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1章 一定要说没有

    秋露儿看到安子来了,一脸的尴尬,现在的她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已经知道是自己误会了易世缘了,更加的知道自己吐了易世缘一身,易世缘这样的大少爷,被自己吐了一身,这会儿一定把自己骂死了吧?

    可怜兮兮的看着安子,小心翼翼的说道:“姐夫,大少爷,大少爷他没事儿吧?”

    秋露儿从来不叫安子姐夫的,但是现在为了套近乎,秋露儿也想不了那么多了,要是叫姐夫真的有用的话,叫一次又有何妨?

    安子呆呆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叫我什么?”

    娟儿的脸色微微红了红,娇嗔的说道:“怎么着,你还想不娶我啊,露儿是我的妹妹,她叫你姐夫有什么问题吗?”

    安子眨了眨眼睛,说道:“不是有什么问题,而是有大问题,这样算的话,我岂不是也成了大少爷的姐夫,这样不行,不行!”

    秋露儿一脸黑线,这个安子,能不能有一点儿正经儿啊,这样真的好吗?

    娟儿姐姐也是一脸无奈,恶狠狠地说道:“说正事儿呢,说那些有的没的干什么啊,刚刚露儿妹妹问你话呢,大少爷呢?可是在那儿生露儿妹妹的气?”

    秋露儿可怜巴巴的看着安子,一定要说没有,一定要说没有!

    安子看了看秋露儿,又看了看娟儿,说道:“生气是一定的,你就是吐你亲娘一身,你亲娘也要收拾你啊,秋露儿,我家大少爷对你真的已经很不错了,你自己想一想,要是你吐了你亲爹亲娘一身,他们会不会收拾你?我家大少爷可是连说都没有说你一句呢?你知足吧!”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有一点儿愧疚的低下了头,说道:“我知道,可是刚刚,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怎么知道我会吐啊,而且喝多了,吐了,这个不是正常的吗……”

    秋露儿一脸心虚的说道,觉得自己很是对不起易世缘。

    安子眨了眨眼睛,来到秋露儿的身边,说道:“你真的这么愧疚啊?”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个是自然的了。

    安子笑了笑,冲着秋露儿露出了自己被水泡的已经发白的手,苦哈哈的说道:“那么你就行行好,去给大少爷道歉,顺便帮大少爷洗澡,大少爷一直觉得自己身上有味儿,他往那儿一坐,什么都不用管,可是苦了我了,你看我的手,都被水泡成什么样儿了?要你,你替姐夫去看一看大少爷,帮大少爷搓搓澡,你也心疼心疼姐夫,让姐夫心疼心疼你娟儿姐姐,好不好?”

    秋露儿看着安子那已经泡得发白的手,有一点儿愧疚的说道:“我想去,可是,可是我还没有醒酒啊,你就不怕我再吐你家大少爷一身啊?”

    秋露儿的一句话,成功的让安子一句话的都不敢说了,轻轻的吻了一下娟儿的额头,委屈巴巴的说道:“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对了,娟儿,你给秋露儿吃的到底是什么药啊,怎么吃完药还会吐啊,庸医,庸医,以后这样的药不可以再吃了,知道了吗?”

    娟儿笑着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好好,我都听你的,快出去吧,不要让大少爷久等了。”

    安子可怜兮兮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说道:“我去了,对了,娟儿,我去你那儿拿一点儿香粉过去。”

    娟儿含笑的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但是秋露儿的眼神开始古怪起来,说道:“一个大男人,用香粉真的好吗?”

    她一个黄花大闺女,都从来不用那个东西的。

    娟儿姐姐笑了笑,说道:“大少爷喜欢,谁能拦得住啊,好了,你在这儿好好的歇着,你不要想不开,一定要相信大少爷,大少爷既然已经说了会给你一个交代,那么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儿等着,大少爷是一个好人,他说什么都不会亏待你的。”

    秋露儿看着娟儿,支支吾吾的说道:“我要的从来都不是别人的不亏待,我只会自己不亏待自己,我不喜欢等待任何人,因为等待,在我的眼睛里面就是一种亏待,易世缘说不会亏待我,那么为什么要我等?说白了,还是亏待我了,一开始就亏待,这样的男人我宁愿不要!”

    秋露儿异常霸气的说道。

    娟儿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么我呢,曾经的我可是亏待了自己,曾经的安子可是亏待了我,可是你再看一看现在,我还不是照样很幸福?”

    “傻姑娘,有一些事情,就是要等待的,你不等,自然有人等,那么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就会成为别人的,大少爷,其实是真的有苦衷的,你知道易家的家主,易老爷子吗?”说着说着,娟儿突然说起了一个秋露儿很是陌生的人。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说道:“这个人,我应该知道吗?”

    易老爷子,一看就是易家的当家人,易家的家主,这样的人和自己不会有任何的交集,她了解这个人做什么啊?

    “易老爷子一共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大少爷易世缘,一个是二少爷易世杰,两位少爷都是争气,为了易家的这份家产,争得头破血流,两位少爷的手段,放在任何人家,都是铁定的家主继承人,但是放到了易家,就不行了。”

    “一山难容二虎,更何况还是两头羽翼丰满势均力敌的老虎,他们从小就开始争,大少爷是嫡长子的身份,占据了先天的优势,但是二少爷也不是吃素的,二少爷的娘家家底儿很是雄厚,可以为二少爷无尽的帮助,但是身为嫡长子的大少爷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大少爷的母族不弱,但是和二少爷家相比,差的就不是一点儿半点儿了,而且在易家困难的时候,是二少爷的娘家人为易家度过了难关。”

    “易家老爷子为了补偿二少爷的娘家,就把自己对大少爷的爱毫不保留的分给了二少爷,并且把庶出的二少爷当成嫡出的养,长此以往,大少爷的地位在易家就变得岌岌可危,毕竟大少爷只有一个嫡出的身份,他没有拿的出手的母族,所以很多事情上,大少爷都会选择隐忍,很多事情上,大少爷需要想的都比我们多的多,你不知道大少爷要保护多少人,而二少爷有多少人保护,这就是区别,这样的区别让大少爷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异动,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明白大少爷的苦衷,大少爷真的不是有意辜负你的,真的,相信我,好吗?”娟儿姐姐和秋露儿说了很多,说了很多秋露儿以前不知道的事儿。

    她以前只知道,这个易世杰很是讨厌,竟然可以牵制易世缘,她甚至觉得易世缘很多时候真的很没用,面对自己的弟弟,竟然还要忍让服软,但是现在她似乎明白了一点儿什么。

    不是易世缘没用,而是易世缘不能有用,有的时候有用是一种罪过,因为他不是自己一个人,他的背后站着无数的人,他需要用自己的能力保护这些人,若服软认输能够保护自己背后的人,那么他就会义无反顾的服软认输,在易世缘的眼睛里面,没有什么东西比他想要保护的人更加重要。

    “他有苦衷,他有难处,那么我呢?”秋露儿悠悠的说道,明明知道易世缘的心里面有很多的不得已,但是她还是想任性的让易世缘现在就负责任,现在,立刻,马上,她是一个女孩儿,在这个古代,想自己的男人这样要求一下真的过分吗?

    易世缘,你怎么那么没用,你是易家大少爷,但是你连自己的婚事都做不了主吗?既然你做不了主,为什么还要招惹我,既然你做不了主,你凭什么让我在原地等你?

    秋露儿委屈的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娟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干巴巴的说道:“大少爷不会亏待你的!”

    “在我眼里,这样就是亏待,好了,娟儿姐姐,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是一个有自己主见的人,他这不能给我我想要的,那么我好毅然决然的离开,这是我的骄傲,不允许任何人践踏!”

    “娟儿姐姐,我有一点儿累了,我先睡一会儿,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好的话,就帮我在易世缘面前要一下我的工钱,我空手回家,实在是难看了一点儿,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和易世缘之间发生了什么,娟儿姐姐,谢谢你了!”秋露儿真诚的说道,娟儿姐姐,求求你了,放我回去!

    我本来就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我无法接受易世缘口中的让我等等,所以我选择离开!

    娟儿复杂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

    秋露儿直接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似乎是睡着了一样,娟儿姐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好,我明白了,你好好的休息吧,你的工钱我会帮你要的,就是大少爷不给,我也会用自己的钱给你垫付,一定不会让你空手回去的。”

    一声轻轻的谢谢从秋露儿的嘴中滑出,两行清泪顺着秋露儿的脸颊滑落,易世缘,我明天就走了,从此以后,你我再无任何关系,我祝你幸福,祝你和你的妻子,那个什么门当户对的大小姐白头偕老!

    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没有发现易世缘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床头,安子和娟儿都陪在易世缘的身边,静静的看着一身香喷喷的易世缘。

    易世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率先走了出去,在门口说道:“安子,去把秋露儿的工钱结算一下,记着我当初说过的话,多做一件儿,一两银子,去好好的算一下吧!”

    安子愣了愣,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离开了。

    娟儿跟在易世缘的身后,脸色复杂,何必呢,大少爷明明在乎露儿妹妹,为什么还要放露儿妹妹离开,露儿妹妹的性子,要是离开了,恐怕就是一辈子的事儿,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而且一个身子已经不干净的姑娘,以后是嫁不出去的,露儿妹妹现在还在气头上,傻乎乎的要回家,大少爷怎么也跟着任性啊?

    难道大少爷真的打算辜负露儿妹妹一辈子?

    易世缘站在门口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你心里面想的是什么,我答应过露儿,让她等我,我没有忘记!”

    娟儿的眼睛亮了亮,嘴角轻轻的勾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原来大少爷不是放手,而是用另一种露儿妹妹能够接受的方式来挽留。

    人离开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在身边,但是心已经离开了,更可怕的是,被人找麻烦!

    现在的露儿只是一个小小的绣娘,要是被未过门儿的大少奶奶发现了,难保不会折磨露儿妹妹,而露儿妹妹在大少奶奶面前一点儿反抗的权利都没有,她们这些绣娘虽然不是奴婢,但是终究是易家的下属,易家少奶奶想要惩治你,你还不赶紧乖乖的送上去?

    要是露儿妹妹离开的话,这样的事儿就不会发生,大少奶奶总不会吃饱了撑的冲到露儿家里面收拾露儿吧?

    “我那身衣裳洗干净了之后给露儿送去,让她不要忘了,她吐了我一身的事儿,这是她欠我的,这事儿还没有完呢!”易世缘吸了吸自己的鼻子,有一点儿幽怨的说道!

    娟儿强忍着自己的已经到了嘴边的笑,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等到秋露儿醒过来的时候,床边已经放了鼓鼓囊囊的一包碎银子,桌子上还有一个布包,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而娟儿姐姐正坐在椅子上绣东西!

    秋露儿愣了愣,说道:“娟儿姐姐,这些都是什么?”

    娟儿姐姐看到秋露儿醒了,说道:“你不是要离开吗?我已经为你打点好了,你枕头边儿的是你这些日子赚的银子,这里是几件儿换洗的衣服,还有几件儿衣服是我闲着没事儿的时候绣的,你带回去,给你爹娘穿吧,也算是我这个做姐姐的一片心意!”

    娟儿姐姐把手里面的布包递到秋露儿的手里面,秋露儿打开看了看,里面工工整整的放着五六件儿衣裳,而且都是新衣裳,没有一件儿是旧衣服!

    秋露儿有一点儿感动的看着娟儿姐姐,说道:“娟儿姐姐,这怎么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