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0章 这样的委屈我可是不吃的

    应该还是保护多一点儿吧,老爷对秋露儿很是有意见,对大少爷为了秋露儿的另眼相看更是有意见,大少爷可是用这样的方式在这儿告诉老爷,他对去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更多的只是主仆关系,只是利用罢了。

    但是真的只是利用吗?真的只是主仆关系吗?

    如果真的不在意的话,大少爷怎么会在知道老爷让自己对付秋露儿的时候这样紧张,眼巴巴的就跑了过来,刚刚还亲自为秋露儿把脉,其实,大少爷对秋露儿还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的关系,不一样的保护,不会真的如老爷说的那样,大少爷真的对秋露儿这个小丫头动情了吧?

    安子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眼前的男人,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吗?

    秋露儿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谢谢你的提醒,但是在你没有提醒之前,我已经明白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易世缘,咱俩商量一个事儿呗,我不想在你的绣坊里面待着了,你把我和你签的契约还我,伺候你这样的两面三刀的主子真是让人不舒服。”

    易世缘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愤怒的说道:“做梦!你早干什么了,现在想反悔,你把我易家当成什么地方了,好好的在这儿待着,干不好,是会扣工钱的。”

    秋露儿轻呵了一声,说道:“吸血鬼,干不好扣工钱,那么干的好,怎么没有看到你给我加工钱啊。”

    秋露儿一脸不屑的说道。

    易世缘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会儿秋露儿,说道:“你到现在为止,似乎连针都没有拿过吧?我就是想给你涨工钱,你也要给我一个涨工钱的理由吧?拿什么涨,动动嘴皮子就涨工钱了?原来钱是这么好赚的啊?”

    秋露儿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我没有干活?我来到这儿才几天啊,白天要放着娟儿姐姐对我的算计,晚上还要给你赶工做衣服,你的衣服我现在都做了一半儿,你现在告诉我我什么都没做,既然这样,剩下的我还真的不做的,你们爱找谁找谁,这样的委屈我可是不吃的。”

    说完,秋露儿直接转身离开,快步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把自己屋子里面做了一半的衣服拿了出来,大声的说道:“大少爷嫌弃我做的太慢了,谁来接手。”

    安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易世缘的脸色,说道:“大少爷,要不,我看那衣服马上就要做完了,还是让秋露儿自己给做出来吧,这衣服要是半路假手于人,就没法穿了,秋露儿的绣工咱们都是有目共睹的,整个绣坊里面,还有谁有那个本事模仿秋露儿的针脚绣工啊,大少爷,你可一定要三思啊。”

    易世缘凉飕飕的看着安子,安子立马会意,说道:“是,安子明白了。”

    安子急急忙忙来到秋露儿面前,说道:“秋姑娘,误会误会,我家少爷的意思是,你不用给我做衣服,不是不用给我们家少爷做衣服,秋姑娘,这误会闹的。”

    安子擦着自己额头上的冷汗,急中生智的说道。

    秋露儿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子,说道:“原来是我误会了啊,那么大少爷,这件衣裳,似乎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我刚刚来,对这儿的事儿不是很清楚,我也是后来才发现,易家绣坊里面是有私人绣娘和普通绣娘两种的,私人绣娘就是为某个人活着某几个人单独做衣服,可以不用管绣坊里面批量生产的成衣,普通绣娘则是负责大批量生产成衣的绣娘,大少爷,露儿来到时候不懂,没有问清楚,不知道露儿算是什么绣娘啊?”

    秋露儿笑嘻嘻的看着易世缘,易世缘不可能让自己做私人绣娘的,自己的工作效率有目共睹,易世缘放着自己这么一个有效率的绣娘摆着看,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易世缘也不会让自己真的做普通绣娘,她还真的不信易世缘不想穿着自己做的衣服出去装逼,那可都是生意啊!

    可是私人绣娘和普通绣娘,这两个身份是不可以兼顾的,所以想让我两个都做的喜欢,很简单啊,涨工资啊,多大的事儿啊!

    易世缘眯了眯自己的眼睛,盯着秋露儿看了良久,说道:“你想要什么,说吧。”

    秋露儿笑了,说道:“大少爷,这就要看大少爷想让露儿做什么了,这样露儿才能知道自己能够要到什么,你说是吧?”

    易世缘咬了咬牙,说道:“本少爷可以破例,让你身兼两份职责,并且可以拿到两份工钱,这下子,你总应该满意了吧?”

    易世缘知道秋露儿想要的是什么,本来是想让秋露儿自己说出来的,但是没有想到秋露儿根本就不搭理易世缘这一茬,就要等着易世缘自己说出来,易世缘没有办法,只能自己苦哈哈的把这事儿说了出来。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多谢大少爷抬爱,那么露儿就谢过大少爷给露儿两份普通绣娘的工钱,两份私人绣娘的工钱!”

    花儿姐姐和锦娘等人都呆了呆,有脑子的都知道大少爷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秋露儿竟然硬生生的歪曲事实……大少爷的意思是一共两份工钱,而不是一共四份工钱,这秋露儿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这话还能这样理解,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样的理解,她还敢直接说出来。

    众人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易世缘的神情,易世缘先是愣了愣,然后淡淡的说道:“好说,锦娘,娟儿现在不在这儿,我就和你说一下,人家秋露儿艺高人胆大,记着,以后给秋露儿的工作都是普通绣娘的两倍,私人绣娘的两倍,既然拿了四份工钱,那么就要做四个人应该做的活儿,刚刚本少爷也说了,让秋露儿身兼两份职责,秋露儿,你有什么问题吗?”

    很多人都倒吸了两口冷气,一个人做四个人的工作,这怎么可能?

    秋露儿笑嘻嘻的说道:“没有问题!”

    不知不觉,十月过去三分之一了,可怕!

    易世缘脸色一僵,他还以为秋露儿能够稍稍的服软一下呢,没有想到秋露儿不但不服软,竟然还直接应了下来,这把易世缘气的,愤怒地说道:“锦娘,不用等了,从现在就开始工作。”

    “今天大家的任务都很重,因为你们的同伴有很多人的手都无法拿针了,所以你们今天的任务是平时的两倍,自然,工钱也是平时的两倍,而你,秋露儿,你的任务是其他人的四倍,做不出来,扣工钱!”易世缘恶狠狠的说道,小样,我还治不了你了,我知道你的效率,两倍的任务量可能难不住你,那么四倍呢?

    要是还是难不住你,那么咱们就继续往上增加,反正这儿是我的天下,我易世缘不把你治到服软儿,我就不姓易。

    锦娘的神情变了变,急忙跪了下来,说道:“大少爷息怒,露儿刚刚来,不懂规矩,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任务量,所以说话冒失了一点儿,而且露儿还是一个孩子,大少爷真的要和一个孩子治气吗?”

    “是啊,大少爷,秋姑娘还是一个孩子,求大少爷再给秋姑娘一个机会。”

    很多人跪下来求情,秋露儿有一点儿感动,笑着说道:“这位姐姐,不用了,不就是四倍吗?告诉我,你们平时一个人的工作量是多少。”

    她可是有机器的人,你是要告诉我,手缝出来的东西,比机器缝制的还要快吗?

    她做一整套衣裳,满打满算一个小时,之前之所以没有把易世缘的那身衣服直接做完,就是害怕自己的效率太快吓到别人,她不想惹麻烦,所以才一天定时定量的做了一点儿。

    而这些天天用手缝针一针一线的缝东西的古代人,做一件衣服出来,似乎要好几天吧?

    毕竟刺绣是一个巨大的工程,而她可以用绣花机,一会儿就出来了,虽然秋露儿有一点儿舍不得用绣花机。

    锦娘皱着眉头说道:“我们是按照流水线的方式做的,每一件衣服都会经历很多步骤,像我们这样的大绣坊,这么多人齐心协力,一天会做出来十件儿。”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不就是十件儿吗?真的是吓死宝宝了!

    秋露儿笑嘻嘻的说道:“我知道了,大少爷,我没有什么问题,可以开始安排工作了,对了,大少爷,咱们可要好好的说一说,您刚刚说了,做不出来扣工资,那么做多了,是不是就要涨工资了啊,说说看,多做出来一件儿衣服是多少钱,这样才有动力!”

    易世缘狠狠的眯起了眼睛,说道:“真是大言不惭,好,你多做出来一件儿,本少爷多给你一两银子!”

    安子的眼睛瞪得老大,不可置信的说道:“少爷,太多了吧,一个普通绣娘一个月的工钱才三两银子,这做出来一件儿衣裳就一两银子,这,这有一点儿说不过去啊。”

    易世缘眯着眼睛说道:“要是她真的能够做出来,本少爷就认了!”

    “安子,你最近留在这儿盯着,免得有人帮她凑数!”易世缘说完,就直接拂袖离开,安子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可置信的说道:“我,我看着?我一个男的,一个管家,跑到这儿来看着一个绣娘,这合适吗?”

    “合适合适,非常合适!”锦娘开心的说道。

    安子一脸郁闷的看着锦娘,嘴角抽了抽,他似乎和这些绣娘不是很熟悉吧,她们一个个的干嘛都拿出和自己很熟的眼神看着自己啊。

    秋露儿看着安子发窘,似笑非笑的走开了,安子急忙叫到:“秋露儿,你去哪儿?带上我!”

    秋露儿双手环胸的看着安子,说道:“你还想坑我啊,这儿可是我的地盘儿,想坑我,窗户都没有!”

    安子看着围在自己身边儿的这些绣娘,脸都红到了耳根,他不会和这些女的接触啊,而且这些女的和自己无冤无仇的,她也不能动粗,可是不动粗,他怎么从人群里面出来阿?

    秋露儿似笑非笑的站在那儿,看着安子大囧,心情好多了,安子看到秋露儿不搭理自己,反而在一边儿看热闹,急忙说道:“好好好,我不坑你了,那么你帮我去找一找娟儿总行了吧?”

    娟儿是这些人的头头,自己不好管这些绣娘,但是娟儿可以啊。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这个可以有,但是,安子,你给我记着,你欠了我一个天大的人情!”

    说完,秋露儿就直接离开了,安子纳闷儿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锦娘,说道:“我,我欠她人情?她没发烧吧?”

    锦娘耸了耸肩膀,没有说什么。

    很快,秋露儿就来到了娟儿姐姐的屋子里面,屋子的房门是开着的,屋子里面断断续续的传出哭声,还有花儿姐姐低低安慰的声音。

    秋露儿提步上前,来到娟儿姐姐的面前,对花儿姐姐说道:“这儿有我呢,你先出去吧,我和娟儿姐姐说说话!”

    花儿满头大汗的说道:“你终于来了,你让我干活可以,但是你让我哄人,这个我还真不会,本来娟儿姐姐没有哭的这样厉害的,就是被我哄的,反而哭的更加的厉害了,露儿,拜托你了啊,我先走了。”

    花儿姐姐有一点儿狼狈的从娟儿姐姐的屋子里面跑了出去,秋露儿淡淡的看了看娟儿姐姐,说道:“安子哥来了,你真的不想去见一见他吗?反正他是指名道姓的说要见你,去不去,你自己看着办!”

    娟儿姐姐的眼睛亮了亮,惊喜的说:“真的,真的吗?”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我骗你有什么好处?来,我帮你收拾一下你自己,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出去见人啊。”

    娟儿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衣服上到处都是都是泪痕,还有几处疑似鼻涕。

    娟儿惊叫一声,说道:“你等我一下,我这就去换一身衣服!”

    秋露儿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去给你拿冰,让你敷一敷眼睛,看你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

    “啊,那我现在是不是很丑啊?”娟儿紧张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女为悦己者容,即使刚刚还很是伤心,现在听说自己的心上人来了,而且还指名道姓的要见自己,娟儿瞬间就把之前的伤心事儿忘得一干二净了。