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1章 我是打死也不会去的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我们娟儿姐姐是最漂亮的,但是这个眼睛是肿的厉害了一点儿,我去取一点儿冰过来,给姐姐好好的敷一敷。”

    秋露儿笑着走了出去,凭借着自己的记忆,找到了冰窖的位置,刚刚来到冰窖里面,就看到有一个人影站在那儿拿冰。

    秋露儿愣了愣,这个时候谁会出现在冰窖里面啊?

    走近一看,秋露儿的眉头皱了起来,说道:“秋雪儿,怎么是你?你跑到这儿来做什么啊?”

    秋雪儿被突然出现的秋露儿吓了一跳,说道:“你大呼小叫的做什么啊?吓死人了,还有,我是你二姐,什么秋雪儿秋雪儿的,没大没小的,不要以为到了易家绣坊,你的翅膀就硬了,不要以为在这儿,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秋雪儿很是生气的说道,拿出姐姐的架势,冲着秋露儿大呼小叫了起来。

    秋露儿没有搭理秋雪儿的话,来到秋露儿的身边,看到秋露儿手里面的冰块儿,有一点儿复杂的说道:“你,在这儿用冰块儿敷手,用这样的方式来消肿?”

    秋雪儿是真的把冰块儿直接放到自己的手上,冰块儿下面没有垫任何的东西,就这样硬生生的去冰敷。

    “你傻不傻啊,这样会冻伤你的。”秋露儿皱着眉头说道,突然好想给秋雪儿一巴掌,让她好好的清醒清醒。

    秋雪儿冷冷的说道:“你以为我想这样啊,绣娘没有了自己的手,这还叫什么绣娘,我的手是所有人里面最严重的,我是最容易被送回家的,我不要回家,我要在这儿过好日子,你是知道我们秋家平时都过着什么样的日子的,要是你,你愿意再回到秋家吗?把冰给我,冰是可以消肿的,我多敷一会儿,一定会好的。”

    秋雪儿去拿掉到地上的碎冰块,继续往自己的是手上放,秋雪儿的嘴唇都冻的有一点儿发白,但是她还是在那儿坚持。

    秋露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把把秋雪儿手里面的冰块夺了过来,秋雪儿的手是肿的,手上本来就使不上多少力气,秋露儿没有怎么费劲儿就把秋雪儿手里面的冰块夺了下来,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的手要是冻伤了,这才是真正的毁了你,你觉得冻伤的手还能够握针吗?”

    秋雪儿的身子狠狠地颤了颤,说道:“我,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知道,我现在不能离开这里,这里是我的一切,是我唯一能够接触到好事物的地方,秋露儿,你以为我和你一样,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是来这儿做绣娘的吗,我是来这儿找相公的,我才不要嫁给村子里面的那些莽夫,我要找就找一个好的,找一个像大少爷那样的,再不济也要找一个像安管家那样的,总之普通的人家,我是打死也不会去的。”

    秋露儿脸色古怪的看着秋雪儿,这个秋雪儿,还挺有志气的,但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来的那么多麻雀变凤凰的故事啊,还易世缘呢,你要是真的想的话,没准儿二房的二少爷易世杰能够收了你做小妾。

    “你的想法我能够理解,但是你的方法是不对的,安子已经让人开始调配解药了,你不要激动,等到解药调配出来,你就没事儿了。”秋露儿忍着冰块的冰凉,死死的把冰块儿握在自己的手里面。

    秋雪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把秋露儿推开,随手抓起一大把冰块儿,飞快的跑了出去。

    没有拦住秋雪儿,这让秋露儿有一点儿郁闷,秋雪儿太心急了,易世缘已经让安子想办法配治解药了,她只要静下心来等一等就可以了,但是她偏偏要自己想办法,秋雪儿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无奈的用帕子包起几块儿碎冰,快步的回到了娟儿姐姐的屋子里面,娟儿姐姐敷了好一会儿冰,这才觉得眼睛好了一点儿,然后娟儿姐姐又为自己化上了精致的妆容,在秋露儿面前转了一圈儿,说道:“可以了吗?”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可以了,很美,安子看到娟儿姐姐这样漂亮,一定会心猿意马的。”

    娟儿姐姐害羞的笑了笑,然后才来到院子里面,远远的就看到安子抱着剑,一个人很是郁闷的坐在那儿,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欺负了安子呢,而之前围着安子不愿意离开的那些绣娘,现在早就作鸟兽散,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秋露儿好奇的看了看四周,不是很明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娟儿姐姐一点儿也没有看出这里面的异样,开心的来到安子的面前,说道:“安子哥,你找我?”

    安子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看了看娟儿姐姐,又看了看秋露儿,语气有一点儿责怪的说道:“怎么来的这么慢?”

    他被这么多女人围困在这儿,这事儿秋露儿是知道的,结果秋露儿和娟儿墨迹了这么久才过来这,这不是故意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秋露儿一定是报复,为了之前自己整她的事儿来报复自己,秋露儿这个小心眼儿的家伙,等着,你给我等着。

    娟儿害羞的看着安子,说道:“安子哥,都是我不好,我过来的太晚了,让安子哥着急了。”

    娟儿一点儿也没有看出来异样,一直觉得安子哥生气是因为自己来的太晚了,心里面更加的甜蜜了起来,秋露儿实在是有一点儿看不下去,轻轻的咳了咳,说道:“注意一下影响,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秋露儿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面,就把易世缘的那件儿衣服拿了出来,上上下下的比量了几下,然后就钻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继续做了起来,易世缘可是说了,她每多做一件儿衣服,就是一两银子,她要是按照在工厂一天好几百件儿的效率来做的话,会不会吓死易世缘?

    算了算了,自己还是稍微悠着一点儿吧,不要让易世缘看到自己的潜力,以后她就稳定一天十件儿,一个人顶上整个绣坊,这也是很震撼人心的事儿。

    秋露儿边做衣服,边在那儿想自己以后数钱的样子,想易世缘一脸肉疼的从自己的兜里面掏银子出来的样子,秋露儿嘴角的笑容更多了。

    熬了一晚上,终于把手里面的衣服做出好了,秋露儿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衣服,没有发现任何的瑕疵,这才把衣服收好,打算明天直接给易世缘送去,好好的亮瞎易世缘的狗眼。

    “露儿,早!”

    “早!”

    “早!”

    早上,秋露儿和绣坊里面的绣娘们热情的打着招呼,锦娘含笑的来到秋露儿的面前,说道:“早,露儿妹妹,我们这儿都是流水线工作的,你看一看你对哪一道工序比较熟练,这儿的工序随便你挑!”

    大家对秋露儿都很是照顾,毕竟一个人干四个人的工作,这在他们看来本来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事儿,她们害怕秋露儿受到大少爷的责罚,真的是能帮一点儿是一点儿,所以就有了眼前这一出。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除了刺绣,其她的我都没有什么意见,你们看着来吧,我先出去一下,对了,锦娘,你能帮我引一下路吗?大少爷的衣裳做好了,我给大少爷送过去。”

    锦娘呆了呆,不可置信的说道:“不是吧,这么快就做好了,我不信,你拿出来我看一看!”

    锦娘一脸的不信,生怕秋露儿做的不好,热闹了易世缘,所以想要帮秋露儿看一看。

    秋露儿笑了笑,直接把手里面的布包递到锦娘的手里面,自信的说道:“我自己做的东西,我还是有自信的,看吧。”

    很多绣娘都凑了过来,秋雪儿也凑了过来,因为已经确认下来这些不是传染性的疾病,只是中毒了,所以这些中毒的绣娘还是可以继续在绣坊里面自由活动的,唯一束缚她们的地方就是她们的手,她们的手没有办法拿针,但是做一点儿简单的粗活还是可以的,毕竟易家绣坊里面是不养闲人的。

    锦娘在其他绣娘的帮助下,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布包,把里面做好的衣服取了出来,一点儿一点儿的看了起来,一个个眼睛里面都闪烁着震惊的光芒。

    锦娘不可置信的说道:“这,这真的是你自己做出来的?”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是啊,你是绣坊里面的老人了,绣坊里面的姑娘针脚都是什么样子的,你应该最清楚,你看看我的针脚,与绣坊里面的其他人可有相像的地方?”

    锦娘摇了摇头,感慨的说道:“怪不得大少爷这样看重你,你的绣工,你的速度,在咱们绣坊里面,真的是独一份儿的。”

    秋露儿笑了笑,谦虚的说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话,我可是不敢承认的,锦娘,我对这儿不是很熟,你能够为我引路吗?”

    安子手里面抱着长剑,凉飕飕的来到秋露儿的身后,说道:“你要去哪儿,我带你去,我的任务就是看着你,以后你要干什么,大可以来找我,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不会强迫你做任何的事情,但是我需要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们易家的银子可不是那样好赚的。”

    秋露儿笑了笑,拿过锦娘手里面的衣服,说道:“我找到为我领路的人了,我先走了。”

    含笑的来到安子面前,说道:“去给你家的大少爷送衣服,前面带路吧!”

    安子挑了挑眉头,说道:“跟紧了!”

    秋雪儿一脸羡慕的站在那儿,说道:“秋露儿的命怎么就那么好,大少爷这样看重,安管家天天保驾护航,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好命啊?”

    花儿姐姐来到秋雪儿的面前,说道:“露儿是有真本事,要是咱们也有露儿那样的本事,大少爷照样看重咱们,好了,去干活吧!”

    秋雪儿委屈的撇了撇嘴,看了看自己的手,真本事,她怎么就没有真本事了?

    她的绣工同样出众,只是大少爷看不到,只是这会儿自己的手无法拿针线,白白的让秋露儿拔得头筹罢了,等到自己的手好了,等到自己的绣活儿出现在大少爷的面前,大少爷一定会看重自己的。

    安子在前面健步如飞的走着,一点儿也没有考虑一下秋露儿是一个女孩儿,步子小。

    秋露儿在后面跟的有一点儿吃力,一会儿的功夫,自己的鼻尖就开始冒汗了,秋露儿生气的站在原地不走了,说道:“我累了!”

    安子淡淡的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后继续往前走。

    秋露儿瞪眼,再一次说道:“我说我累了,我需要休息,刚刚是谁说的,你不会强迫我做任何的事儿!”

    安子终于停下了脚步,似笑非笑的看着秋露儿,说道:“是,我不会强迫你,你累了,我让你继续走了吗?但是,你哪里来的自信,你怎么就觉得,我可以听你的命令,我可是大少爷身边儿的管家,你有什么权利命令我?”

    “你走不走是你的事儿,我走不走是我的事儿,我只需要把自己的任务尽到就可以了,要是你实在累了的话,可以把你手里面的衣服给我,我帮你送去也是可以的,我还是比较好说话的。”安子笑呵呵的说道,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

    秋露儿咬了咬牙,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衣服,又看了看安子,说道:“我休息好了!”

    这个安子喜怒无常的,衣服给了他,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啊?

    安子的眼睛里面闪过一抹失望,加快了自己的脚步,用比刚刚更快的速度前进,他就不信了,这样秋露儿还能跟的上来。

    秋露儿眯了眯眼睛,今天的安子有一点儿不正常啊,为自己带路带的很是殷勤,但是态度还这样的恶劣,刚刚安子还态度很是良好的想要帮自己送衣服,似乎是好心,可是安子要是真的好心的话,怎们会走的这样快,不对,这里面有事儿,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秋露儿咬了咬牙,撸起自己的裙摆,让自己的步子能够迈的更大一点儿,靠,本姑娘以前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也是一个女汉子好不好啊,而且也是一个经常快走健身的姑娘好不好啊?

    不就是跟上你吗?本姑娘咬咬牙,还是可以的,我就不信了,你一个大男人,真的好意思在我面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