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章 我先进去了

    秋露儿迈着大步子,飞快的跟上了安子的步伐,安子一脸古怪的看着撸起裙摆跟上自己步子的秋露儿,嘴角抽搐的说道:“你好歹是一个姑娘家,你这样是做什么?”

    秋露儿笑了,说道:“是,我是一个姑娘家,但是我更是易家绣坊里面的私人绣娘,我需要把我手里面的衣服送到大少爷的手里面,这是我的任务,我为了我的任务而努力,我有错吗?心心念念想要整我的安管家?”

    安子的嘴角轻轻的抽了抽,神情复杂的看着秋露儿,最后憋出一句话:“随便你。”

    秋露儿轻轻的哼了哼,在心中冷冷的说道:“本姑娘倒要看一看,你还有什么把戏!”

    安子是有一点儿纠结了,他接到老爷的命令,让儿子想办法把秋露儿做的衣服送到老爷那儿,让老爷看一看,安子本来是想正大光明的送去的,让秋露儿主动把衣服交到自己的手里面,然后安子会把衣服送到老爷的那儿,等到老爷看完了,他再把衣服给大少爷,这样就两全其美了,但是秋露儿根本就不中计,这让安子有一点儿郁闷。

    因为心里面有心事,再加上没有想到对策,安子的步伐不知不觉的慢了下来,再加上他本来就是易世缘的人,往易世缘这儿走自然比往老爷那儿走熟练多了,安子连路都没有看,竟然直接把露儿带到了易世缘的院子门口,到了院子门口,安子都没有反应过来。

    秋露儿看了看那高高的匾额,笑着说道:“安管家,真是谢谢你了,我到了,你可以自便了!”

    安子愣了愣,呆呆的看着自己头上的匾额,不可置信的说道:“这就到了?”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多谢安管家,我先进去了。”

    这下子安子终于着急了,老爷安排下来的任务他就这样给办砸了,这是找死吗?

    急忙拉住秋露儿,仗着自己会功夫,手上用力,直接把秋露儿拎到了一边儿,说道:“不行,你不能这样进去,你先把你手里面衣服给我看一看,你对大少爷本来就有意见,要是你怀恨在心,在衣服里面藏了什么东西,或者放了什么毒药,大少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中了你的阴招,这就是我的过失了,衣服先给我看一看,快一点儿。”

    秋露儿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子,说道:“安管家,你自己难道没有发现吗?今天的你,真的很奇怪,这样奇怪的你,似乎更有问题吧?”

    安子的脸色僵了僵,说道:“放肆,难不成我还能是假的不成?快一点儿,把衣服先给我,我不想和你一个女人动粗,你不要试图惹恼我!”

    秋露儿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衣服,又看了看安子,说道:“好啊,给你又何妨!”

    秋露儿直接把自己手里面的装衣服的布包递到安子的手里面,安子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布包,愣了愣,他们刚刚出来的时候,秋露儿手里面拿着的,似乎不是这个布包啊?

    可是秋露儿这样的小身板儿,身上不可能藏着两个布包的,看来,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安子当着秋露儿的面儿打开布包看了一眼,然后整张脸都变了颜色,愤怒地说道:“秋露儿,这是什么?”

    秋露儿探头探脑的看了过去,一脸懊恼的说道:“啊,安管家,真是不好意思,我走的时候一定是太匆忙了,我竟然拿错了包袱,这,这可怎么办啊!”

    秋露儿装出一副很是着急的样子,其实心里面已经乐开了花,她刚刚趁着安子一个不注意,把手里面的衣服扔到了自己的工作室里面,然后把工作室里面的一件儿换洗衣服拿了出来,而安子手里面的那件衣服,就是秋露儿平时穿的换洗衣服。

    安子一个男的,手里面拿着一个女孩子的衣服,脸瞬间就红了起来,一把把衣服塞到秋露儿的手里面,说道:“大少爷的衣服你放在哪儿了?我去帮你拿,这样能够快一点儿。”

    秋露儿一脸感激的看着安子,说道:“应该是放在我的房间里面了,不出意外,东西就放在桌子上。”

    安子听后,直接用起了轻功,飞快的离开。

    秋露儿危险的眯起了眼睛,这里面果然有事儿,安子一直想要自己做出来的衣服,一直在那儿抗拒,不让自己把衣服送到易世缘的手里面。

    但是安子忘记了,她的衣服刚刚还给锦娘她们欣赏了,怎么可能有时间掉包啊,这样大的漏洞安子都发现不了,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关心则乱!

    秋露儿哼哼了两声,从自己的工作室里面把衣服重新取了出来,然后一个人来到了易世缘的院子,门口的侍卫看到秋露儿一身绣娘的打扮,问道:“来者止步,干什么的?”

    秋露儿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说道:“这位哥哥,露儿是绣坊里面的绣娘,刚刚把大少爷的衣裳做好了,特意送过来给大少爷试一下,要是不合适的话,露儿也好尽快拿回去改一下。”

    “给大少爷做衣服的绣娘?大少爷的衣服素来都是娟儿做的,怎么换成了你?”那个守门儿的还是不相信秋露儿的话,一脸狐疑的看着秋露儿。

    屋子里面传出易世缘的声音:“衣服留下,人先回去吧!”

    屋外的侍卫急忙应了一声是,伸出自己的手,说道:“衣服给我吧。”

    秋露儿看了看侍卫,没有动,说道:“既然大少爷现在没有时间见露儿,那么露儿等一会儿就是了,这衣裳合不合身,只有大少爷试穿之后露儿才能看得出来,通过别人的口转述的,露儿无能,无法明白衣服的缺陷到底在哪儿。”

    侍卫的脸色沉了沉,生气的说道:“一个小小的绣娘,哪里来的那样多的废话,衣服给我,你离开就可以了。”

    “等等,让她进来。”另一个声音从屋子里面传了出来,有一点儿陌生,也有一点儿熟悉,秋露儿没有听出来是谁的。

    原来,易世缘不见自己,是因为屋子里面还有别人啊?

    侍卫听到那人的声音没有动,一脸询问的看着房门,他们家大少爷没有发话,屋子里面的人就是说破大天他也不会放秋露儿进去的。

    “让她进来吧!”侍卫等了一会儿,易世缘终于开口了,侍卫这才为秋露儿开开了房门,让秋露儿得以进去。

    秋露儿刚刚进去,就看到易世缘和易世杰两个人都沉着脸,剑拔弩弓的胡瞪着对方,她眨了眨眼睛,原来屋子里面的人是易世杰啊,那么她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她为什么有一种这个时候自己进来,就是自己找死的感觉呢?

    她一个小虾米,闲着没事儿搅合到他们少爷的争斗之间,这不是自己和自己找不痛快吗?

    秋露儿看到易世缘和易世杰,急忙跪下行礼,恭恭敬敬的说道:“秋露儿见过大少爷,见过二少爷,大少爷,衣服已经做好了,露儿先放在这儿了,露儿告退!”

    秋露儿想要开溜,易世杰懒洋洋的说道:“慢着!”

    秋露儿心中咯噔一下,不好,这个易世杰要拿自己说事儿了……

    易世杰懒洋洋的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说道:“你们绣坊里面很多人中毒,这事儿,你全程在场,是吗?”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是!”

    易世杰继续说道:“那么你看到是本少爷的人去做的,还是你有什么证据指认那事儿是本少爷做的?”

    秋露儿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支支吾吾的说道:“二少爷这话是什么意思,露儿听不懂,露儿只知道绣坊里面很多姐姐都中毒了,其她的事儿,露儿什么都不知道。”

    听着秋露儿的话,易世杰很是满意,别开脸,冷冷的看着易世缘,说道:“你听到了吗?你的人都说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说是我下的毒?我易世杰是不是什么好人,我是经常对你出手,但是既然敢对你出手,我就敢认,这事儿不是我做的,你休想赖到我的头上。”

    易世缘狠狠地皱了皱眉头,说道:“除了你,我实在是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够这样害我,我的绣娘出事儿,我的成衣就会做不出来,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你,而且这样的事儿,你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让我相信你,实在是太难了。”

    “而且,你只说你没有做,你不是照样拿不出证据吗?”易世缘冷冷的看着易世杰,说道。

    易世杰气得咬牙,愤怒的说道:“好,你不是要证据吗?好,我这就去调查,你自己人没用,什么都查不出来,那么我帮你查,秋露儿,前面带路,去你们的绣坊,本少爷从来没有这样憋屈过,今天这事儿,要是查不出一个子丑寅某了,本少爷就不罢休!”

    秋露儿的脸色变了变,查?查什么查啊?把娟儿姐姐查出来可就不好玩儿了。

    秋露儿急忙行了一礼,说道:“二少爷息怒,露儿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一点儿误会,要不二少爷先回去歇着,等到我们家大少爷把事情查清楚,一定会给二少爷一个交代的。”

    易世缘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秋露儿脸,这个秋露儿竟然在这儿拒绝去查这事儿?

    这事儿闹得绣坊里面人心惶惶的,查清楚对大家都好,但是秋露儿竟然不同意,这是不是说明,秋露儿其实知道什么?

    易世缘眯了眯眼睛,说道:“二弟,看来真的是我误会了什么,等到我查清楚,一定给二弟一个交代!”

    二少爷易世杰的臭脾气上来了,真的是谁说什么都不行,就是认死理,一定要自己把事情查一个水落石出,二少爷易世杰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不用,我自己动手就好,你们不带路是吧,我自己去!”

    二少爷直接推开房门,一脸憋屈的走了出去,易世缘狠狠的皱了皱眉头,冷冷的盯着秋露儿的脸,说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秋露儿的咯噔一下,说道:“大少爷在说什么,露儿怎么听不懂?”

    易世缘冷冷的一笑,说道:“希望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但凡知道一点儿什么,你最好现在就说出来,等到被易世杰查出来了,谁都护不了你!易世杰这个人,就是我都要礼让三分,更不要说是你了。”

    易世缘的警告,让秋露儿的心凉了三分,难道,娟儿姐姐真的要出事儿了,就连易世缘都不敢过分的苛责易世杰,这下子事情似乎真的大条了。

    易世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在易世杰的人还没有到达绣坊之前,你想说什么大可以说,一切还来得及,等到他去了之后,你最好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免的把自己搭进去!”

    秋露儿死死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一言不发的跟在易世缘的身后,手指反复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袖,要说吗?

    说了会怎样,不说又会怎样?

    似乎说与不说,娟儿姐姐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啊!

    秋露儿的头垂的低低的,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易世缘凉凉的看了秋露儿一脸,眼睛里面有着淡淡的失望,难道在秋露儿的心里面,他易世缘还没有易世杰来的靠谱,值得信任吗?

    为什么不说?秋露儿,你为什么不说,你觉得你不说你能够保得住谁?你以为你是谁?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易世缘有一点儿赌气的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这突然变快的脚步让秋露儿有一点儿猝不及防,呆呆的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男子,又看了看他们刚刚走出来的屋子,她的衣服还在屋子里面放着呢,待会儿安子回来发现自己骗了他,安子恐怕也不会放过她吧?

    秋露儿有一点儿心虚的眨了眨眼睛,说道:“易世缘,你真的想知道?你要是真的想知道的话吗,我可以告诉你。”

    易世缘紧绷的脸瞬间柔和了很多,静静的站在那儿瞪着秋露儿接下来的话,秋露儿继续说道:“但是,但是你需要先帮我一个忙,对你来说真的只是一个小忙,我刚刚骗了安子,把他忽悠回绣坊了。”

    说完,秋露儿自己先尴尬的咳嗽了起来,因为跟在易世缘身后的那几个侍卫都用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秋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