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14章

    “陛陛下,你要为画儿作主呀。”

    东方画一见到龙弘,便伤心的扑了过去。

    在屋外的慕容以,一听到东方画的声音便挤了进屋。

    当看到东方画那有些凌乱的衣衫的时候,她便明白了大概。

    可是,她似乎先入为主,以为与东方画那啥的那人是龙起津,而忽略了刚才太监说的秦太子出事了

    于是,扑嗵一声跪在地上,“陛下,请饶了画儿一时糊涂吧。这画儿与七殿下,也是相情相悦呀陛下”

    “左相夫人说什么呢?”

    龙起津从门外走进,一身衣着整齐,那眼光冷冷的,贵不可攀。

    “左相夫人说什么呢?”

    龙起津从门外走进,一身衣着整齐,那眼光冷冷的,贵不可攀。

    “这七殿下,你不能毁了画儿的清白又不负责任呀。”

    慕容以如今是咬稳龙起津了。

    她也顾不得脸面了,“是是七殿下约画儿来更衣室与你相见的呀”

    “左相夫人,恐怕你搞乱了一些事情。本殿没有约五来更衣室相见。况且,本殿刚才也没有更衣,只是去小解了。”

    “”慕容以一时呆住。猛然才想到刚才太监说的秦太子出事了。

    莫非?

    东方画是与秦太子?

    这

    慕容以惊慌之下,又觉得若是秦太子也是不错的,好歹是秦国的太子呢,嫁过去便是秦国尊贵的太子妃了。

    怎么也比冥婚,做一个死去的二皇子的妃子强上一百倍了。

    于是身体抖了抖,又道,“画儿,你快说发生了什么事”

    “呜呜,母亲是是秦太子。”

    接下去的话即使东方画不说,可是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何事了。

    皇后站在旁边,心里一阵不愉快,看向东方画的眼光,也是生冷的。

    “五,你可是有婚约的准义王妃,虽然还没有正式冥婚,可是,陛下已经下了圣旨,如今你这是在干什么呢?莫说津儿根本没有约你,便是约了你,你觉得以你这样的身份,适合去与男子赴约吗?”

    皇后声音极冷,对东方画的处境可是半点怜悯也没有。

    况且今天东方画的所作所为,还狠狠打了她的脸面。

    二皇子可是她的孩子。当初二皇子也是少年英雄,还是为凰国英勇牺牲的,怎么容许被东方画这个女人浅踏了二皇子的尊严。

    想到这,皇后又对龙弘道,“皇上,此女犯了女诫,妇德,而又不贞不洁,让皇室沾污,便交给大理寺处理吧。”

    “不,我画儿既是秦太子的人了,便是秦国太子妃。不能交给大理寺处理。”

    慕容以叫喊着。

    若是交给大理寺处理,还有东方画好果子吃?

    “哼,左相夫人。你似乎太乐观了。五如今是个跛腿的,便是凰国的义王妃她都当不得,冥婚才会一直延迟,又怎么能让秦太子负责,娶她并为太子妃呢?”

    欧阳静的眼光盯在东方画的腿上。

    其实从东方画入宫开始,就有宫女看见东方画的腿可以自如走路了,这女人却一直装着。

    这什么意思,欧阳静又不是不懂。所以她更恼。

    “皇后皇上。”

    慕容以哭喊着,一听皇后的话,她些发懵了。

    这东方画的腿原本是为了推迟冥婚,可是如今却是东方画的一大缺憾。

    “左丞相。”

    龙弘怒喝一声,东方丰远立马便从屋外走了进来。

    其实如果龙弘不叫,东方丰远恨不得自己不在场,因为这场面实在是太难堪了。

    虽然外面的大臣不得进入,但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他日后在众同僚之间,还有什么颜面?

    “陛下。”

    东方丰远跪下,同时狠瞪了一眼让他丢失脸面的东方画,以及慕容以。

    “陛下。”

    东方丰远跪下,同时狠瞪了一眼让他丢失脸面的东方画,以及慕容以。

    都是这对母女做的好事,她们让他脸面都丢光了。

    此刻,东方丰远对慕容以,东方画,那是真的恨上了。

    要说以前还有点看在慕容以是镇国公府嫡女的身份上,那如今东方丰远认为,慕容以给左相府带来的麻烦远比荣光要多。

    他要好好考虑,慕容以是否还适合做左相府的当家主母了。

    还有东方画,一个身挂着义王妃的头衔,却做出这等事,让凰国皇室丢了脸面,又让左相府蒙羞的女子,他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

    毕竟在官场打滚了二十来年,他可没有慕容以天真,以为东方画还可以嫁去秦国当什么太子妃。啼笑姻缘帝王家

    就算没有冥婚一事,试问一个在婚前失贞的女人,怎么可能娶为正妃,妄想了。

    即使秦太子肯负这个责任,那也充其量是个妾,而且还得看凰国皇室肯不肯放过东方画后宫的罪名。

    让英勇战死的二皇子蒙羞,这个罪名东方画承担不起。

    想到这点,东方丰远又站起来,啪啪就给了东方画两个耳光。

    “你这个逆女,你可知罪?”

    东方丰远出手之狠,又重,东方画的两边脸颊马上印上两个五指,清晰可见。

    “丢人。给我滚府里去。”

    东方丰远怒吼。

    “父父亲你怎么能怪我呢?”

    东方画此时感到委屈,又恨极。

    东方丰远以前对她连大声说话都很少,但如今居然打了她,她不能接受。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东方丰远狠狠盯着东方画,倒是希望她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但是

    这还能辩解吗?

    “父亲,女儿是被算计了呀。”

    东方画关健时刻脑筋也不算太傻。

    立马便道,“女儿一进入这个房间,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然后就不知道怎么的,犯了傻,神志似乎也不太清晰了。

    “醒来后,就看见了秦太子女儿正要惊呼,就有太监闯进来,秦太子立马就走了呜,秦太子他怎么能这样秦太子他实在太过份了。他应该对画儿负责的。”

    东方画知道自己清白已失,如今所能指望的便只有秦太子一人。

    与慕容以一样,她也是咬准了秦太子。

    “你你身负与二皇子的婚约,你怎么能贸然来更衣室。就算是七殿下约你,也不成。”

    东方丰远知道皇后忌恨的正是这一点,即使他想避开,但恐怕也避不开了。

    倒不如亲口说了出来,看来慕容以这个平时机智的人,还有什么可以辩解的。这或许是唯一可以救左相府的办法。

    “皇后。”

    慕容以看了看东方丰远,又看看欧阳静,而后跪下,向欧阳静重重叩首。

    “皇后,请原谅了画儿吧,还有彻查这件事情。我们画儿或许是有一些错误,她错在不该赴约,可是,画儿赴约绝对不是为自己私会男人的,而是而是臣妇有意将府中庶女东方青,送入七王府中为妾。

    “皇后,请原谅了画儿吧,还有彻查这件事情。我们画儿或许是有一些错误,她错在不该赴约,可是,画儿赴约绝对不是为自己私会男人的,而是而是臣妇有意将府中庶女东方青,送入七王府中为妾。

    “画儿怕是想为妹妹的前程操持一番,才会才会来后院与七殿下见面的”

    慕容以硬气说。

    “是吗?”

    皇后的声音冷冷的,睨向一旁的龙起津,“津儿可有要收那东方青为妾的意思,还有津儿是否知道左相夫人有这个意思?”

    “津儿一概不知。”

    龙起津回绝得残忍。

    “这是臣妇的一厢情愿了。可是画儿她也是一心为妹妹才犯了错。并且画儿也没有与七殿下怎么样,总算是万幸。

    “而至于与秦太子,画儿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秦太子,想必不会有私情。

    “而画儿刚才说这屋子里有诡异,还请皇后与皇上彻查清楚,给画儿一个公道呀。”

    这慕容以一张嘴果然是厉害,三言两语即使不能为东方画厘清罪名,可是却将她塑造成一个为了妹妹的前程,而不小心着了道,才犯了错的女子。

    如此一来,皇室的脸面好歹保住了。

    想必欧阳静也会顺台阶而下。

    欧阳静也深知这一点,于是深吸了一口气。

    其实,对于慕容以那狡辩的话,她是一个字也不信。

    这东方画,之前为了不冥婚,居然给她来个摔断腿,她已是怒在心头,如今又作了这事情。

    她怎么可能原谅。

    可是,这事又关系到二皇子的脸面。欧阳静想了想,她只得忍下这口气。

    “东方画,你既然已经失贞,那么与二皇子的婚事,就此作罢。至于其他,臣妾累了陛下,剩下的事情你与秦太子处理吧。”

    欧阳静居然先走了,看都不看慕容以和东方画一眼。

    “东方爱卿,这里的事儿交给你处理吧。朕要返回宫宴,秦太子还在等着。”

    龙弘也随之走了,显然不将这东方画看在眼里了。

    而至于彻查这屋子里有诡异的事,如今只是东方画一家之言,龙弘显然也懒得理会。

    随着龙弘一走,其他人都纷纷离开傲诀天地

    龙景狂碰了碰东方恋的手,轻道,“喂,怎么回事?”

    其他人或茫然,或看热闹的表情,只有这个女人淡定,以及了然,好吧这个表情只是他的理解而己。

    “等着看吧。”

    东方恋一笑,也不解释。

    虽然发生了这等事,宫宴,还是继续着。

    只是欧阳静已经返回后宫休息了,没有再出席宫宴。

    但龙弘作为国君,不可缺席。

    秦太子,好好的坐在他刚才的位置,就象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贵女们继续上台表演,但不是刚才要上台的蒋妍妍了,而是,欧阳香

    欧阳香的心情很复杂,刚才,她差点儿就进了东方画进去的那个房间,因为听说龙起津约见他。本来不想去见这个男人,可是,女人就是这么愚蠢,非得听听他说什么

    禁不住好奇,她便去了。

    欧阳香的心情很复杂,刚才,她差点儿就进了东方画进去的那个房间,因为听说龙起津约见他。本来不想去见这个男人,可是,女人就是这么愚蠢,非得听听他说什么

    禁不住好奇,她便去了。

    当她要踏入那屋子的时候,被柳儿扯住了。

    “欧阳你不能进去。”

    “放开。”

    欧阳香对东方恋身边的柳儿可是不感冒。

    “七殿下不在那呢。”

    柳儿道。

    “你怎么知道我来见七殿下的?”

    欧阳香一惊。

    “被人设计了。静观其变吧。”

    柳儿将欧阳香带离。而后,欧阳香在后院的假山那里看见龙起津

    欧阳香走到龙起津面前,怒目圆瞪,“你为什么在这里?你不是约我在更衣室见面?”

    “我什么时候约你了?”

    龙起津有些迷糊。

    “那你为什么离开宴会?”

    “是”

    龙起津想了想,顿时又停住了。一瞬间,想到了什么,“谁说我要约你的?”

    “一个宫女说的。若不是你亲代,谁敢乱传话?”

    “回去吧,本殿可没有约过你。”

    龙起津匆匆的离开了。

    “七殿下。”

    欧阳香气不过,一直跟在他身后,可是龙起津居然使起轻功甩了她

    没多久,就爆发了更衣室那边的事。

    当欧阳香赶到的时候,正是太监撞开门不久。

    东方画与秦冠都衣衫不整的躺在那厚实的地毡上。

    两人凌乱的衣衫,神情,还有空气中飘浮的味道都显示这二人发生了什么。

    东方画看着很是惊慌,又紧紧的抓着秦太子的衣衫,“秦太子,怎么怎么会是你呢?画儿不管,秦太子你要负责”

    “你个疯女人。想勾引本太子,你手段也太下作了吧。”

    秦太子一下就将东方画甩开,然后整了整衣衫就走出了更衣室。

    太监在后面追秦冠,“秦太子,秦太子”

    因为想到了刚才的事情,欧阳香表演弹琴的时候都不太专心。

    可她到底是一介才女,即使一心二用,那琴音也是一绝的。

    表演完毕,掌声雷动,那秦太子的眼光也亮了亮

    东方恋一直暗暗看着秦冠,那秦冠看着欧阳香的眼光

    感觉不妙,秦太子,欧阳香。

    莫非即使欧阳香没有,还是改变不了嫁到秦国的命运吗?

    随后又连接有几个贵女上台,但是她们的表演都不能超越了欧阳香,而且容貌上也比不上欧阳香以及龙昭然。

    看来和亲人选,必是欧阳香与龙昭然二人了。

    “秦太子,你可有看中太子妃人选?朕这凰国的贵女还是不错的吧。个个都是国色天香,而且才艺也很不俗。”

    龙弘赞赏着。

    “是很不错。”

    秦太子的眼光投在欧阳香身上一小心,蓦然又一转,居然是落在东方恋身上。

    “这位怎么称呼?刚才,你可一直盯着本太子呢。既然对本太子有兴趣,为何不上台表演?或许本太子会成全你的愿意,选你为妃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