寸肌肤都针扎般疼痛,他甚至感觉到血液都快凝结,但是他没有停止。寒气如潮水般通过他的身体渗入湖水,湖水结冰,大规模结冰。

    一天过去了,叶舟没有动。彩衣觉得这里越来越冷,她只有运行火灵气在身上添一件“火衣”继续守着如雕塑般的叶舟。

    两天后叶舟的身体开始结冰,而冰面扩大到彩衣都望不到边际了。彩衣被深深地震撼了!这是他的能力吗?五年时间他到底修行到什么程度?他分明一点修为都看不出来!

    三天后叶舟已经成了一座冰雕,彩衣惴惴不安地守护着等待着。一是他的造型实在太吓人,整个人都被冰封如同她见过的“寒冰囚牢”一样。二是他搞得动静太大了,这方圆二十里的湖面都被他冰封了,这一定会引来无数围观者。

    彩衣的担心并没有错,洞庭湖何时出现过这么大面积的冰冻。没有!这绝对是奇观。附近的村民一传十,十传百,半天功夫这方圆几十里内便无人不知。大伙蜂拥而至,男女老少,成群结队。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开年不出十天就出现这么一个奇观。

    “天降异象,必有大灾”,有些人将这冰冻视为天灾的警示。接着便有人设下香堂,祈祷灾祸不要降临。有需要就有gòng yīng,卖香的,卖平安符。有人直接把道士,猎妖师都请来了。人山人海,场面何其壮观,气氛何其热烈。绝对是千年不遇的奇观啊!但凡知道的就绝对不想错过。不管是灾是锅,这奇冰是真真切切的。

    “这冰面还能走人!”不知是哪个胆大的第一个下河尖叫道。呼,又是阵哗然。结冰已经是奇迹,冰面还能走人那就是奇迹中的奇迹。他们什么时候在冰面上行走过?祖先的祖先都没有!一个下河,两个,三个……他们轮流下河体验冰上行走。有些胆大的向远处走去,一丈,两丈,他们越走越远,谁走的远谁得到的惊呼,掌声就最多。不一会儿,冰面行走比赛就华丽地拉开序幕。当然哪里有比赛哪里就有赌局。少至一文,上不封顶。没用一天时间这里已经成了观冰盛会现场。附近村民都有计划收取观看费的想法了,可是由于收益分层问题没统一也就不了了之。白天踏冰比赛,晚上篝火晚会。好不热闹。

    对于岸上的喧闹彩衣很不安,时间长了肯定有人找到这里。倒是不怕普通百姓找来,她担心某些能人强者闻风赶来。自己能解决那还好,万一来个什么厉害的角色那就遭殃了。叶舟还是没有动,彩衣只有等待。

    直到第七天早晨,彩衣感觉不再寒冷。他终于停下了吗?彩衣松了一口气。只见封住叶舟的冰雕出现几道裂痕,可是瞬息又消失了。怎么回事?他还没玩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