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3章 她什么都没有说

    这个玉佩是易世缘贴身的东西,可以说这个是易世缘身份的象征,有的时候安子会拿着这个玉佩去办事儿,但是现在,易世缘竟然把这个玉佩给了自己,是不小心落在这儿的,还是有意为之?

    死死的握着手里面的玉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好,我信你一次,等你一次,但是我不会给你太长时间,你若真的喜欢我,你就应该了解我的脾气,你就应该知道,我不是一个甘心默默守候的女人,半年,只给你半年时间,这半年里,你们易家有两次大宴,一次是老太太的大寿,另一次就是你易世缘的大婚!”

    一步一步的来到那件儿衣服面前,从一旁拿过一把锋利的剪刀,顺着中间就剪了下去,一半秋露儿小心翼翼的收好,自己留着,另一半,秋露儿同样小心翼翼的收好,但是却是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的赶回了绣坊,将那一半衣服递给了花儿姐姐,让花儿姐姐转交给易世缘,其中,一句话也没有说。

    易世缘接到这半件儿衣裳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开始古怪了起来,什么意思,半件衣裳?这是要割袍断义?

    一脸困惑的看着花儿,问道:“她什么都没有说?”

    “是!”

    花儿同样困惑,她一开始以为一件衣裳是完好的,没当一回事儿,但是现在才发现这衣裳是一半,她现在也搞不懂露儿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易世缘皱着眉头反反复复的翻看着自己手里面衣裳,最后在衣袖的地方发现了一点儿端倪,衣袖处有一个粉色的刺绣,易世缘清楚的记着,这里,以前是没有东西的。

    刺绣似乎是什么花儿,但是易世缘并不认识,好奇的看了看花儿,说道:“这是什么花儿,你可认识?”

    花儿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说道:“是三角梅,在我们那儿很常见的,这会儿正是刚刚开花的时候呢。”

    “三角梅?这是什么东西,来人,去拿一盆三角梅过来!”易世缘一脑门问号,立马让人去找三角梅。

    易家人办事效率本来就高,一会儿的功夫,一盆郁郁葱葱的三角梅就出现在了易世缘的面前,易世缘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绣花,又看了看面前的三角梅,确定绣的东西就是三角梅,然后就把衣服扔到了一边儿,开始认认真真的研究自己面前的三角梅!

    可是看了半天,易世缘也没有看出来个所以然来。

    花儿也不敢打扰,就站在那儿看着易世缘,安子偷偷摸摸的走了进来,轻轻的拍了拍花儿的肩膀,小声的问道:“大少爷干嘛呢?拿一盆三角梅在这儿看什么啊?”

    易世缘一听到安子的话,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说道:“你也认识这个东西?”

    安子眨了眨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认识,就是大少爷怎么突然对这个东西感兴趣啊?这个东西可以说是烂大街的东西了,很多小门小户的人家的喜欢养这个,这个东西好养不说,花期还长,颜色艳丽,看着喜庆,但是这东西俗气了一点儿,没有那些珍贵的牡丹啊什么的来的大气,所以咱们易家几乎不弄这个花儿的。”

    易世缘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问题的关键,问道:“你刚刚说,这个三角梅的花期很长,有多长?”

    安子想了想,说道:“有半年吧,现在是六月,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这个花儿的花期是五月到十二月,正好还剩下半年时间!”

    易世缘死死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三角梅,突然笑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安子纳闷儿的看着自己家少爷,说道:“大少爷,您没事儿吧?”

    易世缘笑了,说道:“没事儿,从明天,不,从现在开始,本少爷的院子里面所有的花儿都撤了,全部换上这个三角梅,这花儿好,喜庆!”

    “啊?”安子一脸的不可置信,说道:“大少爷不是喜欢君子兰吗?”

    “本少爷换胃口了,不行吗?”易世缘很是好心情的说道,小心翼翼的去摆弄了一下自己面前的那一株三角梅,开心的说道:“半年就半年!”

    安子看了看那很是不起眼儿的三角梅,皱了皱眉头,换胃口了?这胃口换的有一点儿诡异啊……

    花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易世缘,又看了看那半件儿衣服,心里面明白了什么。

    半年?露儿和大少爷在半年之内可是会发生什么?

    既然还会发生什么,那么就说明,露儿的离开一定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简单,单单是秋雪儿的威胁应该还不够,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为花儿解释心里面的疑惑,有的只是下人们捧着一盆盆三角梅从自己身边经过。

    秋露儿从易家离开,没有直接回到家里面,而是去了镇上,她现在有银子,她想给自己的弟弟小风买一点儿好的宣纸和文房四宝,虽然小风在大雷哥那儿受不了太大的委屈,但是也吃不到什么好的,大雷哥是镇上的夫子,虽然挣得不少,但是真正能够到他手里面的银子其实真的不多。

    大房就大雷哥这么又是个孩子,赡养爹娘的任务责无旁贷的落到大雷哥的身上,再加上大雷哥自己还要,本来就是一个烧钱的活儿,最最重要的是,大雷哥已经娶媳妇儿了,古来男主外女主内,这大雷哥的银子应该都在大嫂的手里面。

    上一次,她送小风去镇上的时候,大嫂回了娘家,回了娘家的大嫂怎么可能把家里面的贵重物品留下来?自然是带着大雷哥的银子走了,只留下大雷哥这个空壳子,这些日子,大雷哥和小风的日子恐怕也好过不到哪儿去。

    秋露儿走了好几天,终于来到了镇上,看了看熙熙攘攘的街道,闻了闻那热气腾腾的大肉包子,秋露儿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来到包子铺老板的面前,说道:“老板,肉包子怎么卖的!”

    老板看到是一个孩子来买肉包子,立马警惕了起来,害怕秋露儿买包子是假,偷包子才是真的。

    秋露儿看着老板那警惕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直接从自己的荷包里面取出来十枚铜板,说道:“照着这个数上包子,然后我再要一碗肉汤。”

    老板看到十枚铜板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扔到了自己的面前,愣了愣,手指很是不经意的碰了碰秋露儿的衣袖,那舒服的质感让老板瞬间眉开眼笑了起来,原来是哪家的娇小姐偷偷溜出门了啊,这衣服看着不起眼儿,但是料子很是讲究,可不是一般人家能够穿得起的。

    刚刚他没有注意秋露儿的样子,现在仔细一看,还真是一个美人儿,就是这个美人儿的年纪有一点儿小,模样还没有彻彻底底的长开,要是长开了,一定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人家小姐来他们家吃包子,他自然是乐意招待的,小姐一个高兴,没准儿还能赏几个铜板呢。

    亲自挑了几个皮儿薄馅儿大的包子送到秋露儿的面前,顺带盛了一碗肉汤,碗底儿都是肉块儿,秋露儿咬了一口肉包子,只觉得满嘴喷香,瞬间眉开眼笑了起来,拿起勺子要喝汤,但是看着那满满当当的肉的时候,秋露儿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啊?怎么这么多肉?难不成这里也是易世缘的产业?

    易世缘已经交代过来,只要自己来,他们这些店铺的人一定要好好的招待?

    似乎这个是最合理的解释了,但是秋露儿自己也有一点儿无语,你们易家的手伸的还真长啊,连包子铺都不放过。

    舒舒服服的吃了两个肉包子,摸了摸自己已经饱了的肚子,正在那儿研究该再叫几个肉包子给小风和大雷哥送去的时候,秋露儿时突然注意到自己不远处有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桌子上的包子,显然是饿了,但是又不好意上来讨要,是一个自尊心挺强的姑娘。

    秋露儿看这个姑娘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大,长得也讨喜,笑了笑,冲着那个姑娘招了招手,说道:“过来,给你变一个戏法玩儿。”

    那个小姑娘愣了愣,但是还是好奇的走了过来,很是不怕生的直接坐到了秋露儿的对面,好奇的看着秋露儿的眼睛,似乎是在那儿说:“你倒是快一点儿变啊!”

    秋露儿笑了笑,左看右看,开始找道具,最后视线定格在自己的身上,从自己的身上取出来几根绣花针,秋露儿笑了笑,说道:“你要是能够猜到我一下子握住了几根绣花针,我就请你吃肉包子,怎么样?”

    秋露儿想要帮一帮这个长的水灵灵的小姑娘,但是知道这个小姑娘的自尊心很强,你直接给小姑娘肯定不会要,没准儿一个生气直接跑了,所以秋露儿就要这样的法子来帮助小姑娘,让小姑娘可以堂而皇之的吃东西。

    小姑娘的眼睛亮了亮,说道:“你要说话算话!”

    “自然,但是你要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总不能一直喂,喂的叫你吧,这样很没有礼貌的。”秋露儿笑嘻嘻的说道,小女儿愣了愣,似乎觉得秋露儿说的很是有道理,说道:“我只告诉你一个人,我叫牧云儿,你不可以告诉别人,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秋露儿!”秋露儿淡淡的说道,然后趁牧云儿没有注意,一把捂住几根绣花针,得意洋洋的在牧云儿的眼前晃了晃,开心的说道:“猜猜看,是多少?”

    牧云儿呆了呆,愤怒的说道:“你耍赖,我都没有准备好!”

    “废话,让你准备好了我还玩儿什么啊?”秋露儿嘴上这样说,但是手已经不着痕迹的挪开了一点儿,让牧云儿可以看到自己手里面绣花针的个数。

    牧云儿愤怒的瞪着秋露儿,看了看秋露儿手里面的绣花针,眼睛突然亮了,在心中笑嘻嘻的说道:“这可是你先耍赖的,可不能说我作弊。”

    “我猜五根!”牧云儿得意洋洋的说道,很是开心的欣赏着秋露儿那错愕的样子,秋露儿故意露出一副很是费解的样子,说道:“不可能,你刚刚是不是看到了,我出手明明那样突然!”

    秋露儿把自己的手展开,露出里面五根绣花针,一脸费解的看着牧云儿。

    牧云儿才不管秋露儿是不是费解呢,反正她猜对了,小手飞快的冲着一个肉包子伸了过去,美美的吃了一大口,然后才笑嘻嘻的说道:“你刚刚说的,我猜对了,你就请我吃肉包子,我现在猜对了,你不可以反悔!”

    秋露儿一脸郁闷的看着牧云儿,说道:“真啰嗦,老板,再来一碗肉汤!”

    老板急急忙忙再一次盛了一碗肉汤,递到牧云儿的面前,秋露儿注意到,这一次的肉汤明显没有刚刚那一碗多,但是秋露儿没有说什么,毕竟这个是易世缘的产业,人家照顾自己是应该的,但是对每一个人都这样好,他们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但是牧云儿并没有在意这个,她刚刚的视线都落到肉包子上了,根本就没有注意秋露儿碗里面的肉汤里面有多少块儿肉!

    牧云儿虽然很饿,但是吃饭的很是文雅,小口小口的吃包子,小口小口的喝汤,一看就是有涵养的人家里面出来的姑娘。

    秋露儿好奇的看着牧云儿,说道:“你是谁家的姑娘,为什么不回家?”

    刚刚还吃的很开心的牧云儿听到秋露儿这样说,立马不吃了,放下自己手里面的包子,不开心的说道:“我才不要回去,他们都不是好人!”

    秋露儿愣了愣,说道:“他们?他们是谁?”

    牧云儿的眼睛瞬间就变成了水汪汪的样子,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他们要把我嫁给一个我根本就不喜欢的男人,你说他们是不是好人?”

    秋露儿呆了呆,这,这事儿让她怎么评价啊,要是在现代,这事儿她一定会力挺牧云儿,但是这儿是古代,讲究的是一个门当户对,自己和易世缘还不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的,所以才分开了吗?

    而牧云儿的父母一定是给牧云儿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只是这个人家的公子,牧云儿看不上。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