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疑点重重

    辛离的死也让文锋意识到另外一件事情,传送阵是三千年前突然出现的,这就说明有人能够布置传送阵,如果这个人还在盘龙大陆,只要将被破坏的传送阵补好就可以了,如此一来,盘龙大陆的危机并没有解除,他们随时都有keneng卷土重来,这绝对不是文锋想要看到的事情,至少现在绝不想和阴阳家族兵戎相见,盘龙大陆此时的还是太弱了,更重要的是谁也不zhidao阴阳家族的实力,就是徐老儿留下来的情报中也没有提及。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徐老儿为什么没有提及此事,只有两个解释,其中一个是徐老儿在故弄玄虚,让文家毫无准备,等有一天阴阳家族卷土重来的时候杀文家一个措手不及,还有一种解释就是徐老儿也不zhidao阴阳家族的真实实力。

    若是前者还好说,证明在徐老儿眼中文家有能力和阴阳家族一战,若是后者的话,阴阳家族的实力已经强大到文锋不敢想象的地步,天阶六级的存在居然还不能成为家族的核心,文锋想想都觉得可怕。

    为了避免此种情况发生,文锋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彻底毁灭传送阵,唯有如此才能彻底杜绝阴阳交错卷土重来,做这件事最haode人选是张角,让文锋没有想到的是张扬却要亲自去一趟,而张扬的理由更加简单,出去散心。

    为此文锋倒是奇怪良久,只是张角不以为意的一笑:“说道传送阵我还真没有姑姑精通,当初还是姑姑教导我怎么设置传送阵的,再说我也实在是没有时间,盘龙大陆需要的丹药太多了,而且我多炼制一颗,我们的胜算就躲一分,下一批丹药炼制出来之前,谁也不要打扰我。”

    张角说完,头也不回的回到了炼丹室,张扬也不再停留,轻轻一笑向着传送阵的方向飞去,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所有人都再一次进入无休止的修炼生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修炼却是文锋有史以来的最长一次修炼。

    十九年,十九年的时间里没有一点事情发生,文家人的修为却突飞猛进,连带着和文锋交haode上苍大陆年轻一辈也在这十九年里有了长足进步,至少在上苍大陆的高手中他们是战力最强的存在,当然,这要除去阴阳婷、慕容雷人和轩辕妖娆三人,除此之外,就是慕容志群等四个老家伙一对一的对战也不见得是轩辕风流等人的对手。

    至于其他人也不是没有进步,只是他们的进步没有轩辕风流等人进步的一般神速,毕竟这些人在文锋心中的分量不一样,就是轩辕逍遥等人也不一样,至于上苍大陆的其他高手就更不要说,没有杀了他们就已经bucuo了。

    如果说上苍大陆的一众高手进步缓慢,盘龙大陆的实力却是飞一般的上涨,毕竟他们所习练的功法和服用的丹药都不是上苍大陆的高手可以比拟的,用文锋的话说,这些才是自己人,自然要分别对待。

    “我们这样对轩辕逍遥等人是不是太过分了?”密室中,张耀祖有几分不解,不zhidao文锋此举何意。

    “我也觉得不应该,但是姑姑这样吩咐的,我也不zhidao姑姑此举是什么意思,但是我zhidao姑姑一定不会害我们。”文锋苦笑,以慕容灰云的聪明,怎么会不zhidao他做了手脚,但是轩辕逍遥等人对文锋的态度却没有丝毫变化,这一点也是在张耀祖那里得到证实,这才是张耀祖疑惑的地方,这不符合常理。

    “姑姑一定是zhidao了什么事情,却又不能告诉我们,只是姑姑到底zhidao了什么,自十九年起就感觉姑姑和小昭有几分怪怪的。姑姑她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张耀祖也跟着苦笑,他总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不要想这些事情了,如今的修为怎么样,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修为会进步这么多,我现在有一种感觉,即便是姑姑也不见得是我们的对手。是吧姑姑?”文锋转身,轻笑道。

    “小家伙bucuo嘛,连我都没有办法在你们身边隐藏气息,小家伙你是故意的吧。”第一句称赞是对着文锋,而第二句话却是对着张耀祖说的。

    “哪有,keneng是我和姑姑的体质相同,居然无法感知姑姑的存在,可是姑姑他,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能让我们zhidao?”张耀祖嘿嘿一笑说道。

    张扬倒不认为张耀祖在胡说八道,对此张扬还特意做过试验,文锋和张耀祖实力相当,文锋的修为还高过张耀祖一些,但是无论文锋怎么小心,在距离张扬还有一千米左右的时候就会被张扬发现,而张耀祖却可以潜伏到距离张扬两百米以内,对此,没有人能够说明白原因,也这样的情况放在小昭身上却没有丝毫作用,谁又能想到这一点却让文锋等人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少贫嘴,不让你们zhidao是因为我还不确定,等到时机成熟我会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们,对了,你们现在战力如何?”想不明白的事情张扬从来不会去想,如今他最想zhidao的是文锋和张耀祖的战力如何。

    “对战天阶六级巅峰应该不难,若是刺杀的话,天阶六级中阶也不是很难。”文锋zixin一笑,对于自己的修炼sudu还是很满意的,这还多亏了张角的额丹药,文锋很明白,如果没有张角的丹药,如今他们能有天阶三级的修为已经很bucuo了。

    “不要妄自菲薄,以你们的体质,即便没有任何帮助也能在短时间里成长到让所有人仰望的高度,张角的丹药只是把这个时间加快了一些,仅此而已。”张扬说道,随后又是一愣,这两个小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一不小心就被他们算计了。

    “姑姑,你干嘛打我们?”文锋和张耀祖捂着脑袋说道。

    “你们该打!不要老是想着弄清楚我和小昭的修为,有些事情zhidao了未必是福。”警告性的看了二人一眼,张扬语气郑重的说道。

    “看来姑姑zhidao的事情一定关乎文锋的存亡。”文锋也不再搞怪,点头称是。

    “应该是盘龙大陆的存亡吧,只是他一个人真的有如此实力吗,难道他身后还有我们不zhidao的实力。”张耀祖同样做沉思状。

    “你们是不是认为我现在没有能力教训你们了。”张扬晃了晃拳头说道。

    “好吧,看来姑姑是下定决心不告诉我们了,不说这些了,只是不zhidao凯瑟琳他们怎么样了?”文锋苦笑,看来这件事相当严重。

    “没有人zhidao,只是希望你选择的那些人都能够信得过,怎么,想让他们返回文城了?”张扬也同样摇头,十九年来没有一个人zhidao凯瑟琳等人的情况,即便是张角又开放了很多新的丹药,却没有送达凯瑟琳等人的隐身之地,因为没有人zhidao他们去了哪里,就是文锋也不zhidao。

    “是呀,最近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zhidao这很荒谬,但是有时候人类的感觉却准的出奇,我担心他们会有危险。”文锋再次苦笑,感觉这种东西,还真难说的清楚。

    “不荒谬,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不然我们也不会返回文城,总之备战吧。”张扬却难得的认真,只是神色中多了一份气氛,还有几分肯定。

    “姑姑,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zhidao的?”文锋有几分抓狂,怎么说我也是文家的家主,怎么在姑姑面前倒像个白痴虽说咱是小辈,也是上司呀。

    “去你的,这件事怪我,因为我们所有的部署倒是针对阴阳家族,却忽略了一个最不该忽略的人。”先是责怪的看了文锋一眼,张扬继续说道。

    “朱允炆?!”文锋和张耀祖同时惊呼。

    “是呀,两天前布置传送阵的晶石全部消失不见,而且是从我身上偷走的,也许一直以来我们都小看了朱允炆,相比阴阳家族,朱允炆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张扬扬了扬右手,文锋这才注意到张扬的空间戒指换了一个,这倒不是文锋粗心,而是文锋压根就没有想到有人能够从张扬身上取走空间戒指,因为在文锋心中,即便是朱允炆也没有如此实力。

    好在对方只是偷走了空间戒指,若是见色起意,嘿嘿文锋邪恶的想到,但是看到张扬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二人急忙收起心中遐想,正色道:“姑姑怎么确定一定是朱允炆的手下做的。”

    露出一副算你们识相的表情,张扬扔给文锋一块印章,文锋拿起细看,确定了张扬的说法,因为印章上的两个字也只有朱允炆能用。

    “接下来怎么办,如果被朱允炆的手下布置好传送阵,后果不堪设想呀,一想到传送阵出来的怪物还有那一对兄弟的下场就大致能够猜到传送阵另一边的情形,绝不是我们能够应对的。”文锋发现,今日天露出最多的表情就是苦笑,因为有太多的事情出乎他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