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章 她们自然是开心的

    真的是一个不留神,就直接睡到了天亮,要是因为自己起来迟了,造成大家没有做完,那么真的就真的是自己的过失了。

    秋露儿固执的摇了摇头,说道:“放心吧,我不累,还有多少,实在不行,我也来绣花吧,就是我绣出来的东西可能没有你们灵气,但是我的效率还是可以的,我这个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干活的效率格外高,你们一直觉得易世缘是在那儿刁难我,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四倍的工作量,我还真的不看在眼睛里面。

    众人都拿出一个看偶像的表情看着秋露儿,秋露儿笑了笑,说道:“来,谁教教我,这个都是要往哪儿绣的,怎么绣,有哪些地方是需要注意的?”

    忙忙碌碌,众人又忙活了两个小时,本来要早上才能够完工,但是现在,竟然硬生生的提前了好几个小时,此时,众人看着秋露儿的眼神已经不仅仅是崇拜了,简直就是模拜,一个个的眼睛晶亮晶亮的,都恨不得直接拜到秋露儿的门下,认秋露儿为师。

    并且已经有人这样做了,但是无奈的是,秋露儿是不教徒弟的,惹的那个绣娘一脸失望。

    但是大家都表示理解,这样的真本事,都是自己谋生的手段,怎么可能轻易的交到别人的手里面,秋露儿还这样的年轻,正是自己最能干的时候,这个时候教徒弟,真的是十足十的教会徒弟饿死师父,谁让秋露儿对易世缘的态度那样不好啊。

    她们也是看出来了,易世缘能够这样纵容秋露儿,这样高看秋露儿,是真的有原因的,一开始她们心里面还有一点儿不舒服,为什么大少爷易世缘总是把视线落到秋露儿的身上,但是现在她们不会这样想了,要是她们也有这样的本事,大少爷同样会把视线落到自己的身上的。

    秋露儿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姐妹们,收工了,走啦,回去睡觉,累死了。”

    大家都发出了欢呼雀跃的笑声,谁不喜欢早早的回去睡觉啊,她们今天晚上就是再累,明天也是要起来干活的,能够多睡一会儿,她们自然是开心的。

    锦娘一脸心疼的看着大家伙,说道:“都回去好好的休息,养精蓄锐,明天我让厨房给你们好好的补一补,今天晚上,你们大家伙都是功臣,来来来,都说说,你们明天早上想吃什么,我去和厨房说!”

    易家的伙食素来很好,易世缘对这些绣娘也很是宽容,只要这些绣娘不是作死的要什么燕窝鱼翅,厨房都是会想办法满足她们的。

    大家听到明天早上可以自己点菜,一个个的都开心的说出来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然后快快乐乐的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面去了。

    秋露儿没有走,磨蹭到最后,和锦娘好好的收拾一下这里的东西。

    锦娘含笑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呢,你想吃什么,我早就发现了,咱们绣坊的伙食,你吃不惯!”

    秋露儿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确实吃不惯,习惯了以前的粗茶淡饭,突然让我天天吃肉,而且还是一日三餐都是肉,我真的有一点儿受不了,要是可以的话,我明天早上想吃苞米粥,然后给我一小碟儿咸菜就可以了。”

    锦娘收拾东西的手顿了顿,说道:“想家了?”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是有一点儿想家了,以前在家的时候,总是嫌弃这样的搭配有一点儿太淡了,不好吃,但是出来之后才发现,还是这样的搭配我吃着最习惯。”

    锦娘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我记下了,明天早上,我让厨房单独给你做一份儿!”

    “对了,需要给秋雪儿做一份吗?秋雪儿和你是姐妹,以前在家里面的时候,你们吃的都一样,你都想家了,她应该也想家了吧?”锦娘终究还是善良的,即使秋雪儿一开始对她指手画脚的,但是锦娘还是选择了容忍,并且选择了适当的帮助。

    秋露儿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她那样的人,你要是真的给他苞米粥咸菜的话,她还以为你怠慢她了呢,而且我看她吃这儿的东西挺习惯的,一点儿也没有不习惯的意思啊,咱们就不用多此一举了!”

    锦娘想了想秋雪儿吃肉的样子,低低的笑出了声,说道:“似乎是这样的,好了,露儿妹妹,你也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我收拾完就自己回去了,今天晚上你是最累的,赶紧回去好好的休息!”

    秋露儿看了看只剩下一点儿就收拾完了,就谢过锦娘的好意,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小屋里面。

    回到小屋里面,秋露儿并没有急着睡觉,而是先回到了工作室里面,对自己的所有机器做了简单的清理,这里可不是工厂,这里可是没有机修师傅的,她会的只是简单的机器故障维修,要是这个机器在古代坏掉了,对秋露儿来说,这个可是致命的打击,秋露儿绝对不愿意看到,所以秋露儿每次用完机器之后,都会仔细的检查一下,仔细的把里面的线头什么的都清理干净,天天如此,就是为了防止机器坏掉。

    等到秋露儿收拾完之后,时间也不早了,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就到了早上吃饭的时候,所有绣娘面前都摆放着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而秋雪儿面前摆放的是她素来喜欢吃的红烧肉,秋露儿看了看自己面前摆放的苞米粥和咸菜,有一点儿怀念的笑了笑,拿出筷子,加了一筷子咸菜,嗯,咸菜很好吃,比家里面做的好吃多了,但是这并不是家的味道。

    眉眼间有一抹淡淡的失望,然后默默无声的继续吃饭。

    秋雪儿觉得自己身份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一定要拿出自己的架势来,即使是在吃饭的时候,她来的都特别的晚,众人都吃了一会儿了,她才姗姗来迟,秋雪儿本来以为她这个未来的少夫人没有到桌,其她人都不会动筷子的,但是没有想到,等到自己到桌子面前的时候,大家已经吃了一半儿了,这可把秋雪儿气坏了。

    秋雪儿一来到桌子面前,就一脸愤怒的说道:“放肆,谁让你们先吃的啊,我都没有到,谁允许你们先吃的啊?”

    很多人都拿出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秋雪儿,秋雪儿愤怒的瞪大了眼睛,扬起自己的手,愤怒的冲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绣娘就扇了一巴掌,绣娘直接被秋露儿扇懵了,一脸恐惧的看着秋雪儿,害怕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秋雪儿听到这个绣娘这样说,脸色明显好看了很多,这就对了嘛,这样才是自己想要的样子,大家都应该像这个绣娘这样,对自己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的。

    得意洋洋的勾起了自己的嘴角,秋雪儿笑着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说道:“都把筷子放下,我没有吃饭之前,谁都不许吃!”

    秋露儿乖乖的放下了自己的筷子,冷冷的说道:“秋雪儿,你过分了,那个绣娘怎么招你惹你了,你竟然上去就是一个巴掌,你以为你是谁啊?”

    秋雪儿咯咯的笑了笑,说道:“秋露儿,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不过是我身边儿的一个贱婢罢了,你就这样和你自己的主子说话的吗?”

    秋露儿懵了懵,贱婢?什么时候的事儿?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哦,她想起来了,之前她和秋雪儿打赌,打赌秋雪儿在易世缘面前无法给大家伙涨工钱,要是秋雪儿成功了的话,自己就心甘情愿的服侍秋雪儿,要是失败了的话,秋雪儿就心甘情愿的服侍自己。

    秋露儿勾了勾嘴角,一脸饶有兴味的看着秋雪儿,说道:“这样有自信啊?好啊,那么我就让你再猖狂一会儿,待会儿到了大少爷面前,丢了面子,你可千万不要哭鼻子!”

    秋雪儿冷冷的一哼,说道:“真正能够哭鼻子的人是你,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的才对!”

    “咦,你吃的东西怎么和我们大家不一样,咦,不对啊,这桌子上的东西不对,红烧肉怎么放在了那边儿,而且数量还比平时多了好几盘,锦娘,这是怎么回事儿?”秋雪儿看着桌上的不对劲儿,隐隐的猜到了什么,大家在一起吃饭这么久了,谁喜欢吃什么,这个大体还是有数的,看着大家伙面前的东西,几乎都是她们自己最喜欢吃的,自己面前虽然也有自己最喜欢吃的红烧肉,但是她们可以开小灶这事儿,她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啊,这个锦娘,竟然背着自己为大家伙开小灶,真是可恶!

    锦娘淡淡的看了一眼秋雪儿,说道:“这是我对大家的奖励,而你,昨天没有去赶工,没有熬到半夜之后,所以,就没有问你,这是我给所有努力的人的福利,没有福利的人,不配拥有,但是我看在你是露儿妹妹的姐姐的份儿上,也没有薄待你,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不是放在你的面前了吗,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锦娘的声音有一点儿冷,这个秋雪儿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的权威,昨天她的心思都在绣活上,没有那个心思和秋雪儿争什么,但是今天,所有的绣活儿都完工了,她也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收拾收拾秋雪儿这个人了,要不然,她这个管事儿的颜面何在?

    秋雪儿大怒,说道:“我也是绣坊里面的一份子,我更是大少爷喜欢的人,你们,你们一个个的竟然这样的怠慢我?放肆,放肆!”

    秋露儿懒洋洋的扣了扣自己的耳朵,说道:“二姐姐,大少爷喜欢你,这一直都是你自己说说的罢了,大少爷可是一直都没有承认的,对了,你对大家伙的承诺打算什么时候兑现啊,说好的涨工钱,这事儿二姐姐可千万不要忘了才好啊!”

    秋雪儿气的咬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啊,不就是涨工钱吗,本小姐现在就去,你们等着,等着我去和大少爷讨要完工钱,我看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说完,秋雪儿就气哼哼的离开了,秋露儿眯了眯眼睛,没有说什么,继续扒拉着自己碗里面苞米粥。

    锦娘有一点儿担心的看了看秋露儿,说道:“露儿妹妹,她,会成功吗?”

    所有人的视线一瞬间都落到了秋露儿的身上,她们是打心眼儿里面希望秋雪儿成功,毕竟受益者是她们,可是她们同样打心眼儿里面不希望秋雪儿成功,这秋雪儿还没有做成什么事儿呢,已经这样骄横跋扈了,要是秋雪儿真的成功了,就说明大少爷对秋雪儿是真的有一点儿意思,秋雪儿以后必然更加的骄横跋扈,这可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啊。

    秋露儿吸溜吸溜的吃着自己碗里面的苞米粥,说道:“都吃饭,这个点儿,秋雪儿见不到大少爷的,这个时间是大少爷练剑的时间,闲人免进!等到我们吃饭了再去看看也不迟!”

    秋露儿懒洋洋的说道,一点儿也不担心,这个时间易世缘在练剑,这个还是娟儿姐姐告诉她的呢,当然,娟儿姐姐是从安子的嘴里面知道的,安子毕竟是易世缘贴身的人,虽然易世缘让安子暂时驻守在绣坊里面,免得易世杰再做出什么对她们绣坊不利的事儿,但是这并不表示安子就不可以回到易世缘的身边,比如现在这个时候,就是安子必须要回去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是安子和易世缘对打的时候。

    整个易家,安子的功夫不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安子绝对是最敢打,最敢下手的,所以易世缘喜欢找安子做自己的陪练。

    花儿姐姐一脸好奇的看着秋露儿的脸,说道:“露儿妹妹,这事儿秋雪儿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这是不是说明,你和秋雪儿相比,大少爷对你更看重一点儿?”

    秋露儿愣了愣,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急忙说道:“你们都想哪儿去了,我这是在娟儿姐姐的嘴里面知道的,你们也不看看娟儿姐姐的相公是谁,能够从娟儿姐姐的嘴里面知道这事儿,真的很容易好吗?好了好了,大家伙都吃饭,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