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章 我去找她

    刚刚想找一个东西把嘴里面的东西吐出来,然后就看到易世缘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秋露儿囧了,她这是被易世缘看了个正着吗?要是我说我是一不小心吃的,你信吗?

    罢了罢了,看到就看到吧,你抢了我的吃的,你还有理了,哼!

    易世缘看着秋露儿那有一点儿幼稚的样子,忍不住的笑出了声,然后带着自己的人飞快的离开了。

    “大少爷呢,大少爷呢?”等到秋雪儿收拾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回来了,人家易世缘早就走了,大家伙也吃的差不多了,正在那儿收拾桌子。

    有好心的绣娘对秋雪儿说道:“你刚刚回去没多久,大少爷就走了。”

    秋雪儿不高兴了,一脸不满的说道:“这怎么说走就走了啊,也不等等我,我,我去找她!”

    “你去了也没用,你忘了你根本就进不去大少爷院子的事儿了?”不知道为什么,秋露儿看到秋雪儿这花痴的样子,就是忍不住的想要怼一下。

    但是就是这样一怼,秋雪儿直接炸毛了,也不去找易世缘了,直接来到秋露儿的身边,冷冷地说道:“秋露儿,你说谁呢?谁说我进不去的啊,我,我只是在那儿等大少爷练剑结束再进去罢了,一旦我进去,大少爷一不留神走火入魔了,这算谁的啊?算你的吗?”

    秋露儿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你说什么都有理,我说不过你还不行吗,反正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是怎么回事儿,秋雪儿,你一到大少爷身边,人家大少爷就不吃了,你一走,大少爷就赶紧跑了,这还说明不了问题吗?秋雪儿,你到底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麻雀变凤凰,这是童话故事里面的事儿,有几个能当真啊,而且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都胖成了什么样子,就你现在这副体态,大少爷就算是真的喜欢你,也不可能娶你,易家,易家嫡长子丢不起这个人!”

    秋雪儿被说的脸色煞白,不可置信的说道:“我不信,我不信,大少爷对我很好的,那天你们都看到了,他很是温柔的喂我吃肉!”

    “那是大少爷自己不喜欢吃,而且大少爷还不想让你的面子不好看,大少爷素来都是一个很会照顾别人情绪的人,是你自己想多了,你怪得了谁啊。”秋露儿讥讽的说道,这话她憋了好久了,每次看到秋雪儿那样的自恋,她就忍不住的想要说出真相,但是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秋雪儿颤抖着身子,说道:“不,不会的,如果大少爷对我没有意思,那么那天我们去大少爷的院子,大少爷为什么会用那么多的吃的招待我们,我们只是一个绣娘而已,如果不是另眼相看,为什么会这样?”

    安子有一点儿无语的看着秋雪儿,说道:“任何人,任何要去见大少爷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排场,娟儿,锦娘,我都可以证明,这确实是你自己想多了!”

    秋雪儿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哭着说道:“不,那么加工钱的事儿吗?如果真的不在乎,怎么会为了我给你们这么多人加工钱?”

    “你少自恋了,这是人家露儿妹妹求下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啊,你和大少爷连话都说不上,你也好意思承认这事儿是你求下来的?”锦娘一脸的无语。

    秋雪儿死死的皱着自己的眉头,愤怒的说道:“我不信,她秋露儿也不过是一个绣娘罢了,她凭什么有这样的能耐,我不信!”

    锦娘复杂的看了看秋露儿,想要把秋露儿用自己的工钱填上这个窟窿的事儿说出来,但是被秋露儿的眼神制止了,秋露儿一步一步的来到秋雪儿的面前,说道:“你还不明白啊,加工钱这事儿大少爷本来就有这个意思,只是缺一个契机罢了,要不然我如何能够说的下来?如果大少爷真的看重你的话,在你刚刚提出这个话头的时候,大少爷就会同意,何苦让人把你轰出去!我不信你真的忘了那天你是怎么被大少爷轰出来的。”

    秋雪儿的身子剧烈颤抖,不可置信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秋露儿轻轻的拍的拍秋雪儿的肩膀,说道:“你就是一个绣娘,我也只是一个绣娘,我们还是乖乖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不要天天想着如何飞上枝头做凤凰,这事儿,不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的,不要做梦了!”

    说完,秋露儿就快步的离开,锦娘看了看秋雪儿,皱了皱眉头,也跟着秋露儿离开了,刚刚离开屋子,锦娘就一脸不理解的说道:“你这是何苦呢,明明是你的功劳,你倒是把自己推的干干净净,说这是大少爷早就想好的,你这样为大少爷着想,人家大少爷也未必记你这个人情,何必呢?”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我不需要易世缘记我的人情,我需要易世缘欠我记不清的人情!我不可能永远待在这个绣坊里面,我终究还是要回家的,其实我当初来到这儿的时候,都是因为迫不得已,爹娘不答应我自己单独接易世缘的生意了,所以我才来到了绣娘里面,完成爹娘想要的安定,但是这样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知道,你们无法理解我现在的想法,你们无法理解我为什么想要离开这里,你们不需要理解什么,你只需要知道,我知道自己在这儿做什么就好。”

    秋露儿说着锦娘无法理解的话,锦娘觉得秋露儿的想法是不对的,但是看着秋露儿脸上那自信的笑脸,锦娘又沉默了,秋露儿的本事她是知道的,她们本来就是不一样的人,她怎么可以奢求秋露儿和自己过着同样的人生呢?

    这样有本事的秋露儿,以后的路一定会走得更远,至少比自己远,比自己好,自己没有能力帮助秋露儿什么,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祝福,祈祷,希望秋露儿能够越过越好,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露儿,我虽然不懂你为什么这样说,但是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加油,锦娘永远支持你!”锦娘真心的说道,看着秋露儿一阵感动,她还以为自己说这些,会得到锦娘激烈的反对,毕竟在这些人的眼睛里面,能够进易家绣坊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事儿了,更何况秋露儿现在在易家绣坊里面已经有了些许的威望,只要秋露儿愿意好好的在这儿发展,以后一定会有前途的!

    秋雪儿在知道自己是一厢情愿之后,显得郁郁寡欢了起来,每天都是两点一线的回房间,干活,回房间,干活,绣坊里面才是着实清闲了下来。

    但是绣坊里面是清闲了,易世缘的院子里面可是不清闲了,今天是易世缘宴请宾客的到府里面的日子,而府中的下人人手不够,就抽调了一些绣娘,到府里面帮忙打打下手。

    很荣幸,秋露儿和秋雪儿花儿锦娘都被选中了,一行十几个绣娘被当成下人使唤,丫头锦娘负责,而绣坊里面,则是由身子还没有好利索的娟儿姐姐负责。

    秋露儿注意到,一来到易世缘的院子里面,秋雪儿的眼睛就晶亮晶亮的,这让秋露儿不得不得注意一点儿秋雪儿,生怕秋雪儿一个想不开做出一点儿让她后悔一辈子的事儿来。

    安子身为管家,今天忙得不可开交,远远的看着锦娘带着她们这些人来了,急忙说道:“锦娘,反正我们都是熟人,你带来的人我就不管了,你帮着我照应照应,我这儿实在是忙不开了。”

    “我知道了,安管家,你去忙吧,这里有我呢。”锦娘理解的笑了笑,然后领着她们去了下人房,那里早就准备好了她们的衣服,十个人换好了属于下人的衣服,在一个管事儿的丫头的命令下,各自站到了各自的岗位,因为她们是绣娘出身,手自然是最金贵的地方,管事儿的下人也不敢让他们干什么粗活重活,只能挑一些活儿给她们做。

    但是好活就是伺候主子们茶水,端茶倒水的,这是最轻松的活儿,而且也是最容易得到赏钱的活儿,而这样的活儿,往往都是有脸面的丫头才能做的活儿。

    可是现在没有办法,这些绣娘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而且是绣坊里面的人,对易家内院又不是很熟悉,跑腿儿的事儿肯定也是不行的,所以管事儿的只能让这些绣娘站到前面伺候,把本应该站到前面的几个得脸的丫头撤了回来,惹得这几个丫头怨声载道的,但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谁让人家绣娘的一个个的身份金贵,而她们只是一些卖给易家的婢女罢了,而绣娘,是为易家牟利的人,这样的人,她们拿什么争啊?

    几个得脸的丫头做着自己平时根本就不需要做的活儿,怨声载道的说道:“你说那些绣娘哪里会伺候人啊,让她们去前面,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笑话来呢,而且这一次二少爷也会到,上一次大少爷抢了二少爷的订单,二少爷这可是窝着一肚子的火儿呢,今天,一定会闹起来的,那些人是能拉架还是能说会道的啊,出了事儿,她们一个个恐怕跑到比谁都快!”

    “谁说不是呢,咱们等着看吧,待会儿,大少爷还是会让咱们去前面伺候的,到时候,咱们就不要在这儿做这样的粗活了!”丫头很是吃力的把自己手里面的水桶抬了出来,瞬间香汗淋漓。

    秋露儿站在不远处,把两个丫头的对话记在了心里面,心中有了计较,看来,今天易世缘的宴会,恐怕会不太平了啊。

    “露儿,你怎么在这儿呢,锦娘在那儿到处的找我们呢,快和我回去。”花儿姐姐看到秋露儿在这儿,焦急的迎了上来。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我不就是出来解手吗?你们这样紧张做什么?”

    “还不是怕你迷路了,或者是遇到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今天来到人可是不少,而且你的脾气还不是很好,要是真的遇到了哪家的少爷想要招惹你,我猜你一定会当场发飙的,到时候这事儿可就大条了。”花儿姐姐心有余悸的说道,秋露儿低低的笑出了声,这事儿还真的挺像是她更能够干出来的事儿,要是有陌生人敢冒犯她,她这才不管这个人是谁家的大少爷呢,就是一个字儿,打!

    至于后续擦屁股的事儿,不是有易世缘吗?

    “走啦走啦,前面都马上开始了,我们这些上酒的下人还没有到,这成什么样子?”花儿姐姐拉着秋露儿的手,一路小跑的来到了前殿。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来到锦娘的面前,秋露儿说道:“锦娘,我服侍哪个大少爷?”

    锦娘看了看大少爷的方向,说道:“你自然是服侍大少爷了,你可是我们绣坊里面的王牌,放到别人的身边服侍,不仅我怕出事儿,大少爷更害怕出事儿,大少爷在看到你来了之后,都冲我发火了呢,说不应该让你过来。”

    秋露儿撇了撇嘴,说道:“说的就像是我不是大少爷叫过来的一样,两面三刀的男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锦娘皱了皱眉头,说道:“不是这样的,一开始大少爷根本就,没有邀请二少爷,甚至这设宴的消息都封锁了,就是不想让二少爷来,所以大少爷才让你过来的,毕竟你是私人绣娘,多接触一些上流人物,看一看他们的穿着,对你以后的设计会有很大的帮助,一开始大少爷也是为了你好。”

    “但是后来二少爷不知道在哪儿得到了风声,说今天他一定会来的,所以大少爷才后悔让你过来了,二少爷不认识别人,可是二少爷认识你啊,所以大少爷才要让你服侍在左右,这样才能好好的保护你,露儿,你可不要误会了大少爷的一片苦心。”锦娘看到秋露儿误会易世缘了,立马站出来为易世缘打抱不平。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知道大少爷是为了我好,那么你呢,锦娘,你负责照顾谁?”

    锦娘一听到这话,神情立马严肃了起来,说道:“别人照顾二少爷我不放心,我打算自己来。”

    这一下,秋露儿不淡定了,焦急的说道:“锦娘,不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