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5章 那么我就代劳了

    你自己去库房里面拿一点儿好的布料,色彩搭配你自己看着办,有什么不知道的问锦娘,锦娘,你多帮一帮秋露儿,她刚刚来,有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放在哪儿,更不知道大少爷的喜好!”

    安子简单的吩咐了几句,就飞快的离开了。

    没有人注意到,站在一边儿的秋雪儿眼睛亮了,晶亮晶亮的,大少爷的衣服,要是自己能够做大少爷的衣服,自己的衣服能够得到大少爷的喜欢,自己的地位必然水涨船高!到时候谁还在乎什么私人绣娘的位子啊,到时候她看上的就是大少爷枕边人的位子了。

    娟儿姐姐也是一个不争气的,明明天天晃悠在大少爷的身边儿,但是竟然看上了安管家,对那样优秀的大少爷视而不见,真是没用!

    既然你没有,那么我就代劳了!

    秋雪儿急忙来到秋露儿的身边,扬了扬自己的手,说道:“露儿,我陪你去库房吧,那里我刚刚去,我熟悉,而且我的手成了这样,在这儿什么都干不了,总觉得怪怪的,露儿,你带我出去散散心吧。”

    秋雪儿可怜巴巴的看着秋露儿,秋露儿看了看秋雪儿的手,轻轻的点了点头,本来她想和花儿姐姐一起去的,但是既然秋雪儿自己凑了上来,那么就和秋雪儿一起去吧,终究是自己家的姐妹,能够照应一下的时候,还是稍稍的照应一下吧!

    秋雪儿其实是一个要强的,现在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心里面一定难受急了吧。

    秋露儿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们一起去!”

    秋雪儿为秋露儿带路,两个人来到库房里面,秋雪儿死死的看着秋露儿的手,看着她选了哪一匹布料,暗暗记在心里面,打算晚上的时候,照着这个样子自己来偷一些,然后自己给大少爷做衣服。

    当时荷包的事儿不是已经调bao guo一次了吗?反正她和秋露儿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情分的,她也不在乎再害秋露儿一次,为了自己的前程,她可是什么事儿都能够做的出来的。

    秋露儿拿着布料回去了,秋雪儿自己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岗位,继续在那儿做打扫的工作。

    夜深人静的时候,秋雪儿看着屋子里面的人都已经睡了下来,这才偷偷的起身,以上厕所为由,偷偷摸摸的来到库房里面,按照秋露儿选择的布料款式,自己也选择了一份儿。

    抚摸着那滑腻的比自己皮肤都要好的衣料,秋雪儿一阵恍惚,暗暗发誓,以后,她一定要穿上这样的衣服,别人可以拥有的日子,她秋雪儿一定也可以拥有。

    看了看四周,那个衣料来到了曾经她拉屎的那个废旧仓库,这里是最安静的地方,也只有在这儿,她才敢偷偷的点上一根蜡烛,把四周遮的严严实实的,把自己偷偷在针线篮子里面拿来的丝线摆在地上,用剪刀小心翼翼的把布料裁剪好,回忆着易世缘的身材,一晚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秋雪儿看到天都快亮了,不敢再弄,直接把布料还有丝线都藏在了仓库里面,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捂着自己的肚子,装出一副自己拉肚子的样子,一身疲惫的回到了房间里面。

    路过秋露儿独门独户的小屋的时候,秋雪儿暗暗羡慕了一下,真好,要是她也能有独门独户的小屋,她和你大晚上的跑到仓库里面做针线活啊,还好衣服她已经裁剪好了,剩下的就是缝补了。

    舒舒服服的躺到了炕上,秋雪儿身边儿的绣娘好奇的看了看秋雪儿,说道:“你怎么出去那么久了,我刚刚醒了一下,发现这儿没有人,结果你现在才回来。”

    秋雪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道:“不要吵到大家休息,我是拉肚子了,自从来到易家,我这个肚子就非常不争气,三天两头的拉,我刚刚在茅房里面蹲了好久,这会儿舒服了一点儿我才回来了,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

    那人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你明天记得提醒我,我跟锦娘要一点儿拉肚子药,你这天天拉肚子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啊,你啊,就是面子太薄,这样的东西也不敢要。”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赶紧睡觉吧,我都要困死了。”秋雪儿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她是真的困死了,脑袋刚刚碰到枕头,整个人都晨晨的睡着了。

    旁边的那个绣娘动了动自己的身子,继续睡觉去了。

    安子和娟儿姐姐的事儿似乎一直在升温,这几日总是看到娟儿姐姐一脸甜甜蜜蜜的,而安子在看到娟儿之后,也没有以前那样抵触了,娟儿姐姐能够嫁给自己的爱情,秋露儿是真心的祝福,希望他们两个人的爱情,真的可以长长久久的走下去吧。

    “娟儿姐姐,安管家怎么舍得把你放出来啊?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呢,应该回去好好的躺着!”锦娘含笑的来到娟儿姐姐的身边,调笑的说道。

    娟儿笑了笑,说道:“安子哥不在,对了,姐妹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安子哥已经调配出解药了,大家的手,马上就可以好了,现在安子就是去买药,批量给大家做出来,以后咱们人手一份解药,这样的事儿,咱们再也不会发生了。”

    说到这儿,娟儿姐姐直接激动的哭了起来,都是她不好,要是她当初没有动伤害秋露儿的心思,那么大家就不会这样了,看着姐妹们那高高肿起来的手,娟儿心里面真的愧疚极了,好在解药终于配制上来了,而她的那一个药粉,早就被她处理了,这一次她机灵了,为了避免药粉继续害人,直接把药粉烧了,不管再烈的毒药,遇到了大火照样会灰飞烟灭!

    大家听到娟儿姐姐这样说,都开心的笑了起来,没有中毒的开心,因为她们的人手终于不用在这样紧紧巴巴的了,这两天真的累死她们了,中毒的更开心,她们的手终于可以好了,身为绣娘,手就是她们的权保护,手毁了,她们一辈子也就毁了,这样的代价,不是任何一个绣娘想要看到的。

    而秋雪儿更加的开心,秋雪儿的手是最严重的,这几天她又在那儿偷偷的为易世缘做衣服,但是她的手根本就很难拿起针线,可是她都忍了,一点儿一点儿的小心翼翼的缝补,缝补的不好,就拆了重新做,这就造成了她的效率真的非常低,由于手肿了,做什么都不灵敏,秋雪儿的手指上经常会被针扎出很多的窟窿。

    好好的一双芊芊玉手,现在都是一些针眼,秋雪儿每次看到自己的手,都觉得异常的心酸。

    安子的药非常好用,众人在吃过之后的三个小时,手几乎都恢复如初。

    秋雪儿的手由于肿的厉害,恢复的比旁人慢了一个小时,但是也算是恢复过来了,也算是可喜可贺的了。

    所有绣娘的手都已经好了,大家全部恢复到工作岗位上,开始按部就班的赶工,秋露儿依然是躲在自己的屋子里面赶工,她是先紧着大批量生产的绣衣做的,而易世缘的衣服,直接让秋露儿扔到了一边儿,不是还要好几天吗?着什么急啊?

    秋露儿没有搭理易世缘的衣裳,秋雪儿可是异常的积极,在自己的手好了之后,效率简直有了质的飞跃,几天的时间就把衣服做好了。

    今天吃饭的时候,秋雪儿故意坐到秋露儿的身边和秋露儿一起吃饭,试探秋露儿的口风,秋雪儿夹了一筷子的鸡肉,满嘴喷香的吃着,说道:“露儿,大少爷让有你做的那身衣服已经好几天了,你做的怎么样了?做出来了吗?”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她能说自己一针都没有动吗?这样显然是不能的。

    随口胡说八道,说道:“已经做了一多半儿了,还差一点儿没有做出来,咦,不对啊,你怎么突然对那件衣服感兴趣了啊?”

    秋雪儿笑了笑,说道:“我就是随口问一问,我们都是姐妹,干什么弄的这样生分,难道连问一句话的权利我都没有吗?”

    说着说着,秋雪儿委屈的哭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秋露儿欺负了秋雪儿了。

    秋露儿一阵无语,这是干什么啊?至于吗?

    急忙夹了一筷子肉放到秋雪儿的碗里面,说道:“快一点儿吃饭,待会儿好吃的都让别人吃了。”

    秋雪儿一听到好吃的,急忙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飞快的往自己的嘴里面塞吃的。

    秋雪儿非常的贪吃,来的时候还是一个苗条的小姑娘,现在整个人都已经开始发福了,即使是这样,秋雪儿依然使劲儿的往自己的嘴里面塞吃的,可能真的是秋家以前的日子太苦了吧,这才把秋雪儿养成了一副见到好的就使劲儿吃的习惯。

    秋露儿简单的吃了几口就饱了,易家的伙食很好,但是秋露儿只在第一顿饭的时候多吃了几口,后面的饭菜主要以青菜为主的。

    “我吃好了,大家慢慢吃!”秋露儿吃了小半碗饭,然后吃了几口爱吃的菜,只要是以青菜为主,她清楚的知道,补充膳食纤维是多么的重要,她才不要变成秋雪儿这样,真的很丑啊。

    “是饭菜不合胃口吗?怎么就吃那么少?”易世缘的声音在秋露儿的身后响了起来,秋露儿愣了愣,他怎么来了,而且还是在吃饭的时候来的。

    众人看到易世缘来了,都急急忙忙的站起身行礼,易世缘轻轻的摆了摆手,说道:“你们继续吃吧,我就是来看一看,顺便告诉你们一声,你手里面的衣服发货提前了,今天晚上,今天晚上大家辛苦一点儿,争取今天晚上大家就把衣服做出来,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大家继续吃饭吧。多吃一点儿,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啊,是不是啊,秋露儿!”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说道:“是,大少爷教训的是,我这就去干活去。”

    “等会儿,本少爷是让你再去吃一点儿,我要是没有看错的话,你刚刚一共就盛了半碗饭,连一口肉都没有吃,就吃了几口蔬菜,这怎么行,回去再吃一点儿,你太瘦了,要是哪天累倒在绣坊里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少爷怎么nue dai你了。”易世缘皱着眉头说道,看着秋露儿的小身板,表示深深的嫌弃。

    锦娘笑了笑,说道:“露儿,你坐回来再吃一点儿吧,你吃的那么少,就是大少爷不说你什么,我都有一点儿看不下去了。”

    秋露儿的嘴角轻轻的抽了抽,可是她真的吃饱了啊……

    秋雪儿的眼神闪了闪,恋恋不舍的放下自己手里面的筷子,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说道:“是啊,大少爷,你就不要为难我妹妹了,我们秋家的孩子吃的普遍都很好,我也吃饱了!”

    秋雪儿的一句话说出来,屋子里面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众位绣娘一个个呆若木鸡的看着秋雪儿,这个人没生病吧?

    秋雪儿竟然说自己的饭量小……秋雪儿的饭量,在她们这些人里面都是排在前五的,那句秋家人吃的都少,秋雪儿也真好意思说……

    众人的无语秋雪儿一点儿都没有当一回事儿,反而含笑的把自己的位子让了出来,说道:“大少爷,您要来吃一点儿吗?”

    众人再一次呆若木鸡,她们只是绣娘,人家是大少爷,她们吃的伙食最然不错,但是对于天天燕窝鱼翅的大少爷来说,这无疑就是乞丐吃的东西,人家怎么可能吃她们吃的东西啊……这真的是太扯了。

    易世缘看了看秋雪儿,又看了看秋露儿,对秋露儿说道:“秋露儿,你,为本少爷布菜!”

    秋露儿无辜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可置信的说道:“我?”

    易世缘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说道:“除了你叫做秋露儿,难道还有别人叫做秋露儿吗?”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轻轻的噢了一声,有一点儿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过去,机灵的绣娘为易世缘准备好了新的碗筷,众人看到她们的大少爷竟然真的上桌,一个个的都面色古怪了起来,都心照不宣的放下了自己的筷子,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为看着易世缘吃饭。

    秋露儿手里面按着筷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傻傻的说道:“你要吃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