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98章 拜会省长

    听着刘医生的话,张坤笑笑,然后也没有勉强。

    “那行,刘医生你就再考虑考虑,不过,不管事情成不成,刘医生你都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我们在一起共事也这么久了,我张坤是什么人,刘医生你应该也看得出来。不管这事成不成,我们都还是朋友。”

    “然后,最近恐怕还要麻烦刘医生在诊所再帮我招呼一段时间,过两天我还要出门一趟,没事吧。”

    对此,刘医生笑着点点头:“没问题,我也正好还想休息一段时间。”

    张坤笑笑,点了点头,然后沉默了一会,张坤又轻声道:“刘医生你放心,在我这耽误了你不少时间,如果你真不想留下,到时候耽误了你的时间,我想办法给你补上。”

    听着张坤的话,刘医生不由一愣。

    耽误的时间,还能补上?

    这话有点玄幻了啊。

    不过很快,刘医生似乎想到了什么,望着张坤,面容带笑的点了点头,以示感谢。

    只是心里阵阵苦笑,看来,自己把张坤的能量还是想的轻了啊。

    ……

    之后几天,张坤老老实实待在家,每天除了在诊所帮帮忙外,就是在仔细勾画着自己内心的那个设想。

    关于自己银行账户里的那八百多亿到底该怎么用,很久以前张坤就有了大概的方向,但是具体如何操作,以前没有细想。

    现在正好慢慢一步一步想清楚。

    然后三天之后,老爸动身返回工地,他去把手上一个工程做一个收尾,做完之后就应该会暂时停工一段时间,回家准备家里房子重建的事情。

    关于邵西老家房子重建的事,因为老爸自己本身就是做工程建设这一块的,手下自己就有两个常用的工程队,所以并不需要麻烦别人,老爸自己就可以做。

    从设计,到用料,还有建设,装修,老爸都门清。

    到时候只需要老妈、张坤和丽雪回去把一些需要整理保留下来的东西清理出来就好。

    而在老爸离开之后,张坤也离开了外婆家,动身去了南山市。

    这几天,考虑的事情想的差不多了,那么是时候准备动手了。

    张坤开着大白一路疾行来到南山市,到的时候差不多正午,张坤没有回御景花园,而是来到省中心医院附近的一家小排档,以前第一次和大黄相遇的地方。

    张坤没有约中心医院的同事一起,就一个人,点了个红烧排骨和鸡翅,都是大黄以前喜欢吃的。

    地方是老地方,东西也还是那个口味,可是大黄却已经不在了。

    不仅肉身已经没了,就连灵魂都已经升天而去。

    张坤坐在餐桌上默默吃着。

    吃完之后又休息了一会,玩了会手机,看看时间,差不多一点半左右,张坤才结账离开,然后驾驶着大白直奔南湖省政府。

    张坤把车开进省政府里,因为有省委大院的通行证,所以并没有被警卫阻拦。

    停好车后,张坤熟门熟路的来到办公大楼,然后乘坐电梯上行,之后一路来到省长办公室所在楼层。

    嗯,今天张坤就是来找叶涛叶老爷子的。

    现在时间是下午一点五十,距离老爷子上班时间两点还差十分钟,这个点来时间正好。

    张坤走过一个转角,前面就是叶涛老爷子的省长办公室了。

    不过走过转角的时候,张坤稍稍一愣。

    在省长办公室外有一排长椅,也就是等候休息区。

    省长的工作是很忙的,每天有很多人的工作需要向省长汇报,大多数时候是省长主动召见,然后和秘书约好时间上门。

    不过,虽然是约定好的会见时间,但既然是向领导汇报工作,自然是只能早不能晚,宁肯在门外等几分钟,也绝对不能卡着时间过来。

    万一领导前面事情处理的比较快,然后约定的时间还没到,就正好想起你来了,招呼你进门汇报工作,然后你居然还没到?

    这就是一个很不应该犯的错误了。

    虽然这个错误说不出有多严重,但多少会在领导心里造成或多或少一些不好的影响。

    而但凡一个想在体制里走的更远更久的工作人员,都会尽可能杜绝这种不应该出现的错误。

    然后呢,还有一些就是没有被省长召见,但是又有工作必须向省长汇报的,就只能到省长办公室外排队等候呢,等省长的事情忙完了,什么时候有时间接见,那就什么时候接见。

    快的话,如果当天省长没有什么预约,而你又来的够早,那么说不定第一个就能受到接见。

    但如果当天省长比较忙,而且约见的人比较多,那么也许你等个四五个小时也很正常。

    所以,这种情况的话,一般都会早早的赶到省长办公室外等候,说不定第一时间就能被省长接见。

    然后,当这两种情况加在一起的时候,那么结果就是张坤经过转角看到省长办公室的时候,在门外休息区,已经坐了六七个人在那里等候了。

    看样子,似乎都是在等着叶老爷子接见呢。

    张坤嘴角动了动,心底暗暗苦笑。

    还以为自己已经来的够早了呢,结果……。

    看样子,似乎得排好一会队才行了。

    得,排队就排队吧,谁让自己来得晚呢。

    张坤也没有多抱怨什么,默默坐到那些人后面,百无聊赖的等候着。

    不过张坤刚坐下没两分钟,就感觉浑身一阵难受。

    这种感觉,是被人长时间盯着产生不自在的模样。

    张坤眼角的余光望了一眼休息椅前面的七人,只见七人都时不时望望自己。

    张坤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衣服,好好的,没穿反啊。再看看裤子,拉链也没开啊,再看看鞋子,鞋带也好好的。

    张坤伸手摸了摸额头,顺便擦过嘴角,嘴角的油渍也擦的很干净啊。

    抬头,望向对面窗户,透过窗户隐隐的反光看了看自己,头发也好好的。

    一切都很正常啊。

    张坤奇了怪了,那这些人怎么老是看着自己?

    张坤低垂着头,暗暗不解。

    这时,排在张坤前面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突然轻笑着开口:“这位小同志是哪个部门的,以前好像没见过啊。”

    听着声音传来,张坤忙抬起头转头望去,先是略带恭敬的笑笑,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轻声道:“这位领导你好,我叫张坤,是一名医生,经营一家诊所,不是公务人员,领导没见过很正常。”

    “张坤小同志也是来拜见省长的?”旁边那人又笑问道。

    张坤点点头:“嗯,最近有个项目想要向叶省长汇报一下,希望能够得到省政府的一些支持。”

    “这样啊,张坤小同志有预约时间吗?”

    张坤笑着摇摇头:“这次来的比较匆忙,所以还没来得及预约。”

    听到这,中年人笑笑:“没预约啊,那估计得等不少时间啊。”

    张坤苦笑:“没办法,来的晚了,等吧。”

    中年人笑笑,然后不再说话。

    只是心里,中年人笑笑。

    等?不是什么事都能靠等就能等到的。

    而且,什么时候一个诊所赤脚医生,也能来拜会一位省长了?

    真以为省长的工作这么清闲么。

    哎,省政府的一些警卫也是的,真是什么人都往省政府里放。

    中年人笑笑,然后两人的对话其他人也听到了,听完之后,所有人也都收回了目光,不再看向张坤。

    原本以为省长办公室外出现这么一个年轻人,又这么面生,还以为是什么人物,所以好奇的多看了几眼。

    结果,就是一诊所赤脚医生,为了一个什么项目,没有预约,就贸贸然来拜会省长,然后希望获得一些省政府的支持。

    还真是,现在的小年轻,有时候也太想当然了一些吧。

    省长,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