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基调

    看到丁羽出来的时候,蒋淑媛第一时间的就冲了上去丁羽则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手术很是成功,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不过后续需要好好的调养,还有就是平时的时候注意检查一下身体保持一年两次全身检查这个频率”

    “成功了”蒋淑媛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有那么一些懵逼的脑袋里面这个时候空白一片,甚至于相当的时间都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在等待的过程当中,自己想到了无数的可能性,如果说成功的话,自然是好的但如果说真的不成功,也没有任何的办法那个都是老傅的命不好自己也不能够怨天尤人,好在儿子都已经成人了而且娶媳妇了唯一可惜的就是现在孙子还没有生下来

    老傅没有能够抱上孙子这一点真的是太遗憾了

    “对马上就要出来了”

    “羽哥谢谢”傅恒这边也是有那么一些激动,那个毕竟是自己的老爹不是什么其他人自己也是真的担心,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永远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子的事情,自己这边站在那里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有那么一些恍惚了起来

    如果说不是在的老婆扶着自己的话,说不定下一刻的时候,就会倒下来

    “病人出来了”丁羽让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看着病床上面的傅远微微的点了一下头,“送到监护那边就好蒋阿姨,后续的问题呢有人会找你专门说明的”

    “小丁这个没说的晚上的时候我请客我已经让小恒给定了地方,你要是不来的话,就是瞧不起你姜阿姨”蒋淑媛的心还是激烈的跳动着现在这个时候丈夫的手术成功了最为感谢的人就应该是面前的这位丁医生了

    拉着丁羽的手就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因为这个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够说的清楚

    但是给老丁的儿子送钱这样的事情就算了到时候老丁那边恐怕面子上也不太好看反正就自己的知晓老丁的儿子对于这个方面完全就没有兴趣

    可是人家里里外外的忙活,如果说连一顿饭都没吃,自己的心里面也是真的过不去,自己找的是老丁不假,但动手的人是丁羽吧是不是总不能够让人家说自己时过境迁事情办完了就翻脸不认人这样的话日后还怎么做人

    丁羽这边还没有说话旁边也是过来几个人走在前面的这位肩膀上面金光灿灿“丁主任事情忙完了”韩全也是一点的都不含蓄,甚至是有那么一些不客气直接的就跑到了手术室门口来堵人有够夸张

    “韩政委,你这个可是有够过分的我这口气还没有喘匀呢”丁羽感叹了一句“稍等片刻我这边还需要交代一下你老人家都亲自的跑了过来我还是需要给面子的”

    转头看了一下旁边有那么一些呆滞的蒋阿姨一家丁羽也是嗯了一声,“蒋阿姨,我这边的事情稍微有那么一些忙原本是想要留下来的,但真的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空闲等傅伯伯的身体好了我要是有时间的话,一定登门拜访”

    蒋淑媛愣了一下,不过还是自己的儿子反应的够快,在后面微微的捅了一下自己蒋淑媛也是抓着丁羽的手,“哎原本还想着能够请你到家里面坐一坐的不过你的事情重要什么时候有时间的话,一定要来家里面做客我回去之后跟老丁好好的聊一聊生了这么优秀的一个儿子,竟然还藏着掖着,不像话”

    一同的来到了监护室这边,丁羽进去之后看了一段时间病人的生理情况没有太多问题的时候,也是交代了一下旁边的高珉“高医生剩下来的时候就麻烦你们了也幸亏你们提供了这样优秀的环境和条件,手术才能够成功大家齐心合力的做好了这一次的手术如果下一次有机会的话,我们再合作”

    “丁医生”高珉听到丁羽这么的说,有那么一些小激动的同时,也是有那么一些小感叹的这一次的事情医院方面做到的事情还真的就有限但是人家根本就没有要突出自己功劳的意思这个年纪如此的会做人难怪能够混迹到如此的地步

    毕竟情商跟医术是不同的,甚至是有那么一些不挂边的

    “日后什么时候有时间的话,欢迎你来医院这边做客我们一定倒履相迎”

    从手术室这边出来之后,丁羽也是跟蒋淑媛握了一下手,“蒋阿姨,我这边的事情比较的焦急,就不多留了具体的事情我已经交给了高医生,如果出现了什么突发的情况,到时候给我打电话我会及时的赶过来”

    等丁羽离开的时候,高珉也是看着丁羽的身影赞叹不已而那边的蒋淑媛倒是想要相送来着但是奈何看着周围的情况,自己这个时候如果说在抽上去的话,就真的是有那么一些不识数了到时候真的会凭空的惹人生厌

    重新的换了衣服,看着依旧是等候在外面的韩全丁羽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是好了“我说韩大政委,这个是真的害怕我跑了还是说。”

    “行了我的丁大医生我现在是真的担心,谁知道还会出现其他的什么事情”韩全看向丁羽的时候,眼睛里面也是流露出来些许委屈的神情来要知道丁羽回去两天这个已经是耽误了很多的事情好不好

    但是事出有因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总不能够堵着让丁羽不会去吧是不是天大地大,人死为大如果说因为这样的事情堵住丁羽,不让他回去的话到时候丁羽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还真的就不好说

    而且重要的是,当时的时候军方这边还没有达成相当的协议所以丁羽离开就离开吧但是现在不行了军方这边已经达成了相当的协议接下来就要看丁羽的动作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跟丁羽面谈一下看看丁羽究竟会做出来什么样子的决断来

    上了车之后,韩全则是注视的看着丁羽“丁主任,事情现在已经大体上面做出来了决断但是您这边的情况和态度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谁也不知道呀”

    丁羽的两只胳膊靠着扶手两只手搭在了一起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韩伯伯,军方是什么态度,这个事情我知晓也就可以了我这边呢还真的就有相当的考虑让我当一个教官,这个事情是不可能的至少我个人是不能够胜任的”

    “什么意思小丁,我们当初的时候。”

    丁羽抬起来自己的手,微微的摆了一下,很显然明显的韩全有那么一些失去了冷静不过从这个角度来看,韩伯伯对于这一次的事情是非常的关注也就是说军方对于这个事情还是很动心的毕竟梯队那边的表现,让他们有那么一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之心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说让我给他们当教官的话,他们的将来只可能是一群优秀的士兵,想要让他们成为优秀的军官顶多带领一个连,这个是我本身的桎梏所带来的”

    韩全听了之后,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自己多少已经听明白了丁羽当初在部队里面的时候,本身就是一个士官,当然也当做副队长,但是统御的能力呢并不是那么的强悍

    至于后来所表现出来统御全局的能力,这个是后期所养出来的,并不是部队里面锻炼出来的所以现在就让丁羽培养这些军官,还真的就不是一件现实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军校还有什么用是不是

    “丁主任你是怎么想的我们充分尊重你个人的意见和想法的”

    “我个人倒是没有什么想法,要是能够挑选出来两个好苗子的话,自然是好的但是这样的机缘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毕竟他们跟第一梯队是不一样的至于第一梯队的那些家伙,我知道应该怎么的来应对接触的多,了解的多,所以知晓应该怎么去处理,但是军方的事情呢我从部队里面出来之后,就已经很少接触了”

    “倒是可以理解但是郭凯这样的事情我们觉得还是很不错的要是能够给我们挑选两个好苗子的话,我想未来是真的是可期”韩全看向丁羽的时候,眼睛里面也是透露出来相当的期待,甚至是有那么一些小兴奋

    “国家的强大呢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而是一个整体的强大,不过在这个之前呢个人也是需要慢慢的强大起来,积少成多但像是郭凯这样的有点困难不夸张的说一句,我曾经试探过郭凯的我让他去了金库”

    “金库”韩全愣了一下“你家里面还有金库,可没有听说过”

    “家里面倒是有些许的储备,但是那个东西是不见人的”丁羽也是用埋怨的眼神看着面前的韩全韩大政委,真为难他能够说出来这样的话来“是农场这边的现金储备让他进去看一看,里面有着相当的诱惑”

    “这个考验稍显有那么一些过分了”韩全的眉毛也是立了起来甚至脸上面的表情也是有些抽动这样的事情别说是年轻人了就算是成年人也未见得能够承受这样的诱惑,当初郭李的事情,自己也是看过详细的简报,他就算是神经粗大,那又怎么样还是很艰难的

    “非常之人非常之事当时的情况之下需要给他设置一下考验的但是他根本就没有做太长时间的停留,这个让陪同他的经理很是失望的我当时给他设置的条件,郭凯能够拿多少,到时候我就给他多少的奖励”

    韩全不住的摇头,“这样的行为有那么一些太坏了也是太惊险了郭凯那个孩子究竟是怎么通过的考验”说话的时候,韩全也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对于自己这样的老家伙来说,见识的已经太多了经历的事情也是太多了所以对于钱财方面已经很淡漠了金山银山放置到自己的面前,对于自己来说,想的更多的是用这些钱来充实国家的国防力量发展后备力量

    拿在自己的手里面没有太多的意义毕竟自己现在吃穿不愁衣食无忧的而且各个方面的待遇可以说是异常的优厚,如此的情况之下,还想什么呢将来的时候往八宝山上面一躺难不成地方还能够大一点扯淡

    但是丁羽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郭凯这样的年轻这样的方式太过于的考验人,甚至是有那么一些太过于的凶险了稍有不慎的话,郭凯就真的毁了究竟是太过于的对郭凯有信心还是说韩全是真的有那么一些不敢去想象

    想起来后背就是冷汗直冒如果说丁羽用这样的方式来考验其他人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情况这位祖宗呀还真的就很难说谁也不敢去做这个保证的

    “是不是惊险是不是冒险这个问题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还真的就不太好去评断什么的”丁羽倒不是说直接的就给定下来基调,没有必要但是从丁羽的说话就能够听的出来,他对于这样的事情,并没有特别的放在心上面

    从另外的一个角度来说,丁羽还真的就不是恶趣味

    “对国家忠诚对人民忠诚,这个话绝对不是说一说这么的简单而是要坚定不移的”丁羽微微的眯缝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如果他们不能够过的了这一关,还有什么意义”

    “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但是在这个之前呢需要加强政治思想的教育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郭凯他虽然还没有进入到军校当中,但是他承受的是这样的思想和传统他的父亲在这个方面给他做了相当的表率这一点是不能否认的不是吗”

    “政治思量工作,这个不归我管要知道我本身的定位呢就是一个大资本家,让我给他们做这个工作,你老人家觉得可能性大吗”

    韩全的嘴角微微的抿了起来,要说政治思想工作呢让丁羽来做,还真的就有那么一些困难,他并不是这个方面的好手,毕竟人各有异不可能方方面面都是异常的优秀和突出,至少在这一点上面,丁羽还是有那么一些差池的

    这个还真的就不是故意的贬低丁羽又或者是瞧不起他,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情不过这个问题吗军方先前的时候还真的就没有考虑到,自己回去了之后一定要加深这个方面的认识,毕竟丁羽这个家伙,有点坏

    真的要是掉在了他的坑里面,你要是想出来,可能性绝对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大所以一定要做好这个方面的工作所谓的有备无妨是不是

    “丁主任你觉得多少人是合适的呢毕竟不能够就挑选出来一个人两个人的那样的话也是有着诸多的不妥当甚至于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够分优秀的士兵呢这一次也会加入到其中,我们绝对不能够辜负了他们因为他们是非常好的标杆”

    丁羽的手指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子,看着韩全,也是有那么一些没有想到,这个还真的就不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了“优秀士兵的选拔,这个并不在我的考量之中了我想军方有自己的评断标准,不过我对于他们还是能够起到些许的作用”

    这个话还真的就不是凭空说的就好像是苏泉给塞过来的两个人,他们就是相当的具有代表性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就是非常优秀的士兵诚然他们身上面都挂着军衔,但要说他们是绝对优秀的军官,这个就有那么一些过誉了

    当然了这个也是因为专业的不同

    “我倒是跟苏司长聊过这个事情,他对此可以说是尤为的后悔,不过现在后悔也是来不及了不过这一次他们能够争取到的目标并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说这个话的时候,韩全有那么一些小得意“谁让他们把侯天亮给藏着掖着,我看他们是有那么一些活该,而且这个目光也是有那么一些短浅”

    对此丁羽还真的就没有发表什么言论,自己能够说什么如果说侯天亮要是在韩全韩大政委的手上面,你以为他就不会藏着掖着,会大大方方面的给拿出来开什么玩笑这个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要是真的拿出来,到时候根本就收不回来直接的就被掳走了,不要怀疑,绝对会有人干出来这样的事情想都不用去想了某种程度上面,比土匪还要土匪的

    当然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就是吃不到葡萄的一种结果除却有那么一些犯酸还能够怎么样抢不着,下不了口也就只能是过一过嘴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