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章 这事儿你不知道

    秋露儿一阵无语,嘴角轻轻的抽出了几下,睡着了?尼玛,你竟然给我睡着了,姑奶奶在那儿担心的半死,你竟然告诉我你给我睡着了?

    秋露儿真的要吐血了,她在那儿战战兢兢的守着,结果得到的结果竟然是睡着了……

    秋露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忍着自己要暴走的冲动,说道:“既然你们家小姐没事儿,我是不是也没事儿了啊,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啊?”

    秋露儿不想继续待下去了,打算直接走人。

    小丫头不干了,说道:“不行,我家小姐要见你,要不是我家小姐,你这会儿还不能从柴房里面出来了,跟我去看我家小姐去!”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看就看,谁怕谁啊,她还想知道这个大小姐抽什么疯,竟然自己去剪电线,而且还是通电的状态之下,还好人没事儿,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一个弄不好,真的是会死人的。

    好吧,这事儿你不知道!

    秋露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步一步的跟在这个小丫头的身后,兜兜转转,终于来到牧云儿的屋子里面,牧云儿一个小姐,屋子竟然是三进三出的那种,这让秋露儿有一点儿惊讶,这排场,都快赶上易世缘的屋子了,但是易世缘人家是嫡长子啊,人家的院子好一点儿是正常的,可是这个牧云儿只是一个姑娘,难不成这个牧云儿是嫡长女,要不然怎么会有这样好的待遇,但是秋露儿还是不得不感慨,牧家是真有钱啊!

    “到了,你现在到这儿等着,我进去通报一声!”小丫头淡淡的说道,然后恭恭敬敬的来到了屋子里面,低低的和牧云儿说了几句话,然后小丫头就走了回来,将秋露儿引到牧云儿的身边,之后狠狠的瞪了一眼秋露儿,然后自己一个人离开。

    牧云儿正在那儿很是无聊的摆弄着自己的头发,看到秋露儿进来了,开心的说道:“你对边坐,我现在在家里面,这儿也不能乱动,那儿也不能乱动的,就不能好好的招待你了,你一定饿坏了吧,桌子上有吃的,你先吃一点儿再说!”

    秋露儿看了看桌子上满满一大盘子的肉包子,笑了,说道:“真没想到,你还是一个有恩必报的人,我请你吃肉包子,你也请我吃肉包子啊?”

    牧云儿嘻嘻的笑了笑,说道:“这是自然,快尝尝,看看我家的包子好吃,还是外面的包子好吃!”

    秋露儿大大的咬了一口,嗯,不得不说,牧家的厨子手艺真的很好,这一口下去,都是香喷喷的汤汁,包子入口即化,里面的肉馅儿肥而不腻,很是爽口,什么见鬼的肉汤啊,这个包子本身就是灌汤包,里面自己就有很多的汤,超级好吃的,秋露儿忍不住的多吃了几个,牧云儿看着秋露儿这样喜欢吃,得意洋洋的笑了,说道:“怎么样,我家的东西好吃吧?”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毫不吝啬的夸了一句说道:“不错!”

    牧云儿得意洋洋的笑了,眨巴着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你既然这样喜欢,我天天请你吃好吃的好不好,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要留下来陪我,最重要的是,你帮我绣嫁衣,我知道你是绣娘,帮帮我好不好,我的绣娘实在是见不得人,但是嫁衣这样的东西,只能自己来,这些下人平时都听我的,但是在这儿上都不听我的,一个个的都不帮我,露儿,你也不希望我在自己的大婚上丢人现眼是不是?是不是?”

    牧云儿可怜巴巴的看着秋露儿,那叫一个委屈,似乎牧云儿绣工不好是秋露儿造成的一样。

    秋露儿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儿,说道:“不好意思,我虽然不富裕,但是吃包子的钱我还是有的,要不,你问问别人?”

    秋露儿有一点儿无语的说道,她看起来就这样寒酸吗?能够为几个包子屈服吗?

    当初易世缘挖自己的时候,用的可是一单大生意的代价啊,她秋露儿什么时候这么廉价啊,这个牧云儿,当真是不识货啊,只要她秋露儿想,有的是锈坊睁争着抢着要她,别的不提,就这以一挡百的效率,还有谁?

    牧云儿还想说什么,就被突然冲进来的小丫头打断了,小丫头一脸兴奋的看着自己家小姐,说道:“小姐,快收拾一下,姑爷来看您了。”

    秋露儿呆了呆,姑爷,就是那个牧云儿死活也不想嫁的人?

    秋露儿轻轻的笑了笑,说道:“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牧小姐,我们后会有期!”

    说完,秋露儿就转身打算离开,小丫头一脸焦急的拉住秋露儿,说道:“你往哪儿走啊,人都已经到门口啊,你先到,先到那个屏风后面躲一躲,等到我家姑爷走了,你再出来,要是你敢坏了我家小姐和姑爷的好事儿,你以后就别想离开我们牧府了!”

    小丫头的威胁让秋露儿淡淡的笑了笑,一点儿都没有放在心上,小丫头话说的挺狠的,但是明显底气不足,一看就是说着玩儿的,但是秋露儿也没有打算揭穿这个小丫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打着哈欠来到了屏风后面,打算看一看牧云儿死活看不上的小少爷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姑爷到!”门外,小丫头兴奋的声音传了进来,牧云儿一脸的不耐烦,在小丫头的摆弄之下躺好,眉头一直死死的皱着,打眼一看,还真像生病了。

    率先出现在秋露儿眼前的是一袭月白色的衣摆,远远的看不清来人的样子,但是这一身的气质秋露儿还是能够感受出来的,虽然看不到来人的脸,但是秋露儿能够感受的出来,这个姑爷不应是一个浪荡子,最起码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好人家的大少爷,真是搞不懂这些大家小姐,在自己完全无法做出任何决定的时代,遇到一个门当户对,对方还不是渣男,大眼一看还挺有眼缘的,这样的人,不应该直接就以身相许吗?

    果然,她看的那些都是骗人的!

    姑爷含笑的做到牧云儿的面前,由于角度的问题,秋露儿看不到姑爷的正脸,但是那温柔而眼熟的侧脸还是让秋露儿咯噔一下,秋露儿心里面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人,这个人难道就是易世缘?

    靠,你是在逗我吗?

    我随便出一趟门都能够遇到易世缘的未婚妻?

    似乎是要证实秋露儿的猜测一样,姑爷开口了,说道:“听说你病了,就来看一看你,你也是知道我的,我就是一个开绣坊的,也没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给你带来了几身衣裳,你要是喜欢就穿上试一试,要是不喜欢扔了也无妨!”

    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让秋露儿险些落泪,易世缘,我刚刚答应你给你半年的时间让你准备,结果紧跟着就让我看到你这样温柔的对另一个女人,我突然觉得我给你的半年承诺真的好傻,好傻!

    你对我都从未这样温柔过,可你对牧云儿竟然这样的温柔,最最重要的是,人家牧云儿根本就不喜欢你,根本就不搭理你,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你在这儿倒贴啊!

    牧云儿一脸不耐烦的看着易世缘,说道:“你不是挺忙的吗?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了啊?”

    易世缘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听说你出去玩儿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我怕那个人伤害你,就来看看,对了,那个人在那儿?我能见一见吗?”

    躲在屏风后面的秋露儿的身子狠狠的一颤,易世缘,易世缘是来找自己的?

    怎么可能?

    他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半年期限吗?她才离开了半月都不到,易世缘怎么可能来找自己?

    牧云儿一想到秋露儿,眉梢眼角都变的温柔了起来,但是很快又变得凌厉,愤怒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人也看了,那么您是不是也该走了啊?本小姐困了,来人,送客!”

    牧云儿的突然发飙让易世缘狠狠地皱了皱眉头,有一点儿头疼的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视线飞快的在屋子里面扫视了一圈儿,没有发现什么,这才有一点儿落寞的离开,人真的不在这儿吗?

    秋露儿的傻傻的看着已经离开的易世缘,清清楚楚的看到易世缘的袖口出绣着一朵精致的三角梅,易世缘最喜欢的花儿明明是君子兰,什么时候成为三角梅了?

    是因为她吗?

    易世缘刚刚离开,牧云儿瞬间就活了过来,开心的说道:“露儿,快出来快出来,你是绣娘一定给易世缘知道了,易世缘知道我的绣工不好,不希望你来帮忙,这是想变着法儿的把你弄到他们的绣坊里面,这样就没有人帮我绣嫁衣了,你说,他是不是很坏啊?”

    牧云儿一脸愤怒的说道,说的秋露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喃喃地说道:“你是这样想的啊,牧云儿,我能问你一下,你为什么不想嫁给易世缘吗?难道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所以才不想嫁给易世缘的?”

    牧云儿拼命的摇着头,说道:“才没有呢,你可不要乱说,其实易世缘这个人看起来还是不错的,但是他偏偏是易家人,这个我就有一点儿接受不了了。”

    秋露儿呆了呆:“易家人怎么了,易家也算是半个皇商,偶尔也会有精致的丝绸进贡到皇家,这可是一个体体面面的大家族,而且易世缘还是易家的嫡长子,大少爷,最最重要的是,他还不是纨绔子弟,这样的好男人,你竟然看不上?”

    秋露儿真的觉得不可思议,真是不知道这个牧云儿一天天的想的都是什么东西。

    牧云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怎么也这样说啊,你到底知不知道,易世缘一天到晚有多累,我要嫁的男人是一个可以让我享清福的男人,而不是一个让我待在绣坊里面,帮他干活打理家务的男人,易家那样的人家,你觉得我一个娇小姐真的掌管的下来?你还不知道吧,易家里面有一个易世杰,二少爷,天天和大少爷易世缘对着干,我要是真的嫁过去了,易世杰一定会给我使绊子的,没有人给我使绊子我都掌管不好易家,现在有人给我使绊子,我是急的嫁过去丢人的吗?我才不要呢!”

    听着牧云儿的解释,秋露儿的嘴角再一次抽搐了几下,这,这是什么逻辑,人家姑娘嫁到了婆家,都害怕自己的手里面没有实权被欺负,而牧云儿嫁过去,是实打实的手握实权,但是人家竟然看不上……

    牧云儿看到自己说了半天秋露儿都没有搭理自己,有一点儿坐不住了,说道:“露儿,你倒是说一句话啊,你这不支声是什么意思啊,怎么,你这是不赞成?”

    看着牧云儿瞬间不好看的小脸儿,秋露儿急忙说道:“不是,我只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想法,觉得挺新鲜的,所以愣了一会儿罢了!”

    牧云儿听到秋露儿这样说,脸色终于好看了一点儿,说道:“那是当然了,本小姐的想法怎么可能和常人一样呢?”

    “是特别了一点儿,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易世缘是你父亲看上的女婿,这并不是你想不承认的就能够不承认的,要是你爹一定要你嫁给易世缘,你会怎么做,是继续坚持你自己的想法,还是臣服?”秋露儿试探的问道。

    牧云儿委屈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说道:“爹娘那样疼我,要是我撒撒娇,一哭二闹三上吊,死活不嫁,他们应该也拿我没有什么办法吧?”

    秋露儿一听这话,就知道牧云儿心里面一点儿底都没有,牧云儿就是在自己面前硬气一点儿,在自己的爹娘面前,真的是一点儿都硬气不起来!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样是行不通的,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硬逼着自己的女儿嫁给不喜欢的男人的行径了,要不,我帮你想想办法?”

    秋露儿眨巴着自己的眼睛,有一点儿心虚的看着牧云儿,要是牧云儿知道自己喜欢易世缘,不知道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与自己交心,毕竟是自己先瞒着牧云儿的。

    牧云儿一脸惊喜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你真的愿意帮我?”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